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龙族·楚路]尼伯龙根镇魂歌 作者:夜烬沙华(下)

字体:[ ]

 
 
☆、Chapter 63
 
  爆炸声引来了暴走族们的注意,但恺撒小组撤退得够快,他们沿着下水道跑了两条街,等暴走族们赶来的时候早已不见了踪影。三人钻上地面,想了想觉得没有交通工具多有不便,又折回曼波网吧偷车。
  小巷外的长街上停着十几辆高级跑车,车灯和引擎都没有熄灭,车里空无一人。恺撒选了一辆火红色的蝰蛇,他坐进驾驶席,舒缓地切换为手动挡,血红色的速度表亮了起来。他一脚踩向油门,蝰蛇仿佛从原地弹射出去,狠狠地撞在前方GTR的尾灯上。
  路明非见了不由得提醒:“能别败家了么?我们的目的是撤离而不是搞破坏!”
  “蝰蛇这种便宜货,品位差到不能忍,坏了就坏了,我输给你的那辆布加迪威龙可以买20辆蝰蛇!”恺撒很是不屑,“说起来我怎么没见你开那车?”
  “因为它被我卖了。”路明非回答。
  恺撒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虽然他自己并不中意那辆庞贝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可布加迪威龙怎么说也是世界顶级的跑车,当年他开着那辆跑车横穿校园的时候有多少人眼红不已,路明非就这么把它卖了,他缺钱么?
  “你卖了多少钱?”恺撒有点儿好奇。
  “我托苏副会长帮我卖的,钱都捐给狮心会当会费了,我也不清楚到底卖了多少。”路明非很坦然。
  恺撒不禁肉痛起来,那辆车买的时候加图索家花了将近300万美元,他没开几次就送人了,就算卖二手车也不会低于200万。两年前的狮心会可赚大发了,一辆可以兑换成巨款的世界顶级跑车,一座校园内的豪华别墅诺顿馆,外加S级新生路明非的倾情加入,这就像是娶了个漂亮老婆还得了房子和车作嫁妆,楚子航简直人生赢家啊!可路明非又不是他女儿,凭什么嫁妆都出在他身上啊?想到这儿恺撒愤然向旁边瞥了一眼,就见那杀胚仍旧瘫着一张脸,看不出喜怒。
  由于蝰蛇仅有两个座位,楚子航只能抱着路明非坐在副驾驶上。狮心会会长现在完全是霸气侧漏的形象,他一手搂着路明非的腰,一手举着军用枪械,黑西装的皮带上挂着长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抢婚的黑道,而且还抢夺成功了,一身红旗袍的新娘正坐在他大腿上。
  恺撒开着跑车在网吧外横冲直撞,将暴走族们的爱车撞得七零八落。楚子航手中的MP7吐出明亮的火光,子弹全部打在曼波网吧的霓虹灯招牌上。三层楼高的巨型照片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在网吧门前,轰然巨响中无数根玻璃灯管摔成了渣渣。男孩们双膝跪地露出崩溃绝望的表情,拖着受伤的同伴撤回网吧。
  楚子航把打空子弹的枪丢出车外,面无表情地坐好:“开车吧。”
  “别把我当司机使唤!”恺撒冷冷地说着,猛打方向盘,蝰蛇以漂移的车技切过一个又一个弯道,不一会儿就将追兵甩得半个都不剩了。
  路明非伸了个懒腰,感觉后腰被什么东西顶住了,懒洋洋道:“师兄,把你的刀挪一下呗?”
  楚子航动了动。
  路明非皱眉,那股抵着自己的力量依旧没有缓解,而且越来越硬了。
  “师兄你听不懂中国话么我说你的刀顶到我了!”
  “并、并不是刀……” 
  “不是刀还能是什么?”路明非心里觉得好笑,反手摸了过去,顿时大惊失色,“天呐师兄,你竟然……”
  “抱歉,我也不想……”楚子航底气不足地嗫嚅着,羞愧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楚子航本来对女性的美异常迟钝,从小被妈妈那些美得轰动全城的漂亮姐妹们围着转,他也没有任何感觉,他甚至都没有过萌动的青春期。然而在他看到路明非旗袍裹身的那一刻,居然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觉醒了,他自己都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只感到血压迅速上升,心跳快得惊人,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一个部位,不知不觉就兴奋起来了。
  “楚子航你应该感谢路明非,他刚刚向我们证明了你还算个正常人。”恺撒握着方向盘,目不斜视,“在此之前,不少人怀疑你有性功能障碍。”
  “你才有障碍,你全家都障碍!”没等楚子航说话,路明非已经吼回去了,“师兄他是自律,是清心寡欲,虽然不知道今天为何突然一反常态……但决不许你污蔑师兄!”
  “真是赤果果的护短啊。”恺撒长叹一声,“不过很可惜,自古以来加图索家就盛产种马,代代家主更是种马中的种马,身体好得连上帝都嫉妒,想障碍都难。我虽然不是种马,但绝对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健康男人,不信你可以看看我现在的状态。”
  “你现在的状态?”路明非不明所以地打量着恺撒,结果发现对方的裤子也支起了帐篷,瞬间瀑布汗,“我说今天是男性关爱日么,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这德行?”
  “这两天神经绷得太紧,遇难、获救、再遇难,现在终于死里逃生,身体彻底放松之后,某些器官自然就精神了。”恺撒说着朝路明非瞟过来,“你应该照照镜子。你现在的样子比埃及艳后都诱惑,就是得道高僧看了也得跪,更别提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了。”
  楚子航不住地点头,难得的跟恺撒达成一致。路明非看不到自己的背影,旗袍后面只有一层半透明的薄纱,他那张白皙柔软的背透过薄纱若隐若现,直教人看得心痒难耐,欲罢不能。
  “又不是我想穿成这样的,你们觉得闹眼睛可以选择闭上。”路明非没好气地说。他现在也不好过,面瘫师兄的小弟弟站起来了,他却坐在人家身上,不能往后靠,前面也没地方躲,不上不下地好生尴尬。
  “都是我的错!我自制力太差,给你添麻烦了。”楚子航低头认罪。
  “师兄你说这话就见外啦,咱俩谁跟谁啊!”路明非转过身揉楚子航的脸,“我只是看不惯旁边那家伙。明明都快要结婚了,还把持不住自己,师姐要是真嫁给他,以后可有的操心喽。”
  “喂喂,别把我说得那么禽兽好不好?我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恺撒抗议道。
  “直男也会对同性有反应?”路明非挑眉。
  “你现在穿的是女装。”
  “那你就是婚前出轨。”
  “Fuck!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出轨了?我有对你做什么吗?”恺撒虎目圆睁,仿佛要把路明非一口吞下。
  “你还想做什么!”楚子航手按刀柄,目露凶光。
  “与你无关!”恺撒抽出沙漠/之鹰,杀气逼人。
  双方剑拔弩张,紧绷的气氛一触即发。就在这时,两串“咕噜噜”的清脆鸣叫打破了沉寂。
  路明非歪了歪脑袋:“我刚才好像听见了肚子叫的声音。”
  恺撒和楚子航同时别过头去。他们已经将近两天没有进食了,最后一次吃的东西还是路明非带到深潜器的零嘴儿,经过刚才一番混战早就饿得头昏眼花,只不过碍于面子,两人谁都没有提出来。
  “所以说性/欲过后就是食欲么?真服了你们了!”路明非扶额,向车窗外指了指,“在前面的便利店停一下,我去买吃的。”
  “你有钱?”恺撒很惊讶,要知道他之所以搞得这么狼狈,全都是身无分文造成的。
  “我有卡。”路明非说着掀起旗袍下摆,从丝袜里抽出一张绿色的西瓜卡,绕着手指转了两圈。
  把IC卡塞在丝袜里是要闹哪样啊?这家伙真的是第一次穿女装么?这也入戏太深了吧!谁快来收了这妖孽,别再出来祸害人了!恺撒有种想流鼻血的冲动,而楚子航整个人都不好了。
  “师兄,你看你忍得这么辛苦。”路明非用袖子擦了擦楚子航的脑门儿,“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告诉我!只要是店里有的,都给你买回来。”
  其实比起便利店里的东西,我更想吃你……楚子航心里暗暗吐槽。但是考虑到这句话说出来产生的后果,他果断选择了另一种回答。
  “随意就好。”楚子航显得很好养。
  “我要鳗鱼饭,法式红酒牛排,意大利千层面,还有北极贝寿司。”恺撒大声报着菜单。
  “我建议你打开车窗喝两口西北风,这样会让你清醒一些。”路明非冷冷地说。
  “那给我来几个大份的汉堡吧。”恺撒识趣地降低了要求。
  路明非白了他一眼,推开车门,“趁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也好好冷静冷静。管好自己的小弟弟,别等到我回来的时候还一副蠢样。”
  车门被重重关上,那个风姿绰约的身影走进了路边的7-Eleven。
  恺撒和楚子航面面相觑。
  “你行么?”恺撒问。
  “我从高中时就开始学习坐禅,只要达到天人合一的状态,想要静下心来不是难事。”楚子航说。
  “我练过普拉提。”恺撒说,“专注结合呼吸会产生很大的控制力,我也没问题。”
  两人不再说话,各自凝息屏气,收敛心神。五分钟过后,路明非再次打开车门,看到的又是卡塞尔学院本科部的超级精英了。
  “恢复得不错。”路明非放下购物袋,掏出里面的东西扔给恺撒,“这是你要的汉堡,有不同口味的,我每样拿了一个……袋子里还有三明治、饭团、饮料,想吃什么自己拿……哦对,我还买了包子,便利店最后的两个了,还热着呢,师兄你应该会喜欢。”
  恺撒迫不及待地撕开汉堡的包装袋,一口咬掉了半个,啧啧称赞:“Good job,delicious  hamburger!”
  “这就叫‘饿了吃糠甜如蜜’,多少年以后,当你吃米其林西餐厅吃腻了的时候,或许会怀念起今晚在路边吃的庶民汉堡。”路明非靠在车门上,开了一罐咖啡。
  “明非,你不吃吗?”楚子航狼吞虎咽地嚼着肉包子,不忘给小师弟留一个。
  “我下午吃了拉面,现在还不饿。”路明非笑了笑,“你们先吃,吃饱了我们好逃命。”
  “吃得太嗨了,都忘了我们还在逃命。”恺撒干掉两个汉堡,又拆开一个三明治,“话说日本的东西可真小,这得吃多少才能填饱肚子啊。”
  “分量确实小,味道还是不错的。”楚子航咬着海鲜饭团说。
  “那个谁,垃圾不许乱丢,放这个袋子里!”路明非及时阻止了恺撒的不文明行为。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跟诺玛一样啰嗦?”恺撒一边嘟囔一边把包装纸揉在一起,塞进旁边的空塑料袋。
  “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啰嗦么?我是怕引起路人的注意!小心散步的老奶奶黑着脸来敲窗户,再把我们认出来。”路明非说着,把空咖啡罐扔进分类垃圾箱。
  “丢个垃圾也要分类,真是个麻烦的国家。”恺撒抱怨着,看了一眼车上的计时器,“我们得抓紧时间填饱肚子,这个时候千鹤町差不多该恢复供电了,一旦恢复供电,辉夜姬就有办法监控我们的方位。”
  “这辆车的GPS系统你拆掉了吧?”楚子航问。
  恺撒把连着两根细线的小方盒子扔给楚子航:“上车第一件事就是做这个,我怎么可能允许辉夜姬通过GPS锁定我们?”
  仿佛故意跟他唱反调似的,中控台突然亮起了蓝色的小灯,“嘟嘟”的提示音响起,显然是有人正在呼叫蝰蛇的车载电话。
  “你忘记把车载电话系统也拆掉了。”楚子航说。
  “见鬼!”恺撒皱着眉头按下接听键。既然被追踪到了他也不介意和辉夜姬说上两句,刚从海底逃生就被人包围在网吧里乱枪扫射,换了谁都会满腔怒火吧,此时不骂更待何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