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F/Z]蛊惑 作者:浅蓝岚

字体:[ ]

 
文案
言峰绮礼再次遇到了那个奇异的男人,间桐家现任当主,间桐雁夜。
 
 
对方为了自私又无私的愿望而战斗,拥有扭曲又干净的矛盾灵魂。
 
 
危险的愿望因这个人而诞生。
 
 
想要将对方双眼弄脏,见证对方彻底毁灭的瞬间——
 
 
***
 
 
【预警:作者雁夜厨!不接受角色黑不接受拆CP!】
 
 
 
设定:雁夜重生&继承间桐家。CP:言峰绮礼×间桐雁夜。
剧情扯淡,可当原创。披着暗黑皮的甜文。会撒黑泥,但结局是HE。
 
内容标签:重生 欢喜冤家 前世今生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间桐雁夜,言峰绮礼 ┃ 配角:间桐樱,F/Z众 ┃ 其它:请勿转载
 
 
 
  楔子
 
  意大利,1989年夏。
  年轻的神父坐在花田之中阅读圣经。花田的小径上有供歇脚之人使用的石凳,他便坐在那里、身入泛着灿然金光的花海之中。
  神父有着黑得发亮的眼睛。那里若是放射出坚定正直的光芒,大概这张年轻英俊的面孔会显得更加迷人。然而,那双漂亮的眼中是迷雾般游移不定的神采,像是难以化开的迷茫,又像是单纯地被美景分了神、难以专心于研读圣经这件事。
  这位神父眼下所做的,大概是绝大多数人所期待的生活。沐浴在灿烂的光芒之中,生活在花团锦簇的田野之间。只是,这个身处美景之中的男人,并不能体会到旁人眼中的幸福感。
  事实上,言峰绮礼感到很无聊。
  虽然言峰绮礼对正常人类的感情并不十分了解,但他敢肯定,对于“无聊”,他是深有体会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情感伴着他度过了迄今为止他人生中的绝大部分日日夜夜。
  “年纪轻轻就成为圣堂教会执行者”的成就只是自己为了破除迷茫而进行自残式修炼的结果,别人口中称赞的幸福婚姻自己却毫无感觉,妻子去世时也只产生过些许失落。被魔术师远坂时臣收为弟子大概算是人生中一个转折点,因为从那时开始自己终于有了些微小又会很快失去感觉的“乐趣”:对于魔术,自己的确有几分学习的兴趣,然而自己总是能够很快掌握以至于对那门不久前才开始学习的科目失去新鲜感。在这个充满期待又落空的循环中,就连一年后即将发生的、听起来似乎很“特别”的圣杯战争也没什么值得期待的了。
  啊……只有麻婆豆腐是个例外。在回到意大利看望父亲的这段时间里,自己也仍旧怀念这道辛辣的美味。没有理想的自己,如果连这道美食也无法享用的话,大概就真的生无可恋了吧。
  就像现在。身处这片被父亲称赞是“值得一看”的花海,自己已经无聊得想要回家去了。
  合上圣经,年轻的神父站起身来。
  然后他看见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很年轻、看起来与自己年纪相仿,瘦削的身体被深紫色和服包裹,缠紧的黑色腰带勾勒出细得有些可怜的腰部。对方似乎也是来此游览,手中还持有相机。从自己这个角度,可以看见对方因高耸鼻梁与尖下巴而颇有棱角的侧脸轮廓,以及正放射出专注光芒的右眼。
  是个长相清秀但并没什么过人之处的男人。如果隐于人群之中,绝不会吸引他人目光的——假如抛开头发不谈的话。
  青年有着明显异于常人的紫色发丝,即便浸染在日光之中也仍旧带着冰冷的光泽。这样色彩突兀的头发,却与对方那并不起眼的外表完美地融合了,并且赋予这个因身材而显得柔弱的男人以锐利如刀的气质。
  是个拥有奇怪气质的家伙,而且出人意料地,拥有与普通人相同的情感与爱好。言峰绮礼给自己的观察做了个总结。
  青年显然能够理解这片无聊花海的美丽——那扬起的嘴角充分地说明了这点。对方举起相机、又再度放下,四处张望了一番之后叹了口气。“真没办法。”言峰绮礼从对方开合的嘴唇读出了这句话。
  对方是日本人,和自己一样。言峰绮礼再度得出结论。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这个疑问很快有了答案。对方抬起手来。随着一阵可感的魔力波动,有一只色彩颇为艳丽的蝴蝶从花海的另一端飞来,在青年面前的花朵上停驻。
  言峰绮礼微微瞪大了双眼。
  那个男人……也是一位魔术师?
  能够使用魔力驱动昆虫,多半是虫使或相似的存在。言峰绮礼从自己的导师那里听说过以驱使虫之使魔为魔道的家族,也听对方提起过那个家族的继承人——以赞赏的语气或是对儿时冤家的调侃语气。
  这会儿,青年已经照相完毕,也发觉了绮礼的存在。看向言峰绮礼这边的时候,青年狭长的眼睛几乎瞪圆了,一副没想到绮礼会在这里的样子。
  这个人认识我吗?言峰绮礼猜测着,“请问……”已经到了嘴边。
  却因为对方骤然间冷下来的眼睛而说不出口。
  紫发青年用冷凛的眼神注视着言峰绮礼。绮礼沉默无语地回望,好奇在静默中愈发滋长。
  终于,青年的表情有所变化。对方薄薄的嘴唇渐渐抿紧,两端向上微微翘起,呈现出一个有点无奈的微笑。
  在这之后,青年收起相机,转过身快步离开了。
  言峰绮礼向紫发青年站立过的地方看去,发现先前被对方用某种途径控制的蝴蝶似乎被解除了魔法的限制,扇动着颜色鲜艳的翅膀飞远了。他的视线随着远去的蝴蝶向远方扩展,直至与天空接壤的、灿然金色的尽头。
  对言峰绮礼来说,那的确是一次还算有意义的偶遇——至少偶遇对象能让他产生一点儿兴趣。不幸的是,在那之后他试图回忆时,除了对方紫色的发丝和某一瞬间冰冷如针的眼神之外,其他关于对方面貌的一切都模糊不堪。并非他记忆力堪忧,实在是对方长相太过普通。
  就在紫发青年几乎从绮礼记忆中完全淡出的时候,他与导师远坂时臣开始按照计划准备圣杯战争。而他也召唤出了自己的servant, assassin,为导师收集其他master的情报。
  间桐家现任当主会参战这件事,几乎是早就可以预见到的事情。但是,自己在战前就见过对方,这还真是出人意料。
  将关于间桐家参赛者的所有资料密密麻麻地写满在面前的纸张上,言峰绮礼想道。他的目光移到文件左上角夹着的照片。那是他从导师那里得到的,是在现任当主间桐雁夜得到承认、他的导师前往进行礼节性祝贺地那天拍摄的。
  照片上的青年如同初见时一般身着紫色和服,对着别人递来的酒杯露出有点苦恼的神情。
  那张脸在记忆中再度清晰起来。
  间桐雁夜……吗。
 
  第一章
 
  与往年一样,小雪如期而至,给步入晚秋的冬木市披上了冰冷的白霜。
  与过去没什么不同的寒潮仅仅是催促人们换上了厚厚的装束,并未对人们的日常造成严重影响。按照原有的节奏,这座城市依旧有条不紊地运转着。
  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第四次圣杯战争即将在这里揭开序幕。为了实现心中最为重要的理想,修炼着不为人知的魔道的人们即将在此进行较量、彼此厮杀。
  年轻的现任间桐家当主正是参战者之一。早在半年前他就被选中、得到了三枚咒令,但与家人不同,他本人对圣杯战争似乎并不热衷。在当晚便要举行召唤Servant仪式的此刻,这位年轻的魔术师甚至没有忙着诵读咒语、绘制魔法阵,而是在与自己上翘的头发做斗争。
  在他靠近前额的地方总是有一小撮头发乐于向上高高翘起。不想把自己的头发搞得黏糊糊或是软趴趴,间桐雁夜采用了最为简单的办法;他试图用手令上翘的头发服从自己、老实地趴下去。不幸的是,在努力了许久后,那一撮头发仍旧顽强地立在头顶上,恼人得很。
  “爸爸,”坐在一旁喝牛奶的女孩小声叫道,“你头上有呆毛!”
  间桐雁夜叹了口气,放弃了未竟的事业。“小樱,不快点喝掉的话,牛奶会凉的。”
  “嗯。”女孩乖巧地应声,在喝光牛奶后继续提问题,“今天晚上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我一整天都没见到爷爷,爸爸你也似乎有心事的样子。”
  这孩子……还真是和前世一样感觉敏锐啊。
  雁夜眼中的惊讶稍纵即逝。他坐到女孩身边。“没什么。只是,爸爸今晚要到地下那个屋子去。”看到女孩瞬间变得紧张,雁夜柔声安抚:“别担心。这样的事爸爸已经做了很多次,没什么大不了。”
  女孩盯着雁夜,明显不相信他的话。“可是,即便是要紧的正事,即便这里是爸爸的本家,那个满是虫子的房间也还是很可怕啊!上一次,爷爷只是带我在门口看看,就吓让我心里发毛了!进去那里面的话,爸爸不会受伤吗?我很害怕。我不希望爸爸变成小樱不认识的样子。”
  ——雁夜叔叔,你好像变成了我不认识的、另外的人。
  前世女孩说过的,类似的话语,在脑海中再度浮现了。
  间桐雁夜握紧了拳头,旋即又慢慢松开。“不会变的,”他说。
  由于间桐雁夜对抗脏砚的强硬态度与对女儿的溺爱,间桐樱基本保留了雁夜想要守护的、最为天真无邪的活泼模样。但是,这个感觉异常敏锐的女孩,此刻露出了与她年龄不符的严肃表情。
  “那么,请和我约定吧。”她伸出小指,“不要改变,不要受伤,不要与樱分开。即便不得不去很遥远的地方,父亲也一定要回来。”
  骤然之间心痛了一下。间桐雁夜闭上了眼。
  能够回来吗?凭借这个拥有强大力量、却因为透支精力而愈发衰弱的身体?
  而且,圣杯战争结束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把不该出现的迷茫念头从脑海中抹除,雁夜微笑着勾住小樱的手指。“好的。爸爸向小樱保证。”
  将小樱安顿好,雁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束,踏上了通往虫仓的扶梯。
  对于圣杯战争,间桐雁夜既不热衷、也不恐惧。他已经经历过一回了,知道那个传说中能够令人梦想成真的圣杯其实是个肮脏的玩意儿,也认为这一世并非半吊子魔术师的自己绝不会落得像上一世那样凄惨的下场。
  更重要的是……
  虫仓的门就在眼前了。间桐雁夜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
  “小樱,这次我会保护好你的。”
  前一世的自己,因为厌恶间桐家恶心的魔道,在命运面前逃掉了。正是因为这样,小樱才会陷入那样凄惨的境地,而自己低声下气地从间桐脏砚那里求来的机会,不过是让自己成为可笑又可悲的小丑罢了。
  当初自己在火光中体力不支倒下时,小樱看着自己的麻木眼神,仍旧鲜明地刻在脑海里。那个眼神令自己在回到出走前夕、睁眼的一刻,便决定身入魔道。怀着赎罪的心情,自己答应脏砚,继承了间桐家的魔术。
  没有力量又不够强硬的话,是不可能保护自己心爱之物的。无论通过什么途径,只要能守护仍旧天真无邪、快活地笑着的樱,就足够了。
  所谓的魔术,即便自己修炼到小有所成的地步也仅仅是不再讨厌;而植入虫子扩展魔术回路的方式,也严重影响了自己的健康状况。但迄今为止,自己的努力都是有价值的。
  尽管抱着“魔术师的儿女必须成为独当一面的魔术师”信念的远坂时臣依旧将小樱过继给了间桐家,但那是在与自己这个新任当主面对面商议(并且被自己痛骂一番)过后。即便间桐家依旧由脏砚做主,但拥有一定力量并得到当主头衔的自己,拥有了和对方谈判的资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