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落十一+番外 作者:一叶浅予

字体:[ ]

 
 
文案
《花千骨》耽美同人,
攻白子画,受落十一,
穿越成落十一,
人物估计会有些崩_(:з」∠)_————————————————新作《云鸢泽》,娱乐圈文,喜欢的就收藏一下,正在存稿,可能暑假才发。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落十一 ┃ 配角:白子画,花千骨 ┃ 其它:
 
 
 
  第一章
 
  落十一抱着书籍从书香阁里出来,往贪婪殿走去。
  他到长留已经一年多了,之后便是刻苦修炼。前些日子的仙剑大会上世尊收他为徒,所以他也跟着世尊摩严住在贪婪殿里。
  落十一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他师父偏偏是世尊摩严,如果是儒尊笙箫默该多好。明明他就不是书里的落十一,只是穿越到这里来的。
  刚来时他还庆幸自己不是摩严的徒弟,现在呢?当初他就应该偷个懒,不应该因为进了花千骨的世界而兴奋,甚至因此十分勤奋好学的修炼。
  落十一默默地在心里吐两句苦水,然后御剑飞行回到贪婪殿。
  其实,当摩严的徒弟并不是不好,只是摩严太严厉死板,站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就算是白子画也没他那种威严。而对于落十一来说,最主要的是摩严平常处理门派事务,有时也让落十一帮忙,可是这个落十一毕竟不是原装的,所以他不得不跑到书香阁里看书识字,尽早把这些学会。
  自从来到长留以来,落十一也学过一些汉字,只是并不是很多,应付平常的考试倒是十分轻松,但一旦到了摩严面前就明显不够用了。
  落十一到了贪婪殿前,下到地上收起佩剑,往自己的居所走去。
  贪婪殿估计是按照摩严的喜好布置的,到处可见的是青松碧树,没有一朵花和花树,除了耐寒的梅花。
  贪婪殿也分正殿和副殿,正殿是摩严平日的居所,而副殿落十一挑了一个院子一间房,至少那个院子里不是松针的味道,还种了一棵幽冷的白梅。
  虽然长留一年四季都是春天,但每年一到凡世的冬季,院子里的白梅就会开放,多多少少祛了松脂的味道。
  落十一转身时远远的瞥见手中拿着银萧的紫衣人。
  那是长留三尊中最懒散的儒尊笙箫默。
  那身紫衣几乎成了他的标志,就如同长留掌门白子画总是一身的白,人如其名的白,而自己师父却是一身的黑,肖似他性格一样的肃穆古板。
  转眼笙箫默就到了眼前,落十一虽然知道笙箫默并不在意长留礼节,但这是在贪婪殿前,还是一板一眼的给他行礼,“见过儒尊。”
  “咦?你是大师兄新收的弟子?”笙箫默让落十一起来,上下打量着他,嘴角带着笑意,“叫什么名字?”
  “落十一。”落十一微微低头躬身答道。
  对于摩严来说长留的规矩不是摆设,平日里不在贪婪殿还好,一旦到了贪婪殿都不得不规矩起来。若是惹火了摩严,可是谁也救不了你,就连落十一都有些害怕见他师父。
  大师兄教的弟子果真有够无趣。笙箫默看着落十一恭敬的回答问题心里腹诽,面上却不动声色。
  “十一,你师父不在吗?”笙箫默一只手把玩着银萧,眼睛却盯着他看。
  落十一没有抬头,心里却想着这个平日里从不上贪婪殿的儒尊找师父做什么。
  平常师父都在贪婪殿,如果他不在贪婪殿的话就在山上的长留殿里,而笙箫默既然问他,那师父定然不在贪婪殿或是长留殿,他也有些好奇笙箫默找师父是有什么事。
  不过好奇归好奇,但他也没真笨到开口问笙箫默找师父做什么,于是他压下好奇,诚实地摇摇头,“不知道。”忽然落十一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笙箫默,犹犹豫豫道:“……也许是去找尊上去了。”
  “二师兄……”笙箫默不知为何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落十一站在原地看着紫衣人离开,等他确实是往绝情殿的方向飞去,他才转身往自己的住所走去。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两年了,而他家里还有个亲妹妹。他父母在他小的时候因为工作关系相继去世,他和妹妹从小都是由奶奶带大的,上高中的时候奶奶也过世了,只剩下他和妹妹两个人相依为命,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落十一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他只记得穿过来时《花千骨》的电视剧还在热播,自己妹妹只要一到那个点就守在电视机前。如果是普普通通的看节目也就罢了,偏偏她还一边看一边吐槽,说还是原著好看点。
  只是说归说,她到底没有换台,反而一直坚持了下去。
  之后不知道放到哪一集了,她开始萌起里面的cp来。萌就萌吧,落十一早就习惯了,谁叫他的妹妹是个腐女,萌的cp也和正常人的不一样。
  落十一对妹妹的喜好没兴趣,无聊的上网刷微博,可惜微博也被《花千骨》的评论给占了。
  无奈之下,他找了小说看了一下,用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看完小说,觉得作者写的确实不错,不过有点虐。
  只是出乎预料的是,他当天晚上睡觉后,第二天醒来时就变成了落十一,还是个豆丁版的落十一。
  一开始落十一有些无措,甚至担心自己妹妹一个人不能照顾好自己,只是时间越久就越容易适应这里。虽然担心妹妹,可是他也无可奈何,回不去就是回不去,只能习惯这里的生活。
  落十一可以说算是摩严的大弟子,但落十一自己清楚的很,摩严还有一个弟子,只不过被他赶出门了。落十一看过书,他知道那个弟子是摩严的儿子,就叫竹染,现在应该在蛮荒,只是不记得他是怎么被逐出师门的。
  算了,离花千骨的到来还早,他就不去想这些了,省得他心神不宁的。
  抱着借来的书回到房间,落十一将书放在书桌上,转身走到桌子前伸手拿过上面的水壶,倒了一杯水仰头饮尽。
  他现在还没辟谷,得下去吃饭。放下杯子,落十一还没坐下歇会就出了房间,御剑到下面觅食去了。
  落十一现在正是长个子的阶段,还没到中午他就饿了,好在长留并不全是辟了谷的,不然他真会饿死。
  匆匆跑到厨房,离门口只差一步就撞上一个人,沾了一身的酒味。
  光闻味道落十一就知道是谁了,酒葫芦天天不离身的就只有朽木清流了。
  “你这小子,把我的酒撞翻了我看你怎么赔?”朽木清流拎着落十一的衣服后颈,将他和自己隔开了一些。
  “……”落十一嘴角抽了抽,把他的爪子给扒下来,理了下衣服才抬头看他。
  朽木清流其实并不难看,只是胡子拉碴穿着邋里邋遢,头发也不见他整理,整体来看实在让人不喜。
  落十一估计他就是懒,他敢打赌如果长留可以不用穿衣服的话,他一定是第一个赞成。
  “清流老师。”落十一低下头,暗自腹诽。
  朽木清流仰头喝了一口酒,看了落十一一眼,不满道:“还没到半年就把世尊的性子给学来了,这么一板一眼干嘛,叫我清流就行。”
  “清流。”落十一从善如流。
  “嗯……”朽木清流点点头,抬手打了个哈欠,绕过落十一离开。
  落十一挠了挠头,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脚步不稳的走出门,不时还喝上两口酒。朽木清流不像落十一还没辟谷,来这里一定是来找酒喝的。
  朽木清流爱喝酒是不争的事实,上次被他师父撞见还罚了一通,结果人家根本就把摩严的话当耳旁风,左耳进右耳出。摩严一走就立刻摸上了酒葫芦。
  想起师父落十一连忙进到厨房里找饭吃,如果一会儿自己不准时回去的话,师父一定会黑着一张脸检查自己的功课。
  落十一突然有点羡慕朽木清流的随性了。
  填饱肚子,落十一御剑回到贪婪殿。
  摩严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看见落十一从剑上跳下也没说什么,只是板着一张棺材脸。
  “师父。”落十一也习惯了摩严不苟言笑的表情,恭恭敬敬的行礼。
  摩严知道落十一的作息,也没多说什么,让落十一回房休息。
  “是。”落十一应了一声,不慌不忙地转身离开,神情自若。
  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
  摩严说的休息不是让落十一去睡觉,而是去看书,过会落十一还要到正殿帮摩严管理门派中的小事务。
  摩严现在是有意教他,大概是想让落十一帮他分担一点。毕竟白子画不管这些,笙箫默也是懒人一个,三个师兄弟只剩下摩严了。
  为了培养落十一,摩严并没有像平时对其他弟子那般严厉,但他也温和不起来。
  好在落十一虽说是个孩子,但比一般人都要稳重一些,而且还很自觉又肯用功,这让摩严放了不少的心。
  平时底下的人说他死板他不是不知道,不过他现在收了这么一个乖巧的徒儿,那些人他也懒得去计较了。
  摩严站在原地沉默地看着落十一离去,不禁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悲凉。
  唉,若是当初他能像十一这样……
  只可惜……现在也不知他怎么样了。
  此时的落十一并不知自己在师父的心里又高上了一层,只是怀着劫后余生的心情回到房间。
 
  第二章
 
  呆在长留的日子几乎可以用两个字形容,枯燥。
  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不然就是帮摩严整理事务。落十一几乎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但也仅仅是几乎。
  火夕和舞青萝不知什么时候会来长留山,据说那是长留山的两个活宝,也不知两人的性情怎么样,应该是属于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吧。
  看书里写的这两人经常打赌,如果他们来长留山那一定很有趣,至少比现在有趣。
  落十一神游了一会回神,趁着摩严不在将他书房桌子上的宗卷纸张都收拾好,然后才出门,转身将门给关上。
  近两年落十一个子长高了不少,眉目也渐渐舒展开,露出些许温润秀气。而落十一在长留山上的人气也开始显露出来。
  只是让众人不解的是,落十一竟和那个穿着邋遢且浑身酒气的朽木清流成了朋友,实在是让众人大跌眼镜。
  不过落十一倒是满不在乎,除了在三尊面前显得沉稳老实外,在其他人面前总是有种疏离感。
  长留山现在的弟子并不多,摩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忙,所以落十一瞅准时间下了贪婪殿。所有人都只当他性格虽然成熟稳重,但到底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喜欢玩,摩严也没太约束他,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状态。
  孰不知落十一身子里的灵魂并不是个小孩子,而是一个过了二十岁的成年人了,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贪玩。
  落十一御剑顺着贪婪殿的水流往下,侧坐在佩剑上,随着水流御剑往海面飞去。
  虽说长留山的门规不许擅自出海离开长留,但在附近的海域停留是没什么问题的。
  落十一御剑坐在剑上,几乎是贴着海面飞行,等离长留有百千米远时,他才停了下来。
  现在是申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阳光照耀在碧波万顷的大海上,碎成无数的阳光碎片,波光粼粼,反射到落十一的眼里。
  心中默念御剑口诀,让佩剑转了个头,落十一清楚的看见不远处的长留山。
  他其实比谁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只是若要外出一定要请示师父,依照摩严的性子,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估计他会认为自己爱慕凡间荣华,不能修身养性而训斥自己一顿吧。不过说起来近两年已经好久没听见师父训斥自己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