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执子之手·玄天乱世+番外 作者:连城墨玄(上)

字体:[ ]

 
文案:
一个前世普普通通的人,因缘巧合之下来到混乱纷争的三国时代。 
一个个熟悉的人物,一段段真实的历史,他,能改变这一切吗?
72颗玲珑丹,他又救的了谁?纷繁的战争、不弃的挚友、永远的守护…… 
面对那些注定会纠缠一生的感情,他,该如何选择? 
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他又是否能看破俗世,执子之手,共看玄天
 
关键字:执子之手玄天乱世,连城墨玄,慢热,平天下
    
 
第1章  悲催穿越
    显然天上的云,比起现代白多了;地上的草比起现代也青多了;远处的房屋古朴得不能再古朴了
    当第N+1遍望着周围的环境感慨时,可怜的凌昊终于接受了一件很无奈的事——他穿了。
    正如所有狗血剧一般,踩了个香蕉皮,噗通一声滑进不知被哪个缺德家伙偷了井盖的窨井,眼一黑,头一懵,再次睁开眼,就到了这——不,他现在还不知道这是在哪里……
    神游的凌昊缓缓从草地上坐起来,注意力被身上的衣服扯了过去,这……有些无语地看着身上破布似的衣服,但不知为何,衣服上满是泥泞与污痕,甚至——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难不成,他是借尸还魂?凌昊忽觉一阵气血上涌,视野里一片黑暗,还未来得及仔细看看自己的身体,便毫无预警地又晕倒在地。
    再次醒来,入目的却是灰色的床顶,侧头,一架硕大的织布机横在屋子中央,四面灰黄的墙壁上挂满了兽皮。
    “这是哪里。”说完才发现嗓子干涩得难受。凌昊咳了几声。门外忽的传来了脚步声。“你醒了?哎呦,快躺下。”,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四十上下的妇人,她端着碗,见凌昊起身,忙冲门外喊道:“季莲,快过来帮忙!”。
    就在凌昊愣神间,又进来一个人,却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
    “快去扶一下,公子的伤还未好。”,妇人端着碗,向女孩说道。
    名唤季莲的女孩忙上前扶助凌昊。“你终于醒了,来,这是镇痛的药,趁热喝吧。”,妇人将碗递给凌昊。
    凌昊接了碗,看来,他是被她们捡了回来。“谢谢。”,喉咙好受了些,凌昊第一句就是道谢。
    “刚好回来时见你躺在路上,把我们娘俩可吓坏了。看你身强力壮的,怎么会晕倒在草地上呢?”,妇人接过凌昊的碗,女孩则立在一旁,好奇地打量着凌昊。
    凌昊苦笑:“只不过是被强盗打劫,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妇人却叹了口气:“唉,这年头匪寇横行啊,对了,你就叫我李婶吧,这是我女儿,叫杨季莲。”。
    凌昊又谢了谢,随即问道:“李婶,敢问此处是什么地方?”。
    李婶有些疑惑地看着凌昊:“这里?这里当然是凉州啊。”,凉州?好熟悉,凌昊正欲再问哪朝哪代,忽的一顿,不行,如此再问下去,定要引起怀疑。算了,看来这件事还是以后再慢慢问比较好。
    “对了,刚才匆忙,只给你擦了脸和手,我备了桶热水,你洗洗吧。别让伤口沾到水,小心点就好。”,李婶热心道。凌昊被李婶的善良所触动,她们竟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如此热心。“谢谢李婶。”
    李婶笑笑,领着女孩出了门。临走前,名唤季莲的女孩竟还在盯着他,凌昊一愣,继而友好地冲她笑了笑。却不知,这一举动让季莲的脸“刷”的一下红了,甚至连脚步也有些乱。
    凌昊愣了下,他的笑……很奇怪吗?门被关上,凌昊摇摇头,下床走到屏风后,果然有一桶水,木桶中的热水在冒着水气。
    脱了外衣,凌昊余光扫过旁边的一张铜镜,随后,凌昊愣住了。
    古代的铜镜虽然模糊,但从镜中依稀可见镜中人白皙的皮肤,细长微弯的凤目,眉长如剑斜飞入鬓,浓密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直而挺的鼻梁,尖削的下巴,整张脸就像是出自神匠之手。但这显然不是他,果然是借尸还魂了。
    凌昊抚上脸颊,镜中人也重复着相同的动作。确实是一副难得的皮相,但这个人外表太过阴柔。凌昊板起脸,才从镜中看到了一丝威慑。
    凌昊无奈地笑了笑,他终于知道了原来世上还有这么好的皮相。想他前世顶多算得上帅气,但是如今这张脸又未免有些太柔和。
    对着不甚清晰的铜镜做了几个表情,凌昊虽有些不习惯,但如今他也只能随遇而安了。只是从没独自生活过的凌昊心中又有些担心,前世的自己是死了吗?若是死了不应该去天堂或地狱吗?又或者直接投胎转世,难不成老天直接把他的魂拉了过来,省了中间那些步骤?思来想去,依旧没有头绪。
    扯了扯及腰的长发,又上前试了试水温。他还是别去想那些事情了,毕竟白活这么多年已经算是便宜他了。
    进了浴桶,伤是在右胳膊上,不深,也被包扎过,应该无事。
    匆匆洗去一身的血气及污秽,穿上李婶事先放在一旁的布衣。再次望向镜中,镜中之人即便身穿布衣,也依旧露出一丝天然的贵气,丝毫不辱俊美的容颜。再看向自己骨骼分明的手,中指明显有茧子,此人应是饱读诗书,再加上一身贵气,只怕,身份不简单。他究竟遇到了什么?凌昊皱眉思考了半晌,无解。
    待凌昊收拾好了浴水,已经接近一个时辰了。伸手捞起原先的衣服正欲扔掉,忽的从中掉出一个像帆布一样的袋子。等等,帆布?这种东西只怕只有明清才有……凌昊眉头不由皱了下,最好不要是他想的那样,明朝还好,但千万不要是大清,那可是中国最屈辱的一段历史。想他每每学到这段历史时都恨的牙痒痒。
    历史还算不错的凌昊顿觉一阵头大,袋中装有一个瓷瓶,凌昊掏出来,令他奇怪的是瓶子上的字,瓶身上书“玲珑丹”,下书“包治百病,包医百毒,绝对真货,假一赔十。”,至此,凌昊头上垂下三条黑线。这,这是什么?怎么会有如此不合逻辑的东西冒出来?
    凌昊将帆布小袋又翻到另一面,“玲珑袋,随丹附赠。用法请自行领会——ωω仙人留。”一阵秋风吹过,凌昊抖了几下,头上黑线更多了。
    
 
第2章  无奈入军
    从这几日向季莲打听的消息来看,凌昊所处的这个朝代好吧,其实他更愿意去明清。因为,这儿正是东汉末年,东汉末年是什么概念?一首歌里还唱到:“东汉末年分三国。”,没错,他现在所处的朝代正是三国,而他现在所在的凉州,是西凉羌人的领地。
    虽然前世的凌昊对三国爱到发疯,但也并不代表他就乐意生活在三国。在这个年代,人命贱若草石,死个人比踩死只蚂蚁都常见。一场战争下来,死伤成千上万是常有的事。
    所幸此时的西凉还未被战争波及,安心养了几日伤之后,凌昊也不好意思再拖累李婶,凌昊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准备次日离开。去哪里,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庆幸自己没有穿到一个女人身上,因为在这乱世中,男子总比女子生存几率高。李婶死了丈夫,苦心把女儿拉扯大,他一个大男人又怎么能再拖累她?
    此时正值深夜。凌昊掏出白瓷瓶,在油灯下看了又看,仍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瓶中共有七七四十九颗丹药,丹药看起来很普通,黑黑的,闻起来有阵阵药香。凌昊一直怕是毒药,所以没吃。
    这玲珑袋与玲珑丹显然不是这世上之物,又怎会凌昊疑惑地看向瓶底,原本光洁的底部却忽的荧光闪动,一行蝇头小小字跃然底上。
    凌昊吃惊地睁大了眸子,“使,使用这是什么字?”,凌昊又靠近了油灯,“使用说明书?”,一滴冷汗落下,凌昊嘴角抽了抽,但还是继续看下去。
    因字太小,看不甚清,但是大体意思还是明白的。某位仙人留下此起死回生之药与容纳万物之袋,意欲补偿意外落此空间的人,一但历史上突然多出一个人,命格必然被扰动。这东西正是为了能让他在这乱世中活下去。
    蝇头小字消失不见,凌昊扶了扶额。如此之事,信是不信?
    慢慢地倒出一枚丹药,凌昊顿了良久。橘黄色的烛火闪烁,微风吹过,焰火摆动了一下。罢了,凌昊闭上眼睛,死则死矣。将药吃了下去。下一秒,凌昊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彷佛能感到丹药贯穿了全身,最后停在受伤的左臂。而此时左臂上的伤口竟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只感到全身轻松,手上的薄茧甚至也消失不见了。
    这,他是不是捡到宝贝了?难不成穿越者的福利如此之大?凌昊心中一块大石落地之余也有丝丝的欣喜,有了这些,他的生存机率无疑又大了。
    小心将白瓷瓶收好,凌昊复又拿起玲珑袋,他的手微有些僵。照这刚才那行小字,心下默念。袋中一沉,“咚”一声,真的有什么东西落在了桌上。
    凌昊微有些紧张地睁开眼,在看到桌上那个黑光闪闪的东西时,松了口气。看来这袋子果真如此神奇。
    虽说有些破坏这世上的平衡,但既然是补偿,那他也就乐之不拒了。
    拿起桌上刚从玲珑袋中掉出的危险物品——便携式多发手枪。凌昊迟疑了下,用手掐了掐自己,确定会疼,不是梦后,才松了口气。他怕的就是这些都只是他的幻觉。
    三国出现高科技没办法,谁叫这是乱世呢?有了这些东西,他的生存几率无疑又大了许多。
    凌昊又从袋中掏出许多子弹备用,心情轻松了不少,这才上床睡觉。
    次日,凌昊向李婶辞行。留下几锭银子,李婶受惊般地推辞,凌昊却执意把银子留下,这几日确实辛苦了李婶,况且这银子也是原先身上的。向李婶鞠了三躬,凌昊这才离开。
    雇了匹马,走在小路上,凌昊回头看着渐渐远去的木屋。“有缘定会再见的。”
    玲珑袋出不来钱,而要想活下去却必须要有钱。凌昊如今孤身一人,又该如何?
    按照李婶说的小路进城,正是凉州。凌昊下了马,在城内漫无目的地走着,一天下来,竟是没找到一个活计。
    凌昊困扰地皱起了眉,忽然见城墙那里围了一群人。凌昊上前向身旁一个男子问道:“大伯,敢问这告示上说了什么?”
    羌人打扮的男人看了凌昊一眼:“噢,这个啊,是在招兵呢。每年都会张贴这种告示。”
    招兵?凌昊寻思了一会儿,半晌,仰头看天,无奈。“看来也只有当兵这条路了”
    顺着人们指的方向,穿过喧闹的街市,凌昊无心去欣赏古代的生活,掂了掂身上所剩不多的银两,他有的银两差不多全部给了李婶。凌昊听到人们说兵营管吃管住,对于他现在确是再合适不过了。虽然兵营情况可能不怎么好,到但凌昊也知道现在不是挑的时候。
    绕过东南大街,终于在一扇朱红大门前看到了如龙的长队。凌昊寻到队尾,耐心地开始排队。
    差不多排到太阳下山,早站得麻木的凌昊正欲活动一下腿脚,却听到审阅官在喊:“下一个!”,凌昊急忙上前。
    “姓甚名何,家住何方。”,那人头也不抬,重复着早已被说了不知多少遍的问句。
    “草民叫凌昊,字、字子玄,家住凉州。”,情急之下,为自己想了一个表字,正担心自己的结巴会不会葬送了他的前途时,“好了,下一个。”,哎,这就好了?这么简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