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执子之手·玄天乱世+番外 作者:连城墨玄(中)

字体:[ ]

 
第101章  奇谋难测
    无论是刘备这边还是孙策,都已经准备妥当,只等时机成熟,诸葛借来的东风呼啸,令人恍若身处春末。
    孙策这边是正面攻曹,等水战后,刘备会负责追捕残兵败将和曹操,所以只要两方配合,曹操该是必败无疑才对。
    虽然是这么说,但由于历史已经不是凌昊所熟悉的历史书上的历史了,所以,为防止任何意外出现,他此番极力争取正面先锋这个军位大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先锋军可以从正面战场的开始一直到追捕败将,整个过程都可以亲眼“监控”。
    黄盖向孙策传达过曹军的动向后便匆忙原路返回了,凌昊和戾渊登上同一艘战船,身后那艘金龙船载的是孙权和程普等人。此时正顺风势,战船急速向曹军水寨靠拢。
    长江东风大作,波涛汹涌。曹操在中军遥望,月光洒在江面上,如万条银蛇。“禀告丞相!黄盖的先锋队回来了!”,曹操闻言,凭高望去。“黄盖此番回来,一定带来了重要的情报。”,程邑却忧道:“主公就这么相信黄公覆?依小人之见,但凡载粮,船必稳重,可是此番黄盖之船,既轻且浮,丞相还是小心为妙啊。”。
    一旁的文聘点头,“我水上颇熟,让我去看看就知。”,曹操思索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得到了曹操的应允,文聘跳上小船,带上十余只附船去迎黄盖。
    “主公传令,但见前方黄公覆奇袭成功,先锋军立刻纵火船相击!”,哨兵传令下达,凌昊即刻登上船头,前方已经看不到黄盖的船队了。
    这边,文聘立于船头,望着渐渐靠近的黄盖的船只,大声叫道:“丞相钧旨:南行之船暂且休要靠近营寨,在江心抛住锚!”,一时众军齐喝:“快下了篷!”。
    糟糕,恐怕曹操已经起了疑心,黄盖不敢多耽搁,命令船手做最后的准备,“弓箭手准备,只有见到曹军就给我射!”。
    文聘刚喊完,就见船队已经到了眼前,还未来得及反应,瞬间破空声传来,弓弦响处,文聘被箭射中左臂,一个不稳倒在船中。“将军小心!”,文聘船上立刻混乱起来,在箭雨之下各自奔走。
    黄盖的船距曹操水寨只隔二三里时,黄盖用刀一招,前行的船只一齐点火。火借东风,风助火势,船上火箭齐发,前船烟焰涨天。二十只火船,撞入水寨,曹寨中船只一时之间全部被点燃;又因被铁环锁住,一艘串联一艘,根本无处逃避。
    隔江传信的炮一响,四下火船齐到,只见瞬间,三江面上,火逐风飞,漫天遍地一片通红,烧红的船身在水中嗞嗞生烟,而后浸入水中沉没。
    “太好了!黄公的火计成功了,传令下去,所有先锋军随我出战!让孙权和程普将军速为后援。”,凌昊远远望见前方一片火光,船手立刻拉满船帆,先锋船如疾箭一般冲向曹营。近了,凌昊震撼于眼前的景象,黄盖的首船已经直直插入了曹军船阵,浑身冒火,江面火光四起,烧着的旗帜纷纷跌入水中,喊叫声嘈杂震耳。
    匆匆扫视了着火的船,心知曹操的主船应该被包在里面,凌昊提起长枪,踏上甲板,就这么径直从船上一跃,冒火跳到曹军连锁战船之上,“……”,戾渊被凌昊的举动弄得冒出了冷汗,随后也跟着凌昊跳到敌船上。
    “敌人上船了!”、“快攻击!”,混乱之下,火光之中,几乎难以辨别敌我。凌昊横枪扫倒一个刀兵,六千先锋随凌昊蜂拥而入。刀剑相碰的声音震破长空,不想恋战,凌昊只欲快速寻到黄盖和曹操。
    “戾渊!”,凌昊大声喊了声,戾渊反身将身后的敌兵一戟打入江里,然后迅速来到凌昊身边,“向中心突破,一定要赶在曹操上岸之前赶到!”,戾渊点头,而后横戟兀自抢到凌昊前面。几乎完全是蛮横地横冲直撞,曹军哪里敌得过戾渊,毫无花俏的招式,戾渊抬手挥戟之间只见血光纷飞,一个曹兵被戾渊一戟拍的眼睛出血,而后软绵绵地跌进江里。凌昊微微皱皱眉,他已经尽量在用枪身,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想……
    自己上一次痛痛快快上战场杀人是什么时候呢,戾渊身体内隐隐兴奋起来,眼睛里不再是古井无波,在火光之下,泛着血红的光芒。手中握着的铁戟似乎变成了先前自己的武器,心底蛰伏的猛兽有了觉醒的念头,戾渊握紧了长戟克制住体内的冲动……
    尽管如此,凌昊余光瞥见的还是一如既往的狠戾场面。手中长戟一招前刺,戾渊挑过刀兵,直接一招怪力竟生生将敌人连头带盔砸了个粉碎,那手法狠辣如狼,迅捷如风。
    曹军哪见过如此场面,不由胆寒,趁着火光混乱也不敢拼杀,见了戾渊和凌昊便纷纷后退闪避,“……”,凌昊终是没说什么,托戾渊的威慑,二人在战船上几乎无人敢挡。
    
 
第102章  一路追击
    “回丞相!敌军有两员大将已经斩了近百人,如今无人能敌,正直奔主船而来!”,“什么?!”,曹操拍案而起,“敌人几人?”,“回丞相,先锋约五六千,但是领军的先锋将却是只身而来。”,“怎么可能!想我大军百万,怎么可能连区区两个人都挡不住?”,“丞相,这人之武可比先前虎牢的吕奉先啊!且如今尽皆是火,丞相还是先行避避较好。”。
    曹操在主船上回观岸上营寨,也都是烟火漫天。他万万没有料到冬日竟然会刮东南风,如今只求能把损失减少到最小,曹操快速思索了一下,随后道:“弃水寨!”。
    而此时黄盖跳在小船上,背后数人驾舟,冒烟突火,来追杀曹操。曹操前有狼后有虎,心下暗道不妙,见情势危急,刚想直接跳上岸,忽见张辽驾着一个小脚船,“主公快上船!”,张辽大呼。
    曹操刚下主船,下一秒大船已经自己着了。凌昊和戾渊恰好赶上,张辽与十数人保护曹操,直接飞奔岸口。凌昊望见穿绛红衣服的人被护拥着下船,那人就是曹操了吗?正好黄盖催船前进,手提着利刃在船上高声大叫:“曹操哪里走!黄盖在此!”。
    “戾渊,我们下去!”,凌昊见黄盖船队渐近,看准了黄盖后面的一艘船,随后拉着戾渊踩上船栏,直接从几米高的连锁船上跳下。船只一震,凌昊稳住身体,正好跳到了船上。“戾渊,你弓术怎么样?”,戾渊接过凌昊递过来的弓箭,微微点了下头。
    曹操还未开战就被火计打地狼狈不堪,一边催促着船只疾行,张辽一边拈弓搭箭,眼看着黄盖越来越近,“咻——”一箭射过去。此时风声正大,黄盖在火光中,根本就听不见弓弦声响,箭矢飞过,正中肩窝,黄盖一个措手不及,翻身落水。张辽刚想松口气,几乎是同时,一支飞箭破空而来,直指自己面门。张辽一惊,颇有些狼狈地往旁边趔趄了几步,箭矢擦过肩甲,刮落一片铁鳞,张辽兀自心惊,这力道……若是自己没有闪躲开,必定当场毙命啊!
    已经尽量先发箭了,但还是没能赶在张辽之前,黄盖一落水,凌昊前方的船就乱了,而曹操的战船趁机又拉开了距离。戾渊再次张弓,凌昊却按下他,“一箭就好了,现在要紧的是把我们和曹操的距离拉近。”,戾渊依言放下弓箭,凌昊看着前面的船,果断下令后面的船绕开前船。“前船寻到黄公方可返回,其余船只向岸边靠拢,另外通知孙权和孙策两位将军,派人火速赶往岸口,曹操已经放弃水寨,再在江上纠缠已经没有意义了。”。
    曹操在张辽等人的护卫下上了岸,凌昊紧紧跟着,此时满江火焰翻滚,呼喊声震地。还没来及奔回旱寨,左边韩当、蒋钦两军从赤壁西边杀了过来;而右边是周泰、陈武两军从赤壁东边杀来;由于凌昊的传话,正中赶来的周瑜、程普、徐盛、丁奉大队船只皆从江上撤下来,在岸口围堵曹操。
    曹军已经被大火烧了不少,此时周瑜又命令全体放箭,一时之间着枪中箭、火焚水溺,不计其数。
    甘宁早就事先借蔡中深入了曹寨深处,一把火点着了曹军粮草。吕蒙为内应,见粮仓着火,立刻也四处放火来接应甘宁。依照计划潘璋、董袭分头放火呐喊,四下里鼓声大震。
    曹操与张辽带着百余骑兵,在火林内奔走,欲寻出路却只见漫天的大火。张辽勒着缰绳,赶到曹操身边:“丞相,如今只有乌林地面了,那里空阔,敌军放不起火。”。曹操点头,急令全部取道乌林。
    紧赶慢赶,总算是暂时控制了曹操的走向,孙策、刘备早已事先在各处埋伏了军马,担心曹操不走岸口的这点焦虑此时也终于可以放下了,凌昊取了坐骑,只要曹操取道乌林,那么最后必然会与关羽相遇,他先锋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现在他只要赶回刘备那,一路观战就可以了。
    孙策和周瑜分别在岸口派了吕蒙、甘宁和凌统,合肥路口派了太史慈。接着就是刘备的部署了。暗哨的情报显示,江中无大将,曹操的悍将皆在岸上,张辽、徐晃、许褚、张合等人也必定会全力保护曹操逃脱。
    凌昊召集自己的三千军,和戾渊抄吴军近道,率先前往乌林。
    乌林是赵云埋伏的地方,天色昏暗,森森的林影,寂静的空气,凌昊策马缓行,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因为这地方完全是一副空无人烟的样子。耳边只有马踏枯草的声音,戾渊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只不过眉头微皱。曹操应该还在和吴军纠缠,来到这儿最起码也要五更天,正想着,忽然四面一下子亮起火光,凌昊带头走在最前面,坐骑第一个受惊,顿时嘶鸣着扬起前蹄,凌昊手中缰绳一滑,随后死死夹住马肚,险些落马。戾渊眼疾手快,伸手抓住凌昊的缰绳,安稳住凌昊的白马。
    “子玄?”,仿佛几秒钟的时间,对面瞬间就出现了几千号人,个个皆手持弓箭,齐指凌昊一行人,而为首的大将正是赵云。“子龙。”,赵云见到凌昊,令人回到原位。“子玄,怎么样?”,赵云上下把凌昊看了一遍,“曹操的动向已经被控制,不出意外,五更该会来此。”,“嗯,如此便好。你……没受伤吧?”,凌昊微愣,随后看向戾渊,笑笑:“不会,有戾渊。”,赵云看了眼戾渊,“嗯。”。
    凌昊将手下人马与赵云人马安置在一起,在树木杂草中埋伏好。尽管现在时间还早,但是赵云依旧没有丝毫放松,为了配合环境,平日那身炫银战甲换成了一身黑甲,几千人没有一人说话,都在屏气凝神,以待曹操的到来。
    
 
第103章  意料之外
    虽是冬日,但是枯草成堆,难免有些虫豸和不明生物。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凌昊总隐隐觉得皮肤似乎痒痒的,微微侧过头,便见戾渊又在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戾渊……虫子。”,凌昊低声喊了声,戾渊没有反应,凌昊无奈。“……”,难得走神的戾渊被脖子处突然的温热唤了回来。凌昊弹开虫子,手扫过戾渊的盔甲,擦出一道血印。凌昊不语,一次次战争下来,凌昊越来越肯定戾渊绝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只不过……至今为止,戾渊没有丝毫向自己透露的意思,他也知道每个人总有自己的秘密,但还是会感到莫名的失落。
    快至五更,果真渐闻有马蹄声传来。赵云以手势示意众人准备。
    曹操纵马加鞭,有了张合等人的断后,一路回望,直到火光渐远,心下这才稍微安定。“这是到了什么地方了?”,曹操声音微倦。左右侍卫答道:“丞相,我们已经到了乌林之西,宜都之北。”。
    曹操骑于马上,扫视着四下遍布的杂草灌木,又见山川地势险峻不已,无视目前的处境,竟然笑出声来。跟随的众将疑惑不已,“丞相怎么突然大笑?”,曹操勒着马缰:“我?我不笑别人,只笑周瑜无谋,诸葛少智。若是我用兵,肯定预先在这里埋下伏军。可是你看这里这么好的地方却毫无人烟,这不是老天助我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