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神同人)死神之并蒂双生+番外 作者:瑶言

字体:[ ]

 
 
逗比版:
 
有一种现象,叫反差萌
 
有一种逗比,叫高冷受
 
有一种小说,叫同人文
 
有一种恋爱,叫禁断癖
 
有一种模式,叫下克上
 
......
 
蓝染【斜眼鄙视】:切,就你?还想下克上?
他是外表妖孽高冷内心逗比吐槽真相帝,有个中二成狂爱弟成痴一心想成为王者的哥哥,他有一个震惊尸魂界女协的名字——枫野朔
 
正经版:
一个外表高冷内心逗比的骚年黑暗史
枫野:你想要成为至高者,我就是你手中的剑
枫野:啊喂,不要乱来啊!
蓝染:左......不要想离开我......
可以原谅一切,可以舍弃一切,但你是我这辈子都不能割舍的
前期有BG倾向,但是要坚信,瑶子是腐女~~~
本文耽美向,人物万般崩坏,雷者勿入。
本文周更,不要打我o(╯□╰)o
孩子们,记得留言给瑶子做动力哈~
 
内容标签:死神 情有独钟 网王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染惣右介枫野朔(蓝染惣左介) ┃ 配角:死神众、网王众 ┃ 其它:死神,网王,耽美,非剧情控
==================
 
☆、静灵庭
 
  天空那样蓝,干净的不带一丝尘埃。倚着石头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俊俏的容颜,英气的翘鼻细细的皱着,就像有什么不如意一般。不知有谁舍得让这样英俊的少年哀愁。
  “枫野,副队长让你回去。”一个光头的青年扯着大嗓门,冲着刚才那个忧郁的少年喊着。
  “啊,我这就来。”枫野浅浅一笑,俊美的面庞晃花了光头的眼,不禁暗自咒骂一句妖孽。“一角,今天怎么是你来叫我?”少年偏着头好奇的问到,毕竟一角是个战斗狂人,一天到晚在和队内的队员们战斗虐待他们的,怎么有空来找他?
  斑目一角摸着自己光亮的脑袋,大喇喇的道“副队长说想你的金平糖了,而且一定要我来叫你回去。”边说边叹气,副队长一直很喜欢欺负他们这些队员呢。
  枫野立马站起身子,窃窃的吐了吐舌头,果然是八千流来要糖了,不过他倒是也不介意给八千流糖啦,毕竟八千流在队里还是很罩自己的,作为朋友,给点糖也没什么。
  跟上一角,施展瞬步,向十一番队跑去。他的速度没有一角来的快,反正也认得路,就自己回到了队内。
  “小朔,你怎么才回来啊。我的糖呢?”八千流眨着无辜可爱的大眼睛,闪闪发光的盯着枫野的口袋。枫野一脸宠溺的揉乱八千流的粉色头发,掏出一袋金平糖递过去,也只有她想吃糖的时候才会允许自己□□她的头发,平时嘛,嘿嘿,可是会□□练的很惨的。
  毫不客气的接过袋子,拆开来,放一粒入口中,味道很合她的口味呢,也只有小朔才知道自己的喜好了,哎呀,小剑是知道啦,但是他又不懂怎么买,每次都是自己告诉他的。不过,嘛,干嘛花小剑的钱呢,明明有那么多免费钱包的说。某只很阴险的笑了笑,打着队员们钱包的主意,她会帮忙把钱花干净的,藏着掖着干什么,嘛,不要太感谢她哦,她可是会害羞的~
  吃完糖,八千流笑眯眯的跳到枫野的肩上,撑着小巧的脑袋,“小朔,我们去找小剑吧,他在里面正无聊的很呢。”最近都没有好玩的家伙诶,没有值得一战的人,小剑都闲着没事干,只好凌虐自己的队员了。好在自家队员皮糙肉厚很耐虐,也替静灵廷省下了不少麻烦,不然这小剑可是会跑到其他番队里找人切磋的。
  枫野托住八千流的身子,让她坐的更舒服些,没有答话,只是朝里走。要说和枫野处的最好的,便要数这草鹿八千流和更木剑八了,虽然这枫野看着柔弱,但实力如何,他们最知道,枫野他只是想过平凡的生活,他,不想出风头。
  很远便听到了队员们的嚎叫,看来,被小剑操练的很惨呢。恩恩,就应该多练练,这样小剑就不会那么无聊了。八千流很无良的想道。反正他们都酷爱战斗,被小剑弄的那些伤他们也不会在乎,只要能享受到战斗的乐趣就好。
  走到内里,看着大家浑身是伤的躺在地上,枫野平淡的看着他们,他们受伤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也和这些人不熟,那么,即使他们被剑八打死了,他也不会在乎。
  “小剑,奖励给你的*^O^*”说罢,掏出仅剩下的最后一粒金平糖,塞到剑八口中。虽然曾经剑八从不吃这种甜腻的糖果,但因为八千流喜欢,被迫吃了很多。第一次吃的时候皱紧了眉,现在倒是已经习惯了。
  枫野揉揉自己的额头,自己的工资可是全都用在了金平糖上了,可怜他的钱包一直是瘪的。
  “嘛,小朔,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哦,你在心里心疼钱是不是?”八千流跳到剑八肩上,“哼,小朔是坏人。小剑,我们去找光头和孔雀玩吧。”光头是前面便讲过的斑目一角,孔雀嘛,是绫濑川弓亲,一个很爱臭美的男人。
  枫野无奈的笑笑,“乖啦,是我的错,为八千流大人花钱是我的荣幸啊,怎么会心疼呢,高兴还来不及啊,你说是不是,剑八。”剑八点头,敢不点头嘛,八千流可是会生气的。
  八千流眼珠一转,笑的很可爱,“小朔,想要我原谅你啊?那就拿出点诚意来吧~恩~二十袋金平糖?”枫野无奈的扶着自己的额头,这个小丫头,怎么这么精,一定是小剑把她惯坏了。某只似乎一点都没有考虑自己的因素,完全把自己也很宠八千流这个茬给忘却了,他也是始作俑者呢~。“嘛,友情价,十五袋?不能再多了,我真的穷的没钱了。”怎么说呢,他总不能说他穷的只剩下钱了吧~
  扁了扁嘴,“好吧,那就十五袋,不许反悔啊。”其实自己的底线是十袋来着,有多的拿干嘛拒绝呢,她又不傻。金平糖~金平糖~
  “队长,为什么不找枫野二十席?其实他也不弱的。”倒在地上的某位队员不甘心的望着枫野,这个人那么弱小,来十一番队干什么,又凭什么得到队长和副队长的保护?队长不是欣赏强大的人吗,那这个人又是怎么回事?所以,他要给这个二十席一点颜色看看,要让他知道他们十一番队不是他这样的弱旅可以随意进入的。
  他们十一番队,只认同强者。
  更木剑八斜眼看了看地上的人,撇了撇嘴。枫野他本来就不弱,这一点需要你来告诉我吗?
  “渡边前辈,你是想以你七席的身份来和我一个二十席的切磋吗?会不会有人说你欺负后辈啊?”枫野歪着头,很无辜的问到。渡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仿佛枫野干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一般,“我怎么会欺负你一个后辈呢,如果你可以在我手下过十招,那么你这个二十席就是名副其实的,我也就不再为难你了。”嘛,原来你也知道你是在为难我啊。枫野腹诽。你知不知道,要控制自己灵压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啊,要抑制住自己扁你的冲动是体力活啊啊啊。我招你惹你了,你丫的这么给我找麻烦……
  枫野温和的一笑,“好啊,我等着那一天,嘛,渡边七席,记得那天要放水哦,否则我会伤心的。”双眸流转出一道媚色,两片水雾浮起,眼神楚楚可怜,好一个娇俏的美人儿,就是这美人性别不对。
  顿时感觉被迷了心智,连连说好,等回过神来,枫野早已离开。他第一次见到枫野就觉得他很美,但毕竟是男人,喜欢又如何,这个人,终究不是他的。既然他得不到,那么,他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早川珩圆
 
  绫濑川弓亲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那头秀发,恩~果然自己是很美丽的。哎呀,像他这样的美人,世上已经不多了。嘛,朔的话,算一个。话说,今天还没有见到他呢,有点想他了。
  这世上,有古人云,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枫野、剑八和八千流就到了。
  “花孔雀!光头!我来找你们玩了~”八千流很兴奋的挥舞着小胳膊,睁着漂亮的眼睛。嘛,又有的玩了。
  我们的孔雀童鞋和光头童鞋呢,在听到自家副队长那无敌可爱的声音后,很有自知之明的自行出现了,否则的话,腹黑的八千流不知道会搞出什么耸人听闻的绯闻。因为受不了八千流的虐待,这两位童鞋曾经就有一次没有给她花钱买金平糖,又躲了她一整天,接着就悲剧了。第二天,女协杂志上就登出了一个绯闻,标题为“光头与孔雀不得不说的禁忌之恋”里面登着他们靠在一起,互相挑衅的笑容的照片,还有一张kiss的照片。他们没这个爱好啊,那个kiss明显是凑巧借位,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们?更悲剧的是一周后,女协那里流出了他们的**,并且,并且是**的,高H啊。一角被画成鬼畜攻,弓亲成了妖孽受。这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被队长副队长狠狠操练到倒下昏迷啊啊啊。所以,他们这次学乖了。
  “副队长,找我们有什么事?”一角很狗腿的道。
  “当然是来和你们玩的啦。”八千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最近你们有些闲呢,就给你们派发了一个任务,陪我们一起玩~”是啊,玩啊,不过就要看是玩游戏还是玩你们了。
  “诶?那枫野呢?”一角摸摸脑袋,看来,又来了。枫野,你,自求多福吧。
  八千流瞥了枫野一眼,笑了,嘛,小朔,你有的忙了~
  看着八千流不怀好意的笑容,不禁后背一凉,有不好的预感呢,好像,好像是...艹,这个女人还有完没完了?
  “朔~”果不其然,背后响起一个娇媚的呼唤。这个死女人,能不能不要这么阴魂不散啊?迟早有一天,他要死在这千里追音上!
  “我先行一步,八千流,记得和一角他们玩的开心啊。”哼,叫你们不告诉我那个女人过来了,一定让八千流虐死你们。
  瞬步离开,但身后风一般的速度让人汗颜。这个女人,平时资质一般,为什么每次只要一遇到自己那潜力就蹭蹭往上涨啊?他招谁惹谁了?一个个的都这么欺负他。
  “枫野朔!你给我站住!”娇媚的声音已经有了破功的趋势,她在努力压抑自己的怒火。想她也是静灵廷的一大美女,已经那么不要脸的缠着枫野朔了,可凭什么他连一个好脸色都吝啬给她?自己就那么不堪吗?自己难道还会配不上他吗?
  枫野撇了撇嘴,继续逃命,你说站住就站住,那他岂不是很没面子?谁会傻到连贞操都舍弃啊?这个女人,绝对是他的克星...
  “枫野朔!我跑不动了,停下来好不好?”嗓子里带着些许哭音,如果他是她的劫,那么,她认了。如果他还是不愿意接受自己,那么,自己就放弃吧,“朔,我们停下来,谈一谈。”
  回头看着早川珩圆有些微喘,叹了口气,停下了脚步。“珩圆,我真的只是把你当妹妹,没有你想要的那份感情啊。”走到早川珩圆身侧,抚摸着她的长发。其实他并不懂什么是爱,只是明白他对早川不是那种感觉。她虽然不能成为自己的女友,但妹妹还是可以的。
  抹去眼角淌出的泪水,早川一把抱住枫野,将脸埋在他肩窝。“朔,和我在一起就那么让你难过吗?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你就一定要对我那么狠心吗?”此时的早川哭的梨花带雨,泪水沾湿了枫野的衣裳。
  一连串的问题让枫野有些苦涩,他也不想经常躲着早川,他也不想让早川那么难过。将早川揽入怀内,无声的给予她安慰。“珩圆,我答应你,如果你还是坚持要和我在一起,那么,我会努力去爱你。直到我的真爱出现,好不好?”
  早川诧异的抬起头,她以为已经要放弃这份感情了,枫野居然给了自己机会。虽然最后还是得让位,但,这对于她来讲,已经够了。“好,朔,这是你说的,不可以反悔哦。”
  环住枫野的腰,抬头在他脸上烙下一个吻,“朔,从今天开始,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不可以再对其他女人那么温柔了哦,不然我会生气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