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线上部完 作者:林安

字体:[ ]

 
 
文案
千里姻缘,一根红线。穿起两个素未平生之人的生活。
一个梦境,一段回忆。前世未能完成之心愿,今生再不会放过。
内容标签:霹雳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素还真/叶小钗/莫召奴 ┃ 配角:琉璃仙境一众 ┃ 其它:素氏集团钗素甜文
 
 
  1
 
  .
  “他是谁?”
  屈世途推门进来,就看到素还真站在落地窗前,手中端着咖啡,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下中庭,听到有人进来,也只是转头略看了一眼,随后便将目光牢牢锁定在楼下,低声询问。
  身为好友兼机要秘书,屈世途明白他不会无缘无故发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楼下中庭花园里坐着一个人正在吃东西,背对着玻璃,白色衬衣牛仔裤,白发在脑后束成,相当简洁利落的造型,身形清瘦中带着力量。
  “最近工程技术部进行了新一轮招募,你一直在集境出差,不认识也是正常。”屈世途放下给他做好的午餐,“说起来还是为了彻底清除欧阳控股渗入集团的商业技术间谍,开了好几个骨干,不得不招人。”
  素还真摩挲着手中咖啡杯,眼神有些变暗,杯中的液体已经开始变凉,入口不再是苦味中带着甘甜。
  中庭坐着的男人站起身,将手中的三明治两三口吃完,包装纸仔细叠好放进不远处的收回处。现在正是正午时分,初秋季节阳光虽然没有夏日的猛烈,也绝不到可以坦然承受的地步。男人仰起头,眯了眯眼,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窥探,转过身遥遥的往这边看了一眼。
  大楼的玻璃覆盖着保护膜,尽可保证从外部看不到里面,所以素还真肆无忌惮的迎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不用担心会被发现,男人脸上一道鲜红的疤痕,白发在阳光下耀眼的闪着光晕,精瘦的身体绝对不止看到的那么瘦弱,显然不是易于之辈。
  “咖啡凉了还喝,嫌胃太好是吧,让续缘看到了又要念叨你。”屈世途摇摇头,替他将书桌上散乱的资料整理好,“赶紧吃午饭,你昨天半夜才回来,不吃点东西应付不了下午的股东会议,当心海殇君又找你麻烦,最近你叔叔出外度假没带他,他心里火大的很。”
  想起远在天外南海读大学的儿子,素还真眼睛里有了些暖意,回到桌前坐下开始喝爱心汤,“只要打个电话给叔叔,他什么火气都平了。”
  “快吃!下午三点还要开会!”屈世途尽职尽责的对他咆哮,“他们等着听你解释前一阵子的商业间谍渗透事情,你最好准备妥当一点!”
  “好友这么担心我这个位置坐不牢,真是让素某内心感动的无以复加。”素还真擦擦嘴,瞄了他一眼,“放心,我不会让你提前失业的。”
  屈世途无可奈何的看他一眼,“你先吃,我去准备材料。”说着抱着一大堆材料出门,尽显称职秘书本色。素还真放下碗,转头看了一眼中庭,男人已经不在了。
  状似高深莫测的摸摸下巴,素还真指尖轻点,在内部通讯上找出综合人事的电话拨了过去,三言两语交代了之后,不到五分钟,近一个月内所有部门新近人员的详细资料,便全部通过内部网络传输了过来。
  翻到了那个男人的简历和人事记录,男人脸上狰狞的疤痕并没有显得他凶狠,反而更加衬托出温和内敛的气质。眼神清澈而淡漠,在一张年轻的脸上显得有些不符合年龄一般的沉稳深重。
  人事记录特别注明了两点,脸上的疤痕是来源于大学时期为了救人而出车祸,脸上留下痕迹。不过因为本人不甚在意,又是修的工科,周围女生少,因此也没带来多少麻烦,反而被视为荣誉勋章。第二点则是为人不好多言,属于沉稳干练技术型。
  “叶小钗。”素还真将这个名字念了几遍,手指点在那道疤痕上,嘴边勾起一丝笑,眼中深意不增反减,“原来就是你。”
  正午时分的阳光十分璀璨,中庭内的植物颜色鲜艳,生机勃勃。素还真银白色长发从肩膀滑落,垂在桌上,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度。他伸手松开脖颈处两颗扣子,满意的长叹一声。心情极好的一口灌下剩下的咖啡,甚至还百年难得一见的将桌上的餐具整理到一边,放进办公室配套休息间的流理台。这要是让屈世途看到了,当真眼镜都要掉下来。
  干脆利落的闭上笔记本电脑,素还真翻开桌面上的材料开始处理工作事宜,只是时不时会停下来,眼神带着暖意,似乎在回想什么有趣的事情。
  午休结束回到座位上的叶小钗冷不防打了个喷嚏,工程技术部的经理青阳子正好路过,疑惑的看了看控温,是正常温度啊。伸手大力拍拍他的肩膀,“年轻人要多运动,虽然工科多宅男,但是也要注意强身健体,尤其是做技术的,不仅身体容易差,头发也掉的快。”
  叶小钗笑笑,不说话。
  他从小跟随叔父练习武术,叔父为人低调,不让他在别人面前显露,武者应当低调谦逊,他一直谨遵这点。
  正常下班时间下午六点,但对于技术部来说加班如同家常便饭。21点,大部分员工已经离开,叶小钗是新进人员,为了尽快熟悉技术构架,要比别人花费更多的时间。
  叶小钗叼着三明治,盘着腿坐在椅子上。聚精会神的看着一行行代码,手指轻快的跃动,字母符号如同魔术一般快速出现运行。
  这个充满符号与代码的世界,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世界,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和创造者,虽然这种想法略有些狂妄,但是对叶小钗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些更让他亲近的了。
  青阳子走过来敲敲他的电脑,示意他该下班了,年轻人虽然很拼但是也要注意身体之类的。叶小钗有些腼腆的笑笑,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在电梯间,顶灯依旧亮闪闪。叶小钗揉揉眼睛,这才感觉到一丝疲惫和困意,没忍住打了个哈欠,眼泪汪汪的。正好电梯打开,里面只有一个人。困顿的看了一眼楼层,大概也是加班的员工吧。电梯里的人礼貌性质的往后退了一点,站在靠后面的地方,叶小钗困的不行,也没有仔细看对方是谁,站在按钮处背对着那个人,按下关门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电梯间太过安静,只听到下降时的运行声,不知不觉间叶小钗觉得背后有点发毛,身后那个人也太安静了,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陡然想起N多的诡谈秘闻,顿时背后一惊。
  略侧过身体,他用余光打量着身后的人。深色西装搭在手臂上,白色衬衣有些皱,却只显得随性,脖颈处松开扣子,露出好看的锁骨。也许是加班太过疲惫,有些后靠在电梯的墙壁上,两眼闭着,眉头轻皱,另一只手揉捏着眉间。脸色不好看,连唇色都有些发白。
  叶小钗虽然只是第七天上班,也知道琉璃仙境企业规模庞大,涉足IT网络类各种项目开发,所有部门占据这座大楼5楼以上的所有楼层,越重要的部门越往上走、看这人穿着,显然属于公司高层。
  收回目光,叶小钗心中默默的想。高层也不好当,在茶水间听闻前些日子好像和欧阳集团内部有些小矛盾,开除了好几个技术骨干,公司机密泄露。导致股票有些动荡,据说远在集境,正在谈一个大项目的总裁都放下手头的工作连夜赶回,想必也都是为了处理这件事,这些高层们才加班到深夜吧。
  电梯叮的一声显示到了1楼,缓缓打开门,叶小钗低头看时间,计算着现在跑到离公司最近的公交车站需要多长时间,从现在开始跑步能不能赶上最末一趟公交车,正好锻炼坐了一天的身体。
  奇怪,身后怎么没动静?难道是在电梯里睡着了?叶小钗有些好奇的转头一看,顿时惊的魂飞魄散,转身冲回去把那个正捂着腹部往下蹲着的人扶住,“你怎么了?”
  西装外套掉落在地上,冰凉的发丝划过叶小钗的脸侧,带起淡淡的莲花香。叶小钗一手握住他的手臂,一手绕过背部,环住肩膀,那人垂着头,头发遮掩了脸,看不清面容,只能一眼瞄见头发之下脖颈处都泛起淡淡的红,带着玉质的温润美感,摸起来一定很舒服。摇摇头把突然而来的想法晃出脑子,叶小钗撑住他的身体的重量不往下滑。又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暂时扶着他往大厅中央走,希望还有值班人员在。
  “你还好吗?我去叫人过来。”
  银色头发的人垂着头,一手捂住腹部,倒抽一口冷气,估计也是突然被疼痛袭击,无法开口说话,走路有些摇晃。
  所幸大厅还有值班的人员,看到叶小钗扶着一个人脸色焦急的走过来,跑过来询问发生何事,叶小钗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有人急急的将人接了过去。
  “怎么回事?”
  “啊那个我看到他突然蹲在地上大概……?”叶小钗的话并没有说完,空出来的手略带尴尬的挠了挠头,看他们紧张的样子估计是比较重要的人物吧。有人已经通知了青阳子下来,看到自己新入职的手下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大厅里看着自己,一脸的茫然。
  “你还好吧?”青阳子有些忙乱的问他。
  “我没事,是跟我一起在电梯的那个人好像有事。”叶小钗把事情经过告诉他,青阳子才放下心,“我接到电话,说电梯里出来的人突然病发倒下了,还以为是你。”
  叶小钗指了指坐在大厅另一侧休息区,会客等待用的沙发那边,好几个人围绕着的人,“在那边,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
  青阳子点点头,朝休息区跑了过去,有些惊讶的看到素还真,“大哥,怎么是你?”
 
  2
 
  .
  几个工作人员惊讶于这一声大哥,坐在沙发上的人已经抬起头来,除了脸色有些苍白,眼眶有些发红,周身气度一如往常,眼神从容。脸上一抹温和的笑意显然已经昭示了他的身份。
  漩涡眉形在公司就只有两个人有,一个是大股东海殇君,一个就是谣传与海殇君有血缘关系的素还真,眼前这人发色银白,身材高瘦,眉眼年轻,气质温和,显然就是传说中刚从集境赶回的总裁了。
  青阳子低头嘱咐了几句,有人拿了药和热水过来,剩下的人便都回工作岗位去了。
  又伸手在他额头碰了碰,热度正常。
  素还真捧着一杯热水,吃了止痛药脸色已经开始好起来。抬头看到青阳子,眼神往他身后瞄去,却发现人已经不在了,当下皱了皱眉,感觉到没那么疼了之后站起来,手边碰到自己掉落在地上的衣服,那个人居然帮自己捡起来了,还真是细心。
  青阳子打了个电话回来,“我给屈世途打电话了,他等下过来接你,怎么会突然疼起来?难道从下午开始就没吃过东西?”
  素还真却没回答他的话,站起来将水杯放在桌上,伸手整理一下衣着,“刚才那个人呢?”
  “那个人?”青阳子楞了楞,随即说,“哦,是工程技术部新进的人员,叫叶小钗,怎么了?”
  “没什么。”素还真敛下眉眼,伸手拿起外套转身要出门,青阳子跟在后面,“你去哪,屈世途等会就到了,让他来接你。”
  “不用叫他来了,我自己开车回去。”素还真朝后扬扬手,径直出了门。心思一转,又往车库方向走过去。如果那个人是刚走的话,或许还能碰到。
  叶小钗蹲在马路边,看着最后一班公交车就这么无情的开走,叹了口气,不该加班到那么晚的,不过如果不加班,也遇不到那个突然病发的人吧。
  手中似乎还残余着握住他臂膀感受到的热度,单薄的身体,发丝擦过脸侧的触感如丝缎般的冰凉,清淡的水莲花香。只可惜没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
  胡思乱想的回想着刚才的事情。不知道他是谁,有没有可能从组长那打听到。叶小钗掏出手机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只能豁出去试试出租车了,可惜距离自己租的小房子有点远,不然可以一路跑回去。
  擦了擦脸,叶小钗站起来,这个时候一辆白色小车悄然停在他身侧。车窗滑下,有人手肘架在车窗上,一手伏在方向盘上,侧过头看着他,露出一双温和带笑的眼睛。银色长发在车内灯光下有点暧昧的光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