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素医师的恋爱日常 作者:林安

字体:[ ]

 
 
文案
素大夫从来没想过要跟一个男人搞在一起,对方还是个将军,只是当那个人失去心智,宛如孩童一般拉住他的手不放的时候,心里有什么东西悄悄被触动了。
只是病好之后又会如何?两两相忘或者是……上穷碧落下黄泉,誓死追随?
 
【重点】
1、本文是同人
2、本文是狗血小短篇
3、OOC有,看个热闹即刻
 
作为礼物,送给小小,祝你考试顺利~
内容标签:霹雳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素还真,叶小钗,屈世途 ┃ 配角:一页书,崎路人等 ┃ 其它:
 
 
  1
 
  素还真。
  苦境挂牌医师,正规执照,收费合理,童叟无欺,医术高超,兼职风水周易看相破秽算命捉妖画符镇宅,上能揍市井流氓,下能调新款胭脂,能文能武,十项全能,行医数年,好评无数,在这荒凉的边关樊城,简直就是一缕清风,治愈广大病患以及各种花季少女or少男。
  樊城地处苦境边界,与临界集境交接处不远,人口不多,颇为荒凉,当年苦集大战,苦境一不留神,被集境快手抢先,闪电般将边境往前推了数百里,樊城也被占领,老百姓流离失所,很是过了一段日子的艰苦生活,后来苦境缓过气来,重整人马,慢慢的把失地再一里一里的打了回来,再过了一段时间,跟集境的大战终于结束,两方也重新划了界限,集境送了一个王子一个公主过来表示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苦境也大大方方表示可以理解,算是把这件事给了结了。
  樊城的原住民见安全了,便纷纷的搬了回去,又重新过起了小日子。太阳照样每天升起,后街巷子的张三又跟媳妇对骂,隔壁家的黄狗依旧对着日头嚎,仿佛不久之前的战乱都是幻觉。
  不过樊城可不能再这么荒着了,苦境知名人士聚在一起开了个会,切磋讨论一番之后决定,为了防止再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边境线一带全部要重点布防,可不能被人打了都不知道。樊城作为战略重地,自然添置了不少物件,派了兵将,修起了城门。让人来了得住地方吧?又建了专项基金,拨了不少银子,请了个大师,好好的做了一番规划,建了不少宅子和街道。人一多,这小城也就渐渐的热闹了起来,沿街卖菜吆喝的各类铺面也都开起来了,不像个小猫小狗三两只的边关小城镇,倒有点大城市的气派了。
  又贴了大布告,诚招各类有为之士来樊城发展,认为自己能力够的有水平的可以自行联系当地人才管理处,一定厚待云云。
  素医师就是在这段时间来到的樊城,穿着一身白衣,溜溜达达的进了城,在街上转了两三圈,看了布告几遍,转头就去了人才管理处,把各类资格证件摆了一桌子,现场又露了几手,樊城管理处的一把手立刻拍板,条件随便开,务必要留住人才,不惜代价。
  小兵甲跟小兵乙偷偷交头接耳,既然他那么厉害,怎么不去中原地方大城市,要来这偏远边城?
  小兵乙瘪嘴,谁知道是不是花架子。
  小兵甲又云,这些舞文弄墨走街串巷的江湖术士,哪里比得上我们将军,战场上杀敌,镇守一方,那才是真本事。
  素还真耳朵尖,听到之后转头龇牙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森森白光吓的小兵甲跟小兵乙抬头挺胸目不斜视,仿佛一只被拎着后脖的鸭子。
  手指在地图上点了点,素还真也没提别的,就要了自己看中的小商铺和一个宅子,只是讨了个折扣,爽快的付钱拿了地契走人,小兵甲乙负责送他出门,走到门口,素还真把地契在手里折了两道,偏过头问,你们将军是谁呀?
  小兵乙抬头挺胸,我们将军姓叶,武艺高超,为人正直,自请到樊城边关驻防,军功无数,对兄弟们又爱惜,是难得一见的好领导。
  素还真忍不住看了他两眼,那小兵乙语气里的崇拜和仰慕之情简直都要溢出了,又问,那他现在在哪儿?鄙人新到此地,要不要去拜访一下?
  小兵甲目不斜视,将军前几天出发去边境线巡视,可能还没回来。叶将军事务繁忙,小事就不用去打扰他了。
  素还真哦了一声,背着手走了。端的是四平八稳,气度非凡。
 
  2
 
  其二
  素氏医馆低调开张了。
  头几天没啥人,毕竟素还真刚到此地,虽然长得俊美又和善,笑起来和和气气。但毕竟是生人。此地居民多是本地人士,对从中原大城市来的人还是有些敬畏,不敢太过靠近。
  樊城管理处的人来打了个转,捻捻胡须,转头就派人送来一批常用药材,说是刚运来的,够用一阵子,这城里没个像样的医生,几个随军大夫水平也一般,现放着个医师不用也是浪费,于是吩咐下去,有个头疼脑热缺胳膊少腿的,直接去医馆瞧瞧,新来的大夫脸好技术好,新开张,怎么也得捧捧人场。
  还真有人去了,虽然是抱着不看白不看的想法,谁知经素大夫几贴药下来,竟是是治好了陈年旧疾。
  这下名声一传十十传百,见这大夫还真有些本事,又不收钱,算是免费福利。上门的人便多了起来。把新上任的素大夫忙了个团团转。
  又过了几天,素大夫申请下来几个户头,说是请来几个人给自己帮忙,都是中原人,就跟自己住一起了。
  医馆里也正正经经的多了两三个帮忙的小孩子,手脚灵活说话利索,透着一股机灵劲儿,又会认字会抓药,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你要原谅樊城的原住民,在他们心中,中原大城市来的人都自带神圣光环。
  眼看一切步入正轨,素还真端着一杯茶,搬了个椅子,窝在里面,坐在自家宅子的后院里抬头看天不知道想什么。
  有人扫着地从他面前路过,刷刷刷的,敲了敲椅子腿,喂,脚抬一抬。
  素还真整个人都缩到宽大的椅子里,喝了一口茶,瞧着扫地的人,突然开口,老屈啊……
  名叫老屈的人一个踉跄,立刻举起扫帚要打过来,没大没小,什么老屈!叫屈叔!
  哎呀哎呀,不要这么在意,大家都是朋友。
  屈叔把扫帚伸到素还真面前,恨铁不成钢,你说要下山就下山,好不容易混了点名堂,说走就走,把我们都丢开自己满苦境转悠,音信全无,急的你那几个拜把兄弟团团转还以为你被杀人灭口,每天来问我八百遍有没有你的消息,好不容易等你的信来了又是到这种偏远地方!
  素还真往后缩缩,淡定的不行。
  一个小孩子蹦蹦跳跳的进了堂屋,端着一盘子蜜饯,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喊着,师父啊,邻居的邻居的邻居他二婶给我一盘吃的,你要来尝尝不?
  椅子上瞬间空了。
  素还真就这么过上了还算舒心的日子,家务能手屈叔一把包,医馆自己每日坐诊,开方子抓药都有人帮忙,时不时有人送吃的送用的来,太贵重的肯定不要,家常玩意能收的就收下了,多是给几个小孩子吃的用的,也是一番心意不好拒绝。
  只是一直没见到那个传闻中的叶将军。
  据闻从边境线巡查回来,又被派到南边的地方去打僵尸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黑科技制造出来的,据说难打的很,被逮着咬一口就变异,嗷嗷的直想咬人。
  莫不是自带狂犬病毒?素还真默默的想。
  就这么过了几个月,好不容易把僵尸打回老家去,又发现了个专门拐卖小孩子的罪恶团体,马不停蹄的又去围剿罪恶分子。
  这些日子小兵甲乙俨然已经成为医馆常客,交了班就来这打发时间,反正单身汉回去了也是抓蚊子打苍蝇自娱自乐,还不如来医馆混混,也沾染点药香气质。
  他俩来的久了,素还真就被迫科普了关于叶大将军的一系列威武事迹。
  整个樊城兵团,除了他自己带来的一支直属部队,剩下的在跟集境作战的几个月内就被培养成了大型叶将军粉丝团。
  这位将军自请来边关驻守,当然一呼百应,能跟来的全能来了。
  日子就在各种碎碎念中过的飞快,一转眼居然是一年过去了,素还真关起门来正正经经清净了几日。眼看过几日就是上元佳节,照规矩要做元宵,要放花灯,要猜灯谜。
  素还真磕着瓜子靠在门框,看屈叔在厨房里忙活,做着元宵节应景食物,一边嘴不闲着点名要吃的。
  正坐在桌前准备开吃,哐哐哐有人敲门,小兵甲乙冲了进来,一人抱住素还真一只脚,涕泪横流,素大夫!救救我家将军!!!!!!
  素还真??????
 
  3
 
  其三
  叶将军这病也来的奇怪,人好好的骑在马上,刚赶回樊城,一路上亲信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脸红的宛如十月的红叶疯了,眼神都有些涣散,问了好几遍是否不妥,都被叶将军挥挥手拒绝,死撑着进了将军府大门,门一关就翻船,直接栽倒,高烧昏迷数天,别说药物,连一口水都喂不进去,气息日渐衰竭,急的上下众人哭成一团。
  等小兵甲乙拖着素还真赶来的时候,将军府的管家已经开始飞鸽传书要准备孝衣了……
  素还真在心里感叹这管家真是人才,大刀阔斧的把周围哭唧唧的人赶走,指挥小兵甲乙清场,伸出手拨开遮住脸的头发,仔细端详面色,又翻开眼皮看了看,倒抽一口冷气,立刻指挥小兵甲乙把他衣服全部脱下来换了再准备一盆热水来,把所有人拦在门外不能闯进来,只说大夫施针要清净,便堵住众人的嘴。
  众人都噤声不语,生怕打扰了屋内大夫的诊治。
  这将军面如少年,只是一头白发散乱,双眼紧闭,眉头微皱,面色潮红,触手滚烫,连微弱的气息都带着一股灼热。
  脸上一道疤痕横贯右眼,大约是很久以前的伤口,倒不显得吓人。
  全身衣物已经被换下,现只穿着贴身小衣,也已渐渐被汗湿。
  素还真伸手摸他勃颈处,跳动急促毫无章法,挑眉,收回手想从针盒里取针,手腕猛地被握住,滚烫的温度让素还真一激灵。
  昏迷不醒的人突然睁开眼,眼神涣散的看着他,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又立刻倒下了。
  过了许久,连樊城管理处的人都来了,在门外走来走去。
  整整过了一夜,直到天微亮,门吱呀一响,素还真揉着眼睛出来了,一些人顾不得问他,冲进屋里看叶将军,见他面色比昨晚好了许多,虽然还是苍白,至少不烧了。
  管理处的人过来拱手作揖感谢大夫救助,自我介绍是叫崎路人,与叶将军私交甚好,今日此事辛苦大夫,特来感谢云云。
  素还真困的直打哈欠,眼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眼角红通通,泪痕犹在,抬起眼皮瞄了一眼他,只一眼就让崎路人脸红了。
  伊咳嗽了两声,只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素医生到这里是否习惯啦,药材够不够用,是否有不法分子来骚扰之类的,若是有任何问题,一定要前来管理处告知,大家都是朋友,不比拘谨。
  素还真困的站都站不稳,只惦记着自己卧房里的床,心想早知道就在里面睡一会再出来了,又想这人怎么那么多话,又不好一直不搭理,只能强撑精神说了几句。
  小兵甲乙心急如焚,又不敢高声说话,只得在背后拼命打眼色,好不容易等到崎路人走开,立刻拥上来问,怎么将军还不醒来?可否还有性命危险?
  素还真叫他把将军府总管叫来,给了他个方子,叫他按方子抓药,又嘱咐了些事情,说目前应该是没事了,要静静的养着,千万不能高声喧哗,惊扰了休息。
  想了想又说,有事叫我。
  总管应声走了,叫人来各种吩咐,来去抓药。
  这下能回去睡觉了,素还真跌跌撞撞的回了宅子,顾不得喝一碗屈世途熬了两个时辰的粥,倒头就睡。
  这一睡睡到天擦黑,素还真洗了个澡,在浴桶里泡了小半个时辰,吃饱喝足之后才算是恢复了过来。
  屈世途收拾房间,有点好奇的问,那将军什么病?
  多半是被什么毒物给咬了,又日夜兼程没得休息,才一并发作起来。素还真倚在榻上,懒洋洋的翻着一本医书,眉眼也不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