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韩娱同人)[龙tory]樱花十里不如你 作者:夜幕下的逗比

字体:[ ]

 
文案:
 
学校的樱花快要开了
写篇文来应景
 
内容标签:娱乐圈 韩娱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权志龙,李胜贤┃配角:崔胜贤,姜大声,东永斐┃其他:
 
 
 
 
又是一年,樱花开了呢。
 
日本是一个樱花的国度。每年三月至五月,从最南边的琉球群岛一直到最北边的北海道,樱花都会随着春天一起拜访这里。
 
不过,日本也是一个花粉症的国度。
 
李胜贤原本是没有花粉症的,因为在韩国很少会遇到这种漫天都是花朵的时节和地方。不过来到日本以后,他也感染上了花粉症。每年到了樱花开放的季节就有感觉,喷嚏一直打,鼻涕像水龙头的水一样一直流个不停,眼泪也是,而且眼睛和鼻子还都红红肿肿的。和他一起工作的日本艺人告诉他,每个人都会得花粉症的。
 
“就像,我们体内有一个桶。”那位日本的前辈笑着比划,“如果满了的话,就会得花粉症的。VI桑你以前没有,是因为花粉吸入得不多,所以来了我们日本,就得上了。”
 
李胜贤听了他的话,半信半疑地点点头,转回头去注视着对面那个上了些年纪的护士利落地把针头拔出来,又在扎过针的地方摁上一团洁白柔软的酒精棉。
 
“不过没什么关系,吃药就可以的。如果想要快一点,打针也可以……不过会有一点副作用啦,嗯。”前辈看了看自己刚刚打针的地方,已经不怎么出血了,就把酒精棉团在手心里把玩起来,“等会我们去吃冲绳料理呐?我突然很想吃冲绳排骨面啊。”
 
“好啊前辈。”李胜贤平静地回了一句,然后冲起身离开的护士有礼貌地说声谢谢,接手摁住扎针处,跟着前辈一起出了诊所。
 
=
 
跟前辈在居酒屋前面道了别,李胜贤慢慢地踱步走向公司为他租下的高级公寓。晚上吃饭的地方在六本木而他的公寓在麻布,不远。他愿意走。其实他是个喜欢慢慢步行、看看沿路上的风景的人。
 
这时候,夜已经完全笼罩了东京了。樱花的季节里,晚上九点多的光景,街上还是不少人。都是因为夜樱也是很美的呢。明明在白天里绽放得那么肆意娇艳,那么大喇喇地侵占每个人的视觉和嗅觉,甚至很霸道地让人染上花粉症的它们,到了晚上在夜色的衬托之下,居然显得纯净了很多,一派美得心无杂念的样子。
 
李胜贤戴了张薄薄的口罩,迎着稍有些寒意的晚风,在一株染井吉野下站定。这是日本最常见也是最有代表性的品种,有着淡得接近白的粉色。樱花正是开得盛的时候,一朵一朵骄傲地站在枝头。
 
“大家今天辛苦了!明天也要一样努力地绽放哦!”他笑着对樱花树轻轻点点头,继续往住所步伐轻快地走去。
 
他想起,以前在韩国的时候,他很少能够这么自在地在街上行走。原本是可以的,在小一点的时候,刚来到首尔、成为bigbang、住进集体宿舍的时候,他和哥哥们经常在晚上瞒着经纪人大哥跑出去,在离宿舍不远的一条热闹的商店街上,吃一份辣炒年糕,吃一份炖鱼糕。但自从他们bigbang因了一首《谎言》红遍全国之后……
 
嗯,那个人写的《谎言》 。权志龙。
 
没有权志龙,就不会有今天的bigbang。而对于李胜贤来讲,比起对组合的事业更深的,是权志龙对他本人的意义。
 
就像之前无数次在镜头前,在演唱会上说过的一样。志龙哥好棒。志龙哥好帅。我是志龙哥的饭。志龙哥是天才。志龙哥是我生命中的英雄。志龙哥是bigbang的leader。我喜欢你,志龙哥。GD,我爱你。
 
他从不吝啬于在人前表达对那哥的喜爱,那哥也是一样的,从小就喜欢粘着他摸摸捏捏抱抱,出门要牵着他的手,睡觉也要抱着他一起,吃饭也是把东西都摆到他面前这样照顾他。
 
可惜的是,我喜欢你和你喜欢我不一样呢,志龙哥。我对你的喜欢,和你对我的喜欢不一样的。我喜欢你像爱人一样地喜欢像弟弟一样的喜欢像家人一样的喜欢,像世界上所有喜欢一样地喜欢。
 
不是像花粉那样、因为太多而得了花粉症。我是因为不足,而得了一种叫做权志龙的病。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实在是好喜欢你,可是你那么耀眼的你是不能属于我的,你有女朋友,你喜欢她们像恋人一样地喜欢而像哥哥一样地喜欢我。
 
李胜贤眯着眼睛想,一步一步仔细地走。
 
我知道我得不到你,可是我是不是还是太年轻太稚嫩太浅薄,我越来越难以忍受看见你搂着别的女孩子的样子,我难以忍受你温柔地微笑着为她们拨起鬓角的发的样子。我只能逃开。况且凭我发展人脉的能力,还能为bigbang打开日本市场,还能让更多的人听见我们的音乐,让更多的人喜欢上我们。这多好。
 
突然很想唱歌。李胜贤认真地数着脚下踏着的步子,一边轻轻地在口罩里面,模糊地哼唱起来。
 
仆らはきっと待ってる (我一直在等待)
 
君とまた会える日々を (和你重逢的那一天 ) 
 
さくら并木の道の上で (在那樱花飞舞的道路上
 
手を振り叫ぶよ (向你挥手 呼喊你的名字)
 
 
……
 
 
 
 
 
等权志龙拖着行李箱站到李胜贤公寓的门口,他才稍稍地清醒过来一点。
 
他这人做事随性,经常想到一出是一出的。就像前一天晚上,跟女朋友分手之后,想要来日本看忙内,买了张机票就飞过来了。公司现在为李胜贤租的公寓就是他们平时五个人一起在日本活动所住的其中一间,地方他也很熟悉。所以权志龙没通知自己的经纪人,也没找李胜贤的经纪人,甚至出了机场还是顺手打了个的报了地址就来了。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心情不甚好,幸运女神可怜他,他这一路非常顺利。
 
到了李胜贤门口,按了门铃——没有人。原本是为了要给对方惊喜所以才谁也不告诉,结果居然扑了个空。手机也早就玩到没电了没办法联系任何人,钱倒是带了不少可他就是不想拖着箱子再去什么别的地方——说不定那家伙马上就回来了呢。我一定要他第一眼就看到我。
 
可也说不定那家伙现在还在工作啊,他在日本可是辛苦得很,权志龙暗暗地懊恼着,叹了口气。哥哥来看你了,胜利你在哪里呢。
 
跟前任女友分手的原因还蛮可笑的——这么些年来交往过的女孩子,大多都因为一些很可笑的原因同他分手,或者大多数情况下,被他甩掉。说分手对他来讲很简单,因为其实并没有爱过,而那些什么撕心裂肺那都是艺术效果为了唱出来所以才写出来的。至于分手之后女孩子们洒下一地的眼泪和哀求,他转身就走;偶尔是他被甩了,连悲伤都不会有,顶多只是一只狮子感到他骄傲的自尊受到了一些侮辱。
 
前一天刚好是她生日,权志龙虽然不怎么想费心,但身为男朋友毕竟还是要有一点点自觉,于是从公司离开准备去赴晚餐约会的时候,开车兜到珠宝店随便挑了一双耳饰带去了。女孩子收到礼物显得特别开心,当场就要求他为她戴上——而他,脸上带着那惯常的温柔男朋友的面具照做了——然后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他,说是回礼。
 
“哪有你生日却送我礼物的道理。”权志龙一边笑着一边接过来打开看,是一只设计中性简约,很大气好看的手镯。
 
“我挑了很久买的,喜欢吗偶吧?”她闪着特别温柔欣喜的眼神,捧着脸看他,“我来为你戴上吧?”说着就绕过桌子走过来。
 
“……不了。”权志龙听见自己僵硬的声音。作为时尚icon,他工作的时候经常戴得一手都是各种造型夸张价格也吓死人的克罗心,但私下里他的手腕总是干干净净,只挂着一只简单又经典的白金款Cartier love。“我……不喜欢在手上戴东西。谢谢你啊。”
 
女孩子被这样突兀地,兜头浇下一盆凉水,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但想到他的脾气,还是硬压下想要吵架的冲动,默默走回座位。
 
她不开口,权志龙也不打算说话。他只是无意识地用右手的大拇指,一遍一遍抚过左手手腕上那佩戴多年、早已染上自己体温的手镯。
 
“可是我看你手上戴着一个手镯啊?那是谁给你的?”终究是沉不住气,女孩子开口质问,平日里柔情似水的嗓音变得尖锐又让人烦躁,“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啊,偶吧你不戴我送的东西却戴着别人送的?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咄咄逼人。烦。权志龙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分手吧。”他撇撇嘴,干净利落地站起身,看也不看对面的女孩子一眼就准备离去,几乎要忽略身后那歇斯底里被哭喊出来的一句句为什么。
 
想想让人家这么不甘心也不太绅士,最后他还是停下了脚步解释了一句,“我跟他的关系不是你能比的”。没回头。
 
女朋友的名单一长串但恋爱经历为零的权志龙,回想起前一天晚上跟最近一任女朋友分手的经历,忍不住靠在李胜贤公寓的大门上叹了一口气。以往分手之后他都没什么感觉,找上几个朋友去喝两圈嗨一嗨,第二天早上起来连空虚寂寞冷的感觉都不会有。但这一次他有点郁闷。
 
倒不是说他很喜欢那个女孩子。真要喜欢的话也不会这么容易就分手,而且他也好久没有遇到过真正让他喜欢的,多数只是有点心动就在一起了,然后只要对方让他觉得烦躁就分开了。这次他郁闷的原因,说起来还在李胜贤身上——他戴在手上那么多年不愿意拆下来,也不愿意换别的甚至是添上一个陪衬在旁边的手镯,是李胜贤送给他二十岁成年生日的礼物。
 
“哥,这是我送给你的。”他还记得当时那孩子捧着个烫金文字的朱红色皮质首饰盒递到他面前的样子。那么天真的,一脸的欣喜和期待。他微笑着揉揉面前柔软的少年那柔软的一头小顺毛,把盒子接过来打开。一只银色的Cartier love。
 
“呀,这东西可不便宜。”权志龙把盒子里的手镯拆出来左右端详。真的好看。彼时他们都只是刚尝到红的滋味的少年,手头不如今日一般阔绰想买什么都有;何况那孩子拿了公司给的钱,很多还是要交给家里的。权志龙把目光从手镯上移开,抬脸看向李胜贤,“花了很多钱吧?”
 
李胜贤一脸腼腆地朝他笑,“哥喜欢就好。真的很贵哟,所以哥要一直戴着,不可以摘下来。”说着,伸手来帮他把手镯戴上去。
 
权志龙微笑着看他笨手笨脚地拧螺丝,“嗯,哥一定一直戴着。别的什么都不戴。”
 
换来那小孩仰起头傻傻的却很幸福很满足的笑容。
 
后来权志龙这么多年就一直戴着那个手镯。并且在小孩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也去买了一只同款但是带了钻的手镯送给他。
 
呀,忙内呀。胜利呀。我的胜利呀。我可是为了你的手镯跟别人分手了……权志龙坐在自己的旅行箱上靠在门上,举起戴着手镯的左手在空中晃悠晃悠,快回来呀胜利。要是我数五下你还不出现的话就打屁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