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鼠猫]汉宫秋+番外 作者:沧海焦树

字体:[ ]

 
 
 
文案
当展昭和白玉堂自幼相识,引为竹马知己。
这对江湖人眼中惊才绝艳的侠客身世显赫,所经历的情感又将会有什么不同?
庙堂与江湖的重重矛盾,他们又是否能冲破难关?
那传说中的冲霄楼,当真会成为两人命中的死劫吗?
内容标签:七五 年下 强强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 ┃ 配角:赵祯,赵珏,唐岚,张武 ┃ 其它:天作之合,竹马成双,虐,鼠猫,焦剧,鼠猫衍生
 
 
  楔子
 
  不知不觉秋分已过,再有几日,便是霜降。
  清晨天色阴霾,烟青色的天空雾霭重重。青石道旁荡漾的水波日复一日敲击苍老的石砖。远处,山色渺如眉黛,细雨如霜,半分寥落,半分凄清。
  “叩,叩……”薄雾中隐隐踏出轻缓的节拍,渡口乌篷中的老妪眯起双眼,朦胧见淼淼烟水中透出一抹湛蓝。
  是个素带蓝衫的年轻人,面若温玉,眉似远山,那鼻那唇,直如经玉匠细细雕琢,恰到好处地蕴敛着一身天成的风华。
  他就那么走着,行如流风,锋利如剑,却也温润如玉。
  苍老的渔妇目视他手提青绿的竹篮过去,不禁摇头叹息一声,喃喃道:
  “展家这小少爷,也是可怜见的,竟没赶上见老夫人最后一面……”
  “怎么,”舱里复出现一黑瘦的中年人,“今朝大少没跟来吗?”
  “大少也要打理家事,恁大的产业,如今倒全压在他们身上。这小少爷倒是个孝子,日日祭扫,得有一个多月了吧。”
  中年人有些不耐地打断,“展家供得起呢……好大的家产,人三少也在外面大有名头,据说是名满江湖的侠客?娘,快生火吧,饿死了。”
  老妇转身打灶,“再多的家产,再高的声名,又有什么用,唉,倒真不如买个平平安安呦……”
  那年轻人已走远,却似仍能听到那母子间对话般,清俊面上哀色更重。
  “娘,孩儿不孝,若是……孩儿宁舍下所有,只愿再见您一面,只愿安分在家,与您送终养老,再听您责一句,唤一声……”
  烟水茫茫,云边依稀可见一抹淡淡的烟霞……
 
  第一章 耀武楼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转眼已是阳春三月,汴京城里,虽不比江南烟柳画桥的风情旖旎,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典雅大气。人群熙来攘往,酒幡招摇,吆喝四起,一派盛世朝都的繁华景象。
  耀武楼前不类以往的清寂肃穆,而是桌席满列,众官员虽碍于上首帝王不敢大声喧哗,可私下里的细小私语却从未停过。
  “也不知陛下摆这偌大的排场是为哪般?”
  “咳,王大人有所不知,听说是那包拯包大人,给皇上推荐了一个江湖侠士,才要殿前试艺的。”
  “嘁,一个江湖人……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呐。”
  “哎,”一旁解释的官员急忙示意那摇头晃脑的老爷子噤声,“这可是陛下的旨意,”他向高台方向拱拱手“您且收收声。”
  旁边另一人嘲讽道:“王大人清高地很,自是瞧不上舞刀弄剑的江湖草莽,”转过头去,“却倒显得皇上与包相爷大费周章有辱斯文了,嗯?”
  “你……”那王大人被呛得满面通红,却是将反驳憋回去,气闷地不再开口。
  如此对话场内时有发生,皇帝试艺耀武楼一事,百官无谓有之,质疑有之,期待亦有之。
  高台上却是一片寂静,一则,是因为帝王高坐于上,这二则嘛……
  正襟危坐于案后的大人们,目光都忍不住飘向包拯伟岸黑影旁的一抹湛蓝,青年秀颀如竹,眉目微敛,乌发高束,用白色的发带绾起,露出俊雅的脸庞。
  这风姿实是不俗,饶是见惯才俊美人的京城高官,虽碍于礼数不能目不转睛,目光也是时时扫过,想着那包黑子何处搜罗了这么个精致人物出来。
  展昭静静地站在包拯身后的阴影里,背脊挺得笔直,他微微垂眸,对周围涵蕴各异的目光恍若未觉。
  不过是母亲去世后心中苦闷外出散心,竟又顺手救了这有几面之缘的包大人几次,不想却被他一路拐带到开封。要说这包拯实不愧对他青天之名,也就不怪这一路上的刺客稍多。
  “包卿。”正想得出神,一道少年人清朗中隐带威严的声音打断了展昭的思路,他抬头望去,上座的帝王面部隐于垂坠的玉珠之后,瞧不清神色。
  赵祯心里已免不了有隐隐的失望,他同样注意到那个丰姿若神的年轻人,自也看到他白皙修长的指间稳稳掌控的宝剑——并非想象间魁伟粗豪的江湖人呢——虽也为他风神所折,然为一朝天子,他更看重的却是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人才,而非……那些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不过,君无戏言,包大学士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再者说,也许这年轻人真有什么绝技也未可知?
  他唤道:“包卿,你所举荐的义士展昭,可带来了吗?”
  展昭闪身立在台前,不理会周遭嗡嗡音音的议论,目视前方抱剑一礼,沉声道:“陛下,展昭在此。”
  “哦?”皇帝微微侧首,“展义士倒真清俊文雅得很,不像是个江湖人,倒像是朕御笔钦点的探花郎呐!”
  展昭垂首:“陛下抬爱,展昭愧不敢当。”
  赵祯摆摆手:“不说这些,包卿说你神功盖世,你,可有什么要展示给朕的?”
  展昭握剑的手紧了紧,抬头却一时未答——他向来傲气内敛,如今听到这带些逗弄轻慢的语气,竟一时未回过神来。
  包拯急忙出列:“启奏陛下,展义士有三大绝技,是为袖箭,轻功,以及剑术。”
  展昭定定神,他虽有傲骨,却非一味傲气之人,事已至此,他既不愿包拯左右为难,也只有为这闲极无聊的皇帝演练一番。
  想罢拱拱手:“展昭便御前献丑了。”
  话落巨阙已是锵然出鞘,如一泓秋水亦或皑皑霜雪。舞将之时,只见银光乍现,行云流水,恍若流风。真正是:“燿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众多官员已看得呆住,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洒然瑰丽的剑法,湛蓝的修长身影辗转腾挪,如风如雾,如雪如阳,一时只叫人心神俱醉,目眩神迷。
  赵祯紧紧握住椅手,才堪堪免于失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跃动的蓝影,虽是长剑如雪,气贯长虹,却不见一丝烟火气,衣带随剑气蹁跹,仿佛随时便要乘风归去了一般。青年坚定清澈的眼神如一道钢索瞬间摄住他心神。
  隐藏珠冠后的帝王嘴角浮起一丝兴味的弧度,强烈的感觉升腾而起,说不清道不明,只灼烧在他心间炽烈难熄。
  展昭已收起剑势,轻身上纵,俊雅的身影如一道灵雾扶摇直上,转眼立于高高的楼顶,高处风过,愈发显得他清姿卓然,竟有飘飘欲仙之感。
  赵祯几步抢到栏杆之前,任凭身后小太监尖声惊呼。眯眼逆光远远望去,见那人飘身而下立于阶前,又是之前静若处子的模样。
  眼中闪过一抹模糊——真想看看,那总是云淡风轻的脸上若焕然变色时,会是哪般的模样。
  唇角微勾,懒洋洋带着惊叹开口:“这哪里是人,分明是朕的御猫嘛!”
  “展义士,”不出所料,包拯立即站出来,“皇上封你御猫之号,还不快领旨谢恩?” 呵呵,这个包拯,便知他求才若渴不经细思,如今,便看他如何应对。
  那修长的蓝影果是一僵,清朗的眸子闪过一丝凌厉,仍执剑站立,笔直如青松。
  赵祯心中低笑,被与家养豢宠比对,也难怪他心中愤懑难堪,遂开口道:“展昭,朕便再封你个御前四品带刀侍卫,你可满意?”
  展昭暗暗苦笑,如此看来,倒是被包大人算计了。御猫?他堂堂男儿,又怎能受此玩笑般的封号!更不必说大宋重商,身为常州展家的三公子,他自小身份贵重,又何时受过这等羞辱!
  握着巨阙的手指慢慢收紧——可是,包大人自己此时若是拒封,岂不是陷他于不义之地……难得的青天,百姓好不容易才有点盼头,自己又怎能……
  蓝衫的青年缓缓抬头,远处那一团明黄正迎着阳光,好似反射了耀眼的光芒一般,刺得他眼眶酸涩。他又转头,包大人黝黑的面上有关切,有期待,独独没有逼迫和责备。
  也罢!男儿在世,总该有自己维护的信仰,自己独剑闯荡江湖,一生能拯救几人?而像包大人这样为国为民、不畏强权的好官,为官一任,又能造福多少百姓!不若借此机会,护卫于他,仗剑为百姓守住这一片青天。
  想到此,展昭长吁一口气,撩袍后退半步,单膝跪下:
  “展昭谢皇上隆恩。”他抬头,坚毅的目光直直射在皇帝身上,“只是展昭还有一请,愿皇上恩准。”
  赵祯袍袖一挥:“展护卫有何心愿?说来听听。”
  “皇上,”青年目色澄澈,沉静无波,显出一种难言的清贵,“臣请借调开封府,为包大人所用,”他一字一句道,“臣本江湖草莽,若为官,便只愿护卫一方青天。”
  “展昭,你大胆!”人群中站出一中年文士急声喝道,“如此目中无人……”
  “太师,”赵祯后退坐回位置,冕旒后的面上挂起似笑非笑的神色,“毋须多言。”复向下看去——他自是明白的,这种不为功名利禄、荣华富贵所诱之人宁折不弯,实在不能过分催逼。倒不如先设法将他留下。
  “展护卫,朕便准你所奏,只是每月逢五逢十,你若身在开封,可要进宫职守,怎么样……做得到吗?”
  一丝欣喜浮上眉梢,展昭维持着半跪的姿势再次抱拳:“臣,谢皇上恩典。”
 
  第二章 尚茗轩
 
  尚茗轩是京城有名的茶楼,不仅因它背景深厚,只要有钱,哪怕御前贡茶也并非不能消受,更因为虽说挂着不议朝政的招牌,这里的说书人却时常会说些朝堂江湖的趣事,以此为大众枯燥的生活增添一点茶余饭后的谈资。
  其中,一楼大堂消费寻常,老百姓也可以品上一壶清茶,听书清谈,而二楼以上,其间客人便都非富即贵了。
  时至黄昏,茶楼里坐了不少客人,一楼中间有一尺高木台,上边儿一桌一椅,一说书人正打着快板唱小调,台下众人听得入神,时不时传来大声的喝彩或楼上贵人赏钱的声音。
  “打起那个竹板精神爽,列位客官听端详。展护卫,武艺强,江湖道上美名扬。 可偏偏那个有人不买账,这人的气焰是太张狂。 你们知道这人是谁么——”
  一楼闹哄哄的,市井小民七嘴八舌一通乱猜,虽说嘈杂,倒也极尽热闹。楼上青翠竹帘隔开的雅间里,贵人们混不在意吵闹,只对那说书的内容颇感兴趣。
  临窗雅座,通身白衣的青年侠客背对众人,手中把玩着个莹润细腻的白玉酒杯,鬓角一缕垂发随风微扬,颇显得洒然自在。
  那说书人接着唱道,“他就是江湖上人称锦毛鼠的白玉堂!”
  “哦——”大伙儿都配合地拖长了声,有几个挤眉弄眼的,都去看扇着纸扇卖关子的说书人。
  “白玉堂,自命风流武艺好,一心要找那个展昭来较量。 虽然说——以他的本领啊,也算是拔尖的好手。只怕是遇见了展昭也难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