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全职高手/伞修] 末世之后(哨兵向导) 作者:11563753

字体:[ ]

 
 
文案
*CP:伞修
*哨兵向导私设多,有点偏末世异能。
 
  叶修自己半点也没感觉违和,苏沐秋却忽然开口问道:“很痛么?”
  前者一愣,摸了摸唇角──他其实想抽菸,在别人眼里却另有解读方式──琢磨一会,叶修懒洋洋地笑了。
 
 
  “苏沐秋,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你怎么看?”
 
 
  叶修歪着头,微笑里有一点无人发现的期待。
  苏沐秋却没有回答,回避叶修格外明亮的眼神,抿紧唇垂头不语。
  气氛立刻尴尬起来,只有安文逸拿取物品的细小声响。
  江波涛站起身,朝苏沐秋微笑道:“苏前辈,我有一些发现想跟前辈讨论,方便借一步说话么?”
  苏沐秋扫了眼江波涛,没有答应或反对的表示,跟在对方身后默默地走出展演厅半掩的大门外。
 
 
  他没有再看叶修一眼。
 
 
参加 #伞修深夜60分# 活动,
按照每日关键字,进行长篇挑战。
so有些章节比较抽风。
内容标签:异能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沐秋,叶修 ┃ 配角:江波涛,安文逸,荣耀众 ┃ 其它:哨兵向导
 
  序
 
  当苏沐秋寻着若有似无的信息素找来时,他看见一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15岁少年,手中舞着一杆残旧的战矛,脚边躺了好几具生死不明的躯体。而周围数百尺内,除了他与那名少年,已经没有任何活物。
  石块堆叠起来的小屋早已坍塌大半,火焰炙烧着歪斜倒榻的家具与残肢,气味十分难闻,苏沐秋却准确辨认来自对方身上的信息素气味。
  他惊讶的稍稍踏前一步,然而不过是轻微的响动,却让少年那双沉黑的眼眸准确捕捉到苏沐秋的位置。即使对方站在阴影中,他仍能望见少年眼底出鞘剑光一般尖锐冰冷的眼神。
  普通人嗅不到、且不会散发信息素,以及对方极其敏锐的感官,这让苏沐秋第一时间几乎确定对方是一名哨兵。
  如果不是对方正在觉醒的话。
  “喂!你……”苏沐秋于几尺开外大喊,“你……你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吗?”
  少年静默不语,仅用眼神便将他钉在原地。
  片刻过后,少年才像是捉回一点清明神智,压抑本能后反倒展现了几分懒洋洋的氛围。
  “知道。”少年哑着声答到,甩了甩手中的战矛,非常不趁手似的轻啧了声。
  “你该立即去找塔报到。”
  “塔?”少年说,“他们早就自顾不暇了。”
  苏沐秋犹豫一会,看在对方与自己同龄的份上,决定多说几句。
  “这里的环境很糟,不稳定的觉醒后果严重……塔至少可以提供好一点的环境。我也正要去登记……”
  少年低笑一声,一转战矛,指指墙角边的几具尸体。苏沐秋望了过去,残肢血肉混成一团,其中只能隐约分辨出被血迹污脏的衬裙一角。
  “你认识她么?”少年问到。
  苏沐秋当即抽抽眼角,心想这谁认的出来呢,不肯回答这种掉智商的问题。
  “我也不认识。”少年漫不经心,“但这位大婶收留了我。离家出走你知道吧?明明她自己过的不好,住这么间小破屋子,她却什么也没问,有自己一碗汤绝不少我一口。也不想想这世道乱的,人心险恶啊,要不是碰到我,早就被人扒光了。”
  少年脸色苍白,精神力因觉醒的缘故已开始不稳定的波动,额际豆大的汗珠流下,混着他脸上沾到的灰烬弄得一蹋糊涂。苏沐秋面色瞬间刷白,觉醒为哨兵不久的他精神屏障十分薄弱,浑身僵硬,只能强行抵抗着影响。少年的状况同样好不了多少,靠着自言自语维持最基本的清醒。
  “但是她死了……喏,被那些人杀的。”
  “塔根本没有威吓力。不具有强大武力的塔怎么可能限制野心跟欲望……碰上激烈份子,普通人除了自认倒楣又能怎么办?这整个村都被这帮人杀光了。”
  “……你这是要帮他们报仇?”苏沐秋强忍不适感插话。
  少年勉强定了定神,眨去落进眼里的汗珠。
  “报仇?得了,我没这么伟大。我也没什么能做,就是将他们通通送下去给村民们,让他们自己问个明白。”
  “你太贪心了。”苏沐秋眼前阵阵发黑,一字一顿,克制着受对方影响而忽强忽弱的强烈晕眩感,咬牙答到,“你不过是个孩子,甚至是觉醒中的……向导!你这是上赶着把自己也送下去吧?!”
  “呵。”
  “对,我贪心。”少年抹去颊边的血污用力一振战矛,身形微晃,仍挑眉勾起笑容,朗声到:“那又如何?--倒下的可不是我。”
  “尽管说吧。”苏沐秋嘀咕,“我看你还能站几秒?”
  他嘴上如此说着,眼神却定定的注视着散发强烈战意与自信的少年,并且再也无法将视线从对方身上挪开分毫。
  “好吧,我有个想法。”
  苏沐秋忽视因少年剧烈波动的精神力,自身如大浪拍舟般翻腾失控的五感,蓄起全身上下仅剩的几分气力,如豹子般扑出。
  他伸手,扼住了面上不显,但实则强弩之末的少年,用力一撞,狠狠嗑上对方的额头。
  那么瞬间,两人四目相交。
  他为日后同样被立于荣耀大陆尖端的两人做下了最为冒险的决定。
  这或许源于冲动,非常冒然、欠缺考量,但日后漫长的时光内,一切都证明这不会被归于失败。
  “既然我的屏障被你打破了,而你急需稳定,咱们不如互助一下呗觉醒中的向导大大。”
  苏沐秋无耻的笑了下,捉住对方怔然的短暂间隙,直接、凶狠、并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连结刺入对方尚未稳定的精神领域,牢牢绞住了少年仅是初具雏形的连结。
  古怪的精神结合形成的同时,两人同时被爆发开的巨大精神混沌给拍晕,苏沐秋只来的及将向导往怀里一扯,护着人滚进墙根隐蔽的裂缝中,随即眼前一黑,两人双双失去意识。
  数天后,中央塔庄严肃穆的厚重大门被人推开,两名灰头土脸的少年推搡着彼此,以说不出是互相排斥还是互相扶持的姿态跌跌撞撞的扑到了接待台前。
  “你好,我们来完成觉醒登记,”年纪尚轻,但已能看出未来将帅的人神共愤的少年尽力笑到,将登记簿推到自己同伴手边,“我知道登记哨兵向导需要资格测试,但能不能通融下,先让我们洗澡吃饭?”
  前台的姑娘是个普通人,她嗅不到信息素,但仍因两人可怜兮兮的模样给他们开了后门,微笑着悄悄指出食堂跟员工淋浴间的位置,收获对方灿烂的笑容一枚。
  “对了,这里有卖烟么?”刷刷几下替两人填完基本信息的另一名少年抬头问到,便被同伴按着头推开,两人打打闹闹的直奔淋浴间而去。
  前台姑娘望着两名少年的背影笑着摇头,随意看了眼登记资料,便收了起来。
  ‘苏沐秋(15):哨兵;叶秋(15):哨兵’
  --这是将要响彻荣耀大陆的两个名字。
 
  01
 
  苏沐橙眨了眨眼,瞪大了那双漂亮的杏眼望着自家哥哥。
  此时苏沐秋正站在光线微弱的手提灯前,维持着一个十分抽风的姿势,在寒冷的深夜中咧出大大的笑容扭头看向自己亲妹妹。
  “怎么样,沐橙?”苏沐秋兴高采烈的问到,半点也不像个二十好几的大男人,“这就是妳英俊帅气只应天上有的哥哥我与那边那只虚胖的菸鬼心脏相识的故事。”
  “唔……”苏沐橙食指轻点下唇,仔细想了想,“听起来像个不可思议传说。这是真的么?”
  觉醒中的向导跟菜鸟哨兵,15岁的少年们。
  毕竟苏沐橙自己也是觉醒过的人,身为一位哨兵她对于觉醒的凶险再清楚不过了,她觉醒的时候苏沐秋跟叶修可是马不停蹄的马上将人送进了塔,用几年来累积下来的信用点换了间最好的静室给她,丝毫不敢阖眼的在门外嘘寒问暖整整一周才算熬过来,三人都折腾的不轻。
  如果真如沐秋所说,他碰上了正在觉醒的叶修,而叶修当时还仅凭一人之力与一杆随手捡来的战矛撩翻初具雏形的‘那些东西’,甚至犹有余力将它们与死人全绞成了残肢跟肉块……
  说是不可思议传说真的太抬举了,听上去就是个胡诌的故事,而且还有些中二病。
  “行了沐橙,别听他那堆自我膨胀的瞎扯。”墙角处有一团阴影哑着声开口,苏家兄妹转头望去,只见那团阴影动了动,虚胖的菸鬼心脏从将他裹的严实的长风衣下探出头来,面色困倦的咂嘴,“还什么帅的人神共愤,这种话能听么苏大大?对了,菸呢?”
  “还抽啊?你以为烟很便宜么?这样吧,你听过俊男美女缩衣节食攒信用点就为了供一只大龄宅男兑菸抽的故事么?是不是特别写实特别带感啊叶修大大?”
  苏沐秋嘴上说的毫不留情,体内属于哨兵的那部分仍逼得他满足自家向导,残酷的从自己胸前暗袋中翻出仅剩的几根菸,抖着手掏出一根面色不忍的递到叶修手边。
  “有,带感,特别带感,再帮忙点上菸那就更带感了。”叶修说到,“我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沐秋啊收收你那脸逼良为娼的表情与浮夸演技。”
  苏沐橙虽然噘着嘴表示对叶修抽菸的强烈反对,但是朝不保夕的生活中他们谁也不想苛待彼此,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叶修燃起菸狠狠大抽一口,菸马上下去一大截。
  “好几百的信用点就这样……这样……你也悠着点抽啊!”苏沐秋抚着心脏痛心哀嚎,若说叶修是一副快乐似神仙的事后模样,那苏沐秋的表情毫无疑问属于被事后的一方,“你知道这只菸涨到多少信用点了么?你以为末世了还有人产菸么?你知道其他菸民都戒了菸开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健□□活么?你……”
  “好了好了,”叶修连忙打断对方,“你黄少天附身?要不要下次回塔交任务你们情感交流下,一起玩十万个你知道?”
  “都是哨兵,有什么好玩的?何况他是个话唠。”苏沐秋抗议到,随即沉默了一会,“……向导越来越少了,大家暴躁也是难免。黄少天不过是话唠而已……”
  向导的体质虽然比普通人好上许多,但仍不如哨兵。哨兵与向导这种特殊体质出现不过是在世界剧烈变化的数十年前才慢慢开始,当时虽然初步建立了‘塔’这种体制,但连科学家们都还不能很好的说出哨兵向导间的情况,骤然面对世界变化的普通人又能有多少瞭解?
  在能者多劳的前提下,多少熬过觉醒又不知道要向塔报到的向导糊里糊涂的被推上前线,在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觉醒了什么之前就死去了。
  远方突然响起剧烈的爆炸声,三人一怔,纷纷下意识屏住气息,沐橙关上了灯,几人分工有序地轻手轻脚收拾好散落的一些零散物品,这才凑到破的不成形状的窗口边向外看去。
  他们正在返回以嘉世塔为中心组成的旧H市基地的路上,今晚选了一处放在数十年前妥妥的被归为危楼的建筑制高点,就着避风处暂歇。苏沐橙用叶修此前从张佳乐那里搜括来的□□布置了一些提示性的陷阱,以防半夜被‘那些东西’袭击。三人挤在窗边探头探脑,只见好几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后,距离他们所在地几十里外的范围几乎燃成了连绵的火线,简直华丽灿烂的跟制作者一个德性,哪怕叶修只是个伪哨兵真向导,在深夜只能摸黑捉瞎,这下都能看到不知打哪来的数十只东西摇摇晃晃的循声走去,绕着火线跟跳篝火晚会似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