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不败之飞刀遇上绣花针+番外 作者:情深不见

字体:[ ]

 
 
 
文案
教主美人遇上风流李寻欢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古典名著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不败李寻欢 ┃ 配角:令狐冲天笑阿箬 ┃ 其它:东方不败
 
 
 
  前言
 
  李寻欢,小李飞刀李寻欢,小李探花李寻欢,惊才绝艳,一代武林神话。
  李寻欢的强大在于他的精神,李寻欢的弱点在于他的重情重义。
  当重情重义的李寻欢遇上心狠手辣的东方不败;当拖着病体一心作死的李寻欢遇上自残身体心思大变的东方不败,将会演绎出怎样的故事?
  当两强相遇,是一场巅峰对决,还是来个强强联手?
  东方不败,一代枭雄,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轻轻一刀,自宫练功。
  东方不败,武功天下第一,站在武林之巅,俯视武林众生,却愿为心里的那个人不惜一切。
  身体残缺又怎样?性情大变又有何妨?只要有人愿意执他之手,那袭红衣,穿出的是张扬,是肆意,是风华无限!
  当他心里的那个人也愿意为他不惜一切时,他就可以永远站在武林之巅,笑傲江湖。
  令狐冲忠义,对师傅师娘,对师门始终如一。
  令狐冲豁达,别人对自己的伤害,一般都不放在心上。
  令狐冲豪爽,很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也很容易对别人掏心掏肺。
  令狐冲不羁,只要是看对眼的人,无论身份地位,无论男女老幼,都能当作知交好友。
  如果令狐冲遇见的不是任盈盈而是“小神医”天笑;当深受排挤,伤病难治的令狐冲遇上愿意“以命换命”,相携相伴的天笑时,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天笑,天天笑。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笑着度过每一天。
  他是异世漂泊而来的灵魂,知道很多事情,但是不能说。
  他是医术高超的“小神医”,但他愿意为那个人“以命换命”,也愿意施点小手段。
  他迷恋的李寻欢有了人,他喜欢的令狐冲心心念念小师妹,他该何去何从?
  阿若,绯色的衣,绯色的剑。绯色不是代表热情,而是因为那是血的颜色。
  她知道,她从来都不会幸福。
  她的母亲,不懂武艺的普通人,在身中流矢的情况下,怀抱着她,奔出八十里地,闭眼之前叮嘱她“一定要幸福”。
  在她八岁那年,父亲也去了,只留下一把绯色的剑,像血凝成。
  她的阿岚师兄,会抱着她过河,会想办法让她露出笑颜,最后也是为了护她,魂飞魄散。
  她曾经发誓效忠的他,说:“嫁给我,我的一切,你就有资格继承。”
  她说:“我不想做寡妇。”
  最终,他与她,自相残杀而死。
  她想:终于不是剩下我一个人了。
  结果,她在一处山梁中醒过来,一个人,一个陌生的世界。
 
  前记
 
  李寻欢,对所有人和事都很宽容,总是在找能原谅别人的理由;他对待朋友和情人都很温柔,绝不愿让人有丝毫的难堪。但是,李寻欢又是异常凌厉的,他是“嫉恶如仇”的“六如公子”,飞刀一出,例无虚发。
  在古龙的世界里,爱情从来都不是最主要的(至少我看过的故事都是)。看古龙的作品(电视剧除外),记住的从来都不是主角爱过哪个女子,而是主角有哪些朋友。例如,在《陆小凤传奇》里,我连一个女人的名字都记不住,但西门吹雪、司空摘星,花满楼、老实和尚、朱停等陆小凤的好朋友的名字我却是看一次就记住了,甚至能凭空想象出他们的样子。看《多情剑客无情剑》,除了李寻欢,记住了阿飞、荆无名、郭嵩阳。
  有人说,任何女人在李寻欢的世界里都是悲剧。其实,林诗音只是一小半的原因,另外多半原因是,在浪子眼里,尤其是李寻欢这种惊才绝艳的浪子眼里,女人等于麻烦,是要解决掉的,又如何肯贴上去?绝对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如果,东方不败和李寻欢成为朋友,会怎么样呢?
  还记得,被林仙儿骗了之后的阿飞成了什么样子么?记得读原著那会儿,只想一巴掌扇醒他,甚至想一把掐死他得了。李寻欢怕阿飞记恨自己,不敢亲自去杀林仙儿,而拜托吕凤先去。记得好像是最后阿飞知道了,还和李寻欢绝交了。但李寻欢一直都没有放弃对阿飞的拯救,甚至以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
  若能被李寻欢当作朋友,东方教主绝对会很幸福。
 
  第一章 耳闻神往
 
  黑木崖。东方不败手里捏着一则消息,瞳孔微缩,盯着窗外,一动不动的待了好一会功夫,直到被传膳的侍女惊醒才回过神来。
  一边食不知味的咀嚼着饭菜,一边在想:这个查不出来历的李寻欢到底要干什么?为何偏偏待在孤山梅庄不走?那个人如今就在梅庄的地牢里,这个李寻欢会不会是冲着他来的?能和黄钟公弹琴吹箫,能和黑白子手谈对弈,能和秃笔翁品评书法,还能和丹青生喝酒作画,岂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样一个风流才子,不去考状元,和一群江湖人厮混什么?要说他别无所图,怕是谁也不肯相信。
  将收集到的这个人的消息都拿出来,一一看过:
  最早出现在山西太原府。日日在一小酒馆喝酒,整整喝了三个月。
  随后一路南下,游山玩水,也常去青楼喝酒听曲,每到一处,都能惹下相思无数。
  进嵩山少林寺,和少林寺方丈方证大师一番密谈之后,下山而去。
  偶遇日月神教长老曲洋,因对音律独到的见识被曲洋欣赏;后认识衡山派的刘正风,三人相谈甚欢。
  在衡阳群玉院救下原福威镖局少镖头林平之。
  受刘正风邀请,参加了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典。大典上,李寻欢救了刘正风被挟持的家眷和弟子。最后,刘正风自杀以保家人和弟子安宁,曲洋自杀相随,李寻欢在刘府坐镇两月,悄然离开。
  因林家《辟邪剑谱》一事,李寻欢时常被人围攻追杀,但总能在危急关头用一把小刀将人逼退,因此有了“魔刀”之称。
  去孤山梅庄赏梅,因其琴棋书画俱通,又气质谈吐俱佳,被“江南四友”引为知己,在梅庄滞留已有一月。
  消息之中还有一副此人画像,生得一副好相貌,只是年纪并算轻。
  这样一个人,倒是有趣。若和那个人没有关系,不妨结交一番。不知我这个样子他会不会害怕或者鄙夷?若是,哼!杀了就是。
  打定主意,东方不败迅速交代好教务,打算前往孤山梅庄一探。
  临行前,唤来杨莲亭,又将内院事物交代一遍。东方不败看着杨莲亭英俊威武的面孔,微微有些发呆:这人还是一贯的嘘寒问暖外加叮嘱,面对我这日渐变化的衣着和爱好,他倒是波澜不惊,一副习空见惯的样子。这人的心思好猜,不过是想要权势罢了。可是,自己的心思呢?自从练了那个功夫之后,这性情的变化已经无法瞒得过所有人,难道自己真要变做女儿家,去喜欢那英俊男子么?
  杨莲亭被东方不败看得紧张起来,竭力压下心中的惧意,温声唤道:“教主?”
  回过神的东方不败淡淡应道:“没事,杨总管去吧。”看杨莲亭退出去之后,东方不败心想:等这次回来之后,若还是……不妨就收了他吧。想我堂堂教主,收个把人,无论男女,都算不了什么。倒是他,并无大才,放些权利给他,想也无妨。只是,杨莲亭会不会愿意呢?哼!本座看上他,是他的福份,哪容得他推三阻四?
 
  第二章 初见&坦诚
 
  东方不败已经暗中观察了李寻欢三日了。这三日,这人完全就是一副世家公子作派:弹琴吹箫、吟诗作画、写字下棋、赏梅饮酒。不得不说,这人绝对是个酒鬼,简直是除了睡觉,没有时间不喝酒。
  黄昏,又小雪。李寻欢又提着一壶酒,独自在梅林中,眼睛直直盯着梅枝,不,他并没有在看梅,而是透过梅在看向不知名的远方,怀念着,慢慢的透出笑意来,又慢慢的染上苦涩,最终慢慢弯下腰,咳嗽起来。咳了一阵,他抬起头来,眼睛里晶亮,是水光。拿起酒囊,猛灌几口,还不等盖上盖,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又如期而至。等咳嗽稍歇,他却已是两颊泛红,唇角也渗出一丝红丝来。
  他难道不知自己的肺已经伤得狠了?如此喝酒,这是不想活了么?
  那人就这样喝着咳着,直到身上落满了雪,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东方不败不耐烦了,想要转身离开。
  不料,那人却说道:“朋友看了在下三天了,还没看够么?天冷雪寒,不妨下来喝一杯。”
  东方不败一怔:这人原来一早就发现自己了,那为何今日才喊破?这人竟然能发现自己,功力怕是比传说的还要高。
  既然已经被发现,东方不败索性就大大方方的现身。
  李寻欢没想到出现的会是这样一位:火红的衣袍,张扬、霸气;精致的容颜,上挑的眉,凌厉中透着魅惑?。揉揉鼻子,李寻欢说道:“朋友好风采!”
  东方不败挑眉:“'魔刀'李寻欢,才是风流俊俏。”
  李寻欢露出苦笑:“听惯了'小李飞刀',这个'魔刀'之名还真是不习惯。”
  “小李飞刀?”
  “啊?这里的人自然不曾听说过。”李寻欢是何等样人?自然不可能说漏嘴,这明显是在试探呢。
  “你是说,你不是这里的人?你的眼?莫非是番邦之人?”东方不败心道:难怪查不到来历。
  李寻欢缓缓摇头,说道:“不是。佛曰: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净。我之前所在的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并不相同,但我却的确是中原人,祖籍山西太原。”
  “哦?这个说法倒也新奇。那你又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可还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去?”东方不败半信半疑。若是别人说这话,却是一个字都不会信的,但这李寻欢却让人莫名的想要相信他。若非此事太过匪夷所思,东方不败怕就全信了。
  李寻欢继续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喝醉了,醒来就来到这个世界了。”
  东方不败说道:“这么说,你一直喝酒并不是在找死,而是想要回去?难道这么久一直没有醉过?”
  李寻花尴尬地笑笑:“怎会?只是任我烂醉如泥,醒来除了头痛似裂,并不曾有别的变化。想来那种事情并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发生的。”
  “那你又如何在这里呆了这许久?”东方不败懒得拐弯抹角,索性单刀直入。
  李寻欢转身,望向梅林,幽幽说道:“在我故园,也有这么一片梅林,比这还要大一些。年少时,常和表妹在梅园温酒赏梅,可惜……”李寻欢没有说下去,只是那一脸的哀伤,任谁都能想到后面发生的不会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东方不败点头:“青梅竹马,的确可惜。”
  李寻欢眼底的痛色掩都掩不住,猛喝一口酒,咳嗽半响,哑然说道:“我这样的酒鬼浪子,原也无法给她幸福,只是没想到龙大哥他……”说道这里,李寻欢收敛了痛色,凑近东方不败,悄声说:“你我一人一半?”
 
  第三章 并肩御敌
 
  “好!”
  “好”字刚落,箭雨及至。两人展开身形,或拨或接,轻松拦下自己面前的飞箭,绝没有一支漏过射向背后的另一个。
  箭雨稍歇,两人双手齐扬,只听一声声“扑通”和惨叫声,弓箭手已被杀得干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