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杨康,要好好向郭靖学习(射雕同人) 作者:柳衣冠丶

字体:[ ]

 
文案
沈星秋:你看人家郭靖……
杨康:我去练功了
沈星秋:你看人家郭靖……
杨康:我去读书了
沈星秋:你看人家郭靖……
杨康:我去做饭了
 
 
内容标签:武侠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星秋,杨康 ┃ 配角:郭靖,黄蓉,唐括霆,穆念慈 ┃ 其它:和小王爷一起,甜甜蜜蜜闯荡江湖?
 
 
 
  第一章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转眼五月已经过半,天山最苦寒的日子悄然过去许久了。
  沈星秋不顾小丫鬟的劝阻,掀掉肩上的披风跃下马车。一声呼哨,马队里一匹白马闻声扬蹄嘶鸣,如一团游云急奔到沈星秋面前,摇首刨地,兴奋异常。
  小丫鬟抱着披风,从马车里探出身来,焦急的喊道:“公子……”
  沈星秋摸了摸爱马的头,翻身上了马背,向队伍中一位中年汉子吩咐,“我先行去燕京游玩几天,你们按原定计划走,我会去落脚点找你们的。”
  中年汉子面上显出犹豫之色,但尚来不及回话,沈星秋便一抖缰绳,白马欢快的撒开四蹄,一阵狂风似的跑远了。
  小丫鬟见他要走,急忙跳下马车,脆声大喊:“公子您的衣服……老爷说您身体不好,要多穿……”
  风卷起地上稀薄的黄沙,裹杂着沈星秋模糊的笑语:“东叔,您要是嫌茉莉在路上啰嗦,就帮我把她卖了。”
  沈星秋一路疾驰,眼见平坦之处黄沙渐退,草色渐浓,闷了整个冬天的郁结之气尽数消散,只余满腔欢愉。
  头顶突然传来羽翼振动声和着啁啁的鸟叫,疾驰中的白马听见了,兴奋得发起颠来,誓要和云层中翱翔的鹰隼一较快慢。
  这马是世间难得的宝物,通灵性,唯一的缺点就是爱和天上飞的猛禽较劲。沈星秋特意给它取了国宝级的名字,团团,希望它稍微乖顺一些,但结果……不太理想。
  五月的燕京暖风拂面,春光正好。
  车马粼粼,商旅如织的闹市里,一家铺面广阔的奇珍阁门口,围了大群看热闹的群众,叽喳议论之声嗡嗡不绝。外围不明所以的人往里挤,里面看明白了的往外退,糟乱不堪。
  一位蓝布衣衫的大娘从人群里脱出身,同旁边相识的人说道:“唉,这奇珍阁万掌柜也是倒霉。”
  同她相伴的老婆婆头发花白,年老体弱,只在人群外观望,从旁人嘴里听得只言片语,早就急得不行。一见认识的人出来,便凑上去问个不休。“怎么说不是卖了假货么?”
  蓝衣大娘正胡乱试着额头的汗,见老婆婆这样说,抹汗的手一拍老婆婆的肩,道:“哪里就是假货了。”
  老婆婆更不解,“那是为什么闹?”
  蓝衣大娘眼珠一转,见四下无人注意她二人,便同那老婆婆细细道来:“前些日子,有个富贵人家的小公子花大价钱从奇珍阁里买了个什么宝船,公子拿回家没过两天,那船就碎成了木头片。”
  老婆婆忍不住张大了嘴:“船坏啦?”
  蓝衣大娘叹息道:“唉,真坏了就好了,但有人偏说那船能拼回去。”
  老婆婆急道:“散了可不就是坏了……”
  蓝衣大娘摇摇头,一脸可惜“都是这么说的,但那小公子不信啊。楞是要掌柜的拼回去。”
  话音刚落,人群里便传出一声惨嚎“啊……我的腿……”
  二人吓得一哆嗦,四周陡然一静,议论声小了大半。有不少胆小怕事的,从人群里退了出来。
  只听惨叫之人痛哭道:“你们还讲不讲道理,我要是有这拼船的本事,早就亮出来请赏了,哪里用得着逼问……”
  一旁负手而立的青衣文士“嗤”笑一声,颏下的山羊胡抖了几抖,眯缝了一双细眼,冷笑道:“这类奇巧之物必然有个说道,你既不肯还原宝船,又说不出个一二,那就是诚心坑骗我们公子了。”
  说罢一抖衣袖,示意擒住万掌柜的仆从打断他另一条腿。
  万掌柜的被按在地上不断挣扎,眼睛慌乱的四面下瞟动,似溺水之人寻求最后的救命稻草。突然,他双目圆睁,瘦猴似的身躯竟挣脱了控制,飞快向人群中扑去,那一扑之势,不要命了一般,勇猛异常。
  环绕在铺里的健仆,则纷纷做出戒备之态,只怕事态稍有不对,万掌柜就要血溅当场。
  被掌柜扑住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青衫少年,那少年白净秀雅,漆黑的发用银带歪束着,散落在耳边,灵动而俏皮。万掌柜抱住少年的双腿,涕泪横流,失声喊道:“沈公子,你可要救救小老儿我啊。”
  被抱住双腿的沈星秋不明所以,他一个时辰前到的燕京,在客栈洗漱干净后看天色尚早,就出来闲逛。刚挤进人群,这热闹还没瞧清楚了,就惹了一身腥。
  万掌柜眼见有望摆脱事端,便狠命推搡着沈星秋上前,对青衣文士道:“大人,宝船就是他卖给我的的,他定有办法复原宝船。”
  沈星秋见他提及宝船,复原等字眼,在仔细一端详万掌柜的面容。心下就明白了几分。
  青衣文士缓步踱来,正要出言盘问。
  屋里却传来一句清脆的童音:“真是你把宝船卖给奇珍阁的?”
  沈星秋定睛一看,只见屋里出来个小男孩。□□岁大小,头戴金冠,衣饰华美。一双杏眼睁得圆溜溜的,倨傲的仰着下巴。
  不等沈星秋回答,他又问道:“你能把宝船恢复原样吗?”
  沈星秋见他生得可爱,也是真喜欢那艘船,就点了点头,笑道:“能啊,船就是我做的。”
  小男孩大喜,原本绷得紧紧的小脸也露出了笑容,道:“那你跟我回去。”
  十来个健仆簇拥着三人,一路畅行到了富丽宏伟的宅院门口。沈星秋看着门匾上金光灿灿的“赵王府”三个大字,有些眼晕。他沉吟片刻,试探性的轻唤了一声:“完颜康?”
  走在最前面的小男孩回头,疑惑的问道:“你认识我?”
  沈星秋咳了一声,忙将一脸惊诧收了回来,道:“原来真的是小王爷,在下斗胆,猜对了。”
  沈星秋穿过来数十载,前三年都在和原主这具病歪歪的身体做斗争,随时随地准备一命呜呼。后来身体调养好了,却被爹娘以身体还弱为由,拘在家里习武读书,出门探知新世界的机会寥寥无几。本以为是穿越到了正儿八经的大宋朝,没想到穿的是《射雕英雄传》。
  偶尔听天山附近的采药人提过白驼山,还只是略有怀疑,没来得及查探证实。没想到头一次正式的跟着马队行商,就有幸遇到了射雕男二号。
  看着认真的摆弄一堆拼图碎片的可爱男孩,真的很难将他和作品中的杨康联系起来。想到他以后的悲惨结局,忍不住在心底又叹又怜。
  杨康被他诡异的目光盯得坐立不安,刚想耍小王爷的威风命令他不许在看,又想起现在是有求于他,只得硬生生的忍了。一分心,手里的片就分错了。
  沈星秋见状,坐到他旁边,耐心的帮他挑出分错的。慢慢的,一艘上千片的立体宝船拼图在二人手中缓缓成型。
  这是沈星秋去年从家里偷跑时带出来玩的,他一路北上,到了燕京银两不够,只得将宝船拼图卖了。银子到手还没有捂热乎,就被家里跟过来的人带了回去,只是没想到,会惹出今天这些事。
  杨康见宝船变回原样,忍不住赞了沈星秋一句:“看你年纪轻轻,本事倒是不小。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只要不过分,小王都会满足你的。”
  沈星秋被他这小大人似的的话语逗得不行,见四下伺候的人不在,恶魔因子发作,手痒得不行,一把就将杨康勾到怀里,好一通捏脸摸头。待杨康傻呆呆的反应过来,白嫩的脸都被捏红了。杨康也是有骨气的,他也不叫人,抡起小拳头就砸。一个纯心逗弄,一个奋力反击。乒乒乓乓一路从桌上纠缠到地下。
  等到筋疲力尽了,才双双放手,死鱼一般躺在地上。杨康脸颊红扑扑的,眼睛更是晶亮。王府里的小厮小丫鬟和他玩时总是让着他,和他一般大小的王孙公子不是飞扬跋扈就是娇贵异常,玩不到一处去。唯一的一个朋友,还傻愣愣的。难得像今天这样,可以和人毫无芥蒂嬉笑打闹。
  他动了动手脚,完全不想起来。看看旁边的罪魁祸首,忍不住狠声道:“你个刁民,以下犯上,我定要宰了你。”
  沈星秋见他放出狠话,眼中却并无杀意,想来赵王府金兵成百上千,不会怕了一个小小的沈星秋。
  沈星秋清了清嗓子,故意做出一副谄媚的嘴脸,尖声尖气的说道:“小王爷饶命,小人这里还有许多比宝船好玩千百倍的玩意,小王爷难道就不想看一看?”
  杨康的好奇心瞬间被勾起,转头看见他这副嘴脸,不禁又想气又想笑,调整了好一会才道:“还有什么?”
  沈星秋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顺手将杨康提溜到主位放好,“小王爷还是先学会独立拼好宝船吧,好玩的东西,可不是说有就有的。”
  杨康正要反驳,门外就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紧接着,暖阁的门被人推开。香风扑面,满目的绮罗宝光闪动,眼都要花了。
  杨康快步上前,牵住那一群女子中一位美妇人的手,唤道:“妈,你怎么来了……”
  那美妇人只是略施粉黛,素衣布鞋。但姿色风韵,远胜于身边那些穿着绫罗绸缎的年轻婢女。
  沈星秋听杨康唤她做妈,那这美妇人定是包惜弱无疑了。沈星秋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美。
  杨康长这么大,大约还从未遇见过沈星秋这等“神经”人物,还挺待见他。引着包惜弱看了船,又对沈星秋连连夸赞。
  包惜弱见沈星秋年纪尚小,便好奇的问道:“你是哪家的公子?是我们康儿的朋友么?”
  朋友?沈星秋一愣,随即乖巧的点了点头,做出一副拘谨的摸样。不然他想不到有什么理由在赵王府逗留。
  “那你们俩个可要好好相处,”包惜弱说完,用纤纤玉指一点杨康的额头,笑道;“康儿,你要好好招待沈公子,别调皮欺负人家。”
  杨康躲开包惜弱的手指,扁着嘴叫道:“妈,他比我还大几岁了,我怎么可能欺负他,他不欺负我就算好的了。”
 
  第二章
 
  近距离围观了两天小王爷的日常生活,沈星秋由衷的感叹,做个皇亲贵族果然不容易啊。小小的孩童日日读书学武不说,每天还要跟着管事的接待各色人物。
  沈星秋在王府居处待得无聊,离他居处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处荷塘,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只可惜时节未到,半朵荷花也无。沈星秋正要过去寻些鱼食,喂这塘中肥硕的锦鲤。
  远远的,就见杨康和那日大闹异宝阁的青衣文士一前一后,向着王府大门的方向走去。沈星秋来了精神,暗想“逗小王爷可比喂鱼有意思多了。”拐过荷塘跟,随他们而去。
  杨康正要出王府正门,发现尾随在后的沈星秋,停下脚步,问道:“你也出去?”
  沈星秋摇了摇头,冲杨康眨了眨眼。他今日穿了件金丝绣牡丹的锦袍,头戴玉冠,腰束玉带。阳光映照下,越发显得肤白如雪,俊俏非凡。和那脸色蜡黄,刚过而立的青衣文士站在一起,竟似爷孙一般。
  “我无事,看见小王爷像是要出门,特意过来问一声,有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青衣文士冷哼一声,暗自嘀咕了几句圣人之言,意指沈星秋行为不端,不可以之为伍之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