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APH同人]AEIOU之梦 作者:月星元

字体:[ ]

 
 
黑历史
自从我开始写奥地利史方面的毕业论文,就对这篇文无法直视了……(我为啥要选历史专业,现在看自己之前写的文违和感都爆表,我醉了)
请大家抱着一种娱乐的心态看吧,而且这文坑了,不会再更
(目前三次元中在写奥地利史论文,也算是完成了这一执念吧)
内容标签:西方罗曼 边缘恋歌 骑士与剑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德里赫 ┃ 配角:基尔伯特,神罗,伊丽莎白,瓦修,路德维希 ┃ 其它:APH,奥中心
==================
 
☆、来自鹰堡的呐喊
 
  第一章来自鹰堡的呐喊
  Austrauae est imperare omni universo.
  世间万物皆臣属于奥/地/利。  ——腓特烈三世
  1452年,起家于圣戈达尔山口中偏僻的鹰堡、曾经的低调的小公国、卢/森/堡家族“小伙伴”——哈/布/斯/堡/家/族,终于在帝国的巨大风险中凭借精明手腕的“偶然”,取得了美妙的答复。
  罗德里赫细心地打理着头顶上兴高采烈的玛丽亚采尔,今天是腓特烈三世大人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重要日子。
  当年为换得卢/森/堡/家/族的信任,被迫卷入麻烦的胡/斯/战/争,害得领地北部地带陷入混乱。现在,总算是有所回报了。
  近几年的骚乱让瓦修很心烦,连他们见面的时间都缩减了很多。希望这次的旅行能让瓦修开心一点——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同为鹰堡人!
  想到这里,罗德里赫心里略微开心了起来。这些年与卢/森/堡/家/族的矛盾和胡/斯/战/争带来的苦恼,已经不被他放在心上了。虽然,1315年的时候鹰堡内部的反对派就已经建立了“瑞/士/联/邦”,甚至在1415年就放出话说“别再回来了!”,但他相信这只是因政见不同而已,只要在神/圣/罗/马/帝/国这边把事情都处理完,不再发生类似的骚乱了,就能回鹰堡去找瓦修——只要和瓦修解释一下,就没问题了。
  “这是属于奥/地/利的责任感,对于这种神圣的使命——我们当仁不让!世间万物皆臣属于奥/地/利。这不仅是对领地的使命,更是作为神特选的王朝对整个文明世界的使命!”
  腓特烈三世今天格外高兴。虽然这次的奢华加冕之旅弄得他差点破产,旅途费用也是教/皇支付的,此举也没有给他带来多少领地,但是他至始至终都相信——他会开启那场在奥/地/利沉淀甚久的普世君主国之梦。
  他牵起罗德里赫的手,在手背映上深深的一吻:“Austrauae est imperare omni universo!”顿时,欢呼雷动。
  罗德里赫径直走向自己许久不见的弟弟:“神罗,我们回家吧……”
  一切都如此美好——也许。
  “瓦修!”罗德里赫从背后抱住他,紫色的眼眸深深地刺痛了对方。
  “别胡闹了!”瓦修虽然红着脸,但还是迅速推开了对方,“吾辈不是说过了吗——别再回来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
  “瓦修……”
  “吾辈并不是你罗德里赫的财产,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1415年起,瑞/士/联/邦就已经独/立了!请神/圣/罗/马/帝/国的统领者回到他应该在的地方……你走吧。”
  瓦修是属于自己的吗?
  如果真的是鹰堡的同一部分,为什么是瓦修和罗德里赫两个人呢?
  [见作者有话说]
  这果真是我们的悲哀吗?                        
作者有话要说:  [乌里邦——最先从奥/地/利/哈/布/斯/堡/家买得帝/国/直/辖/权,施里茨、翁特瓦尔登也得到同样权力,此三地从奥/地/利获得高度自治权,他们结成永久同盟,自己选统治者,乘奥/地/利/皇/帝死时宣布国家独立。
1351和1386年两度击溃奥军,1388年内尔菲斯战役又胜,1398年8月10日正式独立, 1499年又击败前宗主国奥/地/利,1648欧/洲/列/国强迫奥/地/利兼德/国统治者承认瑞/士是独/立国家。
瑞/士人自己说:“瑞/士之所以成为瑞/士,是因为有些德/意/志/人不愿做德/国/人;有些法/兰/西人不愿做法/国/人;有些意/大/利/人不愿做意/大/利/人。”于是这些人一起成了瑞/士/人。
当年奥/地/利的统治者哈/布/斯/堡/家/族,曾经管理着瑞/士这片土地。
但瑞/士人并不愿意这样,他们向日/耳/曼/皇/帝进贡,要求直接由日/耳/曼/帝/国而不是哈/布/斯/堡/家/族管理瑞/士。新国王上任伊始,又有大批进贡,要求被许可了。
之后哈/布/斯/堡/家/族为了夺回统治权,跟瑞/士之间发生了多次战争。瑞/士全胜。
瑞/士/内/战的时候,北方的苏/黎/世去拉拢了奥/地/利,南方的日/内/瓦则联合了法/国,结果很明显,日/内/瓦-法/国联军大胜。奥/地/利也再没有机会拿下这里。]
PS.对于材料的引用,尤其是我的文偏向于历史向,对历史资料的引用会很多,希望读者见谅。为了避免抄袭的嫌疑,我会把引用的材料放在这里供大家了解本文的背景~~
 
☆、唤回山口的记忆
 
  第二章唤回山口的记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笨蛋先生。  ——罗德里赫
  罗德里赫眨巴眨巴着紫色的大眼睛:“我是来自东边的罗德里赫。”
  稚嫩的脸带着些许婴儿肥,他用手中的布偶紧紧挡在身前,以遮掩脸上的两朵云霞。
  对方顿时红了脸:“吾辈……恩……瓦修。”
  雪绒花和火绒草的香味交织在雪山的山巅。
  在圣戈达尔山口中偏僻的鹰堡,随风唤醒那些记忆——
  “啊!”手中的洁白兔子布偶被粗鲁地摔在地上,罗德里赫的眼眶泛红。
  “哼,本大爷只是借来玩玩。”对方和他一样大,却有着不详的猩红双眼。
  “呜……”
  “喂,你也太弱了吧!日/耳/曼的子孙都是为战斗而生的!你看看本大爷我……”他话还未说完,被罗德里赫猛撞倒在地。
  “啊啊啊啊……瓦修!”
  看着罗德里赫飞快跑远的背影,那个银发的少年楞楞地摸了摸头发:“本大爷有这么可怕么?哼,刚刚撞人的那下子还算有点力气……”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迎面走来一个绿衣金发的男孩,一句话没说就抽出两支枪朝他拼命轰了过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罗德里赫的每天都是这样:碰见基尔伯特→被欺负→哭啼啼找瓦修→看瓦修狂殴基尔伯特。
  “瓦修……”罗德里赫今天又被揍了,不只是基尔伯特,还有新来的匈/牙/利家小子。
  “笨蛋,你就不会跑吗?怎么受这么多伤……”瓦修默默背起他,“今天在鹰堡那里处理了一点事,没有看着你……结果你一不小心又迷路了,怎么你每次迷路老是碰到基尔伯特那家伙!吾辈快被他气死了!”
  罗德里赫蹭了蹭对方:“瓦修……对不起,我明明是为战斗而生的,可总是被人欺负。瓦修会不会嫌我麻烦?”
  “你这个笨蛋先生!再麻烦,吾辈还不是天天背你回家!”
  罗德里赫看着瓦修通红的耳根,开心地蹭了蹭对方。
  “别再蹭了!”山间回荡着瓦修的声音。
  很久很久以前,确实有这样一个笨蛋先生呢。
  每次被邻居打得哭出来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去麻烦自己的青梅竹马。而那个人,也总是以保护者自居,给予对方没有止境的温暖。
  “瓦修……”
  可是,一切都是缘起缘灭的。
  那个笨蛋先生,总以为对方会无限地包容自己,却忘了他们的身份——也不过是相互独立的不同个体——总是愚蠢地欺骗着自己。
  “神罗,你还好吧。”罗德里赫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弟弟,“长途跋涉果然还是让你吃不消呢……偶尔也要学会依靠别人,毕竟我是你的哥哥啊。”
  弟弟低下了略微发烧的额头,点了点头。
  只有亲兄弟——才不会离开!
  从今天起,我只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奥/地/利,我只是奥/地/利的罗德里赫!要忘记软弱,要成为自家弟弟的依靠,不能再这么不着调下去了!
  罗德里赫看着弟弟的背影,拿起了今天腓特烈三世大人赠与他的礼物。他对着反光的玻璃窗,缓缓带上黑框眼镜。
  Austrauae est imperare omni universo!
作者有话要说:  疑难解惑(历史党也就这点用么~~血):
其实日/耳/曼爷爷的子孙什么——按年龄
神/圣/罗/马(但因为割裂,类似于春秋战国,一直没有长大,而是在少爷家长大。神罗的皇/帝大多数情况下一直被少爷垄断)→想要长大却一直被少爷保护着→被腐烂(拿。破。仑)杀了→成为德/国(历史选择了普爷,所以是普爷的弟弟)
奥少爷→奥/匈/帝/国→共/和/国→德/奥/合/体→分开后十分迷茫、失根的国家(明文规定不能和多一只合体,但少爷确实是德/意/志/民/族的……所以很伤感……)
普爷→暗恋少爷(喜欢就欺负他)→夺取多一只的抚养权→一/战被灭→二/战时期支持和少爷合体(两夫一妻)→变成东/德→消失
其实,普爷也要叫少爷——哥哥!哈哈哈哈!!
PS:有读者反映:感觉每个事件很快就过去了,或许可以写得详尽一点儿……?
对此作出解释和回应:我会尽量作出改正吧~~其实,是因为前面JQ比较少,忍不住想加快些进程……普爷正式登场后,就会详细了(毕竟普奥JQ多来着~~)
希望大家有什么建议提出来~~亲
 
☆、爱神赐予的联姻
 
  第三章 爱神赐予的联姻
  罗德里赫先生完全不必担心,欧/罗/巴之花的美名绝对非您莫属……不管怎么样,只要遵从自己的内心便好了……我们,毕竟是国家。  ——伊丽莎白
  [见①]
  罗德里赫在镜前打理着,戴上了用得不太习惯的眼镜。
  “罗德里赫!出发吧!”那位英气的王者发出了指令。
  他,马克西米连一世,被世人称为“最后的骑士”。他既具有中世纪风范,又有文艺复兴君主的气质,不仅是一位学者和诗人,而且是人文主义者和艺术家的保护人,罗德里赫为自己有这样优雅绅士的上司而自豪。
  罗德里赫穿上了那副以表面的多条开槽和镂刻线为特征的“马克西米利安式铠甲”,对着弟弟说道:“神罗,在家里乖乖等我回来。”
  弟弟眨巴着蓝色的眼睛,露出了少见的笑容。
  ‘哥哥,绝对是最棒!’
  神/圣/罗/马害羞地拉着帽子,近乎崇拜地看着兄长远去:“以后我也会成为像哥哥一样有担当的优秀男人!”
  [②]
  “弗朗西斯,勃/艮/第属于奥/地/利!我罗德里赫誓死捍卫!”
  “呦,哈/布/斯/堡/家的小少爷,哥哥我可是对你倾心已久,要不要考虑考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