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雪域幻境+番外 作者:熙/红河岸边小巫女

字体:[ ]

 
    
【开坑说明】
 
接沙海的原著向故事,HE。
 
涉及解密的部分,基本是本人借原著梗胡诌,有bug请勿深究,毕竟终极神马的个人有个人的猜测,三叔又不透露,脑洞大开猜的就可能混乱了……
不是主解密的,是沙海后新的故事www
 
时间设定应该在2015之前,但是肯定有小哥啦
HE必须
 
原创人物会有一两个,但是都是龙套,肯定没有奇葩的女人粗线XD
 
cp:瓶邪,其他的基本是原著尺度
 
 
 
    引子(一)
    
    多吉仔细端详着眼前正在沉睡的年轻人,他的呼吸平缓又规律,脸上安宁又祥和,似乎仍旧没有要醒来的迹象,这已经是他来到这里的第七天。
    多吉加了一些炭,想让这间低矮的石屋能更暖和,然后他便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多吉今年只有十三岁,而他所在的部族,留存甚久又十分神秘,他们守护着一个经年的约定。这个约定非常重要,重要到履行约定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信仰和使命。
    一条隐秘的河谷将他们所住的地方与外边的世界相连,在河谷附近,有一座湖泊。
    这是一座神奇的湖泊,它魅惑的颜色与周围雪山的纯白相映衬,高耸的银白投入湖中,也被染上一抹奇异的蓝,似真似幻,透着更加难以捉摸的神秘与宁静。
    这座湖叫做康巴落湖,多吉的族人就世代生存在与湖相连的隐秘河谷之中,他们生存的地方就叫作康巴落,他们都身着蓝色的藏袍,并称自己为康巴落人。在河谷里有农田,有溪流,还有白色的石头房子,他们在等待一个人的到来。
    多吉把年轻人的情况告诉给部族的首领,首领微微点头。
    首领并不认得沉睡着的年轻人,但直觉这个年轻人与他们守护的约定有关,于是将他安顿在了这里,等待他的苏醒。
    又过了几天之后,多吉有些犹豫地向首领说出了心中的想法,他觉得年轻人已经醒来了,因为他看到年轻人所盖的藏袍褶皱有了明显的变化。长时间的陪护竟让多吉记住了这些纹络,他能肯定变化的发生。但当他试图唤醒年轻人的时候,年轻人却依旧毫无反应。
    首领这次听后不知为何感到一丝异样,他抬头望了望头顶上空的星河。由于这里的高海拔,繁星似乎都更加贴近,然而星空并不能作出预言。
    他起身在多吉的搀扶下向年轻人沉睡的石屋走去,这是他几十年来第一次离开所在的院落。
    石屋的门被推开,炭火的光热瞬间袭来。火光并不强烈,忽明忽暗,但石屋并不大,所有的角落都被火光照得一清二楚。
    多吉发出短促的一声惊呼,看向首领,又转身要向屋外观望。
    首领微一挥手,叫住了多吉,多吉疑惑地看向他,首领指了指屋里藏毯的位置,年轻人之前一直睡在上面,而眼下只有一条破旧的毛毡。
    多吉将毛毡展开给首领端详,这条毛毡的确很旧了,上面还有陈年熏香的味道,而毛毡的中间竟还有一个孔洞。
    首领陷入了沉思,他记得关于这条毛毡,这个孔洞的故事。孔洞是自己还被叫做“丹”的时候,因为一个重要的测验,而亲手用枪打出来的。而这条毛毡的出现,正是那个信仰般的约定该被履行的启示。
    多吉不敢出声打断首领的思索,便只看着他,只见他们的首领,这位曾经英勇无比的康巴落人,用手指碾磨了一下那个孔洞,之后缓缓地说了一句藏语。
    多吉当然听得懂,但他并不懂这句话中蕴藏着多么无穷无尽的力量与多么晦涩的秘密。
    “没有时间了。”
    这是藏语的汉语意思。
    这句话很快就消散在了晃动的炭火光影之中,却使周而复始的平静被彻底打破。
    然而,相比这句话,令多吉更加困惑的是,那个十天之前出现在这里的年轻人,究竟何时苏醒又如何平白无故消失在了康巴落。
    年轻人被发现时,穿着一身喇嘛服,但首领一眼就看出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喇嘛。他的脖颈上有一道深红色的血痕,他被利刃割断喉管以致差点丧命。
    他的生还与消失,都成为了一个谜。
    而康巴落,这个古老而行踪隐秘的部族,在近百年的沉寂后,终于迎来了新的一番轮回。
    
    引子(二)
    
    所在的地方黑暗又闷热,还在不断的颠簸摇晃,黎簇几次睁开眼睛都感到一种窒息般的压抑。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是在地上还是地下,他都分辨不出。
    再次醒来,不再是之前那个阴暗闭塞的空间,黎簇惊讶地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床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床的旁边有一个低矮的桌子,上边还放了一杯水一样的透明液体,他试着动了动没有骨折的手指,又试着坐起来,由于膝盖上的伤,没能很顺利,但他还是努力撑起身体,靠坐在床头,仔细观察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里除了没有窗子,其他一切都很正常。唯一的光是没有关严的门缝外透进来的窄窄一条光带,黎簇陷入了困惑,昏迷之前的记忆瞬间席卷而来。
    他在钓鱼,不,不仅仅是钓鱼,他应该是以一个间谍或是卧底的身份,试图分析他背后的主谋者将要传给他的讯息。
    “防水黑光笔,你的身体,后腰。”
    这几个词忽然像雷电一样在头脑里炸开,接着就在眼前映照出他自己身体上的,发着诡异荧光的图案。
    一瞬间他以为那是符咒或是图腾,仔细分辨才看懂那是根据日照和北极星计算当地经纬度的方法,也是主谋者需要他送出的信息。
    之后便是监视与询问,他记起自己似乎已经蒙混过关,可就在刚松一口气的时候,世界就忽然安静了,再醒来就是之前的场景。
    所以自己还是被发现?监视并企图利用他的家族将他囚禁在这里了,好心的是没有手铐脚镣,还有水。
    黎簇暗骂一声,不管是在谁手里,自己都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
    接着,黑暗中他竟听到了一声轻笑,黎簇顿时吓了一哆嗦。
    门被缓缓推开,门外的光亮一下透进来,把他晃得一眯眼。几秒钟后眼睛适应了光线,黎簇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而且窈窕的曲线证明,还是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的身形是如此眼熟,黎簇几乎脱口而出她的名字,但逆光让他看不清她的脸。
    直到这个女人走近,向他露出一个说得上甜美的笑容,黎簇才松了一口气,问道:“你来干什么?”
    女人或说其实是个女孩,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走过来帮他把水杯重新放好,便坐在了床边。
    黎簇见她没有回答,便接着道:“你不是说半个月之后才能见面吗,难道我被关起来了,你就可以自由地来看我了?”他直视着女孩的脸,道出了她的名字,“汪小媛。”
    “看来你真的受了不少苦头呢,辛苦了。”女孩笑道。
    黎簇直觉汪小媛的情况不对,在他的印象里汪小媛古灵精怪,又够狠心。但眼前的女孩眉眼间虽也有一份精明伶俐,却是带着柔和的笑意。
    这种感觉让黎簇莫名地镇定下来,接着问道自己究竟是在哪里。
    “你回来了。”女孩的话没头没尾,黎簇更加疑惑。
    “你究竟是谁?”
    女孩竟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接着却伸出纤细的手指摸到自己的耳鬓,竟缓缓地从脸上撕下一张面皮。
    黎簇吓得当场呆住,但见女孩重新展露的脸,又是一惊。
    这张脸,他见过,是在长沙那次,和他一起被挟持的那个白净精致的女孩。当时首领曾经警告过他,不准跟她说一句话,否则会惩罚他。
    “重新介绍,我叫霍秀秀。”女孩一笑,还把手里的另一张面皮展示给他看,“没想到改良版还挺好用的。”
    黎簇目瞪口呆,她究竟是不是汪小媛,汪小媛究竟存在吗?自己之前见到的究竟是她还是汪小媛?
    黎簇慢慢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压制住心里的惊慌和困惑,道:“叫你们的头儿过来,我有话要说。”
    自称霍秀秀的女孩没有回话,但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又一个轮廓出现在了门外的光亮之中,同样因为逆光,黎簇无法看清那是一个怎样的人。但那脚步声中透着一种稳健与从容,越来越近。
    黎簇忽然感到有什么在黑暗中迸发,似乎随着这个脚步声的逼近,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将发生新的运转,新的轮回。
    那人的轮廓渐渐清晰,黎簇看到那是一个修长的身形。就在他又一步踏前的时候,黎簇感到这身形忽然和记忆里某个印象深刻的身影贴合,瞬间完全重叠在一起。
    “欢迎归队。”
    黎簇惊讶地看到,吴邪竟站在了自己的眼前。
    
    第1章 鬼影疑踪
    
    2015新年之后的立春,黎簇重新站在了他所熟悉的世界里。他在苏万家把伤彻底养好,之后便回到学校上学。
    生活很快恢复了平静,日复一日,单调而漫长。终于暑假到了,假期的第一天晚上,黎簇辗转反侧,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一早,他便订好了去往杭州的车票。
    提到杭州,黎簇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吴邪。这个人看似是凭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实则也是“蓄谋已久”。而历经了生死抉择,吴邪将他从汪家救出,接着带着他四处躲藏,并且他们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离开,最后两人在一间很破旧的屋子里一起度过了两个星期,期间吴邪没跟他说过任何与他、与计划有关的事情。两周的时间里,他基本靠阅读不知道是谁留在屋子里的八卦杂志打发日子,而最后一晚他睡下,醒来就已经躺在苏万家的床上了。
    也就是说,他自己是见过吴邪的最后一个局内人。
    吴邪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然而黎簇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比起第一次从沙漠中获救后回到平淡无奇生活中的失落,这次彻底解放,他却渐渐感到了更加强烈的情绪。
    这些情绪的背后,终归是被掌控的烦躁。没什么比主动出击更适合扭转局面,黎簇深知这一点。
    到达杭州的当晚,黎簇在吴邪以前住处对面街上,找到一家餐馆吃晚饭。
    黎簇掏了掏兜,点了一碗面。等热乎乎的面吃下大半,黎簇才觉得今日的奔波算是得到了慰劳,抬眼向对面的楼房望去。
    当天下午他就已经到了这里,房门当然是上锁的,这一片楼区也都很旧了,很冷清。
    黎簇至今不知道吴邪干的究竟是什么生意,只知道这个人很疯,家大业大的样子,随手就是十万二十万的,土豪一只。当然这是认识吴邪的前半年中对他的印象,后来黎簇才隐约发现,吴邪其实深陷一个巨大的阴谋,而对于这个阴谋他也准备了一个强大的反击,最终效果如何,他不知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