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士兵突击之波澜不兴的日子 作者:秋夜掬

字体:[ ]

 
文案
 
一个人,成为另一个人,需要有多么大的机缘……
安静的活着,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过自己乐意的日子,无关爱情,这样的生活,就已经很美好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远 ┃ 配角:许三多、C3、成才、高城、伍六一等人 ┃ 其它:秋夜掬
==================
 
☆、路都是走出来的
 
  
  眼睛一闭,一睁,这一天就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这一辈子就过去了。
  赵远眼睛一闭,一睁,盛载他内部软件的机箱消失了,他以前那个逍遥自在快活无比的一生,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没有了。
  愤怒的情绪消散之后,赵远开始总结自己在经历了这莫名其妙的事情之后还剩下的东西,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魂魄没有被打散,记忆没有丢失,只是换了个盛放内存的新壳子,所有的外在设备更新换代,系统彻底的重启了一遍。
  赵远想不明白原因,所以他就不再去想这个问题。
  做人,放宽了心,活着才不累,走进牛角尖容易,可走出来就太费劲了,也耗神儿的很,他这种人喜欢吃喝享乐的人不适合也绝对不肯做那种自讨苦吃的事情,既然回不去了,还是丢开最好。
  反正现在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多少大风大浪都经过了,这点儿小事儿,没必要在意。
  “远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赵远扭头,看着已经长到自己肩膀的白嫩嫩的少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着单纯的目光看着自己,赵远笑着问他,“三儿,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爹叫我来找你。”许三多眨巴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很清楚的眼睛憨厚的笑着看他。
  赵远放下手里的钢笔,拍拍手招呼自家小弟坐到自己旁边,“过来,给哥看看又长大了不少。”
  许三多咧出一口白牙,立刻朝他伸出胳膊,快乐的投进他的怀抱。
  “小多真乖,来,哥昨天刚带回来的零食,味道很好吃哦,咱们不要告诉爸和大哥二哥,悄悄的藏起来慢慢的吃,啊。”赵远毫不掩饰他的偏心眼。
  “嘻嘻,好,远哥你真好!”憨厚的许三多高兴的笑出一口天然的大白牙。
  “当然好了,谁让咱家的小多长的这么可爱,远哥想疼你都难喽。”说着,赵远在嫩乎乎的脸颊上掐了一把,柔软的触感让他在心中大叹好正点。
  “呵呵……”许三多在从小就疼爱他的赵远面前笑出一脸傻兮兮的笑容。
  绽放在他脸上单纯的像白纸似的笑容让赵远心里的恋童癖瞬间发扬光大,抱在怀里揉了两把,狠狠□□一顿。
  拉着乖乖坐着任由他随意逗弄的许三多,赵远的心软乎乎的,“告诉哥,最近学习怎么样?老师教的听得懂吗?”
  一说到功课,许三多肯定的点着头,说:“能,老师教的我都会,我觉得可容易了,一点儿都不费劲,老师还夸我学的好咧。”
  “那就好,小多啊,你可得好好的上学,咱家现在就剩你一个高中生了,一定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等明年考一个好的大学,要是考不上我可就不管你了,到时候你爸那鞋底子就是给你留的。”赵远半威胁道。
  许三多打小时候起就害怕许百顺的鞋底子,小孩子的记性最好了,你打过他一次,他就能记得死死的,轻易不会忘记,更何况是许三多这个拥有着棺材板记性的小孩。
  许三多咬着糖果答应着,“哦,我知道了,远哥。”
  “知道就好,远哥经常出门在外,时间长也回不来一趟,这家里最不放心的就要数你了,不好好上学,小心着爸给你好看。”
  “呵呵。”许三多咧着嘴巴傻笑。
  赵远往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牵着他的小爪子往楼下走,“走,下去,一会儿你爸该着急了。”
  明亮宽大的玻璃窗,色调搭配无比恰当的家具摆设,墙上挂着的空调正发出“嗡嗡”的声音,尽心尽力的在这寒冷的冬季为取暖工作而奋斗着。
  许百顺穿着合身的保暖衬衫,坐在淡绿色的布艺沙发里,抽着赵远昨天才给他从城里带回来的高级香烟,抖掉烟灰,意味深长的道,“小远啊,过两年你的年龄就到了可以参军的岁数了,到时候你就去试试,咱老许家一定得出个当兵的,一定得把老成家的那个小子比下去,压压他的气焰,看他还跟我斗气!”
  “扑哧。”赵远听了这话,一下就乐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许百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姑父,我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我怎么想了?不就是想让你去当个兵,还能有啥想法?”许百顺瞪大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家的二小子。
  “姑父,去当兵也不是不行,可是,你想过我现在事业要怎么办吗?那么多人都指望着我给他们掌舵把握方向呢?难道你让我丢下那些人去部队里当三年的义务兵,然后等我退役回来,世道都不知道变了多少回了,黄花菜也早都凉了,咱们还怎么过日子,像以前一样吃糠咽菜?”赵远扫视众位家庭成员一眼。
  赵远现在已经读大四了,从大学开始就和早早辍学的许二和在城里一起做生意,有赵远掌舵许二和冲锋陷阵,公司的前景发展的很不错,属于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一群人,许家能有现在的光景和他俩人的折腾关系很大。
  所有人包括许百顺在内,一起左右摇头拒绝。
  “还是说,你或者大哥二哥去公司里当掌柜的,那倒是正好,我可以逍遥一段日子,不用天南地北的跑了。”赵远挑着眉头朝着许百顺一摊手,整个人倒进柔软的沙发里。
  许一乐、许二和、许三多两双眼睛立刻转向他们的爹。
  许百顺叫归叫,可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赵远和二和弄的那个公司具体有多大他是不知道,有多赚钱他也不知道,可他知道自己是绝对领导不了那些人,说连刚才他说让赵远去当兵,也不过是顺口念叨一下罢了,这么多年了,这个想法仿佛扎根在他脑子里了一般,就像一个一定得达成的目标,一天做不到,他就一天放不下那个心。
  如果赵远真的丢下手上的那些事情跑去参军,第一个不同意,蹦起来跳脚大喊反对的也绝对是许百顺。
  家里好不容易出了一个有出息的,难道还真的要让他生生的毁了吗?
  别开玩笑了!
  那样他可对不起自己意外丧生的妹妹妹父一家了!
  赵远就是看透了许百顺的这一点儿,每次他一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从来不直接当面反对,侧面提出的要求都够他消停好一阵子了,这一次,估计想让他当兵的念头是彻底打消了,以后再折腾也是小三的事儿。
  被四个小子八双眼睛盯着看,许百顺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了,掩饰的咳嗽了一声,僵硬的转移话题,“哎呦,看看这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也都准备准备,女方的人一会儿就该到了。一乐,把你的衣服打理利索点儿,头发也收拾的精干些,二和,小远,你们俩给他拾掇拾掇,弄得像你们的那样,干净利索的,看着就顺眼,让人看着就觉得你这小伙子有精神,一眼就能相中。”
  “我告诉你啊,待会儿你胆子放大点儿,咱家现在都这光景了,还有啥担心害怕的,成就成,不成就算,也别担心找不着老婆,虽然你年龄大了点儿,可也不能说你这辈子就找不着老婆了啊!如果今儿见的这个还不行,你也没啥好害怕的,那不是,东村的张煤婆拿过来的十几张女孩子的照片还在那边抽屉里放着呢,咱放开了,一天给她见上一个,爹跟二和、小远陪着你,总有一个合适的,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千万不能着急。”
  许一乐边听边点头,对许百顺的话从不反驳,至于是不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别人就不知道了。
  赵远窝在沙发里满脸笑意,捏着三儿柔软的脸颊玩,从果盘里拿出一颗包装精美的红枣喂他吃,他眼狠手准,专门挑着味道最好的东西给三儿吃,剩下那些他认为不是特别好的就留给别的来家里做客的人当零嘴。
  
 
☆、成为一个人,也需要缘份
 
  
  赵远已经在许家生活了十多年了。
  许百顺,许一乐,许二和,赵远,许三多,这是一个很经典的家庭。
  一大家子的男性生物,女人在这个家庭里彻底的绝了迹,一根女人的头发丝都没有生存的空间。
  赵远很幸福的成为这个家庭中的一员,幸好他的长相自成一格,如果只看那张脸的话,完全看不出他和许家有什么关系,即不是一乐那副呆呆的大龄青年样,又好歹比二和那张脸长的有潜质,也没有三多一眼看去就看到底的憨厚……
  这么些年以来,在他的孜孜不倦的努力奋斗之下,他那张脸和周身气质已经顺利的成长为新一代的优质俊美少年,多年来,引得十里八乡的小姑娘们看到赵远童鞋脸红耳赤,和成才并称为下榕树美少年。
  赵远童鞋奉行低调做事,高调做人的人生准则,悄没声的就用自己上辈子的知识赚了个盆满钵满,把许家里里外外都翻新了一遍,盖起了别墅似的乡野田园风格的小楼。
  许老爹、许一乐和许二和几个人的口袋鼓得走个路都不停的往外掉零钱,就连许三多这个几岁大的小孩子兜里每天都装上几块的零花钱,任由他自己随便花。
  不过许三多是一个好孩子,从来都不乱花钱,把自己的存钱罐子存的满满的了。
  许家条件好了,许一乐这个许家唯一的一位适婚青年男士的婚事也被提到了日常最重要的紧急事务上,附近十里八乡的姑娘都想嫁进许家这个高门槛家庭里,一直有人不停的给他介绍对象。
  但是,有许老爹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精和赵远这个修炼成精的狐狸把着关,真正温柔善良、贤良淑德、好脾气好气相的女人不难找,但适合他家这情况的却是难求,今天又有一个姑娘要上门来相看他。
  赵远和许二和就是为了这个才从外地特意赶回来的,为了避免将来引起不必要的争端,这种事情可是比公司里选职员要严厉的多,赵远坚持宁可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原则! 
  “远哥,远哥,你在家吗?”大门口上的门铃响了起来,成才的声音随着门铃响了起来,“三多,我听说远哥回来了,我来看他了,快来开门啊!”
  许三多从赵远怀里转过脑袋看着他,脸上全是欢乐,“远哥,成才跟成叔也来了。”
  因为一些客观和非客观的原因,赵远一直都天南地北的跑来跑去,在家里的日子并不多,许百顺和许一乐许二和也各忙各的,没人顾及许三多这个小家伙,许三多平日里玩的最好的就是村长家里的成长了,现在听到成才的声音,当下就有些坐不住了,在他怀里动了起来。
  赵远拍拍他的脑袋,“小多,去给他们开门吧。”
  “好咧。”许三多龇出一口大白牙,一溜烟跑去开门了。
  赵远不用想,也知道这爷俩是打着帮许一乐把关的名声来许家蹭饭来的,一门五个单身汉,衣食住行方面总要有人负责,许一乐这个长兄肩负起了这个活计,他的手艺这些年来越发的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下榕树村不大,有个什么情况大家就都知道了,许一乐的好手艺让他在村里有些份量,每当村里那些人家有红白喜事的时候,只要条件够的上的都要邀请他上门帮忙做主厨咧!
  成才和成村长这父子俩的不良居心早就已经成了整个许家乃至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的心照不宣的秘密。
  不一会儿,成才那个鬼灵精怪的小子就一马当先的跑了进来,机灵的大眼睛一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赵远,帅气的脸上挂着两朵梨涡花欢呼着朝他扑过来,乳燕投林般钻进赵远的怀里,占据了许三多刚才的位置。
  成才风华正茂的美少年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爪子抓着赵远的胳膊摇来摇去的撒娇,“远哥,远哥,你这回怎么走了这么长久啊,我都可长时间没有看着你咧,可想你咧,你这回回来还走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