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千骨之乐栖于画 作者:晓落星辰

字体:[ ]

 
 
文案
 出生在蓬莱的一对龙凤胎,一个是天生祥瑞的贵人,一个却是伴随着异象的灾星。
~~~~~~~~~
情景一:
“子画,你接位之后,掌门首徒不可空虚,你命中有一徒弟,天资聪颖,潜力无限。命中注定他会继承洪荒之力,成为新任妖神,任何人也无法阻止,你必须要教导他向正道,他是正是邪,就全依赖你了。”
“是,师傅。”
情景二:
“竹栖乐,你真的来自洪荒?”世尊严肃地问。“你和竹染,是什么关系?”
栖乐从小腰包里掏出宫花,对摩严说:“这个父亲还给你的,他说,从今天开始,他和你,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摩严接过宫花,只要仔细看就能看见,他的手,居然在轻微发抖。
 
 
此文是bl文 白子画x栖乐
不喜请按x退出
内容标签:强强 因缘邂逅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子画,栖乐 ┃ 配角:花千骨中等人 ┃ 其它:bl
==================
 
☆、乐入异世
 
  在蓬莱仙岛的一间房间里,今天,所有的人都忙出忙外的,这是因为今天,是蓬莱掌门霓千丈的妻子苏蕊夫人生产的日子,同时,也是霓千丈的第一位孩子。
  不知过了多久,蓬莱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霓虹,光彩夺目,与此同时,一个女弟子抱着一个襁褓,跑了出来,笑眯眯地对霓千丈说:“恭喜掌门,贺喜掌门,夫人生下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婴,产婆说夫人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霓千丈马上抱起孩子,看了看天空中的霓虹,说:“霓虹漫天,漫天,嗯,这个孩子,就叫霓漫天吧。”这个孩子诞生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霓虹祥瑞,以后一定是个有福之人。
  一会儿,霓千丈听见产房里传出苏蕊痛苦的叫声后又传出了婴孩的哭声,天空中突然又出现了异象:一只如凤凰一样的光纹飞向半空,原来的霓虹被打散了,天空变成了白色,六月时分居然下起了大雪。
  这个时候,有一名女弟子又抱了一个襁褓出现,边说还边擦眼泪。
  “掌门,夫人生下了一个男婴,可是,夫人却大出血,产婆说已经没救了。”
  “灾星,天生的灾星。”霓千丈痛苦地抱着男婴,十分愤怒,这个孩子的出生,导致了夫人的死亡,天降灾劫,六月下雪,天生就是个不祥人。他与苏蕊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婚后琴瑟和谐,夫妻恩爱,没想到却因为这个孩子,阴阳相隔。
  “把这个孩子,给我扔掉,我霓千丈,从此只有漫天一个女儿。”
  “师兄,这个孩子,可是你的儿子啊,是夫人的亲身骨肉,你怎么忍心这样对他?”
  “志勇。”
  ~~~~~~~~~~~~~~~~~~~~
  很快,这个刚刚出生的男婴,就被扔出了蓬莱。
  天渐渐黑了起来,谁也不知道,被锦缎包裹着的男婴腰间的凤凰形胎记突然发出了一丝亮光,瞬间,孩子就消失了。
  蛮荒是一片时空完全独立于六界之外的贫瘠大,西边是戈壁沙漠南边是湖泊沼泽北边是冰雪极寒之地中部是迷雾森林。最东边的海连接着归墟仙界的犯人和死魂都从那通过冥渡流放到这里。
  传说这是盘古开天不小心劈下的一块也有传说这是上古众神被屠戮后的埋骨之地。在这里任何的法力和宝物都没有用气候恶劣危险遍布条件其极艰苦。妖魔鬼怪仙人甚至动植物都以最原始最血腥的方式努力生存着。
  那个男孩突然出现了这个洪荒之地,究竟他的命运会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  处女文 可能写的不好 敬请原谅
 
☆、在蛮荒的日子
 
  “有一个婴儿,皮香肉嫩的,一定很好吃。”
  “快生火,我要他的后腿。”
  “我要胳膊,胳膊。“
  蛮荒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婴儿,马上就引来了一群人的窥视,他们每个人都在商量着如果炮制这个孩子,来填饱他们的肚子。
  就在其中一个人把手伸向那个小婴儿的时候,婴儿腰间的凤凰胎记突然又发出一道亮光,刚刚碰到婴儿,他的手就像被烈火烧的那么痛。
  “好热,好痛。”
  看到那个人的手居然变成了黑炭样,众人马上就吓跑了。
  就在这个时候,竹染走了出来,看见地上躺着的婴儿,蛮荒这里,历代关的都是六界中十恶不赦的罪人,而只有长留的掌门和三尊才能拥有这个权利,但面前的这个婴儿,看起来还没有满一岁,怎么样也不算是十恶不赦的人,也就是说,他是自己来到这里的。
  很明显,他刚刚也看到了那个人的下场,手被烧成了黑炭。
  但是,竹染他一点也没有疑虑,为了能够出蛮荒,他可以付出一切的代价,奇怪的是,他抱起了小婴儿的时候,没有感到丝毫痛楚。
  竹染抱起了男婴,回到了竹屋里面,并为这个孩子,取名为栖乐,这个时候,他才明白,抚养一个孩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真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啊,蛮荒这个地方什么东西也没有,没有牛奶也没有大米,他只能把竹笋磨碎,研汁,长大后就开始加一些碎了的老鼠肉,野菜什么的,再这样恶劣的环境里,栖乐不但没有死去,还平平安安地长大,活到了十岁。
  在这十年以来,竹染细心地照顾,培养他,可能是因为蛮荒的环境实在是不差了,栖乐虽然十岁,但看上去却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及肩的黑色长发,精致可爱的小脸,圆溜溜的大眼睛,红红的小嘴,让人一看就非常喜欢。
  “父亲。”一看见竹染,正在练习剑法的栖乐马上扔下竹剑,冲出去抱着他。
  竹染摸了摸他有点儿脏的小脸,问:“小栖,剑法练得怎么样了?”对于这个孩子,他一开始的目的虽然是利用,但这十年以来,他们两个相依为命,真的把这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当成了自己亲生的孩子了。
  “小栖已经学会了云霄九式,现在在练习云华剑法。”栖乐笑眯眯地说。
  “小栖真是太聪明了。”是啊,栖乐真是一个非常聪慧的孩子,平时叫他法术,都是一点就通,一说就明。
  “小栖,今天是你的十岁生日,父亲送给你这支短笛,喜欢吗?”竹染从衣袖里拿出一支短笛。
  “小栖喜欢,超喜欢。”栖乐坐在竹染的大腿上,笑着说,突然他看到了挂在短笛上的宫花,问。“父亲,这个不是你很珍惜的那个宫花吗?”
  “没关系,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竹染一直就知道,小栖这个孩子非常喜欢,擅长音律,所以他特地精心制作一支短笛送给小栖作为生辰礼物。
  ~~~~~~~~~~~
  时光飞逝,转眼间,就又过了七年,当年的那个奶娃娃栖乐已经变成了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在蛮荒生活了十七年的栖乐,终于要重回外面的世界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栖乐就要回外面的世界了
 
☆、离开蛮荒
 
  在长留那里:
  “子画,为师准备把长留掌门之位传给你,你意下如何。”洐道说。他的三个弟子,摩严性格刚烈,仙历最长,但人也比较偏激,箫默生性慵懒,洒脱不羁,子画冷漠如霜,资质最好,偏偏他不通俗事,只愿遨游天下,斩妖除魔,如果东华在,那一切就不再是问题了。
  “师傅,我?”“子画一心修仙,不通俗事,论资历,还是师兄最好。”
  “为师已经决定了。”
  “摩严,箫默,你们两个要好好辅助子画。”洐道说。“还有一事,为师要提前告诉你,你成为了长留掌门之后,掌门首徒不可空缺,我为了长留夜观星象,发现你命中注定会有一个徒弟,他天资聪颖,潜力无限,而且,我早已算出他在未来会继承洪荒之力,成为新任妖神,而且,这件事,任何人也无法阻止,所以你必须教他正邪之念,善恶之分,让他用洪荒之力造福世人,知道吗?”
  “是,可是师傅,洪荒之力,莫非以后有人集齐十方神器,打开墟洞,释放洪荒之力?”摩严严肃地问。“那为何不趁早除掉这个人,免得洪荒之力出世?”
  “摩严,你太偏激了,为师算出,这件事上天早已注定了,即使是为师,也没有办法阻止。”
  “是,师傅,子画一定会找到他,好好教育他。可是不知此人有何特征?”没有一丝特征,他要如何寻找这个徒弟啊?
  “在下一次长留招募弟子的时候,你们就会相见。”
  “此人精通音律,身体上拥有一枚凤凰胎记。”
  身体上?难道要师兄去偷看弟子的身体吗?笙箫默笑着想。
  ~~~~~~~~~~~~~~~
  这时,栖乐已经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了。
  “父亲,我要离开蛮荒这里。”栖乐说。自从在五岁的那一年,他在黑暗中,第一次看到自己腰间的凤凰胎记发亮,父亲看着他瞬间消失了,可是一天后他又重新回来了,于是,竹染父亲就觉得,他或许可以凭着意愿,进出洪荒,就像当年还是婴儿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蛮荒这里,那天,他也凭着意愿,离开了蛮荒,去到了外面的世界。
  “小栖,那你要去哪里?”竹染问。虽然小栖已经有十七岁了,但还是像一个十五岁少年一样矮小。
  “小栖想去父亲经常说的长留那里。”
  “好吧,不过你一定要记得回来看看我,知道吗?”竹染说。“如果他们问你来自那里,你千万不要说来自蛮荒,如果他们知道了,你就把父亲把短笛上的宫花还给长留三尊之一,世尊摩严,跟他说,我和他,恩断义绝,再无瓜葛了,然后马上离开,知道吗。”
  “我知道了,父亲。”
  说完,栖乐拿着行李,闭上了眼睛,心里默念,瞬间,他就消失了。
  栖乐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一座山上的破庙里,看着山下的人群,就知道,自己离开了洪荒,来到了外面的世界,当初也是这样,但是他那时年纪太小,而且只要一次,所以记得不太清楚。
  虽然栖乐长期住在蛮荒那里,什么事也不知道,但是从小,竹染就说过很多外面的事情给栖乐听,所以他还是明白一些的。
  栖乐用了碎银子买了些衣服物品什么的,来到集市的时候,就看到了来自长留的通告:长留提前招募弟子?自己一开始也想上长留,现在更是名正言顺。
  很快,栖乐就拿着行李和十岁开始就不离身的短笛,来到了长留客栈。
  虽然栖乐也听说过,长留的名声十分响亮,但是也没有想到,这次来长留报名的弟子居然有那么多,整个长留客栈都住满了人,看上去起码还一百多个。
  而长留三尊听说洐道的话后,就通过知微观察着那些新弟子。
  “师弟,莫非是这个朔风?虽然不知道出自哪里,但是刚才的那些功夫,天赋一看就很不错。。”
  “不是,照我说,应该就是那个火夕,虽然表面上嬉皮笑脸的,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说不定就是那个天众奇才。”
  这个时候,白子画一眼就从水月之镜中看到了栖乐。
  “好美的少年啊?”笙箫默发出了感叹。
  虽然论容貌,他很漂亮,像女生一样漂亮,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杀阡陌,这是因为身为七杀殿圣君的杀阡陌,过于妖娆了,但是这个少年,浑身都像梅花一样单纯洁白,惹人喜爱。 
  “师弟,你不用瞎想了,这个像小白兔一样的少年怎么会是师傅说的,子画的那个徒弟啊?”摩严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