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幸仁]追与逃+番外 作者:拿铁不加冰

字体:[ ]

 
 
 
文案
爱情是什么呢?每个人会有不同的定义吧。
只是对于幸村和仁王来说,爱情,是一场类似追与逃的游戏。
本文又名《幸村的撩狐狸一百零八式》,《教你如何一本正经耍流氓》,《霸道总裁和他的……》
 
注意事项:
1、幸村→仁王→柳生,夹杂着各种狗血和各种先做后爱的脑洞,雷者勿点。
2、最后结局是幸仁,不虐,柳生到最后都不知道仁王喜欢他的梗。
3、虽然还是原著时间线衍生,但和信仰的设定不同,不要看串。这篇文幸村是打职网的,然后仁王跑去做演员了。
4、涉及双部。
内容标签:网王 阴差阳错 娱乐圈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仁王雅治,幸村精市 ┃ 配角:迹部景吾,手冢国光 ┃ 其它:三千世界唯我网王
 
 
  1
 
  仁王想,他大概是喜欢柳生的。
  喜欢这个词对仁王来说有点暧昧,因为他说不清这样的喜欢是基于哪年哪月哪天的一个脑子短路,又或者是哪年哪月哪天的心血来潮。
  总之就是某天他见到柳生,忽然就觉得,这个人他好像挺喜欢的。
  不只是朋友兄弟的那种喜欢,而是偶尔凝视着这个人,会觉得岁月静好的那种喜欢。
  这大概就是很喜欢了。
  这样的发现对仁王的生活没有任何影响。
  不,并不是他有着什么“只要看着你我就满足了”的觉悟,仁王自觉自己是个颇为任性自我的人。
  他只是觉得,如果自己有一天和柳生像是情侣一样相处,你侬我侬的……
  噗哩,太可怕了。
  仁王打了个哆嗦。
  于是在发现自己好像喜欢柳生以后,仁王又同时发现了自己虽然喜欢柳生,却并不想和柳生在一起。
  矛盾吗?
  一点也不矛盾啊。
  仔细想想的话,大概他对柳生的喜欢,本来就很暧昧吧。
  就像是他这个人一样,矛盾又暧昧。
  既然并不想和柳生在一起,仁王就没有了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去的意思了。
  他倒不是刻意想要隐瞒,只是觉得没有说出去的必要。
  他之前是那个先向柳生伸出手的仁王雅治,也就一直会是和柳生抬杠斗嘴偶尔提出过分要求时不时坑柳生一次的仁王雅治。
  他们会是朋友,兄弟,搭档。
  但不会是恋人。
  啊,如果不考虑前提的话,感觉自己还蛮感人的啊。
  仁王想。
  我爱你,却不会和你在一起,因为我们是没有未来的。
  仁王差点连自己都感动了。
  *****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
  类似的古话,告诉我们类似的道理。
  人作孽做多了,总会回报在自己身上。
  仁王从来不觉得自己做过什么亏心事,但此时难免开始反省,他是不是开玩笑或者整蛊的时候玩过头了,才糟了报应。
  此时。
  强调一下这个时间点。
  此时。
  此时的仁王,正有些狼狈地走在酒店的走廊上。他全身发热,衬衫最上面的扣子被扯开了。被酒淋湿的衬衫一大片全部贴在皮肤上,黏黏的,酒味蔓延上来,不舒服极了。
  如果要回顾一下前因后果,仁王要说,他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境地。
  他就只是按照经纪人的要求,参加了一个慈善晚宴,在面对着媒体的摄像机笑了笑以后,在自由活动时去自助餐区拿了点吃的。
  再仔细探究的话,那就是有一个女人给他敬了酒。
  一个女人。
  仁王呼吸着,觉得鼻息都变得滚烫了。他灼热的大脑持续运作着,像是分析什么视频一样来回回放着他方才在自助餐区的事。
  那个自称是他的粉丝的女人,端着两倍香槟过来,一脸的迷恋。
  “仁王君,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演的戏。”
  “谢谢。”
  “我真的是你的粉丝。”
  “嗯。”
  “我能给你敬一杯酒吗?”
  “小姐贵姓?”
  “我姓藤村。”
  进入娱乐圈以后他就开始学着喝酒了。本来也就不是不会。
  运动员时期保留下来的习惯并不难改掉,他不想改的时候当然怎么也改不掉,想改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难度。仁王进入娱乐圈只是一个意外,但在和公司签下合约的那个瞬间,他就决定接受这个浮华圈子的一切。
  所以他没觉得,有人给他敬酒是一件奇怪的事。
  是啦,他现在只能说是小有名气,却也不是什么三流明星了,寄到公司的粉丝的信和礼物也有不少,他在网上也看到很多“舔屏”啊,“生猴子”之类的话语。
  只是敬酒而已。
  却不只是敬酒而已。
  仁王现在觉得,自己的挑食并不是一个坏习惯。
  首先,因为挑食,他从来不需要担心公司给他定下的体重数值。
  其次,因为挑食,他能够在外扮演一个“外在高冷品味高雅其实内心温柔还有些小俏皮”的男神。(仁王表示这是公司给他的定位,定位而已。)
  最后……
  挑食让他拥有了被动技能:味觉的敏锐。
  进入公司以后除了礼仪课演技课之类的明星必备课程以外,在得知他之前是做运动员的对身体的管制比较严格的时候,老板非常满意地给他的健身课打了折扣,却特意加上了酒量课。
  “娱乐圈没有别人想的那么可怕,却也不是特别干净。看别人一眼就想潜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想当明星的人总比有资格潜规则的人多,圈子里还是奉行你情我愿的。不过通过迂回的方式达成目的也算是正道之一。迂回的方式里面,醉酒是最经典的一个。仁王啊,你如果被灌醉,就危险了。那种情况下,说不清主动被动关系的。要是再拍下了一点什么,我要救你也得花大代价了。”
  老板是这么说的,仁王就姑且听着。
  他觉得酒量课吧,与其说是为了给他增加酒量,不如说是给他增加装逼光环。
  不然他为什么要学怎么分辨多少年的红酒多少年的香槟哪个国家的啤酒啊?
  直到今天,仁王才明白,这种看上去很荒谬的课程,还是有实际用处的。
  他越来越热了,神智却还清醒着。
  那杯酒,他喝了两口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还有就是,对面的女人的眼神有一瞬间显露出了没被掩饰住的喜悦和慌张。
  ……喜悦?
  ……慌张?
  托儿吗?还是有什么计划?
  仁王当下就手一抖,让杯子里剩下的酒洒在自己的衣服上。
  他对着女人露出一个被粉丝们称赞的笑来:“不好意思,没拿稳酒杯。”
  “啊……没关系,没关系。”女人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焦急。
  噗哩,焦急。
  糟糕,好像是个套。
  那他还是快点走吧,别被拦住了。
  这么想着,仁王压低了声线:“我去一下洗手间。”
  他拨开人群,维持着表面的风度,却很快拐上了酒店另外的楼层。
  他目前还没想明白那个女人是打算自己上阵拍照片呢,还是找人来替他拍照片。但作为一个准一线的演员,仁王觉得自己不应该免费为别人表演。
  就算表演地点是酒店,观看表演的人也不多也不行。
  难怪自己的老板总是提醒自己要小心,这个世界上用这种老套方法给别人下套的人还不少呢。
  仁王飞快地又上了一层楼,拐过一个弯。
  热度和运动让他不由得出了汗。
  现在要去哪儿?
  不知道。
  他比较想找一找自己的经纪人,只是方才那个女人就是挑着经纪人去拉关系的空挡,时机选的非常好。
  也不知道自己的经纪人发现自己不见了以后,要多久才能反应过来自己是中了招。
  这时候就觉得,以前有在各种活动场合中途失踪的黑历史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
  仁王呼出一口气,只觉得上唇都要被气息烫伤了。
  他觉得非常不妙。
  毫无章法地在酒店里转悠着,仁王在转过一个弯的时候,突然被拦腰抱住了。
  他瞬间吓了一跳,另一个人的气息贴上他的脊背的时候他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然后一只手就伸到他的身前捂住了他的嘴。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先别动。”
  ……咦,熟悉?
  仁王向后看了一眼,只瞥到几缕紫蓝色的头发。
  啊,是幸村。
  他这么想着。
  “有人来了。”男人这么说着。
  仁王皱了皱眉,就感觉到幸村揽着自己转了半圈,整个人压过来,让他不得不侧身贴在墙壁上。
  然后他听到了脚步声。
  就在身后。
  一同传来的,还有逐渐清晰的说话声。
  “大小姐说人不见了。”
  “怎么就不见了?不是都看着他把酒喝下去了吗。”
  “没喝完,大半杯都倒了。”
  “我记得大小姐下了加倍的量,就算半杯也够了。”
  “谁知道,反正人跑了。”
  “没跑出去吧?”
  “没有,守门的人说没人出去。”
  “那就还在酒店里。”
  “去看监视器不就好了吗,反正酒店的监控室钥匙都在大小姐手里。”
  “诶,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小明星而已,大小姐怎么就非得让人下了药往床上拐?”
  “被拒绝了咽不下这口气呗,你还真以为大小姐对小明星是真爱啊。得不到就要毁掉,多明白的道理。”
  ……
  ……噗哩,大小姐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他没有见过那个叫藤村的女人吧。
  ……嗯,也可能只是托儿。
  所以自己还真是在不知道的时候招惹了人啊。
  虽然他一点映象都没有。
  仁王有着淡淡的委屈。
  他听着脚步声和谈话声消失,手肘往后一送。
  捂着他的嘴的男人就从善如流放开了他。
  回过头,仁王果然看到了幸村那张昳丽的脸。
  “部长?”他低低唤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
  虽然放开了手却还是贴的很近的男人弯着嘴角,是他熟悉的仿佛能看到百合花开的弧度:“这么久没见,你还是这样拈花惹草啊。”
  “……噗哩。”
  “看起来很麻烦?他们要去监控室咯。”
  总觉得这个男人在幸灾乐祸还是怎么地。
  仁王喘着气,觉得自己快没力气了。
  他靠着墙歪着头看幸村:“所以,部长你出现在这里,是决定帮忙吗?”
  “唔,这个嘛……”秀美的男人也歪过头,状似苦恼地皱了皱眉,嘴角却还是上扬的:“我确实是打算帮你啊,虽然方法有点不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