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叛+番外 作者:夜暗月

字体:[ ]

 
 
 
文案
天上三夜是一名医生,
身为无国界医生的他,
好不容易排到假想回来日本陪家人过新年,
但,当他一下飞机,却发现自已穿到不知名的世界!?
经过三年的努力,他在这个世界有了一席之地,
当上法医,偶尔还可以跟朋友一起吃饭,
 
某一天,他在公园巧遇了一名叫夕月的少年
——说他长得跟他似如己出的哥哥很像,如同双生子一般。
某一天,他在买东西的路上被吸血鬼袭击!?
——他会处理厉鬼、水鬼,但不会处理吸血鬼呀!?
某一天,他接到一个按件,遇到了一个将死的少年
——哀,可怜的十束少年,祝你一路好走~
某一天,他为了治疗自己对怨气过敏的毛病,来到台湾
——那个,他是来求助的,不是来拜师的……
 
总之,在这样的世界里,看天上三夜如何找到回家的路?或着说——找到那一个,让他能忘记思念家乡的人?
  
内容标签:综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天上三夜 ┃ 配角:宫崎耀司、十束多多良、夕月、阿御、阿绪、小泉 ┃ 其它:k
 
 
 
  前言
 
  神说,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要有人替自己去传递爱。
  于是,他选择了让那个青年穿到其他世界,等到这个世界稳定之后,他又将青年穿到另一个世界。
  神说,如果你想要新的生命,就要完成任务。
  天上三夜只感觉自己好像是在作梦。
  在梦中,他被轻柔的云朵保护着,安心地躺在上面入睡,不用思考、不用使用力气,只是单纯地在云朵上面睡着。
  不过稳约中,他知道自己应该醒过来。
  他记得刚刚准备搭上飞机,然后眼前忽然一片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忽然脑海中一阵剧痛,他的脑袋中,出现不属于他的记忆。
  他看见一名小男孩被母亲抛弃在公园中,幸好有好心的路人送男孩到警察局,过没多久男孩的父亲来接他,喝得大醉的模样让警方都不自觉地叹了口气。那名男孩的父亲将生活上的不顺,都怪在男孩生上,拳打脚踢。到了男孩十四岁,男孩的父亲为了钱,带了一个『客人』回家,男孩害怕的逃出家里,被一名好心的小姐发现,并好心的收留他。可惜这段快乐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那名好心的小姐出车祸过世,留下男孩一个人。
  之后男孩一个人住在那冷冰冰的家中。
  心疼的看完男孩的经历,天上三夜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他是做心理的医生,遇过的孩子大部分都跟跟个男孩经历相似。
  辅导着这群孩子,他有时候会想,到底为什么这群孩子要承受这么多痛苦呢?
  眼前变成一片漆黑。
  天上三夜缓缓地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是广大的机场,自己就站在人群的中央,抬起头来,看了上头显示的屏幕,他确定现在自己是在日本的某一座机场。
  看着眼前柱子上反射出现的身影,天上三夜很确定这不是自己的模样,而是像刚刚记忆中的男孩长大后的样子。
  天上三夜很淡定的接受。
  既来之则安之,这是他做人的原则。
  为了可以吸收更好的经验,他申请无国界医生的资格,以心理医生的名义到各个偏僻的国家或战争国家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已经有大概三年没有回到日本,刚好趁着这个机会,他可以好好地晃晃日本!
  医生也是人,同样需要休息,抒发一下情绪。
  摊开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字条,他笑了笑,将字条柔神一团,往后一抛,精准的丢进后面的垃圾桶里面。
  拉着大背包转身过去,他往飞机场出口的方向走去。
  「好久没回到日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东京的樱花开了没。」
  字条上面清楚的写着──
  天上三夜,住址XXX区XXX路XX段XXX号
  来到这个身体主人的家,是一间非常普通的透天公寓。天上三夜检查整个家中,好理解自己的身分,发现这个身体的主人不但跟他的学习经历一模一样,连『看得见』的能力也跟他一样。
  天上三夜举起左手,手臂上有四个不同颜色的五芒星印记。
  原来,你们也跟着我一起来了。
 
  第一章  神秘的青年
 
  梅雨季节来到,天空被乌云所笼罩,倾盆大雨下个不停,一瞬间大地就被雨水所浸湿,凹凸不平的道路上,雨水汇集成一条浅浅的小溪。
  所有行人有带伞的赶紧撑起雨伞,没带伞的快速的跑到店家的屋檐下躲雨。
  一名黑发银眼的青年撑起雨伞,他身穿着普通的黑色上衣,、白色的裤子,左边的耳朵带着一个逆十字的耳环。
  悠闲地走在街道上,在忙碌的行人中,显得有些突兀,但青年一点也不在意,按照自己的步调走着。
  在经过一座公园时,青年停下脚步,视线望向公园里面,犹豫了几秒,他踏出脚步走进公园,来到一名正在淋雨的少年身边,勾起浅浅的微笑,温柔地开口:「淋雨会感冒的,有我能帮上忙的事情吗?」
  少年抬起头,看见青年眼睛睁大,有些不可置信,断断续续的开口:「……奏多……大哥……」
  青年保持微笑,否决少年的称呼:「我不叫奏多,我叫天上三夜,或着你可以称呼我的英文名字,Hamlet。」
  少年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发现他确实和自己认识若宫奏多不一样。他认识的奏多大哥是一位如同哥哥般温柔的人,没有眼前这个人表现出的天真,也没有眼前这个人一般,有种高雅让人不自觉想亲近的气质。
  仔细一看,外表也有些不同,天上三夜看起来比若宫奏多更成熟一些,头发也更长,被天上三夜用发圈随意绑成马尾。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你跟我认识的朋友非常的相像,就像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
  「那还真是神奇,改天要是有机会,我还真想见见你说的那位朋友。」天上三夜将雨伞称在两人的头上,微笑的响应。「世界上会有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三个人,没想到这个传说是真的。」
  「是呀……真的,很神奇……」
  话题到此结束,天上三夜看得出来少年没有说话的意愿,或着应该说没有跟别人聊天的心情,眼神中带浓重的悲伤与不解,像是一个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事而被大人骂的孩子。
  天上三夜是做心理医生的,自然了解这时不能强迫对方说话,有时静静的沉默也是一种不错的沉淀方式,可以让心情平静下来,不过可不能太超过,沉溺在自责的回忆里,人呀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要向前看才行!
  他跟少年是第一次见面,要少年将心事说给第一次见面的人知道,确实也很强人所难。
  「要不要先找地方躲雨?这样你会淋湿的。」天上三夜温柔的提议,他的雨伞不大,无法完全遮住两个人。
  「不好意思……」少年浅浅的微笑着。
  天上三夜看着强颜欢笑的少年,心中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嘴巴张开。」
  少年疑惑的看着天上三夜,反射性的将嘴巴张开。他感觉到天上三夜往自己的嘴里丢了一颗东西,少年闭上嘴巴,立刻眼泪直飙:「这是什么?」好呛!
  天上三夜无辜的说:「芥末糖。」
  眼泪流了出来,少年将芥末糖吞了下去,不可思议的是,吃下这颗芥末糖,刚刚悲伤的心情好像少了一半,胸口也没有那么闷,少年一脸吃惊地望向天上三夜。
  天上三夜只是笑了笑:「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少年微微一愣,轻轻的点头,这次漏出来的微笑是真实的笑容。
  这下他更确定,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他认识的奏多大哥,他认识的奏多大哥不会为了安慰他,丢芥末糖给他吃。
  「这样的笑容才可爱,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就该这样笑才对,而不是刚刚那么消沉的样子。」天上三夜温柔的摸摸少年的头,像是在安慰他。「一点都不可爱。」
  沉默了许久,少年慢慢地开口:「我……只是觉得……自己真是个……一点也都不温柔……人。」
  「傻孩子……」天上三夜将少年带到附近可以躲雨的屋檐下,拿出手帕替他擦脸:「我也不是个真正温柔的人呢,这点我想大家都一样。」
  少年连忙摇头:「我觉得你很温柔,真的!」
  天上三夜被少年话逗到笑了出来,调戏似的说:「第一次见面就给你吃芥末糖的人,你还认为温柔呀?你真是可爱少年。」
  少年:「……」
  见好就收,天上三夜可不想真的逼哭少年,要是真的继续欺负下去,哭了他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你这么想,但我知道你不需要觉得自己不温柔。你知道吗?有时温柔也是残酷的。」
  「温柔很残酷?」
  「没错,每个人温柔的地方不一样,所以没有什么真正的温柔。有时它也残酷的,有时它是温暖的,重点是,有没有用对地方。」
  「温柔也需要用对地方吗?」
  「当然需要,不过在你了解如何用对方法之前呢──你要先对自己温柔才行,不能对自己温柔的人,是不可能给予其他人温柔的。」
  「你不可能去迎合任何人的喜好,你也无法决定别人是怎么看待自己,所以,对自己好一点,只要你没有做错事情,那么对自己温柔一点,不要把别人的痛苦,当作自己的责任。」
  在对别人温柔前……先对自己温柔……吗?
  「别有人该为别人的痛苦负责,你也没有那个义务。」
  「……是,谢谢你。」
  这个人真的,很温柔呢。
  「糟糕!时间不早了,我要赶快回去才行!」天上三夜看了一下手表,才注意到现在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他没想到会在这里耗这么久的时间。
  惨了!这下子严司那个家伙不把我坑一顿才有鬼呢!
  「雨伞就现借你吧,我要去的地方就在这个附近而已,赶快回家不要感冒了,你看起来是高中生吧?准备要考试了,要是感冒了可不行。」天上三夜将雨伞交给少年,冲忙的跑进雨中。
  少年看着手中的雨伞,连忙问:「请问,我要怎么把雨伞还给你!?」
  天上三夜转过身,大声的说:「这附近有一间叫京大医院,要是你要还的话,拿给那边的人,报上我的名字就好了,他们会拿给我的!再见了!」
  说完,天上三夜的身影快速的消失在街道上。
  少年看着天上三夜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的开口:「真是个……特别的人……」
  天上三夜跑着来到一间公寓,这是一间独栋的公寓套房,一楼只有两户人家,在这个区域可以列为高级住宅了,他跟管理员打过招呼之后,走进去搭电梯到七楼,天上三夜往左边的那户人家按下门铃。
  没多久,一名棕发棕眼的青年出来开门,看见天上三夜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亲爱的三夜同学,恭喜你已经迟到了三分钟,如何?在路上被什么尸体给绊住了吗?大哥哥我很好奇呦~」
  天上三夜无言了一会:「并没有碰到尸体,亲爱的严司先生。」
  「唉~我说你就不能碰上一、两个尸体给我玩玩吗?你要知道大哥哥我呀当初选择法医这个职业就是为了可以随时随地解剖尸──」
  严司还没说完,就被书K中了头,整个人倒在地上。仔细看一下砸重严司的那本书,上面标题大大的写着──【内外科护理】。
  一整本书的书页厚度比起来,可以跟法律系上的六法全书相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