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生大赢家[综]+番外 作者:非摩安(三)

字体:[ ]

   第121章 盗帅踏月留香八
    
    顾青张了张嘴:“我阿——”
    无花截住了他的话头,“你莫不是想说,你阿娘说你傻人有傻福?”说着毫不客气的伸手戳了下顾青的额头,“你早晚要把我们给气死,你给我过来!”
    无花在心里冷哼,你丫不是要装大尾巴狼吗?我就看着你装!
    ——无花这也是憋得很了,从他见到顾青的那一天起,从来都是被压制的死死的。现在想开了放开了,不管是口头上还是手头上,都能虐一虐顾青了,这滋味可是绝了。
    ——虽然这么做的后果,可能会招来私下更多的压制,但无果姑娘表示就图这一时爽了。
    顾青:“……”他乖乖的跟着无花离开了,如果可以,无花更想拧着顾青的耳朵。
    被留下的楚留香刚在心里表示欣慰,就遭受到来自左二爷的会心一击:“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楚留香:“……”他已经不想解释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了,心累。
    在来说妈宝青和无果姑娘这边,等一离开楚留香和左二爷的视线范围内,顾青就赞叹起来:“你对无姑娘这个身份适应的越来越好了。”瞧刚才无花又是冷哼,又是点他额头的,俨然就是一个冷艳里带着泼辣的女儿家啊。
    “……比不上你装傻卖蠢,”无花慢半拍的反唇相讥,顿了顿又道,“你知道是谁要买凶杀你?”
    顾青反问:“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知道?”
    无花目光一闪:“看来你果然是知道的。”
    顾青微微叹气:“你知道我是不喜欢玩绕口令的吧,这次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并不知道。”
    无花:“……你那个照妖镜呢?”
    顾青半眯起眼睛,穿透性的目光又出现了,无花最讨厌的就是顾青这种目光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别人看穿的。事实上,是基本上没有人会喜欢,谁会喜欢呢?可反过来想,作为看穿世人的人,他们也不会喜欢被他们看穿的世界的。
    好在这种目光转瞬即逝,顾青笑起来,人畜无害,“楚留香打算去跟踪被放走的女刺客了,你不去吗?我以为你对刺客组织的首领很感兴趣,你一直在问来问去的,见异思迁可不是什么值得推荐的品格哦。”
    无花在和顾青斗智斗勇这么久后,也不至于常常“……”了,他虽然如今被禁锢在“无果姑娘”这身份里,但耐不住他芯子里仍旧是七绝妙僧,冰雪聪明得很,沉吟了下道:“你用你的火眼金睛看出来的?平时你都是睁眼瞎,我还以为你的那双眼睛是摆设呢。”
    “就像楚留香的鼻子是摆设一样吗?”顾青思维之敏捷,让先前因为楚留香说出他的鼻子而有异动的无花刹那间就哑口无言了。无花不知道楚留香的鼻子是摆设,他曾经用一种无色无味的迷药去对付楚留香,然后……就被反对付了,说出来绝对是黑历史。
    无花正咬牙切齿呢,就听到那边传来的脚步声,再回神顾青已经变回呆萌青了,无花翻了个白眼,上手就对着顾青的额头一个爆栗,恨铁不成钢的说:“好好想你都得罪过谁了。”
    好嘛,俩人都是演技派。
    ……
    楚留香从不杀人,所以前来刺杀顾青未遂的倒霉女刺客就被放走了,但不能白白让顾青受惊,楚留香在和女刺客对招后意识到那假小玉是他正在追查的刺客组织的,就将计就计的把人放了,正好跟在后面,看能不能得到什么关于刺客首领的线索,又或者钓出刺客首领来。
    楚留香把自己的想法言简意赅的说了,顾青抿着嘴:“我不赞同你去冒险,老楚。万一,我是说万一你真和那刺客首领对上了呢?”
    无花在心里嗤笑,这大尾巴狼装得真像,不知道是不是又再打什么鬼主意,这么想着他的峨眉也微蹙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同样担心一样。
    被蒙在鼓里的楚留香却为之动容,即便楚留香再威名震八方,他依旧是凡人之躯,自然是会受伤,会痛的。只不过这是个摧毁那刺客组织的好机会,他不能错过,然后……就收获了一堆顾青给他的小瓷瓶,单看上面的标签“五毒散”“十香软骨散”“七虫七花膏”,就知道这定然不是灵丹妙药,而是毒药吧。
    “咦,拿错了,那你也就拿着防身吧。”说着又另外拿出一堆瓷瓶,这次就正常了,“九转熊蛇丸”“寒玉冰蟾膏”“九转回春丸”等。
    对于这些瓷瓶的来历,一招鲜吃遍天下就来了:“我阿娘塞给我的。”
    楚留香由衷的赞叹着:“伯母实在有颗七窍玲珑心。”
    “嗯嗯。”顾青点头附和着,无花干脆垂下眼帘,对演技上炉火纯青的顾青眼不见心不烦,他自己反而是在楚留香时平板无波的吐露出两个字:“小心。”
    ——所以无果姑娘,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
    楚留香长身如玉,微微一笑:“自然。”说完他就施展出绝世无双的轻功,凌空掠上。
    顾青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喟叹道:“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无花:“……”
    耳清目明还能听到顾青这句话的楚留香,潇洒的背影一个趔趄,险些从半空中摔下来,造成非战斗性损伤。他现在想收回那句夸奖顾青他阿娘的那句话,还来得及吗?
    半个时辰后,楚留香带着一身寒气,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无花问:“怎么样?”
    楚留香便把他追踪的过程详细说来,他一直跟着那假小玉到了郊外的一处树林中。等那假小玉停下来时,再侧耳倾听时就听到了还有第三人的声响。
    未免打草惊蛇,楚留香只有不远不近的跟着,勉勉强强听到了那假小玉在回禀任务,只是那第三人除了一开始说了一句话外,其余时候都没有开口说话。
    过了片刻,假小玉惊呼一声。
    等楚留香意识到不对时,往那边飞身而去,却只看到那第三人挥出了一剑,那一剑之快,疾如闪电,那能和楚留香过上数十招的假小玉全无招架之力,就被那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刺穿了心口处。
    无花打量了下楚留香道:“你和那刺客首领打照面了?可你——”
    楚留香把无花没说完的话接下来,“能刺出那样一剑的必然是刺客首领了,只不过我认为他该是意识到我在了,可却很奇怪的没有理会,径自离开了。”这正是让楚留香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这条线索走进了死胡同,楚留香只纠结一番就先放在一边,转而问向有点蔫吧的顾青,“阿青,你有想到曾和你结仇的人吗?”
    无花语气微妙的说:“你觉得就他这样的,即便是得罪了人他会知道吗?他连别人的脸色都看不清。”
    楚留香对此还真是找不出可反驳的,他沉吟道:“事到如今,也只有一个办法了。我想去拜访下薛衣人薛前辈,只不过他现在已退隐林泉,想要见到他,只有想个非常的方法了。”
    无花“蕙质兰心”,转眼间就想到了一件事,嘴角上扬:“若我没记错的话,左小姐要借尸还魂还的施小姐,正是施夫人花金弓的女儿,而这花金弓还有一个儿子——”
    “金弓夫人的儿媳妇正是薛衣人薛前辈的女儿,他们两家正是儿女亲家。我若是能让她们帮忙引荐,必然是能见到薛前辈的。”楚留香果然和无花心有灵犀一点通,无花刚开了个头,他就想到了下面的话,“顺便还可以了解下施小姐和她那情郎叶盛兰的事情。”
    本来楚留香是打算暗闯施家庄,再来和金弓夫人或者薛家小姐来个“偶遇”的,可香帅刚打了个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
    因为左明珠的病让掷杯山庄这段时间门可罗雀,今天天刚蒙蒙亮,却乍然热闹起来。
    一大群泼皮无赖在掷杯山庄外敲锣打鼓,如此大的声响,把还在梦乡里的掷杯山庄里的人都给吵醒了。还不止呢,除了把锣鼓敲得震天响外,还有松江府城最泼辣最会骂街的泼妇,伴随着锣鼓声就在掷杯山庄外嚎啕大骂,那真是一个比一个骂的难听,骂的污秽。
    楚留香揉着鼻子醒过来,左二爷见他醒来简直如获至宝,一把拉住他的手,跺脚苦笑道:“兄弟,花金弓那泼妇居然带了一群无赖和一群泼妇来这里撒野了,而且还要把顾先生交出去去给她女儿治病!”
    “施小姐也病了?”楚留香故作不知左明珠和施小姐的计划,不过现在这计划也已然作废了,毕竟左明珠都醒了,自醒来后都还在调理肠胃呢,都有些把和她“同甘共苦”一同病了的施茵给忘了。
    左二爷恨恨道:“可不是,先前我把江南的名医都请过来给明珠看病时,那老虔婆就来闹过一回,说我耽搁她女儿看病了!遇到这种泼妇,我也实在是没有法子了,我要是跟她一般见识,岂不是要被江湖上的朋友们笑话。”
    楚留香想起他还想借机拜访下薛衣人,想了想说:“我看金弓夫人也是为了施小姐,二哥就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了。不过,要是让她再在掷杯山庄外闹腾也不是办法,不如我护着阿青去给施小姐看看病去。”
    左二爷虽然和金弓夫人互相看不顺眼,但到底可怜天下父母心,他踌躇了下方说:“都是我连累了顾先生,等明日我定然好好向顾先生赔不是。”又咬牙不齿道:“花金弓那母老虎,我看她还有脸能丢出中原丢到西域去?”
    楚留香微微一笑:“对阿青,二哥只管再亲自下厨做几次鲈鱼脍就是了,相信我他会喜欢的。”
    门外,金弓夫人和她的儿媳妇薛红红就坐在马车里,听一群泼妇们骂街,等骂声渐渐小了,薛红红就喊一声:“每人再加一两银子,给我使劲的骂。”
    骂声顿时就上一个台阶。
    堂堂掷杯山庄门前俨然成了菜市场,不,是比菜市场还热闹百倍,毕竟这金弓夫人和薛红红能集齐松江府城里那么多泼妇,也是够拼的。
    楚留香在门内把门外的骂声听得一清二楚,说实话实在是不堪入耳,还不是单纯的骂街,还夹杂着诸如“左轻侯你个老不死的,缩头乌龟,你就是要把我们家茵儿逼死啊!”这类话,还确实是想让左二爷把顾神医给交出来,只不过这请人的法子真让人不敢恭维。
    左二爷深觉得丢脸,太丢脸了,若是没有顾青这从西域来的外国人在,金弓夫人这么做,丢人也只会在松江府城——再说松江府城也习惯了,毕竟金弓夫人可是松江府城里泼妇中的战斗机,有武力值加成,更让她肆无忌惮——可现如今丢人都丢到外国人面前了,这已经上升到两国友好往来的层面了,丢人呐。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人家外国小哥儿官话儿说的都不是那么利索,听国骂还是吃力的。
    对左二爷这样的硬汉,像金弓夫人这样的泼妇就是他的克星,不过万物相生相克,对金弓夫人这样的泼妇,自然也有她的克星的,那是什么呢?
    当大门打开,金弓夫人正要亲身上阵呢,一抬眼就对上一对金光闪闪的大帅哥,顿时腰眼儿都软了,泼妇状都做不出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