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西泠过客+番外 作者:爱穿黑衣服

字体:[ ]

 
文案
正经版:张起灵,无论你在哪里,你的身边都必须有我。
吴邪,不管我在哪里,你都要陪在我的身边。我不会放手。
轻松版:小哥!你去哪里?——喝水
小哥!!你去哪里?!——卫生间
小哥!!!你去哪里?!!——关上门
小哥!!!!你要做什么???——上了你!!
内容标签:强强 幻想空间 前世今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王胖子,花儿爷,黑瞎子,墨天问,解子扬 ┃ 其它:强强HE,小三爷黑化
==================
 
☆、你骗我
 
  我不能给你整个世界,但我的世界可以全部给你。——吴邪
  “你骗我,张起灵……”
  是的,你骗我,鬼玺是假的,十年之约是假的,我是你世间唯一的联系也是假的,什么是真的,你恢复记忆了,这才是真实的。
  青年穿着得体的唐装,纯白柔软的上好布料裁剪的大气端庄,袖口处一圈细细的金色线边,懒散的靠在竹椅上,嘴边挂着万年不变的笑容。
  “老板,这个……”王盟有点站不住了,怎么最近几年老板越来越深不可测了,这似笑非笑的,汗毛全立起来了,真真成了小三爷,也是没谁了。这边正想着,青年却开口了:“王盟啊,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不走心了,这么一件假的不能再假的破玩意儿你也能给我收进来,行啊!这个月工资没了。”王盟瞬间急了,“老板别啊,你看看我也不容易,我真的是不容易啊,我到现在还没有娶老婆呢!老板啊……”青年轻笑一声,竟有种让人离不开眼的惊艳,虽然转瞬即逝,但让人难以忘记,直到耳边再次传来笑声,墨天问才反应过来,向来没有表情的脸难得出现一丝窘迫,这让栗发青年又笑出了声。墨天问看了看老老实实拖地的王盟,又看了看一脸狡黠的青年,就知道自己又被这个小孩子耍了。
  “回去练功。”假装冷酷的扔下一句,便风风火火的离去,全然不顾身后爽朗的笑声。王盟看着这一幕,不禁心生感慨,老板好久都没这么开心了,自从,长白山以后……
  五年前,也就是张起灵告别吴邪后不久,自家老板就那么浑浑噩噩的回来了,问什么都不说,拿着一块破石头相面,不管是胖爷也好,花儿爷也罢,甚至爹妈大叔二叔全来了也不顶用,过了一个月,突然就没了影踪,找也找不到,北京、湖南、山东、甚至巴乃都在默默的翻腾,结果呢,还真是巧了,自家老板没找回来,道儿上的哑巴张回来了,问他什么都不知道,说他盘格了吧,也不是,身边跟着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一看就是心思颇深的主,结果还就孤零零一个人,跟定张起灵了,这花儿爷,胖爷和那个戴眼镜的瞎子也是说不得,毕竟人家正主也没嫌烦不是,还是找自家老板要紧,第二天就看见自家老板回来了,后边还跟这一个高大冷漠的青年,三十岁左右,说实话,性格实在是不讨喜,但是比那个哑巴张强多了啊,人家冷漠归冷漠,但是不冷情啊,对自家老板就是好,好的不得了,好的像穿一条裤子似的,老板呢,也是信任他,这几年功夫蹭蹭的涨,和那个哑巴张不相上下了,但是,好像,大概,总觉得自家老板不记得那个哑巴了呢,这几年也确实没看见他们联系啊……
  “王盟,今年的全勤奖没有了。”青年轻飘飘一句话,瞬间打断了小伙计不知飘到哪里的思维,留下了风中凌乱的王盟和他经久不息的哀嚎:“老板!不要啊!”
  青年小心翼翼的摸着手中的东西,那东西实在说不上好看,黑不溜秋不说,图案也很狰狞,但是青年却是那样小心,似乎生怕弄坏了它。“小邪,”一阵熟悉又安全的气息包裹着他,青年抬起头,赤红的双眸闪着凌厉的杀气,“为什么,他竟然敢骗我!”扑面而来的混浊气息让墨天问眯了眯眼,随后更为强势的压了下去,“因为他不爱你。”冷漠的回答让青年有了一瞬间的怔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你说的对。”他默然,双手轻轻松开,那东西砰然落地,满屋残渣,“他不爱我,那我也不要爱他了。”
  张起灵,你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什么命中注定,什么恢复记忆,什么有原因,有苦衷,你骗了我,还想忘了我,好,那就让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谁也不欠谁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发文,希望大家不要嘲笑我!!文章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哦!
 
☆、注定相遇
 
  我说过我不爱你,但为何,我的眼睛离不开你。——张起灵
  西泠印社并不是冷清,而是一种宁静,温暖的气息在这个不大的房子里充斥着,古色古香的玩意儿让整个时空有些许错乱,似乎是古代与现代并存。墨天问看着懒懒窝在沙发上的青年,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可是却被小憩的青年逮个正着。青年已经褪去了昨日狂躁的气息,安静的如同一只温顺的猫儿,他笑起来,忍不住追问:“天问,你在笑吗?是不是在笑?”墨天问绷着一张老脸,话也不说一句,但是本来白皙的脸上却慢慢有了红晕,这让青年更觉得可爱,忍不住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把嘴角往上挑了挑,“天问你这样笑多帅气多骚包啊,都让我看得一愣一愣的,你不愁找媳妇啊!”墨天问皱了皱眉,一把握住捣乱的手,另一只手想要捏他的软肋,但青年却灵活得很,身子一摆就逃脱了,墨天问岂是这么好糊弄的,被臭小子占了便宜,自然要讨回公道的,他伸手一捞,青年狡猾的眨眨眼,步子一变,再次躲开。墨天问并不着急,他借力使力,手在沙发上一按,整个人腾空,在空中一个转身,抓住青年,青年岂肯就范,两人在狭窄的空间里你来我往,过了几十招,正当墨天问一把制住调皮的青年时,门开了。
  进来的是两个年轻人,个子差不多高,一个人穿着深蓝色帽衫,黑色牛仔裤,还背着一把古刀,另一个穿着咖啡色皮衣,蓝色牛仔,两人二话不说进了店,就这么静静的站着。“吴邪。”到底是对方开了口,青年点头,开口道:“好久不见,张起灵,齐羽。”
  四人坐下,王盟沏上上好的龙井,眼观鼻鼻观心,一句不说,乖乖看店,吴邪暗笑他挺有眼色,寻思着要不要给加个工资,这边,张起灵再次开口,却还是那两个子:“吴邪。”吴邪皱了皱眉,轻抿了口茶,才开口:“你们两位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张起灵并未答话,齐羽笑了笑,他的面貌与声音和吴邪有七八分像,更别提那一手字体,他的声音更加清朗,讲话条理也很清明,态度不卑不亢,“吴三爷,我们这次来是请您出山的。”吴邪挑了挑眉,笑了,“请我啊,这道上的名人可在你手上啊,麒麟一笑,阎王绕道,请我,哈哈,我可不敢啊!”齐羽看了一眼张起灵,却发现对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眨也不眨盯着吴邪和墨天问,真是关键时刻指不上,默默的叹了口气,将信封放在桌上。
  吴邪不解,齐羽也不催,“吴三爷,你好好考虑一下,若是同意了,三天之后,咱们楼外楼见面。”也不多说,拉起发呆中的张起灵就要走,张起灵站起来,盯着吴邪,沉声问:“他是谁?”墨天问也是一副生人莫近的姿态,吴邪冷声回答:“不劳费心,王盟送客!”
  出了店门,齐羽似笑非笑的看着张起灵,忍不住嘲弄:“怎么了,舍不得啊?当初做了这个决定,就应该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再者说,吴邪已经被你伤透了,你再后悔又有什么用。还不如和我们好好合作,别忘了,我们要找的东西可是一样的。”张起灵把帽兜扣在头上,“我知道怎么做,不用你提醒,我的事,你也不必参与。”说完便大步流星地离开,齐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张起灵,你永远都不会明白,最好的拒绝方式,就是冷漠,而你,早已无师自通,炉火纯青。
  将额头轻轻抵在落地窗前,吴邪轻轻地叹了口气,墨天问并未发问,只是拍了拍身旁青年略微消瘦却很结实的肩膀,吴邪转过头,那双眸子黑的过分,不似常人,隐隐透露出一种阴冷的气息,“天问,这封信是我二叔写的。”墨天问看着吴邪皱起了好看的眉毛,“二叔的笔迹我认识,这封信上只是在说让我和齐羽一起去塔里木,但是我明白他具体的意思,这封信不能按正常的顺序来读。”“什么意思?”吴邪笑了笑,“这全得益于我从小和三叔玩儿的比较近的原因,他经常让我转魔方,转魔方是有规律的。”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哟
 
☆、隐藏的秘密
 
  所有的真相,都透露着下一个谎言的痕迹,因为,我不愿再信你。——吴邪
  “魔方的规律简单的要命,”吴邪嘴角向上一挑,邪气肆虐,“上左顺下右逆,意思是说右面顺时针拧四分之一圈,上面顺时针拧四分之一圈,正面顺时针拧四分之一圈,右面逆时针拧四分之一圈,上面逆时针拧四分之一圈,正面逆时针拧四分之一圈,三叔知道,二叔也知道。当然,这只是魔方,文字不能随便拧,但并不妨碍我们理解,你看这封信,这是我二叔写给我的,上面嘱咐我出门可以,最好爬爬山散散心,二叔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墨迹,他这是允许我出山,看来有大事啊。”墨问天碰碰吴邪的手,眼神示意他继续解释。
  吴邪看着好笑,却故意不再详细说了,懒散的躺在檀木椅上,“大概意思是说,出山可以,远离齐羽,张起灵,不可信。”说到最后,吴邪的声音已经轻不可闻,若非墨天问耳力好,都听不见了。
  吴邪缓缓抬起头,“有同类的气息,怎么回事?”墨天问皱皱眉,他对这类气息并不敏感,而且吴邪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自己,他也就慢慢放松了警惕,却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我去看看。”墨天问刚说完,却看到吴邪止不住的笑意,“子扬回来了。”话刚说完,楼下的青铜铃声便响起,吴邪身体一晃,竟直接到了楼梯口,大声喊道:“子扬,在楼上!”下一秒,一阵铺天盖地的血腥气就包围了整个店铺。
  墨天问很讨厌这种血腥味儿,他皱着眉头,不耐烦的瞪了一眼解子扬,就坐到一旁的太师椅上。说到墨天问,这个人是吴邪在墓底发现的,当时吴邪自己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满脑子茹毛饮血原始人类的血腥场景,墨天问一动不动,像块肉似的,吴邪上去就是一口,结果,墨天问竟然把他弹出去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墨天问被时而清醒时而犯浑的吴邪带回来了,心甘情愿的教他怎么控制自己,教他功夫,解子扬那货也一并带回来了,只不过解子扬太笨,一激动一生气那股子大粽子味儿遮也遮不住了,腥的要命。
  这边墨天问自己郁闷着嫌弃着,那边解子扬和吴邪却要好的不得了,两小只在一起腻腻歪歪,当然了,那一大只很快就坐不住了。“咳咳,”墨天问清了清嗓子,抬起头,看见两小只齐刷刷看着自己,满意的点点头,吴邪心里撇了撇嘴,看了看一脸狗腿的解子扬,觉得发小蠢毙了。解子扬一点也不觉得,他只觉得墨天问好厉害,还拜了墨天问为师,现在一双红彤彤的大眼睛里满是崇拜,还一脸狗腿的端茶倒水,吴邪捂脸,也是没谁了!
  “子扬,你这段时间练得怎么样了?线索有没?”吴邪翘着腿,笑嘻嘻地问。“我自己还行吧,我打听到了三叔的消息,我问了问青海那群小家伙们,他们说三个月前看见过三叔和一个汉子一起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吴邪沉思,三叔的脾气自己知道,他绝对不会留不信任的人在自己身边,而且在地下他宁愿一个人都不愿带着自己,那个汉子是谁呢?谁能让三叔如此毫无芥蒂的分享自己的秘密呢?看来必须去一趟青海,这样既能打探三叔的事儿,也避开了齐羽,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主意一定,吴邪便要联系齐羽,却没想到,胖子的电话先打进来了。
  “天真啊,胖爷快到你家门口了,赶紧备好饭菜啊,准备好十个人的饭菜听到没有,今儿个咱得好好吃一顿啊!我和你说啊……”“停!”吴邪快速打断他的唠叨,“你过来再说吧,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唠叨了,都快成老妈子了!”“我他娘的这是为了谁啊我,胖爷我原来多么干巴利落脆的一个人啊,硬生生的让你磨成娘们了我!”“行了行了,在我家请你吃烧烤,快来吧!”吴邪挂了电话,眼角往上一挑,似笑非笑,“看来,我们是不能单独行动了,事情要比我们想的复杂那么一点,楼外楼是非去不可了。天问,子扬,联系一下,准备好家伙,我们要忙一阵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