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 风筝 作者:几醉

字体:[ ]

 
文案:
     张起灵就像是一只黑白色的风筝,
 
孤高而淡然地行走在这个世界之外,
 
仿佛整个世界与他没有一点联系。
 
但吴邪,是这只风筝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
 
是那根又细又长的白色风筝线。
 
------------------------------------
 
作者君是学生党,进度缓慢。米娜桑耐心点,但评论一定要有!
 
内容标签:原著向 盗墓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胖子、伍子胥 ┃ 其它:风筝、瓶邪风筝、瓶邪、瓶邪原著向
 
==================
 
  ☆、第1章
 
  
  八月的杭州,时而炎热时而多雨,上午还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下午便暴雨倾盆,变化之快让人应接不暇,一如日暮西湖上飘渺的云霞。
  吴邪百无聊赖地看着他的小古董铺子,虽说就开在西湖边上,算是个黄金地段,门前就是闻名遐迩的西湖,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游客从门前经过,但铺子还是冷冷清清的,不时有几个观光客进来,纯粹光看不买的性质。
  这段时间里他想了很多,或者说想的太多以致他的精神已经进入一种疲惫的状态。吴邪有点抗拒再去想那些一代又一代人讳莫如深的谜团还有谜团背后那些悚人的真相。他现在每天做的就是守着他的古董铺子,八一八王盟和他新对象的进展,偶尔到西湖边上吹吹风,或者看着窗外万千妩媚的杨柳发呆。
  他也不想再去追究什么。大概人的天性就是如此,对于一件事,即使最开始时有多么的执着与好奇,时间长了,再强烈的执念也会淡去,最终放弃,不愿再去看,不愿再去想。
  吴邪甩甩头,想把那些烦乱的思绪都甩干净。又喊王盟给他倒杯茶来,喊了好几声,也不见王盟答应。吴邪抬头,看到王盟正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玩得不亦乐乎,嘴角的笑隐隐透着一丝猥琐。
  吴邪扶额,心说连王盟都在他纠结的时候找到对象了,娘的,让他这个老板情何以堪啊。
  这一日,王盟提早溜了和他那美女对象发展去了,吴邪正打算关门出去吃饭,闸门还没拉呢,胖子中气十足的京腔就远远地传来,“天真,好久不见。想你胖爷没?”
  吴邪转头,就见胖子正大步朝他走来,一边走还一边特招摇地挥手,笑的那叫一个潇洒不羁。一段时间没见胖子又肥了一圈,吴邪看着他直觉这只猪真的可以拿去宰了榨油。胖子背了个驴友常备的大背囊,闷油瓶不紧不慢地在他身后,也背了个一模一样的背囊。只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吴邪扭头,也朝他俩招手,”胖子你他娘怎么又胖了一圈,该不会是转行开猪肉摊了吧。”他一边说着一边又将闸门拉上去,将钥匙踹到口袋里。
  胖子不屑地哼哼,道:“你胖子我一身神膘可是能护体用的,当然是厚点的好。哪像天真同志你瘦得蔫不拉叽的。”
  “也好,这么一身膘什么时候缺钱还能榨点油卖了,不愁饿死。”吴邪抬脚进门,又招呼道:“你们先进来把东西放下再说。”
  胖子一屁股坐在了吴邪平日倚着看风景的太师椅上,椅子不堪重负地发出“吱”的一声。随手将背囊扔在了一旁。闷油瓶也放下行装,在胖子对面坐了下来。
  吴邪跑到后堂给他们沏了两杯普洱,端出来时胖子跟狗似的嗅了嗅,鼻头耸动两下,便道:“天真没想到你他娘泡茶还有两把刷子啊。”
  吴邪喝了口茶,道:“那是当然,我二叔最喜欢茶艺,小时候天天看他泡茶,一来二去我也多少学到了点茶道。”
  胖子没接话,也拿起茶慢慢的喝。吴邪没想到这丫五大三粗地还懂得品茶,一时无话。
  时值正午,热辣辣的阳光洒下来,天地间皆是一片金光烁烁。外面不断传来夏蝉呱噪的鸣声,吵得人心烦意乱。
  吴邪垂眼看杯中漾起涟漪的茶面,又看一眼地上鼓鼓囊囊的两个背囊。心中了然胖子这次来肯定是有事找自己,如果不是让自己给他出货的话,那就是找自己下斗了。吴邪捏了捏滚烫的杯壁,心情竟有点无可言喻的复杂。
  胖子一连喝了好几杯茶,也不嫌烫,才拍拍他一肚腩的神膘,道:“天真,这都什么时候了,小哥和我远道而来,你怎么着也得招待咱顿饭吧。”
  吴邪说好,去楼外楼解决了午饭好了。
  胖子走过去的路上一直嚷嚷着要吃楼外楼的糖醋鱼,闷油瓶由始至终不置一词,闷着头跟他们走。
  胖子要了个包厢,看样子是有话要说。等上菜的时候,吴邪问胖子他和小哥的同居生活过的怎样。他总是觉得让胖子和闷油瓶两个大男人挤在一个四十多平米的小房子里也太憋屈了点,想着想着,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副画面:穿着小鸡内裤的闷油瓶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天花板发呆,而胖子就在一边大大咧咧地喝酒看电视,对比鲜明,两极世界,笑点满满。弄的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胖子看他笑,就一脸□□地靠过来,问他:“天真小同志啊,你该不会是想到什么限制级画面了吧,说出来跟胖爷分享分享交流交流嘛!”
  吴邪白了他一眼,就骂:“都说胖子好色,果然是事实。对了,小哥怎么样?还好吧?”
  胖子一拍胸脯,道:”当然了,你胖爷我可是有恩必报的人,小哥救过咱这么多回,我可是把他当观音菩萨一样供起来的。”
  吴邪直觉是你就吹吧,又看了看旁边依旧沉默的闷油瓶,觉得这家伙越来越不爱说话了,继续问胖子:“你有没有跟小哥再去看看?他的病有办法治么?”
  胖子叹了口气,摇摇头,“后来我又找了几个有名气的医生和大医院给小哥看病,诊断结果都他妈大同小异没什么两样的。一个个都说没什么大碍,要等自然恢复。恢复个屁!小哥到现在也什么想不起来,一点起色都没有。”
  吴邪也叹气,心说小哥这病也不知道怎么办,不过幸好他只是失忆,倒斗的本事半点不见退,失忆前后都是逆天的牛。不过转念一想,其实失忆也未必就真的有多糟糕,起码可以忘掉很多不想记住的事,不用时时刻刻被过去束缚,给自己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只是当时的吴邪还不曾意识到,从生为老九门后人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有了选择的资格,无论迟早,他始终会被卷入这场无法逃离的争斗中。宿命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的,无论他们再如何挣扎,都会走上那条名为宿命的必然道路,或顺从或不甘地走到自己的尽头。
  这个局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好下场。
  三个人风卷残云地扫光了桌上的饭菜。那服务生看到闷油瓶,神色很是奇怪地瞟了吴邪和胖子好几眼,最后一转身走开了。吴邪心想她该不会真把他们当人贩子了吧。
  饭后,吴邪和胖子天南地北地海聊起来,闷油瓶就坐在包厢里的飘窗上吹风,也不知听没听他们说话。风从西湖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吹来,带着湿润的微凉,掠起他额前的黑发。那双永远都淡然若水的眼眸里,是窗外寥落的星空。
  聊了好一会儿,胖子清了清嗓子,神色中终于带上了一丝认真。吴邪就知道这家伙终于要转入正题了,心里隐约能猜到他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主动提出来。
  胖子道:“天真,我这次来找你不为别的。就是想让你跟我和小哥去倒个斗。”胖子说这话时眼睛直直看着吴邪,罕见的认真。这人下斗的时候都经常是三分认真七分扯皮,很少有认认真真说一件事的时候。这就让人觉得,一旦他认真起来,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
  吴邪心里咯噔一声,果然没猜错。这胖子肯大老远从北京飞来杭州,不是为了倒斗就是为了冥器。他沉默了一会儿,期间胖子一直没说话,一改平日里贫得有些聒噪的性格,闷油瓶就更不必说。沉默无声无息地吞噬了整个空间,他们仿佛瞬间成了吝啬言语的学者,静静地听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良久,吴邪才开了口,却并不是答应或拒绝,他说:“胖子,我听说最近你在北京混的不错,怎么还要下斗?”
  胖子看他犹豫,也不强逼他,就笑笑,道:“胖子我这一辈子大风大浪见多了,大财也发过不少。都是拿了钱没两天就花光了,也没想过要给自己存点钱什么的。”说着,他言语里渐渐染上一丝感慨。
  胖子一口灌了一杯酒,咂咂嘴,继续说:“你也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一夜暴富的多了去了,一生富贵一朝散尽的也不少。脑袋系在裤腰带上,一个不小心就没了。个个都是及时行乐的人。”
  “现在我好不容易想安定下来了,看看银行存折发现这么多年几乎什么都没存下来。我就想,怎么着也得给云彩买个钻石戒指——首饰店里能闪瞎人眼的那种——当订婚礼物,结婚以后北京的铺子我转手出去,就在广西老老实实安营扎寨落叶生根了。这次我从古籍里发现一个油斗,打算好好赚一笔钱,你胖爷我就退隐了。”胖子一口气说完,自己都有点唏嘘。
  “你真就这么喜欢云彩?”
  “当然了,我说了喜欢,就是真的喜欢。”胖子想也没想就答。
  吴邪咋舌,没想到胖子看起来粗枝大叶,大大咧咧的,竟然也考虑了这么多。他本来还觉得胖子对云彩只能是个单相思,人家姑娘未必能答应他,可看看胖子比在斗里都认真的样子,吴邪忽然觉得,要是云彩真嫁给胖子,会很幸福的。
  吴邪不由看了一眼窗边一直没说话的闷油瓶,就有些感慨,其实他们三个里,看起来最不靠谱的胖子比他和闷油瓶要靠谱得多。他深陷迷局,步步维艰;而闷油瓶神秘莫测,难以追逐。
  吴邪举杯跟胖子碰了下,一口酒下肚,不但没化了他刚生出的些许愁意,反而让他觉得心里有点堵,空落落的。酒过喉后,那股辛辣和涩意一同涌上来,堵得鼻子发酸,像是快要在深海里窒息的时候被人猛地拉上岸一样。
  等那股劲儿过了,吴邪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还没回答胖子呢,也不知是不是真的酒精对大脑的兴奋作用使然,吴邪看着胖子还在等他回答,神情很是认真庄重,看来他真的很在乎云彩,心想兄弟都做到这份儿上了还不答应他吴家小三爷就真成吴家小龟三了。于是一拍桌子,道:“好,下就下了,他奶奶的小爷见过的粽子比他斗里的冥器还多,就看看谁怕谁。”
  胖子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说:“得,咱们三个一起上,就是阎王爷来了都不怕。”
  “对了,小哥呢?你问过他答应没?”吴邪问。
  “当然了,人家小哥可不像你这么婆婆妈妈的,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胖子像是终于松了口气,看来他对吴邪能不能答应心里也没个底,此时心头大石放下了。不禁又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一口闷下,咂咂嘴,吐出一口酒气。
  闷油瓶居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吴邪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一直坐在窗边的闷油瓶。他本以为闷油瓶失忆了,虽然倒斗的本事一分没减,但要贸贸然地下斗,至少也会犹豫一下或者拒绝的,没想到……
  闷油瓶还在看天,没有看过来,似乎他跟过来就真的只是来吃饭的而已。吴邪看着他半隐在黑暗中的侧脸,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那种难受,怎么说呢,就比如一个你一直以为足够了解的挚友,某天突然跟你说,其实你一点都不了解我一样。
  胖子也不知道是高兴了还是怎地,一杯接一杯地灌,真的是灌,吴邪怎么都劝不住。最后喝得站都站不稳了,就一个劲儿地喊云彩、云彩的。吴邪无奈,只得扛起他,心中疯狂吐槽胖子直线上升的体重,一边还转过头去,说:“我们回家吧,小哥。”
  闷油瓶站在昏黄的路灯下,转头看着他们,淡淡地“嗯”了一声,走过来自觉把胖子另一条手臂拉到自己肩膀上扛着。吴邪不知是不是错觉,刚刚闷油瓶走过来的时候,他看见他眼中似有浅淡的笑意一闪而过。
作者有话要说:  说在所有之前:这篇文是两年前的灵感了,算不上多新。只是一直没有写,直到今年八月。也许我的力量很微不足道,但我想用自己所能做的,去回报这对我深爱的cp——瓶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