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鲛魂烛 作者:墨页岩

字体:[ ]

 
    【文案】
    传说上古有一神物,名曰“鲛魂烛”。得之,可晓前尘往事,明世间万物之理。
    “小哥,记忆找回来了,身世之谜也解开了,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吴邪,我…你愿意入我家祖坟吗?”
    “靠,小哥,你脑子不会是被什么啃了吧?!”
    “……”
    “我,我当然愿意!”
    本文展开平行世界走向,结局HE。
    内容标签:盗墓 阴差阳错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 ┃ 配角:胖子等 ┃ 其它:
    ==================
    
    ☆、 楔子
    
    据说“东海有鲛人,可活千年,泣泪成珠,价值连城;膏脂燃灯,万年不灭;所织鲛绡,轻若鸿羽;其鳞,可治百病,延年益寿。其死后,化为云雨,升腾于天,落降于海。”
    上古时代,黄帝轩辕氏为华夏民族共主,五帝之首。轩辕氏一生战功赫赫,涿鹿之战擒杀蚩尤,统一中原各部落,且传说其在位时间很久,期间到处游历。游于东海之滨时,见一奇特生物,鱼尾人身,水居如鱼,泣泪成珠,甚是奇异。黄帝见猎心喜,遂捕捉,谓之鲛人。
    轩辕氏赏玩几日,无味,遂取九只鲛人之心,留一魂,以秘法炼制一灯芯,取其躯及烛九阴之身,制成一烛,高九寸(约30公分),名之鲛魂烛。
    烛身蛇形,盘一圈而立,蛇嘴张开,灯芯从中穿出,甚是神异。蛇身通体金黄,鳞甲排列细密,精致异常。又取天外陨铁,制烛台与护套,镂空细丝勾勒繁复图案,扣住烛身,烛台呈莲花状,高二寸(近7公分),蛇尾插于莲心,整支蜡烛浑然一体,似是天成。烛魂为一俊美雄性鲛人,高八尺,人身鱼尾,黑眸蓝发,点燃后则现于世上。
    轩辕氏甚是喜爱此烛,时刻随身携带,其后四处游历,不远万里,踏遍华夏大地,见识颇为开阔,烛魂也因此通晓各种秘闻怪谈奇事。后被轩辕氏赋予些许神奇能力,付出一定代价后可知凡人前尘往事,略窥视天机。传说,若点燃者以己心血注入蛇口,待血流至蛇尾,点燃烛芯,烛魂则现。
    黄帝逝后,鲛魂烛却不知为何流落世间,不知所踪。
    直到周朝时期,此烛被周穆王在游历过程中无意得到,穆王知其用法,点燃之,问烛魂天下之奇地异人,烛魂曰“有西王母,居昆仑之丘,瑶池之滨。其状如人,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有三只青鸟为伴。”穆王奇,遂以擅长制造的造父为车夫,以诸侯进献的八骏神马(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骅骝、绿耳)为御驾,西征而去。一路征讨,抵达昆仑之丘。西王母出来阻止他,请他观黄帝之宫,迎他上瑶池,设宴款待,两人诗歌相和,得“四白鹿,四白狼”而归。在《穆天子传》《山海经》等书中留下了一段段传奇故事。
    周穆王死后,鲛魂烛也被其带入墓中陪葬。却不料后人知此烛的神奇之处,遂带出,在某次抢夺中又失去踪迹,不知流落何处。
    三叔那老狐狸听闻鲛魂烛的传说,又不知从何处得到了鲛魂烛的下落,告诉了小哥这个消息。小哥下斗寻找,三叔也决定去捞点好货,一个电话打给吴邪,叫他也去见识见识,故事便由此展开……
 
    ☆、 念想
 
    残阳如血,散发着最后一刻的温暖。
    站在窗前,不知不觉中想起了那个人。你到底为何要如此?!初相见时,你像个闷葫芦似的,跟你说话你也不理,只管低头睡觉,要不就是抬头看天,好像天上有什么好看的东西似的,看别人两眼还算好的。哦不,仔细想想,第一次的见面似乎是在三叔的楼下,与一个瘦高的人擦肩而过,那才是初见。再见时已是去七星鲁王宫的路上,而后你的神奇之处一点点展现出来。
    水洞里,奇长的二指,食腐的尸蹩,千年的傀,利落的身手,黑金古刀的锋利,也包括那独特的血液。
    鲁王宫内,神秘的失踪,威武的麒麟,紫金的玉匣,血尸的头颅,墓主的身份,玉俑的来历,甩刀的突然,动手的狠决,断后的果断,还有你的不告而别。
    海底墓里,蛇眉铜鱼的秘密,不速之客的来意,鬼船的恐怖,海猴子的凶狠,伪装的面具,精妙的演技,涌动的黑发,机关的精妙,阿宁的算计,变幻的密室,离奇的梦境,十二手女尸的扭曲,二十年前的谜题,三叔生死的真假,禁婆的骨香,以及那拉我入怀的保护。
    秦岭神树,精致的六角铜铃,奇怪的铜棍,出没的巨鱼,围困的尸阵,高耸的神树,干尸的面具,寄生的螭蛊,老痒的欺骗,物质化的能力,燃烧的烛九阴,坍塌的洞穴,最后的坠落,被救的疑惑,甚至会假设若你也在,我会不会更早发现老痒的骗局,会不会…更安全。
    云顶天宫,火车上的再遇,平淡的眼神,奇怪的壁画,虔诚的跪拜,诡异的昆仑胎,玄机暗藏的磁龟,潘子的调笑,陈皮的阴毒,十年前的队伍,无止境的死循环,受伤的三叔,你的纸条,唯一的出口,九龙抬尸的大气,围攻的怪鸟,阴兵借道的惊悚,青铜门的巨大,胖子的阻拦,最后…你的那一句微笑的“再见”。
    从七星鲁王宫一路走来,你胸膛温热,化解我多少次危机,在你身边,总会有无尽的安全感,但你转身离开的背影,比最寒冷的冬夜还要让人心冰冷。
    为什么?!为什么执意独自进那诡异的青铜巨门?!为什么可以轻易地笑着说再见?!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难道不是一辈子的朋友?!你可知,当我看见你头也不回的进入门后,再也不见你的身影,我的世界天旋地转,我心中的迷惑、担忧,无力感瞬间席卷全身。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等三叔醒来的同时,也掌握了一部分云顶天宫的线索,解开了一部分关于汪藏海的谜题,却一直不明白三叔和你的目标,本想问问三叔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料人算不如天算啊。那天在外面抽着烟,医生突然找我说有要紧的事跟我谈,就心觉不妙,奔到病房,果然,三叔那老小子已经跑了,靠!这么多天的等待真是白费了。没办法,只好处理完医院的事回了杭州,边看古董铺子边打听三叔的消息。
    神游归来,点一支烟,缓缓吐出缕缕白气,最终消失在空气中,好似你最后的消息,再也不见。突然,听见仍在床上的手机,以为是客户什么的来电,没多想,随意拿起看了看,这一看便愣住了,竟然是消失许久的三叔的电话!
 
    ☆、 再见
 
    气冲脑门,马上接起电话,张嘴就要骂那老狐狸,问他这些日子到底死哪去了。谁知我话还没出口,三叔就先开口了:“大侄子啊,别急着骂我,先来我这里吧,快点,来了我跟你说怎么回事”。看来三叔很了解我知道我要数落他,抢先堵住我的嘴。算了,看了看表,已经五点半了,收拾好东西,让王盟那小子看好店,开着小金杯去三叔家。
    到了三叔家门口,停好车便气冲冲的向前走,想着一定要好好问问这老小子。却不料世界就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推开门的一刹那,我便傻在了那里,竟然…竟然是他!坐在拐角单人沙发上的那个人,是闷油瓶!他淡淡瞥了我一眼,便低头不再说话。怔怔的愣在那里看着他,心中涌现无数疑惑。
    胖子坐在沙发上,见我看着小哥没反应,便朝我怪叫到:“天真无邪同志,怎么着,被小哥迷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我知道咱小哥长得帅,你也不用这么火辣的目光盯着他吧,小心小哥让你和他怀里的黑金古刀亲热亲热!我们可等了你好久了!”
    我回过神来,就听见几个人的笑声,脸上一热,便回骂到:“去你的,死胖子你胡说什么呢!小心小哥削你,我这是没想到小哥竟然从青铜门里出来了,还到了三叔这儿!”
    潘子跟三叔在一旁看着什么东西,边看边讨论,这时候也笑着跟我打了声招呼:“小三爷,你来了啊。”
    另一边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三叔介绍着:“这个是林森,是我的得力伙计,身手很是灵活。另一个戴墨镜的,你叫他黑瞎子就行了,道上的人都这么叫。”
    林森嬉笑着站起来叫了声小三爷,那黑眼镜只是坐在沙发上,嘴角挂着丝邪笑:“哟,这就是你大侄子,果真是天真无邪啊!”我听了这句话,顿时怒视他,只想掐死这该死的瞎子。
    三叔招呼道:“小邪啊,前阵子我得了个消息,据说陕西那里有个墓,是个油斗,而且里面可能有传说中的神物“鲛魂烛”,这段时间恰巧碰到了小哥,便告诉了他这个消息,他答应跟我们一块下去看看。”
    “鲛魂烛”!我脑子飞快的转起来,然后定格在记忆的某个区域,是那根知万物,明人心的蜡烛!传说是上古时期黄帝所制,并成为他的心爱之物,曾带着它走遍千山万水,看见世间万物。后来被传奇天子周穆王找到,并根据鲛魂烛的指引,西去昆仑,与西王母相谈甚欢。鲛魂烛给周穆王做了殉葬品,却不料世事无常,此烛虽然知者甚少,却也只是几乎无人知道,被贼人盗出,经过一番争夺后,不知所踪。
    “三叔,你也太厉害了吧!这等神物竟被你找到了消息?!”
    “这是一个同行的伙计在山西陵川县的一个斗中发现的。他们几个人闯进了一个斗里,本来以为可以捞点明器,却不料墓主实在是厉害,各种机关巧术,防不胜防。除了他,其他人都折在了斗里。正巧这个伙计被我的几个伙计抓住送了我这里来,据那小子说,他似乎看见墙上壁画的尽头很明显的地方,画着一只造型奇特的蜡烛,好似一条盘起身欲攻击人的蛇,镂空的花纹图案特别精细复杂。我想了想,似乎是在哪本古书里看到过。回头想了想,又翻了翻资料,这才知道原来是鲛魂烛。”
    “三爷想去看看,所以也叫来小三爷开开眼。”潘子道。“三爷,您吩咐的东西和火车票已经准备好了,今晚八点的,咱们现在就出发?”林森问。“走吧,现在都七点了,再晚就赶不上火车了。”三叔招呼着我们现在出发。
    到火车站时快到八点了,三叔这次的安全做的不错,没出什么篓子。就登上了开往山西陵川的火车。
 
    ☆、 在路上
 
    到了软卧区,三叔开始分房间:“我,潘子,大侄子还有张小哥一间,其他人去另一间,没什么问题吧?”
    突然一条胳膊搭在我肩上,顺势很亲昵的从后边揽住了我,吓了我一跳。
    马上转头,就看见那个黑眼镜的头搁在我肩上,嬉笑着说道:“哟,三爷,我跟小三爷很有眼缘啊。我跟小三爷一间吧,就让那哑巴张去跟胖子一间吧。是吧?小三爷~~”
    他的话音刚落,闷油瓶就抬头看了看我。那一瞬,不知为何我有点心虚的感觉,向前走了一步,转过身把被这销魂声线激起的满身的鸡皮疙瘩抖落在地,对他说道:“一间就一间呗,你干嘛说的这么变态!”
    “好了,就这样吧,把自己的装备都放好,然后去吃饭吧,吃完饭尽量少出来。”
    三叔说罢,潘子便提着行李跟在他后边进了房间。黑眼镜笑着进了房间,顺便把我的装备也拎了进去。看着小哥没什么表情的拿着自己的东西跟胖子去了另一间,我在原地犹豫的站了会儿,便也进了房间。
    闷油瓶坐在下铺,抱着那把黑金古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叫了声小哥,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过来,眼睛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再看时便又是一片波澜不惊。看我没说话,便问了句“有事?”我看了看胖子和林森,他们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犹豫了下便还是说到:“胖子,你和林森先去吃饭吧,我要跟小哥谈谈,回来了帮我们俩带一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