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光阴少年(九千胜x最光阴) 作者:蹉跎浮沫

字体:[ ]

 
文案:
     “你认识我?”第一次,九千胜主动挑起了话题,因为他似乎隐隐觉得他要是不说,这位少年大概会一直以为自己没有发现。
 
“九千胜,人间所称的刀神。”最光阴眼神一亮,琥珀色的眼瞳里满满都是战意。腕间的白毛狗尾巴微微一扬,转化为一把黑色弯刀握于手中,回忆着前几日看到九千胜和烈霏的约战方式,刀身横对九千胜,眉目里尽是认真,“我们,相杀吧。”
 
九千胜刷的一下打开白折扇,目光于霸气弯刀刀柄的那一团晃动的白团子上扫了一眼,又在最光阴镶钻的分叉眉上流连了一番,清冷的心也实在是忍不住想逗弄一二,“相杀要有爱才精彩,我们先去建立相杀的基础吧。”
 
本文讲述的是刀神九千胜和时光之子最光阴之间的纠葛,有一定程度上借鉴了原著的对话,但是意境与情感均不相同,人物性格可能会和别人的理解不同,如不喜欢请点右上角的x
内容标签:异国奇缘 前世今生 霹雳
 
搜索关键字:主角:九千胜,最光阴 ┃ 配角:烈霏(暴雨心奴),饮岁,文熙载 ┃ 其它:霹雳,最光阴,九千胜
 
☆、第一章
 
  
  时光城中无岁月,片刻亦永恒。
  天朗气清,微风徐徐,只见一粉色人影端坐于透明琉璃茶桌前,指尖捻起青白瓷杯浅酌,姿态高贵中带着一丝悲悯,又隐隐透露出一股恒久的神韵。
  桌旁立一少年,面容俊俏,银丝高束,额间奇特四条眉毛,手持一米二长黑色弯刀,身躯半蹲稳如泰山,气质冷冽生人勿近。
  时光城主眼神微微眯起,浅粉色睫毛下一片阴霾,似是不禁意的扫向一旁持剑半蹲的少年,语气平平的开口:“魄少年,你就那么想出时间城?”
  “当然。”少年身形不动,脚下却是微微打颤,细碎的汗珠布满额迹,自脸颊缓缓滑落至地。
  “若是我不给你魄冠呢?”时光城主神情淡然,但天真花茶所带苦涩却是缠于舌尖,久而不散。
  “那吾便等到你同意为止!”少年语气坚定,但是发颤的双腿和汗湿的衣裳都在诉说着他的坚毅和不屈。
  一旁身着西洋服饰的蓝衣青年心疼的想劝说两句,在看到时光城主的神态时又压抑了下来。
  他还记得当初城主曾与他言:
  “天真花茶,乃时间城独有之天真花所冲泡的花茶。入口微苦,随即清甜之味会直贯脑心,吾心不豫时,最喜饮此茶……”
  看来城主的心,犹豫了,最光阴这一次能成功也说不定。
  但若让身为时光之子的他离开时间城前往苦境,则无异于是沾染凡尘俗世,说不得还会惹上一身劫祸。
  但思及他这回坚定的态度,又让饮岁和时间城主满是踌躇。
  十九年前,时间城日晷吸收日精,蕴化出一位光之少年,掌时司而应生,城主赐名最光阴,取自光□□华之意,也象征着其命数与时间息息相关。
  但其身为素魂之体,无魄,唯有得到魄冠,才能出时间城活动,也是因此,才有了今日的这一幕。
  正在青年分神之际,只闻一声沉重闷响,回过神来便见最光阴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已是晕了过去,手中仍紧握黑色弯刀,神情里满是不甘和失落,分明是冷峻的面容,却因带着许多天真,似极了一条得不到骨头而急需人安慰抚摸的大狗。
  “唉。”时光城主轻叹了口气,掌间祭起一暖阳色光团,打入最光阴的体内,“饮岁,带他下去。”
  沉稳声音并没有透露出半点情绪,但是饮岁认得,那暖色光团分明是一项魄冠。
  “是,城主。”饮岁收回纷乱的思绪,上前一步扛起最光阴仍旧僵直的身体,放轻步子走向最光阴休息的时间天池。
  最光阴手中紧握弯刀刀柄,冷峻的面容上显出几分愉悦,放松身子趴在饮岁背上,任其带自己去时间天池修养。
  身后隐隐传来时光城主沉吟诗号的声音:
  掌无限于掌心,驻永恒于片刻
  
 
  ☆、第二章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最光阴独自一人端坐于山顶之上,望着天际的一轮明月,发呆。
  说实话,比起月亮,最光阴更喜欢星星,因为无数璀璨的星,代表着无数的时光,还有无数时光所刻画下的故事。
  来到苦境已有两月,最光阴觉得四周的景色都相差无几,所见之人也是那寥寥少许,不禁有些失落。
  不是说苦境地大物博,人才辈出吗?怎的这几日见的,都是一群都无缚鸡之力的老农老妇?
  此时的光之少年还不知道,不是苦境地少人稀,而是他这几日都是在一个地方打转,迷路而不自知。
  正当最光阴倍感无聊的玩弄着手中的白毛狗尾巴时,山下忽传来一阵吵闹声。
  一个持剑而立的少年拦住一位白衣青年,语气中满是意气风发:“九千胜大人,在下烈剑宗烈霏,听闻大人刀神之名,仰慕已久,特来请教!”
  那名抱剑少年神色张扬,浅蓝色的头发折射出一抹暗茫,说是请教神情中却带挑衅。
  最光阴端详了一会儿,微微摇头,却是在可惜那口上好的宝剑,没有握在合适的人手里。
  转目再看那白衣青年,最光阴顿时移不开眼眸,不是因为那人温文儒雅的气质,也不是因为对方虽是隐藏仍显锐利的气势,而是因为。。
  那个人全身都白白的,头毛也是白白的,好想摸。。。
  好吧,最光阴其实是个隐藏的白绒毛控,喜欢一切白色的带绒毛的东西,从他弯刀刀柄上那团白团团,和弯刀幻化的白毛狗尾巴就可以看出来了。
  “烈剑宗少主,这。。”被唤为九千胜的青年口中带着一丝无奈,分明是不想动手,“刀剑无眼。”
  烈霏神色不甘的看向九千胜,忽地绽开一抹微笑,“那我换一个说法,九千胜大人,让我们相杀吧!”语音未落,拔剑出鞘便是一记竖劈。
  “不敢。”九千胜纸扇轻横,恰好抵在烈霏剑身施力点,随即纸扇一扫,身子一倾,轻而易举的卸去了烈霏的攻势。
  好一记横扫!最光阴虽是面无表情,但是发出异彩的琥珀色眼瞳却泄露出了他真正的心思。
  “九千胜大人莫不是看不起烈霏!”蓝毛少年见人只躲不攻,心下微怒,“也是,毕竟九千胜大人乃刀神是也,必是不屑于与烈霏动手,那便看看这一式如何?”
  只见少年手握剑柄,后退两步,随即使出的尽是一记撩字诀。
  这,已不是剑式了……
  九千胜白衣飞扬,双手翻转,一瞬便将白折扇收于腰后,雪羽双刀入手,一刀重力反背打在烈霏手背,一刀直刺暴雨眉心,在其眉前一厘处堪堪停住。
  “剑,不适合你。”
  刀芒印于眼底,声如泉水穿透,一股莫名情绪侵入烈霏心间,烈霏顿时陷入茫然。
  九千胜见此情景轻叹一声,回手收刀,眼底闪过一抹无奈和落寞,缓步离开山脚。
  殊不知身后有一时之男子,隐去身形悄然跟随其后。
  
 
  ☆、第三章
 
  
  天色将近黄昏,入目一片萧瑟秋意,最光阴尾随九千胜而行,转眼已过三日三夜。
  好不容易没有在原地打转的最光阴这回终于见识到了苦境的地大物博,单单是这个人行走之时,不住挽留的文人,拔刀论证的武者,都让最光阴感到神奇,而更加抑制不住的是,想和此人论刀的心情。
  突然,最光阴感到一阵时光异动,神情恍惚了片刻便又回了神。
  时光重叠之术,在两个不同的空间重叠出一段相同的时光,从而模拟出一段虚幻而真实的时空。
  不过,身为时光之子的最光阴当然能很轻易的进入“现在”的时空,而不是“未来”。
  留别荒原,真是个奇妙的地方。
  专注于时间法术的最光阴一个不查,已被清冷的白衣刀神察觉了身影。
  终于,忍不住了吗?
  九千胜身形一动,转瞬就掠至最光阴跟前,仔细端详着这个跟随了自己两日的少年。
  身为刀神,怎能连有谁跟随自己都不自知,但是查起气息并无恶意,九千胜也便任了,但是都过了三个日夜,这位少年却是不吃不喝的继续跟随,也不怕伤了身子。
  “你认识我?”第一次,九千胜主动挑起了话题,因为他似乎隐隐觉得他要是不说,这位少年大概会一直以为自己没有发现。
  “九千胜,人间所称的刀神。”最光阴眼神一亮,琥珀色的眼瞳里满满都是战意。腕间的白毛狗尾巴微微一扬,转化为一把黑色弯刀握于手中,回忆着前几日看到九千胜和烈霏的约战方式,刀身横对九千胜,眉目里尽是认真,“我们,相杀吧。”
  九千胜刷的一下打开白折扇,目光于霸气弯刀刀柄的那一团晃动的白团子上扫了一眼,又在最光阴镶钻的分叉眉上流连了一番,清冷的心也实在是忍不住想逗弄一二,“相杀要有爱才精彩,我们先去建立相杀的基础吧。”
  “是吗?”最光阴有些茫然,难道这是苦境特殊的人文情怀吗?不过他终究还是抓到了一丝不妥,“那与你交手的每一个人,你都对他们有爱吗?”
  九千胜见其严肃认真的模样,也不解释,继续按着他的理论胡诌下去,但是声音中却隐含一丝无奈:“你见过我有几场打斗是精彩的。”
  似问似嘲,最光阴却是不懂,只是秉持着在时光城培养出来一贯的认真态度,有问便要认真的回答:“只看见一群为名而动武的乌合之辈。你的刀在舞动间,有一股无奈。”
  “这就对了,不值得出刀的人,刀上不会出现光彩。”看着最光阴认真的模样,九千胜也不禁认真以对,不再似之前与旁人那般淡然超脱。
  “要如何成为值得你出刀的人?”
  最光阴直接的话语让九千胜有些措手不及,语气放轻,不觉带上一股探寻意味:“你想与吾一战?”
  “然也!”
  心境豁然开朗,九千胜心头忽地一动,想起对方三日不曾饮食,唇带笑意:“那我们当然是从做朋友开始,你先请我喝酒吧。现在的我,心情十分的好,心情一好,我就想喝酒了。”
  只见最光阴面无表情的看向他,开口的语气中却能听出丝丝茫然:“吾初来乍到,不知苦境何处有酒坊。”
  “无妨,随我来便是。”九千胜将手搭上最光阴肩头,心头莫名闪过一种诱拐小奶狗的感觉。
  不过,似乎也不错。
  
 
  ☆、第四章
 
  
  顺着留别荒原一路向南,不过十里就能看见一座大城,城门威严耸立,斑驳的墙体诉说着古老的历史。
  满满都是时光的痕迹。
  最光阴对这座城池的好感度顿时上升了几个百分点,作为时光之子,在充满时间的氛围中他感觉很舒服。
  “先前路过此地,寻着一酒肆,虽地处偏移,但胜在周围还算清静,且傍水而建算得上一处好景,便去那如何?”
  九千胜微侧过头看向身旁的最光阴,优雅沉稳的嗓音唤回了最光阴的思绪。
  “好。”最光阴应声边走,前进了两步又猛地顿住,回过头来看向一旁默不动身的九千胜,眼中闪过一丝尴尬,面上依旧平淡无痕:“带路。”
  “哈。”只闻九千胜轻笑一声,随即上前继续揽住最光阴的肩头,向着城南方向走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