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二穿喵哥的升职路[综武侠] 作者:宸古

字体:[ ]

 
 
    文案
    江湖飞马快报:明教教主陆阳炎与武当派莫声谷喜结连理,宴请众位侠士前去祝贺。
    明教教众:喜大普奔!教主终于把夫人娶回来了!
    武林各派:感谢莫大侠舍身喂虎,将武林众人解救于水深火热之中!
    陆阳炎:科科。
    莫声谷:炎炎,我们去哪度蜜月啊?
    炎炎:(微笑)请喊我相公公。
 
    cp:莫声谷(莫小七)
 
    扫雷:
    1:实力精分变态喵哥攻x实力脸红痴汉蠢羊受,主攻文
    2:攻有女装扮相,甜食控,吐槽中带点内涵
    3:大部分与原著实情不符,为作者瞎编,不喜点叉
    4:本文最大金手指就是基三系统
 
    内容标签: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阳炎,莫声谷 ┃ 配角:武当老处男,武当妻子,张无忌,宋青书 ┃ 其它:HE,撒狗血,主攻,无逻辑,金手指
 
    银牌编辑推荐:
    二次穿越的喵哥陆阳炎这一世立志要当时明教教主!正巧自己的身份是上任教主之子,教主之位简直手到擒来。可是当他赚足了积分再次开启穿越之旅的时候,却发现某个人和明教,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本文设定新颖,构思巧妙。游戏系统贯穿全文始终,每个任务的开启,切入点都恰到好处,使得读者能充分见证男主的升职之路。
 
    ☆、第1章 喵
    
    自安史之乱爆发后,素有东都狼之称的天策儿郎们早已拿着手中的长-枪与乱党们决一死战,哪怕战死沙场也决不让敌军有一丝喘息的机会。江湖上的各大门派虽避世已久,但见他们常年生活的土地染上了鲜血的颜色,心中早已积满了怨愤。
    都是那些该死的狼牙军,都是那狼子野心的安禄山史思明,若不是他们,这片祥和的大地怎么会出现战乱流离,妻离子散!
    于是,藏剑山庄花大量金钱打造武器,庄内弟子更是一群接着一群的远赴沙场,包括隔壁的七秀坊,众人皆知秀坊皆是女子,往日水袖善舞的温婉女子在战争爆发的时刻却也拾起双剑不甘趋于他人之后。
    接着是五毒、少林,但是唐门门主却想发一笔战争财!可是唐门弟子却无法认可,纷纷私自离堡,愿以手中千机匣送狼牙们一发发追命箭,战至最后一刻。
    而被天策与丐帮赶至大漠深处的明教也不愿中原被侵-染,陆阳炎身为教主陆危楼的大弟子,双修焚影、明尊两种心法,造诣更是得夜帝卡卢比所称赞。
    陆阳炎虽然生长在明教,但他却是中原人,他是当年明教大举进攻中原失败时,陆危楼在尸堆里捡到的,那时候陆阳炎仅一岁,不知道是看到一大波衣着怪异的人所感到惊奇还是怎样,总之他双眼睁得圆圆的望着陆危楼,陆危楼一看:嗬,和他明教波斯猫的眼有的一拼。
    谁知道他陆危楼是个猫控……
    也许是缘分,本来不想耽搁的陆危楼将陆阳炎抱走了。
    所以,于陆阳炎来说,陆危楼不仅是师父,更像是父亲。所以熊孩子陆阳炎不管在大漠混的怎么风生水起,到了陆危楼面前乖得就像只小猫咪一样。介于陆危楼的怪癖,也就小惩大诫,根本不舍得惩罚。
    而当熊孩子变成了翩翩公子后,陆阳炎变得内敛起来了,其实……都是装的。
    明教里和陆阳炎同辈的只有陆危楼的女儿明教圣女——陆烟儿,陆烟儿年纪也不小了,已经二十九岁。
    当然,他自个也不小了,他也就比陆烟儿小两岁,不过……他好像对女孩子不感冒。
    诶??感冒是什么意思?
    陆阳炎想不通便不再想下去,毕竟他不喜欢将自己挤进死胡同。刚刚才答应了师父明天要前往中原协助唐军,还是去练一练招式好了。
    陆阳炎为人较懒散,但是却又相当固执,看着懒洋洋像只大猫一样,但是若恼了他那下场绝不会好到哪去,教中有很多弟子虽然辈分小但是年纪并不小,所以明教大师兄这个称呼带给他的除了做某些事情的方便,那就是数不尽麻烦与责任。
    经常有小辈前来讨教高招,毕竟明教以武力为强,没有那些中原门派的古板克制,私下里随便打斗只要不出人命即可。打败前辈你就可以当前辈,弱肉强食就是明教的生存法则。
    明教功法是出了名的变-态,不论是焚影心法还是明尊心法,都是阴阳同修,集满日月灵才能有攻击力。练阳性攻击就要在烈日之下运转心法吸收日光,练阴性攻击就要在耀月之下运转心法吸收月光,而焚影心法走的是刺客路线,隐身、隐遁、暗杀、连击、瞬步、汲血这些都是焚影心法的特色,所以要常常站在大漠深处感知大漠,让自己融于大漠,达成隐身的功效。
    陆阳炎为了让教中弟子对他无异议,练功的时候更像是发了疯十头骆驼都拉不住,每次不是在烈日之下将自己晒到皮肤干裂,被师姐陆烟儿送到房间抹药的时候那叫声……啧啧不堪回首。
    常人都知道大漠的日夜温差极大,如果白天是极致的热,那夜晚就是刺骨的冷,经过白天的暴晒,虽然已经涂抹药膏,但是也不能这么玩啊,如果不是明教的心法相助,这人都不知道该脱几层皮了。
    不过尽管有着明教心法相助,陆阳炎前几次练功的时候依旧是脱了两三次皮,直到后来内力多了,而自己也习惯了这种练功方式才好受一点。而到现在这样的练功方式已经对他没什么用了,需要练习的是招式的衔接,要知道明教焚影走的是刺客路线,如果一次带不走敌方,自己就要想办法撤退。
    不过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随时可以转换功法,没有cd没有读条,简直棒呆了啊!
    正在反劫大漠里的盗贼的陆阳炎一怔,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cd什么叫读条?对面两三个盗贼一看,彼此对视一眼,貌似老大的一个点了点头,几人纷纷举刀迎向怔住的陆阳炎。
    常年处于危险中的身体比陆阳炎的大脑更为快捷的挡住了来势汹汹的攻击,咋了咂嘴冷笑一声:“嘿嘿!……本来还打算只劫钱财,现在看来还是杀人夺财比较好。”
    他漆黑的瞳孔在明教炫丽的招式中泛出一红一蓝的诡异光芒,送予对方一场冰与火的洗礼。在最后一击“净世破魔击·日”之下将对面三名盗贼一齐击倒,陆阳炎收回弯刀,将刀上沾染的血迹擦拭干净,他的双眼早就能在夜间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这还要归功于多年在夜间练功。
    陆阳炎双手拿着弯刀走到三具尸体面前,右手拿着一柄弯刀割破他们的衣服,钱袋以及衣服内的东西都掉了出来。他弯下身子,将战利品一起收进梨绒落绢包,弯刀从空中滑向沙土中,脚一蹬地,人在空中翻了一圈,两柄弯刀交叉滑向身后,整个人如大鹏一般向高空飞去。
    金虹击殿,明教轻功的名字,和中原门派所不同的是别的轻功都有三段,而明教轻功只有一段,但是这一段却包含了好几段,是所有门派中变化样式最多的一个。不止是这样,明教轻功飞的又高又远,只要你想飞可以一直飞下去。
    所以仅仅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陆阳炎就已经回到了自己房内。
    最近脑中总是出现莫名其妙的话语,让陆阳炎自己都困恼不已,但是又不好向别说诉说。如果告诉了圣女大人,对方一定会嘲笑他自己魔障了,他可不想被教育。
    陆阳炎摘下一直戴着的兜帽,一缕银发垂到胸前,向后看去,竟然所有的头发都是银色,这也是让陆阳炎无限苦恼的一面,明明小时候是黑色的,为什么成年以后就都变成银色的了!!!
    少年白也是有一个预兆的啊,而他只是睡了一觉起来后就变成了这样,当时把他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有什么隐性病,而那时终于发作了呢。
    然而陆危楼给看了说啥事都没有,但是原因是什么他也不知道。陆危楼都这样说了,陆阳炎还有什么办法呢?只好整天将兜帽戴好,只有晚上睡觉才摘下。
    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后,陆阳炎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盯着屋顶,明天就要去中原了,他还是有意识后第一次踏入中原。
    听从小就在中原长大的圣女大人说中原很热闹,市集里什么东西都有,如果有什么东西想知道就去找隐元会,只要给钱什么都能打听的到。还有一个名叫交易行的地方,只有各大主城才有,在里面能买到很多好东西,那是一些小摊贩里卖的都不能比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在主城杀人,不然会被抓到监狱的。
    不过这一点不是完全没用吗,当他离教是去游山玩水的啊!他是去协助唐军,去给明教做宣传的!这可是师父亲口说的。
    但是……真正的原因其实是后者吧。
    因为陆烟儿的原因,陆阳炎从小便会说大唐官话,一点也没有西域味,棒棒哒~活动了一晚上,陆阳炎眨了眨酸涩的眼,最后合上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微亮,陆阳炎揉了揉额头,从床上坐起,一头银发自然垂下,精致的五官好似上天独赏,令人惊艳,裸-露在外的上半身,八块腹肌清晰可见,精瘦不含一丝赘肉,后背上的两块蝴蝶骨好像要破肉飞出,形态非常优美。
    穿戴好衣物,漱了口擦了把脸,陆阳炎就往陆危楼的房中走去,准备辞别。
    已经辞别教主的陆阳炎正骑着骆驼赶往明教出口,一路东南行,终于在天黑之前到达了龙门荒漠的龙门客栈。
    “老板娘,来一壶酒,几碟小菜。”陆阳炎拍了拍骆驼的脑袋,指了指来时的路,骆驼好似通灵一般转过身渐渐远去。而陆阳炎则走进客栈,大声对客栈里的老板娘喊道。
    老板娘笑呵呵的应了声,先拿了壶就带着陆阳炎走到了空桌旁:“这位少侠,是从明教赶来的?”
    陆阳炎扭过脸,挑了挑剑眉:“怎么,老板娘见过很多我这般打扮的?”
    “那可不是,毕竟我们龙门客栈是这龙门荒漠中唯一一处休息吃饭的地方。”说到这里老板娘脸上倒是浮现了些许疑惑。
    陆阳炎了然,“是不是,最近到这的明教弟子多了些?”
    老板娘笑着点头。
    陆阳炎也不答话了,只是笑笑,催促着快些上菜。
    吃了饭,陆阳炎就在客栈中休息了一晚,不,并不到一晚。
    “沙暴来了,大家快醒醒,先逃命吧!!!”老板娘在客栈里四处呼喊着。
    陆阳炎睁开眼,等听清了老板娘的话后,整个人打了个激灵,沙暴什么的听起来就很恐怖。虽然他生长在大漠深处,但是说实话,明教就只有一个地方沙暴严重,其他的地方都是安静的。
    所以陆阳炎见过真正沙暴的次数并不多,没想到他这第一次离教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也不知道是沙暴带给陆阳炎的紧张,还是怎么样,陆阳炎跑出了客栈,准备大轻功逃命,却一头扎进了沙暴的中心地带。
    有时候,轻功太快也是个烦恼。
    昏迷之前的陆阳炎只有一个想法:沙暴的滋味好不好谁试谁知道,他就是那个傻逼。
    
    ☆、第2章 喵喵
    
    “叮——系统重启成功,准备运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