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男狐狸恋爱史 作者:普洛

字体:[ ]

 
☆1、画皮
 
  长白山上,大雪装饰着整片森林,一条雪白色的银狐隐匿在雪里,慢慢地匍匐着,眼神直直地盯着它的正前方,而它的正前方,则是一只在雪地里寻不到食物快晕厥过去的野鸡,此时那只野鸡正低头啄着雪地,银狐看准机会,飞身扑了上去。
  没用嘴,反而是用两只前爪,狠狠地按住野鸡,野鸡也没有精神反抗,估计也是猜到自己长到今天这地步,是时候成为别人的食物了。
  那无精打采的模样却让银狐拉耸着肩膀,叹了口气,然后再一个转身,从银狐的模样变成了一个少年。
  “真没劲,现在的猎物都不会反抗的么?”撇了撇嘴,少年瞪了眼他手中抓着的那只野鸡。
  不过再看了眼那野鸡的模样,少年却笑了笑,“也好,起码不会有太多肥膘,吃起来也没那么油腻。”
  看得出,这少年还是挺乐观的,起码还能从另一个方面找寻到安慰……说着,就抓起那只野鸡,往一旁他早架好的火堆走去。
  一个挥手,那野鸡通身的毛就都给拔了下来,再给野鸡放了血,去掉内脏,再抹上从山下带回来的海盐,少年就这么用一根棍子叉上野鸡,烤着来吃。
  尽管他是一只狐狸精,原本的习性就是生吃食物,可自从能化作人形,体验过了凡间那些人类教予自己的烹饪方法,他就被那能料理成酸甜辣爽的食物吸引了,此后也不再爱好生食,如此吃了几百年后,再碰生食,反而还觉得胃里传来一阵恶心。
  果然,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
  少年没多想,反正他是觉得怎么舒服就应该怎么活着,喜欢吃料理过的食物,那又何必用“天性”去勉强自己?
  满足地解决了那只野鸡,少年就准备回自己的小木屋里去睡个好觉。
  这木屋他生活了好几百年了,说“小”,其实还是挺大的,毕竟以前可不止他一只狐狸在这生活,还有他那姐姐……
  可他姐太喜爱凡间了,早就下山去过上了人类的日子。
  他却还是喜欢在这山上生活,随他姐在凡间玩过几次,他总觉得人类太奇怪了,他实在是不能和他姐一样,对人勾起多大的兴趣。
  躺倒在自己那铺得暖暖的床上,他翻了翻身子,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再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还没睡熟呢,脑中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他愣住了,猛地张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那是他姐的声音没错,可怎么会是惨叫?他和他姐可都是修炼了两千多年的狐狸精啊,和别人打起来的话就算是不敌别人,也不至于逃不掉吧?那他姐又为何会发出如此的惨叫?
  姐……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没再继续乱想,他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下,也就一会,毕竟他在这山上也用不到什么东西,而山上要用的,也不适合带下山,况且他是真的很担心自己的姐姐。
  他和他姐是同一胎生下的,当然还有其他兄妹,只是能活大并且修炼成妖的就只有他们两个,所以两人还是有一定的感知能力,他就能从万里之外闻到他姐身上的……狐狸骚。
  用力地吸了吸鼻子,确定了他姐大概的方向后,他立刻飞身下山,往那方向飞奔而去。
  尽管修炼了两千多年,但那种神话中的移形换影,能瞬间飞行万里的事到底只是个传说,他还是用了几天,才感觉到慢慢接近了他姐气味所散发的位置。
  只是……这气味越来越淡了,这不是个什么好兆头。
  他上次为他姐下山,也是有这种感觉,不过那时他还是能很清晰地闻到他姐的气味,最后听他姐说,是一个降魔人斩断了她的尾巴,那时他很好奇,是哪个降魔人这么厉害?他们修炼了两千多年,功力可不是一个只能活百年的人类能够轻易比得过的。
  他姐不肯说,只是这世上要论最了解他姐的人,非他莫属,他又何尝不知道他姐对人世间如此眷恋,就是继承了母狐狸精的特色——爱纠葛上人类中的男子,所以他一下子就猜出了,估计他姐受伤又是与那个男人有关。
  那时他还开玩笑地说:“姐,你有一日肯定会栽在一个男人手里。”
  想到这,少年轻轻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他不会这么乌鸦嘴吧?
  烦恼地轻轻“啧”了声,他凭着那丝弱弱的气味,还是来到了一个还算大的古城里。
  到这的时候,少年几乎快闻不到她姐本身所发出的气味了,少年心中似乎猜想到了什么,在心中找了几个勉强的理由稳住了下自己之后,又开始吸了吸鼻子,因为他还是能闻到有些残存了他姐气味的东西在这城里,少年确定了,他姐就算现在不在这,她也肯定在这生活过,而是时间还不短。
  于是,少年便边
  吸着鼻子,边往那残存着她姐气味的地方走去。
  终于,少年站定在了一座还算豪华的大宅子前面。
  少年很肯定,他姐肯定在这宅子里住过,而且还住过不少的时日,少年正准备进去查探一下,没想着那宅子的大门却“吱呀”的一声,开了。
  里边走出好几人,一男子走在前边,穿着一身的军装,少年认得,他也是下过几次山的,而他身边的是个女子,后边又跟着几个低着头的女子,前面的两人低声说着什么,少年不想去细听,此时他有些疯了……这男子身上怎么会有那么重他姐的味道?
  这么想着,少年眼中立即闪过一丝杀气,还不到眨眼间,他就出手了,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掐上了那男子的脖子。
  旁边的几个女子被吓得尖叫了起来,少年心中有话想问这男子,又嫌这些女子吵,就直接掐着男子的脖子往那宅子里冲了进去。
  刚进去,旁边没人了,少年就问:“我姐呢?”
  男子也是刚才反应过来,只是此时他想要反抗就没那个能力了,听着少年的话,他愣了下,看着少年的眼睛,心中似乎已经知道这少年是谁,却还是呆愣着开口:“你是谁?”
  少年不介意这男子继续问这些废话且不回答他,此时关乎他姐的下落,他可以冷静的……深吸了口空气,少年道:“我叫胡小祚,我姐是胡小唯,认识她吗?”
  那男子听到“小唯”两个字,眼神就更呆滞了,口中重复着:“胡小祚……胡小唯、小唯……”
  胡小祚翻了个白眼:“你有意见?”
  原本他们只是狐狸,没人给他们取名字,等后来他们成精了,他们也不需要别人给他们起名字,不过见人类都有个名字,也想着给自己取一个,偶然间听到“胡作为非”这个词,他们就决定拆开来用来作自己的名字。
  后来他姐嫌“为”字没有气质,就改成了“唯”,而他也觉得“作”并不像个名字,所以也改成了“祚”。
  “别扯开话题。”胡小祚紧了紧掐住那男子脖子的手,继续道:“说,你认识我姐是不是?我姐哪去了?”
  这时候那男子才带着聚焦看向胡小祚,胡小祚却觉得这男子只是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而已,而且也能感觉到他注视的不是自己,反而像是通过自己而想到别人。
  那就是了,他姐嫌原
  先的样貌不好看,换了那么多次皮,可眼睛是换不了的,所以现在他和他姐唯一相像的就只有眼睛了,这男子会这么看着自己的眼睛,看来肯定是和他姐认识。
  果然,男子开口了,依然是看着他的眼睛轻轻地开口:“小唯死了。”   
 
 
 
☆2、画皮
 
  “小唯死了。”那男子再次呢喃次。
  胡小祚听着他重复着这四个字,心突然抽搐了下,掐住那男子的手也不由得松开,那男子原本被他掐着的时候就有些后仰,此时胡小祚松开了手,他也一时间没找到平衡,直接往后倒去。
  胡小祚不是没想过他姐可能死了,毕竟他这几天就感觉他姐的气味越来越弱,到这城里的时候除了这房子里那些残存着他姐气味的东西,他已经嗅不到一丝他姐元神的气味了,但他还是很快地否定自己的想法,安慰着自己可能她姐只是去了什么地方,那地方隔绝了他姐的气味,又或者是他姐吃了什么仙丹灵药,导致她身上的狐狸味都不见了……
  反正那个时候胡小祚就是这么一直安慰着自己,可现在听到这男子重复了几次“小唯死了”之后,他不得不相信,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死了。
  看着躺在地上却没有想要爬起来的男子,胡小祚眼中的杀气再次闪现:“我姐怎么死的?谁杀了她?你身上又为何有这么重她的气味?”
  而这时,刚刚在门口的那几个女子已经尖叫着往这边冲来,胡小祚一个回头,瞪了她们一眼,其中几个女子就愣在了原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其中一个女子则像是没有看到胡小祚的眼神似的,仍然跑着过来,没有尖叫,却一直用担忧的眼神看着躺在地上那个男子。
  等她跑近,胡小祚直接一把抓住她,然后再掐住她的脖子,瞪着依然躺在地上还呆愣着的男子:“回答我的话!”
  那男子见胡小祚如此,也立即回神,爬起来焦急地道:“不要伤害佩蓉!”
  见这男子如此在乎他手中的女子,胡小祚扯了下嘴角:“那就告诉我实话,从头开始一字一句都给我说得清清楚楚,要是让我听到一句假话,不止这个女人,你们这城里的全部人都不用活了!”
  声音不大,却透露着极大的危险气息,胡小祚手中的那个叫佩蓉的女人听他说完,身子还抖了下。
  “好,我告诉你。”那男子仍然很怕胡小祚会一个冲动就捏死他手中的女人,所以还是很焦急地开口。
  抬头看了看高挂在天空上的太阳,胡小祚常年生活在极冷的长白山上,也是他喜欢那么冷的气温,而他最讨厌的就是大太阳所带来的高温,所以他烦躁地挥了挥手,“进屋里说。”
  那男子就点
  了点头,一边后退一边带领着他往屋里走去,那个叫佩蓉的女子也由着他掐着脖子带进了屋里。
  进到屋里,胡小祚就开口了:“说!”
  那男子又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就开始说了起来:“你姐是几个月前我从土匪窝里救出来的,然后我就把你姐带到了都尉府,也就是这里,她也在这住了好几个月,前些日子来了个降魔者,一口咬定小唯是妖精,然后……”
  那男子顿了顿,看了眼胡小祚手中的那个女子:“然后小唯想要脱身,就把妖毒给了佩蓉喝,佩蓉就变成了妖精的模样,我是将军,尽管佩蓉是我的妻子,我还是不得不杀她,杀了她之后,那降魔者夏冰和庞大哥就拆穿了小唯是妖精的身份,我求她,让她把佩蓉救活,然后我也自杀了,我自杀之后,小唯就吐出了颗珠子,据夏冰和庞大哥说,是她捏碎了那颗珠子,然后才把我们救活的……”
  他的话也说完了,胡小祚也细细地听着,听后立即问道:“全是真话?”
  那男子就重重地点了下头。
  胡小祚此时确实也无法不相信他的话,他刚提到降魔者,若是他姐不敌那降魔者,早就千里传音让他下山来助她一臂之力,而能让她姐死去且连他都不知道的,一是老天收了他姐,不过他猜老天也没那个时间,另外就是他姐有了想要了结自己的想法,能够让他姐那么快就死了,确实也只有她能结束她。
  “我姐很爱你么?”
  看着那男子,胡小祚突然问。
  那男子一愣,他也能感受到他手中的那个女人也愣了下。
  胡小祚发出了声苦笑,“我姐要不是爱你,又怎么肯牺牲自己来让你们存活?”
  那男子就低下了头去。
  胡小祚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那个女子,这个女人确实很美,他也是下过几次凡间的,见到的女人也有很多,但这女人从气质到外貌上,都算是极好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