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是我的劫 作者:闻人青沐

字体:[ ]

 
[简介]
本故事以南派三叔所著【盗墓笔记】为基础进行创作,故事发生在闷油瓶进入青铜门后,吴邪在吴三省的信息下找到吴老狗藏在笔记里的一张古老地图.在地图里寻找一个神秘而古老的部落,全文依然由终极做为推动力,故事大概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得到地图,二是寻找神秘古部落三是窥探终极以及吴邪与张起灵的感情羁绊,故事跌宕起伏情节扣人心弦。
 
 
==================
 
  ☆、第一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吴邪回到杭州已是深秋,江南的天气和北方有很大的区别,可能是刚刚感受完长白山的冷冽刺骨的寒风,所以觉得西湖的风格外温柔,可是,再温柔也安抚不了吴邪的内心。
  回来一个多星期了,吴邪每天都会来西湖边坐上一坐,现在他可能有点了解闷油瓶为什么这么爱望天了,它真的很大,大到可以放空一个人的内心,特别像他这种被现实和阴谋揉捏的千疮百孔的人。
  吴邪想想命运真他娘的cao蛋,弄了这久,都没能搞清楚,到底是谁玩了自己这么长时间。
  还有,那狗屁终极到地是什么玩意,最要命的是,闷油瓶到地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难道真像胖子说的,在里面养小鸡种蘑菇。
  “老板、老板,有人找,”王盟气踹嘘嘘的跑过来。
  吴邪转过头看向他,至少还有一个人没变,吴邪看了眼王盟随口说到::“你小子扫雷玩多了,缺少运动,为了你身体考虑电脑没收。”
  “别呀、老板,我可被你压榨的就这点爱好了,难道真要变成你一样天天当望夫石呀。”王盟大声抗议。
  “你他娘的少屁话,说吧什么事。”吴邪问到。
  王盟反应过来:“喔,胖子,胖子出事了,刚刚有个叫阿贵的打电话过来,说好像胖子出事了。”
  “说出什么事了吗?”
  “这到没有”王盟摇摇头。
  狡猾如胖子,怎么会出事。能让胖子出事肯定不简单,吴邪心里捉摸到,但是还是让王猛去定飞机票,越早越好。
  自己则打电话给胖子确定这事,手机那头没响一会电话结就通了,是阿贵的声音:“‘喂’吴老板呀,你快过来吧,胖老板两天没回来了,山里野兽多,胖老板怕是要出事了。”
  吴邪听完,心想这是搞那出,但听阿贵的语气,到不像在撒谎,电话里也不变多问,只是说马上过去。
  吴邪挂了电话便往店里走去收拾东西,东西不多、一会变完事,可这‘鬼玺’放在哪里呀,带着多有不便,万一掉了就麻烦了,放家里吧,又怕小偷光顾,真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吴邪在楼上楼下转了一圈,硬没见可以藏这玩意的地方,哎,叹了口气,一头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咦”这貌似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吴邪的店子是典型的排房楼,房间里都有大木头横梁,挨墙边的横梁边上有个洞,“啧啧”这真他娘的是个风水宝地呀,吴邪三下五除二爬上去放好,又在外面遮盖了一下,‘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看时间晚上7点了,还有几个小时,飞机票是午夜票,要到广西晚上估计要两点多。
  吴邪收拾好又安排了下店里,说是安排,无非就是那点事,为保险起见,让王盟晚上就睡店里。
  “加工资吗?老板。”
  “还想完扫雷吗”
  “吴扒皮”王盟暗骂到。
  吴邪上了飞机,本想眯着眼可以睡一会,无奈闭上眼睛都是乱七八糟的场景。
  时间一恍就过,这时空姐甜美的声音响起到了。
  下了飞机,吴邪紧了紧大衣,九月的广西有点秋寒随便找了个宾馆休息一夜。
  第二天一早,便坐上了开往巴乃的小巴,路上行成枯燥,但却非常通畅。
  下午便到了寨子里,三次了、吴邪看着眼前的村子,三次心情都不一样,可是都是救人寻事。
  吴邪轻车熟路的来到阿贵家,门是敞开的。
 
  ☆、第二章   三顾巴乃
 
  “有人吗?阿贵,阿贵在不在?”喊了几声阿贵没出来,他小女儿到从外面回来了,吴邪认识她,忙问到:“你爹啦?”
  “我爹在村长家,这就去叫他回来,”说完便朝外走去。
  吴邪见状,便转身进到屋里去,放下行李,在屋里打量一圈,屋子不大,一眼就能看完,没什么异常,床头上到有个人偶,确切的说是个木偶,细看到有三分像云彩,八成是胖子的雕的。
  看来他真的很思恋云彩,吴邪在心里叹了口气,要走的怎样都留不住。既使你穷尽一生,使出混身解术,也留不住他半分促足。这都是命,于我、于胖子、都是一样。
  正出神,阿贵走了进来,神色憔悴,说道:“吴老板,你可算来了,”
  “怎么回事?慢慢说,”吴邪递了根烟给阿贵,自己也点上一根。
  阿贵吸了一口,便开口说道:“‘是我,都是我’是我财迷心窍,害死了云彩,现在连胖老板也跟着糟罪。”
  “胖老板是好人,是云彩没这福气。”说着眼角便滚出一滴热泪,眼泪顺着脸上的皱纹滴到地上,溅起一朵水花。
  大概一支烟都功夫,阿贵便把前因后果交代清楚了。
  其实,吴邪早就猜出了七七八八。大约就是,胖子留在巴乃的这段时间,不甘心云彩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所以一直在调查。、本来,他怀疑是裘得考的人干的,可是想来想去也找不出他们要杀害云彩的原因。
  而且也现打穿云彩肺叶的子弹并不是进几年先进抢支,而是一种在道上俗称马牌撸子的一种枪,也就是60年代常见的勃朗宁M1903型手枪。
  胖子是玩枪的行家,自然知道这种枪现在几乎没人用了,但还是想起来那个自称是张起灵的鬼影。
  当时胖子抓住阿贵一顿怒打,边打边问阿贵,那吊脚楼上的儿子是不是鬼影张塌塌,是不是他杀了云彩?
  阿贵看胖子气得涨红了眼,无奈只得告诉胖子真相因为以前阿贵小时候见过考古队自然认得“张起灵”
  当时“张起灵”已是身负重伤,更是接触过碱气身体开始化脓水,正巧被阿贵看见得已救回安置在自家吊脚楼,不与外人知道但“张起灵”知道,如果“它”发现他还活着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在阿贵家住了半年,便躲道大山里去了,因为会一些训兽之法,所以就以训练猞猁为生,但他形相问题,所以一直和阿贵保持联系,直到我们来到巴乃寻找闷油瓶的记忆,就让云彩接进我们套取消息。
  得知闷油瓶也叫张起灵,就更加笃定我们的身份,为了得到我们更多的信息,就许诺阿贵完事后给他丰厚的报酬,云彩就是知道的太多,所以才会被抹掉。
  说到这,阿贵脸上的悔意展露无于。阿贵见识过鬼影的可怕,更知道猞猁的历害,所以也没了报仇之心。
  可是胖子不同,胖子是看惯生死的人,又岂是常人能比的。
  所以得知真相后便就起了杀心,加上张塌塌对他的羞辱,怕当时早就没了理智,在厨房拖了把菜刀,就往山里去了,山里野兽多更是猞猁的地盘,众是胖子技高于人怕也讨不了多少便宜。
 
  ☆、第三章     神秘的大头
 
  想到这里,吴邪便问?有派人去找过吗?
  “有,不过没找到,山里野兽多就在山脚下找了一圈,没发现胖老板所以就回来了,刚刚我去族长家就希望族长在派人在去找一找,可是族长说胖老板并非本寨人,如果派出去的人有个三长两短,不好于族人交代,”阿贵说道。
  听到这,吴邪点点头,有钱能使鬼推磨,人的问题好解决,因为救人要紧,所以并没有多做停留,找到几个大汉便往山里去。
  吴邪上次见到张塌塌的洞是晚上,视线不好,所以记得并不清楚,走了一下午,也搞不清楚到底走到了什么地方,现在虽是九月,但山里的气温很低,不知不觉天已渐黑。“老板,天黑了在走下去很危险,要不今晚在这落脚休息一晚,明天在找。”您说怎么样?一个村民说到。
  吴邪坐了一天的车,又走了一下午,早以不勘重负。纵是救人心切也要恢复体力,也就点点头,算是答应,大伙生起火,烤了点干粮充饥就早早休息。
  这次出来找人的有五个大汉,算上吴邪一共六个人。
  其中一叫大头的守上半夜,阿贵守下半夜。
  吴邪因为舟车劳顿,安排好就合衣躺下了,人都是本村人阿贵都认识,吴邪并不单心,到是胖子,虽然哪张塌塌是残疾人,但他的本事自己见识过,不过胖子自保应该没什么问题。
  本来长途跋涉,吴邪应该分分钟如睡。可他老感觉有双眼睛定着自己,经过这两年的历练,吴邪早以不是当初的菜鸟,直觉更是及其敏锐,那目光及其的,肆无忌惮打量着吴邪,‘唏唏嗦嗦’那是衣服摩擦的声音,吴邪能感觉到,他正在向自己靠近,但依然装睡,他想看看来人到底有何目的,吴邪不动生色拽紧匕首,正打算先发制人,却不了来人拍了拍自己,看来这人并不是来对付自己,吴邪睁开眼睛,看清楚了这人的脸,怎么是他,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守夜的大汉——大头。吴邪疑惑的看着他,正想开口寻问。可那大汉做了个禁声的动做,又拿树枝在地上写到,“小三爷。”
  “你是谁?”吴邪小声问。
  “小三爷别急,我是‘三爷’派来等你的。”
  看到地上的字。犹如强心剂打在吴邪心上,太好了!原来三叔没死,他还活着。
  吴邪恨不得立即抓过这大头问个清楚,正打算这么做,只见大头又写到,“小三爷别激动‘它’在这里。”吴邪忙向四周看去,入眼出了黑色还是黑色,难道“它”潜伏在村民中他娘的,真是阴魂不散。
  没办法,吴邪也只好也用树枝写到:“我三叔在哪里?你什么时候见到他的?”
  沙沙声从大头那里传来地上写到:“您的问题我不能回答,不过三爷让我给你传句话‘在家里’”
  “靠、这什么意思,脑筋急转弯?这老狐狸又在搞什么,他怎么会到巴乃来。”吴邪还想问些什么,可那大汉已经若无其事的走开了。
  吴邪好不容易有吴三省的消息,那肯轻易放过,于是也屁颠屁颠的跟过去,顺便递了根烟给大头,意思很明确,让他在多说点,大头也是明白人,接过烟放火上点着深吸一口,吴邪以为他要说些什么,正打算洗耳恭听。
  却听见那大头说:“小三爷,该说的小的已经说了你别为难小的,三爷说了什么都不能告诉你,您还是休息吧。”吴邪看着大汉,心头生起一股邪火,可又不能发飚,真是见了鬼了我,解连环不是说‘它’死了吗,难道又活,靠那不就是‘粽子’了,难道小哥去青铜门砍粽子?
  哎,吴邪想着想着,竟慢慢睡了过去。
 
  ☆、第四章     大战猞猁
 
  “吴老板、醒醒,吴邪迷迷糊糊好像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睛:“阿贵怎么了?”
  “吴老板我们有麻烦了!”阿贵面色凌重。
  “怎么回事?”吴邪爬起来问。
  “我们被猞猁包围了。”
  听到猞猁吴邪立即清新了八分。忙向树林深处看去,只见几对绿幽幽的眼睛正定着他们,靠,老子怎么净遇上这种倒霉吹的事,猞猁的厉害,大家都见识过,本来这畜生是独居,可被张塌塌训练后,竞都喜欢群居,现在出现这么多,肯定是离张塌塌的老窝不远了。
  猞猁见人发现了它们,居然慢慢收笼了包围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