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十年一瞬过往云烟+番外 作者:颜郡主

字体:[ ]

 
 
     [简介]
《盗墓笔记》《藏海花》《沙海》同人——《十年一瞬过往云烟》
风格:平静的正剧,没有任何倾向的同人
时期:假象沙海以后,十年之约即将到来之时,2014年秋-2015年秋
简介:一切结束以后,十年之约将至,吴邪更担心的是自己撑不到2015年的秋天,他为自己准备了两条路,不是为了证明自己存在过,而是为了证明另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而且轰轰烈烈。
主要出场人物:吴邪,黎簇
 
 
==================
 
  ☆、第一章:过往终成云烟
 
  吴邪再遇上张起灵的时候二十七岁,那个时候的他是个刚大学毕业,在西湖旁边经营一家小古董店。古董这一行,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他本就是个迟钝的人,这样安定的毫无波澜的日子倒是让他觉得很自在。
  三叔是个神出鬼没的人,在吴邪的世界里,三叔比父母都要亲,父亲是个地质学教授,顽固派,二叔是个深藏不漏的人,开了家茶楼,虽然表面上过得很避世,实际上掌握着吴家的一切,三叔自小就不服管教,少年时在吴家的老家长沙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下,稳住了吴家在长沙的地位,同时他也是吴家三兄弟中唯一一个继承了吴家土夫子手艺的人。
  可是吴邪的安逸生活因为一个姓金的老头的到来而被彻底打破了。直到现在,经历了那么多的生生死死,恩怨情仇,他依然不知道当初的决定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张起灵进入青铜门后,吴邪本以为十年以后他们的故事才会继续。
  他渐渐地收拾了三叔失踪后长沙的残局,并且吞并了一些陈皮阿四的堂口,倒是让吴家的产业一时风生水起。因为一句“放下屠刀,赚钱成佛”道上便有了“吴小佛爷”的外号。在此期间,也帮了北京的解雨臣和霍秀秀很多的忙。
  但是这样的日子只过了五年,便再次被那个姓金的老头打破了。金老头给他讲了少年张起灵的故事,让他有了去尼泊尔找马家的后人弄清楚当时的发生的事情。最后却在墨脱停留期间看见了张起灵的一张油画,一个被安排好让他陷入另一个局的油画。,胖子,张起灵等在张海客和德国人的威胁下,吴邪不得不进入雪山,循着张起灵当年的路线进入一个雪山深处康巴落人所住的村子,那里已经不是当年的世外桃源,已经被荒废很久,可是在那里,最让吴邪有所收获的就只有那扇与长白山相似的青铜门了。
  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让吴邪彻底改变了自己准备避世安逸过完余生的想法,因为他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秘密,一个与张起灵,与老九门,甚至与这个世界的自然规律有着很大关系的阴谋。
  他自愿跳进了这个阴谋,为了张起灵,更为了所有人。
  他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他只知道,这个秘密不可以现世,他要帮助张起灵做这件事情。既然张起灵可以为了他以为反顾的进入青铜门,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做一些事情为了张起灵呢?
  张起灵说过要护他十年天真无邪,但如果他再无邪下去,那就是傻了。
  他去了北京,找到了做事眼睛的解雨臣和鬼灵精怪的霍秀秀,还有生死兄弟胖子,四个人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讨论做出了一个让敌人措手不及的计划。自此这个计划从诱敌现身开始了。
  九年过去了,在经历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大决战后,吴邪终于靠着自己的智慧取得了胜利。解决了所有的事情,就等着时间一到,就去打开青铜门接张起灵出来,以后那个秘密再也不用去守,没有张家,没有汪家,没有永生,也没有人再知道这件事情。张起灵只是张起灵,再也不是背负什么责任的张家族长,他可以像一个人一样生活在阳光下,离开黑暗的墓道,离开那些危险的境地。
  吴邪闭目仰躺在摇椅上,安静的晒着太阳,西泠印社依然是当年的那个小古董店,但是王盟已经不在了,在他决定做最后决战的时候为了不连累王盟,便辞退了他,他现在娶了个贤惠的老婆,自己做了点生意,生活过得不错,只是离开了杭州,再也见不到了。
  一片阴影落在吴邪的身上,他警觉额睁开眼睛,十年来,他再也不是曾经的吴邪的,他的警觉性绝对不在张起灵之下。
  黎簇的笑脸呈现在他的上空,“还想着逗逗你,被你发现了,真不好玩。”说着离开吴邪坐在一旁的茶桌旁。
 
  ☆、第二章:往事不堪回首
 
  “你怎么来了?”吴邪依然躺在那里,只是把头朝向他,看着这个因为自己而变成现在这样的大男孩,心里总是隐隐的有些愧疚。
  黎簇的脸还是曾经的一样阳光,只是眼中没有了曾经作为高中生的无忧无虑,一年前他受了极重的伤,还好没变傻。身上的腐蚀太严重,落了点疤,不过用纹身掩饰的住,还算漂亮,手指被接上以后虽然没有以前灵活了,但是最起码不会影响到正常的生活,只是,“你的腿还疼吗?”
  “雨天还会疼,但是已经习惯了,都两年了,什么都习惯了。”他依然在笑着,似乎已经看穿了一切,没有了当初断腿时的怨恨。
  吴邪看看外面的天,今天的天很好,阳光明媚的,他可不想看见黎簇痛苦的样子,那样他的心里会很疼,他缓缓地坐直身体,看向黎簇,“对不起。”
  黎簇知道这句话是非常真诚地,但他依然如初的笑了笑,“每次我来你肯定得说好几遍对不起,你还能不能行了?你不腻我都腻了。”
  吴邪自嘲的笑了笑,走进后堂,沏了一壶茶出来,给黎簇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坐在了他旁边的太师椅上,“你知道的,张起灵,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
  黎簇对这句话不置可否,拿起茶杯静静地喝了一口,他初次见到吴邪他就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他真的想不出这个男人天真无邪的时候是什么样。不过那个胖子叫他“小天真”,或许他曾经真的是个单纯、天真的人吧。
  很多人都对他说过,吴邪之所以还活着,还会做这些事情,都是因为一个叫张起灵的人,张起灵在九年前代替吴邪去守一个秘密,为的就是让吴邪可以回到曾经的生活,远离这些恩怨和阴谋,可是吴邪确实迎风而上,让自己体无完肤。
  黎簇记得吴邪闲聊时跟他说过张起灵是个神佛一般的人,只要他在,就有一种无形的安全感,会在不知不觉中听从他的命令,他是一个没有过去和将来的人,吴邪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证据,可是……一切都变了,变得不可能了。
  “一切都过去了,你可以变回从前。”其实黎簇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没底气的,话说,谁能够在经历过一切以后还可以回到从前呢,他自问,他已经变了,而且再也回不去了。
  那次生死回来,吴邪给他安排了继续在学校学习,并且考进了在杭州的Z大,是个名副其实的好学生,那些逃课了、打架了什么的基本都已经不再想了。
  经历了生死以后才知道其实作为一个学生,在学校里面安静的学习,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以前的自己真是不会珍惜。
  “还可以回去吗,黑眼镜说得对,我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就再也回不了头了,”他望向门的方向,春日里风和日丽的,正是旅游的季节,门外都是来来往往的游客,但是都不是他想见的人。
  “最终我依然无法证明他的存在,他依然会变成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将目光转回到那杯上好的明前龙井上,苦涩的笑了。
 
  ☆、第三章:不见天真
 
  “吴邪,你别这么悲观嘛!”黎簇挠了挠头,他真的有点受不了现在这样幽怨的吴邪,他还是比较喜欢曾经那个掌控一切的吴邪,“我虽然没有见过张起灵,但是听你们说起,就已经有很深的印象了,很多人都记得他,都知道他,他不会成为一个人。要是你走了,我就去做他的朋友,要是他不答应,我就揍他。”说着挥了挥拳头。
  吴邪被他逗笑了,这个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血气方刚,他怎么能打得过张起灵呢?不过他的这句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啊,好像是小花也说过。
  也不知道现在小花怎么样了?这几年里小花一直都是先锋,最后也是受伤最多的一个,秀秀一直在照顾他,或许他们会在一起吧。
  想到曾经小花和秀秀争着要嫁给自己,就觉得这真是事态变迁。
  “请问哪位是老板?”一个略带沧桑的声音自门的方向传来,吴邪和黎簇一同看过去,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他身上的衣服上有着或多或少的泥土痕迹,有些泥土下面还有些若隐若现的血迹。脸上除了没刮的胡茬,还算干净,应该是临时洗过了。手里拿着一个灰白的布料包着的不知道什么东西,体积不是很大,有半个手掌差不多,很薄,像是圆形片状物。
  “我是。”吴邪站起身,“您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手吗?”不用想,一看这个人的样子就是刚下地回来的,而且很急,看样子东西有点烫手。倒不知是什么东西这么急着出手。
  男人环视店内一周,眼里充满了犹豫。
  吴邪示意黎簇去关门,自己则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他坐在刚刚黎簇坐的座位上。
  黎簇识趣的进了里间没出来,虽说他和吴邪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但他毕竟不是道上的人,对于这些交易,他不想太涉及。
  男人见黎簇进了里间,便顺着吴邪的指向坐了下来,吴邪找了另外的茶杯给他倒了茶,“您先喝口茶顺顺气。”
  男人端起茶杯一口就将上好的明前龙井喝了个尽,吴邪不禁唏嘘这可是三千八一斤的正宗西湖明前龙井啊,真是浪费。不过如果这人拿来的是个好货,倒也无碍。
  “现在可以看货了吧?”吴邪职业性的笑着,有一种魅惑之感,做生意之道就是首先要用笑容把对手打败。
  男人看见这个有点愣,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将手中的东西打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就出现在眼前。
  吴邪最爱玉,看到这个物件心中一喜,拿到手中,入手沁凉,这块玉直径约30毫米,厚度约5毫米,正面刻麒麟纹,线条细腻、生动,下面缀着一个极小的青铜铃铛,吴邪总觉得这麒麟有种特别的熟悉感。
  “开个价吧。”这块玉晶莹剔透,是上好的古玉,世上可能仅此一块,若是失去这次机会,可就真的再也得不到了。
  男人见吴邪很是喜欢的样子,举起一只手,五指伸开。
  “好,成交。”吴邪低头看了眼手中的东西,邪魅一笑。这块玉起码值一百万不止。说完就拿出支票签了递给他,“希望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男人似乎觉得这次交易有点太顺利了,为了不引人注意,他特意找了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古董店,他急需五十万,他甚至担心这样小的店不可能收这么贵的东西。但面前这个小伙子年纪看上去二十几岁,却有着不同于年龄的老练,这样的人让他觉得害怕。
 
  ☆、第四章:麒麟玉现
 
  男人接过支票,确认上面的数字的时候,突然看见最下面的签名,吴邪,没错,就是这次夹喇嘛的东家,长沙吴家的掌门人吴邪,这个人竟然是吴邪。
  他再次看向面前的年轻人的时候眼里充满了恐惧,吴家的掌门人会开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古董店?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里。
  吴邪有点纳闷,这个人为什么恐惧的看着自己发呆呢?自认为自己的气质虽不像曾经般无害,但最起码也不是凶神恶煞啊?难道他反悔了?“怎么……”
  话还没说完,男人就像是见了鬼一样,连说“再见”,逃也一样走了出去。
  吴邪攥着麒麟玉摇头笑了,这个人可真奇怪。
  这时黎簇从里间走了出来,刚好看见男人跑出去的样子,笑道,“吴邪,你这是把人家吓跑了?”
  吴邪双手摊开,示意他也不知道原因。
  “黎簇,一会我派出去下地的伙计就回来了,你留这里帮帮忙。”
  黎簇低头不语,他不想参与道上的任何事情,而吴邪却总是让他参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