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暗杀教室父欲犹存 作者:汉阳造

字体:[ ]

 
文案:
     大概室看了暗杀教室觉得浅野两父子室很好的CP就忍不住想要破坏破坏。不能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他们太有爱!—_—
 
内容标签:少年漫 强强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浅野学秀 ┃ 配角:浅野学峯,赤羽业 ┃ 其它:
 
==================
 
  ☆、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说不定有事一个坑,四月新番太多了我看不过来啊!二次元宅!不解释1
  一。
  “哎呀,理事长。你该不会不知道今天我会回来吧?”
  浅野学秀望着眼前绵软无力的男人更是一阵冷笑,这才多久不见警惕性就没了?
  浅野学峯瞪着朝他走过来的儿子,真TM是阴沟里翻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孩子居然!
  “浅野同学!难道我没有教过你对与长辈的礼仪?”
  “理事长说笑了,你对我的孜孜教诲可是无微不至呀。”
  浅野学秀挑起父亲的下颚迫使他与自己对视,那双紫眸里蹦出的屈辱与不甘一下一下冲击着视网膜,弯腰将男人抱起往楼上走去。
  “放我下来!”
  …………
  “浅野学秀!”
  嘭!
  “嘶!”
  60多公斤就这样在纯重力的牵引下狠狠的砸在楼梯上,疼的浅野学峯直绻起身子,就像刚下锅的皮皮虾。
  “乖乖听话不就没这事了,理事长。”
  谁TM要乖乖听话啊!我是你老子,大逆不道!以下犯上!还真有脸说!
  良好的修养是叫浅野学峯说不出这些话来的,顶多也只能腹诽一下,面上还是要沉着冷静的对待。
  浅野学秀再次将地上的男人抱起来,指望他爬回卧室只能等到药效散去,虽说很想这样做,但还有更有趣的事情等着自己不是吗?
  譬如,对他的支配欲。
  说来浅野同学第一次表现出对理事长强大而怨念的支配欲问题还是出在3年E班。
  支配欲
  “理事长,我已经按你所说的……开始着手提升A班的整体成绩了。这样你满意了吗?”
  男人从椅子上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孩子。
  “浅野同学,重要的是结果,要是最后不能独占鳌头的话那就不能算是个好报告。”
  男孩环视四周,哈!还真是一贯的单调,连位置都没移动分毫。
  “绝不能让E班位于其他班级之上,你的这个想法我自然是明白的……”
  男孩拿起摆放在桌上的足球兀自用头顶起来,目无尊长说的大概就是这种。
  “可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执著到这种程度啊。确实E班的成绩是变好了,但再怎么上升也是有限度的,只要我们认真起来他们就不可能有机会的。”
  男孩一边说,一边用脚颠球,游刃有余。即便男人偏头是那个诡异的微笑也没有让球从男孩的脚上掉下来。
  “我想告诉你的正是这个哦,浅野同学。弱者跟强者的位置很容易就能颠倒过来,坐稳强者的宝座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具体来说呢……”
  男人双手抱拳放在桌子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这个颠球的男孩。
  “嗯,对了。A班全体都进入学年前50以及独占5个科目的单项学年第一才能算合格。”
  “那就这么办好了,理事长就用我的力量来达成你的条件好了。然后……我想以你儿子而不是学生的身份向你发出一个小小的请求。”
  男人微蹙着眉头看着颠球的人,随即又笑开来。
  “……请求?难不成你打算向我这个父亲撒娇?”
  “不不不,”男孩停下脚上的动作,让球定在脚上。然后猛的一用力!球便飞了出去,朝上位者的方向。“我只是想弄清楚一件事……关于E班你是不是隐瞒了些什么呀?”
  明明是询问的话从男孩嘴里说出来硬生生变成了肯定句,敏锐的洞察力也是安稳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一阵惊愕。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实在是十分的介意啊,你干涉E班的动作自这学年开始也未免太过频繁了吧,”男孩低下头隐掉脸上原本就模糊的表情“你该不会是涉足了某些除了教育事业之外的危险副业把?”
  男孩抬起头盯着前方稳当当接住足球的男人,同样的血缘、同样的发色、同样的教育方式,他该不会认为自己连这破绽百出的E班都看不出来?
  “附近有流传着关于诡异分子的传闻,说是目击到了黄色的巨大章鱼;把便利店的甜食全都买光了的黑衣男子;G罩杯的美女在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黏滑呵呵】之后回头一看却没有看到半个人之类的……这些应该都只是空穴来风的谣言吧。”
  “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你打算用这些来支配我吗?”
  嗤嗤~~~
  “这是当然的吧,要去支配一切可是你对我孜孜教诲呀。”
  “呵,真不愧是受我教育时间最长的学生。”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我会给你带上项圈然后养一辈子的。“
  哈哈~~~
  “哈哈……真巧,我也很想把你当做食用性牲畜干净利落的宰掉呢。”
  哈哈~~~
  诡异的氛围围绕在这两个人之间,围绕在这对父子之间。最高的□□者,浅野学峯很满意浅野同学的表现越来越朝着自己设计的方向走了。
  浅野学峯,椚丘中学理事长,追求用5%懒惰的人来刺激95%的人高效运作的教育专家,使椚丘中学在短时间内便成为各大高校生源供给地的男人。
  而现在,却软塌塌的在鄙夷的儿子的怀里被抱着上楼……
  
 
  ☆、谁是王者?
 
作者有话要说:  哎,我是没有脑洞的啊!每天的事情已经把我的精神榨干。只能随便写写小白文,坑坏原本动漫在我心中的形象啊!
  二。
  嘭!
  男人被一把扔进床中央,还没等缓过神来健硕的身躯便压了上来。
  “浅野同学,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浅野学秀抬起男人的下巴与之直视“干你咯。”
  “我不记得还有把柄掉在你手里。”
  浅野学峯摇头想要摆脱挑在下巴的手无奈全身无力,看在自家儿子眼中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在他看来儿子对自己龌龊的举动是因为自己落了口实才让他有机可趁,支配欲也是要有支配的资本才能支配得动别人才是。
  “哦?是吗?”
  浅野学秀慢悠悠的拿掉下巴上的手转而描摹萧薄的唇,薄唇之人大多是薄情的。比如他对母亲、对自己,大抵也是没有情的。不然怎么会说出当作食用性牲畜宰掉之类的话呢?
  “唔!”
  纤长的手指原本是用来弹奏生命交响曲的,现在却粗鲁的伸进了男人的嘴里挑逗着柔软的舌头。
  “理事长,你想让我接班这件事我似乎并没有答应哦,”浅野同学悠悠的说,手上做着*合的动作一深一浅的运作“还是说你有了新的教学对象?”
  扯淡!都这样了还想接着我的班,给脸不要脸,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法子。
  “滚!”
  嘴里牵扯出来的银丝□□又热情,使得原本具有威慑力的字都越发的激荡起来。
  “早知道就不用肌肉松弛剂了,直接用迷药多省事。”
  边说着边将浅野学峯的领带扯下来,原本就没有力气的人此刻双手却被领带屈辱的给束在头顶,剥落的衬衫松松垮垮的吊在身上,颇有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韵味。
  “嗤~明明每天忙的要死还有闲工夫坚持锻炼,这好身材不拿出来导人前欣赏真是委屈了。”
  嘴上说着不饶人的话,舌头倒是不安分的采撷着红艳的樱桃,好似四月的归雁恰如其分的看到这幅勾人人的圣地。天正蓝,风正轻。寂寥的返回这温暖如初的地方,那便是惊鸿一瞥就望见了你,怪只怪你太招人!
  “唔~~浅野~~同学~~你,”
  唔……唔……
  再听见便是些不成调的呢喃,谁也抵不住嘴里被塞下一件衬衣,憋的脸颊通红就是说不出本来的话来。那头的手可是没停着,三下五除二的去了恼人的皮带,天鹅绒的枕头依然被塞到了某人的腰下。
  “唔……唔……”
  “别摇了!摇的我心烦,把头摇断了今天我也在这里!我可是从赤羽业那小子手里拿了好东西过来!”
  浅野同学曾经是理事长教学下的王者,现在是跨坐在理事长身上的王者,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没有动摇浅野同学想要彻彻底底的支配理事长的心境。
  拔下西裤的时候浅野同学还是不禁笑了起来。你看,CK裤里的小学峯竟然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啊,哪里像自己?光是晚上躺在床上想想那位理事长便会不听话的抬起头来想看看理事长是不是真的在身旁;光是靠幻想很糙猛干着理事长小弟就止不住哭泣起来。
  呵~~作孽!
  一只手还□□着鲜艳的樱桃引得堵住嘴的人不成气候的抽噎,一只手早已迫不及待的将裤头扒下来。那里是理事长最痛恨的地方,可是也只有那里是理事长的弱处了,这个像钢铁般的男人不正拿着嗜血的眼睛瞪着我吗?
  “按我说,赤羽业根本就用不上这东西,他家那位是多听话啊,有贴心。如果理事长也这样的话说不定能少吃不少苦头。啧啧……别这么瞪着我,一副恨不得吃了我的样子。要知道现在真正吃人的是我,”浅野同学可以顿下手中的活计,悄然爬上理事长的耳边宛若情人般的私喃“吃你!”
  热气吹过耳郭,吹进耳蜗里,湿热的能融化理智的语调仿若当头一剂冷水泼给浅野学峯。经得这一顿下头的感觉更是敏锐的从神经末梢传过来。
  冰冷的不知什么鬼的东西正在被那双万恶的手缓缓的推进去,刺激着灼热的肠道粘膜。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浅野学秀!你不会又想像上次……
  “别瞎想,不是润滑剂!”
  呼……那还好!
  等等!不是,润滑剂!那……刚才推进去的是什么!
  “啊!浅野学秀!你给我弄得什么!你!简直……”
  刚被拿掉嘴里的衬衫,理事长便惊恐的望着自己的儿子,是恶魔吗!
  束手的领带也被拿掉了,挪了一个地方。正大摇大摆的躺在小学峯的身上,乖乖巧巧的系了一个蝴蝶结。裤头扒至膝盖,但被枕头垫起来的腰早已将前门□□展露无遗,若说当真遮了什么地方,那大概只有膝盖骨了。被流着自己血脉的人毫无回避的充满□□□□的看着,理事长觉得自己的鲜血都在这一刻冻结了,羞愧的冻结了。
  “我走了,迷药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药效。”
  理事长猛的将眼珠转过来望着眼前这个衣冠楚楚的人,诧异于他此刻的收手,半是怀疑,半是紧绷神经解脱后的颓唐无力。
  “你说的对,我这次并没有握着你的把柄不是吗?何必这么紧张,我可是你一手教导出来的啊。”
  浅野同学将理事长头顶的手安静的、小心翼翼的放回体侧;再将枕头抽出来安稳的让理事长靠上去;拉上裤头套在它原本的位置,那里还是一如既往的风平浪静,盖上被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