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伪装者之阿香的伪装日记 作者:纳兰书灵

字体:[ ]

 
明公馆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藏身份,唯独阿香是一个傻白甜的萌妹子,这合理吗?这科学吗?当然不合理,不科学,所以我想以阿香的视角来讲述一个不一样的《伪装者》故事。
本文有私设,阿香也是地下党,而她的任务就是为明长官看好后院,做好后勤,帮忙做明长官所不能做的,想明长官来不及想的,当然最重要的任务还是——吐槽。
阿香没有CP,楼诚当然不拆,其他人的CP看心情。
文风跟《苏宅日记》一样,依然是爆笑吐槽向,剧情时间和剧情顺序有一定调整,不一定符合史实,这篇文的目的就是逗您一乐,千万别用抗战史诗的标准要求她好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民国旧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香,明楼,明诚 ┃ 配角:明镜,明台,伪装者其他相关人士 ┃ 其它:
==================
 
☆、好日子过到头儿了
 
  阳光灿烂,碧空如洗,我穿得暖暖和和,拎着菜篮子在人流如织的三角地菜市场信步闲逛。街边的报童大喊着“卖报卖报!上海政府财政司副司长汪芙蕖遇刺身亡!”,我瞥了一眼,兴致缺缺地继续朝前走。管他正司长副司长,只要别让我听见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被人崩了就行。
  正打算去看看前面那家的上海青新不新鲜,却猛然听到一个久违的熟悉声音:“哟,这不是阿香嘛?今天我家有上好的鲤鱼,你要的话给你便宜两毛钱!”
  我心中长叹一口气,挂上一脸灿烂明媚的笑容拐进左手边的鱼店,道:“当然要呀,上次不过提了一句,麻烦阿旺嫂一直记着。”
  阿旺嫂干脆利落地从鱼池旁边的一个木盆里把用藤条穿了腮的鲤鱼拎出来交到我手上,一边收钱一边笑道:“阿香妹子是老主顾了,千万别客气。“
  说句实话,我不喜欢吃鱼,更不想吃你们家主动卖给我的鱼,谢谢!
  走出鱼店,时间还早却已经没了逛菜市场的兴致,三下五除二按照清单把菜买齐,打道回府。家里这个时间通常只有我一个人,今天也不例外,但我依然谨慎地插住厨房门,这才把鱼肚子里用油纸包着的字条掏出来。
  上面只有短短两行字:“请尽快与眼镜蛇联络,同时注意隐蔽,保持静默。”
  我望天翻了个白眼儿,想跟眼镜蛇联络还不容易,坐等下午五点,他就下班了,还得吃我做的饭呢。不过话说,我在明家待了好几年,组织上都没让我告知眼镜蛇我的身份,现在忽然整这么一出儿,难道是一贯在对敌斗争上少根筋的大小姐又捅了什么篓子?真是可怜了大少爷和阿诚哥,在外当三面间谍,在家还得当女娲。
 
☆、明家就是个间谍窝
 
  因为出了汪芙蕖遇刺的案子,大少爷和阿诚哥大年初一也不能休假,一大早就去了政府办公厅。大小姐有应酬,所以中午在家吃饭的只有小少爷、我和昨天晚上的那个不速之客——桂姨。饭桌上三个人各吃各的,谁也不说话,我心里不禁暗自盘算:现在明公馆可算是是非之地,一个红色资本家,两个三面间谍,本来就够乱的了,如今在国外留学多年的小少爷又毫无预兆地从香港跑回来,好死不死桂姨也踩着这个时间点儿钻进来,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凑巧的事儿?家里一下子进来两个生人,难怪上面要通知我对大少爷坦白身份了,再没个人看着点儿,政府办公厅那边还撑得住,家里后院倒要起火了。
  其实,家里后院已经起火了……看昨天晚上阿诚哥的反应,分明对桂姨的出现毫无心理准备,不光当着全家人的面甩了脸子,冲上二楼之后还摔了房门。大家站在楼下面面相觑了一阵,都转头看着大少爷,大少爷虎着一张大饼脸,沉声道:“行了,现在也晚了,大家都去睡吧,有事儿明天再说!”
  既然在明家说了算的大少爷都发话了,大家自然没有异议,我主动向大小姐要求跟桂姨同住,顺便套套她的话,她似乎很愿意和我聊天的样子,絮絮叨叨说了好多。我一边认真听着,一边在心里给她记小账,撒谎的水准不错,可惜碰上了我这个处女座,蜡烛一根拿好不谢。
  晚上五点半,大少爷和阿诚哥准时到家,吃过饭之后大少爷就吩咐我叫阿诚哥去他房间。我知道大少爷肯定是要跟阿诚哥谈桂姨的事情,家里人都知道,阿诚哥百年不炸毛一次,一旦炸毛就只有大少爷才哄得好。而我要的只是这个他俩都在的时机,并不想看他俩虐单身狗,所以等阿诚哥进去之后我又故意磨蹭了好一会儿,这才端着泡好的茶去敲大少爷的房门。
  刚伸出手,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小狮子的低吼:“当然,你们也不用考虑我的感受,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个仆人嘛!“
  我伸出去敲门的手停在门板上,额,阿诚哥你说这话不亏心么?你见过谁家有你这样待遇还这么嚣张的仆人了?
  果然,大少爷的声音随即传来:“你怎么说话呢?谁拿你当仆人了!”
  我一看这俩人怎么谈着谈着话题已经跑偏到名分问题上了,赶紧趁着房间里一片安静的时候重重敲了两下房门,过了片刻大少爷的声音才响起:“进来。”
  我推门进去,看到大少爷坐在沙发上,阿诚哥站在他面前,俩人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简直忍不住想扶额。你们光顾着掐该不该让桂姨进家门的问题,难道就没人想知道为什么这女人之前寄了那么多信、扮了那么多可怜却一直没有出现,偏偏赶在这个微妙的时间点回来么?
  我转过身将房门落锁,把两人面前已经空了的茶杯斟满,茶壶放在不容易被误碰的地方,这才直起身子。大少爷一直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微微一笑,道:“眼镜蛇同志,家雀儿向你报道。”
  听我报出了“眼镜蛇”这个代号,大少爷似乎吃了一惊,沉声道:“你……就是家雀儿?”
  我道:“怎么,不像?还是觉得我的代号很好笑?“
  大少爷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一个代号有什么好笑不好笑的,我今天上午已经看过了你的档案,你是日本特务专科学校毕业的?“
  我正色道:“是。”
  “为什么不在家里好好待着,跑到日本去留学?”
  “师夷长技以制夷。”
  “女孩子根本不适合做这行,你为什么非得学这个?”
  “为什么不适合?”
  “不管从体力智力还是感情方面,都不适合。”
  我看着大少爷,他的表情严肃,眼中却有一丝慧黠的神色。是想看看怎样能惹火我吗?我暗暗叹了口气,道:“谢谢眼镜蛇同志的评价,我会一字不落转告汪处长。”
  阿诚哥在旁边发出了“噗”地一声,大少爷挑了挑眉,脸上带着玩味的表情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道:“因为子承父业。”
  “子承父业?“
  “我的父母以前也是地下工作者,412政变的时候全部牺牲了。你别看我年纪不大,从6岁开始就帮组织传递情报,这么多年下来除了这个什么都没学会,不干这行干什么?”
  坐在一旁默默喝茶的阿诚哥突然开口道:“我看了你在学校的成绩单。”
  我露出一个询问的表情。
  阿诚哥道:“你的所有成绩都是良好。”
  我很诚恳地道:“我没说自己是个好学生。”
  阿诚哥道:“哦?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所有课程的成绩都考在80到85分之间的呢?”
  见我笑而不答,阿诚哥又接道:“一定要拿80分的难度比能考多少分就考多少分的难度大多了,我也是从军校出来的,你的大部分课目我都学过。“
  我淡淡道:“因为胸无大志,见多了木秀于林,便觉得当棵灌木也没什么不好。看我的代号就知道了,家雀儿,多么平凡的鸟儿,随处可见,没人注意。“
  大少爷忽然道:“所以你加入组织只是因为你的父母?”
  我道:“我没有加入组织,我生下来就在组织里面了。”
  大少爷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你这样的状态,让我怎么信任你?让我怎么放心把看护明家的任务交到你手上?”
  我道:“加入组织的人,每个人都是心怀信仰的战士。但战士也有家,也有很多不能亲力亲为的事情,我的专长就是协助他们处理好后方的一切。我是组织的人,但又不参与任何行动,我的暴露可能性是最低的。如果你担心我会叛变,那就多虑了,我们都是宁可死也不会招供的人。
  “因为我们能够供出来的人,都是自己的亲人。”
  看到大少爷和阿诚哥对视一眼之后脸上神情的变化,我知道自己今天算是过关了,却没想到大少爷问了我一个意料之外的问题:“阿香啊,我想问问你对桂姨的事情怎么看?”
  “用眼睛看啊,看完之后觉得一个手上连茧子都没有,带来的衣服全部干净整齐,上下楼梯比我更利索,还带着珍珠耳环的女人,怎么看也不像在乡下得了严重风湿病、走投无路快要饿死的人吧?我在明家包吃包住有工钱,还买不起珍珠耳环呢!”
  大少爷作势瞪起眼睛,道:“我怎么听着你的意思是明家亏待了你啊?“
  我连忙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在明家只有我才是仆人好吗?你们都是我的主子!厨房还煲着汤呢,我得赶紧去看看,先走了啊。”
  逃出大少爷的房间,我长长舒了一口气,接头任务圆满完成,还顺便插了那个说话总是让人感觉马上就要哮喘发作的桂姨一刀,怎一个爽字了得。怀疑的种子已经撒下,就看大少爷和阿诚哥能发现什么了。毕竟剥皮这种事,他们比我要专业得多,是吧?
 
☆、钱这种东西,省着省着,窟窿等着
 
  在明家这种间谍窝里干活儿,最重要的就是该知道的知道,该瞒着的瞒着,想说话的时候清楚该找谁。
  比如我就不知道阿诚哥每天都会把他和大少爷的早餐端到大少爷房间里俩人单独吃,我也不知道大少爷房间的衣柜里有一个格子放的是阿诚哥的衣服,更不知道阿诚哥和大少爷经常言谈投契到在大少爷的房间里秉烛达旦……
  但现在形势不同了,家里不光回来一个小少爷,还冒出一个来路不明的桂姨,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跟阿诚哥“委婉”地提几点意见:“阿诚哥,早啊。”
  “早,阿香。我来拿大哥的早餐。”
  “没问题,那个托盘上的是你俩的。耽误你五分钟呗,有几件事想跟你说。”
  阿诚哥挑了挑眉,回头向厨房门外看,我轻声道:“大小姐和小少爷都还没起,桂姨被我支到早市去了。”
  阿诚哥顺手把厨房门关好,道:“有什么事,说吧?”
  我道:“桂姨昨天晚上又来找我套话,问来问去都是在打探你和大少爷之间的关系,你在明家的处境和你有没有什么心理弱点。”
  听我这么说阿诚哥脸上的神色凝重起来,道:“你……觉得她有问题?”
  我道:“我只负责提供我发现的可疑情况,不负责做出判断,她到底是哪一边的人,需要你和大少爷去甄别。不过小少爷是哪一边的人倒是很明朗,要么军统要么中统,你们要是知道这件事了就当我没说,要是不知道可以留意一下。“
  阿诚哥,你那副被shock到了的表情也太明显了吧?说好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呢?
  阿诚哥毕竟还是相当训练有素的特工,很快用板起脸掩盖了一瞬间露出的吃惊表情,沉声道:“你说小少爷是国民党的人,根据呢?”
  我一边切西红柿一边道:“小少爷这半年读的到底是大学啊还是军校啊?怎么行动举止间都是一副刚出军营的样子,虽然看得出来他在努力找回自己之前的习惯,可是从部队里出来的人有些动作已经成为了本能,这辈子也不一定改得掉了。他不是组织里的人,这我可以肯定,而看除夕晚上他跟大少爷作妖那态度,他跟日本人应该没有关联,那就只剩一个答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