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伪装者]明楼中心短篇集 作者:加凡

字体:[ ]

 
文案:
     翻阅提醒:
 
1.伪装者同人,明楼中心短篇文
 
2.主打蜂蛇,台楼,可能会有诚楼吧……反正就是给冷CP同好者发粮,并且没肉
 
3.目的只是传邪|教,以及散播爱(滚
 
4.GD,TX,点梗都请随意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楼;明台;明镜;明诚;王天风 ┃ 配角:于曼丽;梁仲春 ┃ 其它:台楼;蜂蛇;冷CP
==================
 
  ☆、飞奔(完)
 
作者有话要说:  逃亡梗
  大好的天气,明台坐在梧桐树下的长椅上,认认真真地读着一封信,长长的睫毛抖动着,他的脸在阳光下像一块纯净的玉。
  信是来自大姐明镜,信中长长地交代着明台,又是关切又是真情流露,明台盯着那句“你大哥和你同在法国,兄弟间要互相照应”,他忍不住重重地从鼻腔里哼了一声。
  上星期,明台刚考完一场试,得意之余忍不住和几个同学逃了学,年轻人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做不完的新奇事,等到明台兴尽而返时已经过了好几天,刚下飞机就被黑着脸的明楼截住了,明楼一声令下,阿诚便压着他上了汽车,兄弟两在车上大吵一架,明楼指责明台不务正业,明台大发少爷脾气,嫌弃明楼像个老保姆一样絮絮叨叨,明楼岂是能容忍他任性的人?于是一声令下,明台被阿诚搜走了钱包,丢下了汽车。
  天色已晚,还下着小雨,汽车毫不留情地扬长而去,明台口袋空空,站在原地气得全身发抖,咬牙切齿跺着脚,然而车子没有回头的迹象。无可奈何之下明台步行着回了住宿的地方,衣服淋了个湿透不说,还坏了情绪,郁闷了整整一个星期,他认定了要和明楼打冷战,发誓如果不是明楼来找他,他绝不要主动联系对方。
  他没想到明楼居然真的一个星期没有联系。
  明台感到很委屈,如果是在国内,他早就不依不饶向大姐告状了,然而现在大姐远水解不了近渴,不仅不能帮明台的忙,还写信要他要和明楼“互相帮助”。听听,这叫什么话?要他满意,除非明楼也被他丢下车一次!
  明台走在路上,陷在自己的情绪里,又是赌气又是愤愤,不知不觉中,他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明楼的住所。
  这双腿真不争气。他想着。想要回头,又觉得来都来了,一走了之很不甘心,再说了,这么长时间不联系,好像他怕了明楼一样。而就明台而言,他肯定不承认自己怕了明楼。
  明台转到面包房去买了一袋新鲜面包,他有自己幼稚的想法,最好大哥是伸手不打笑脸人,
  看着礼物让他三分,要是再让阿诚赶他,他也能让他们尝尝法式面包攻击的厉害。
  明台按了许久的门铃,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门打开了,明楼带着威严的表情瞪着来访者,在发现是明台时他微微一愣,皱起了眉毛,语气里老大不客气:“你来干什么?”
  “你以为我想来?”明台委屈死了,夸张地说:“是大姐让我来的,我才不想来……”
  “那就不要来。”明楼似乎有别的事,有些心不在焉地训斥着:“我还没说关于你功课的事,你倒是有理了,今天难道不用上课吗?回去。”
  明台被堵得直瞪眼睛,到底没敢真拿面包去攻击,他在心里大骂明楼是狗咬吕洞宾,回过头用力地蹬着步子,在他背后,门狠狠地被关上了——明楼居然没留他。
  明台拎着面包悻悻地走在回去的路上,他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灵光一闪地,他把烟盒塞进了口袋,想起了明楼方才开门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很严肃,手有些发抖,说话的样子也并不是在生气,而是一心想要赶他走,莫非……家里有事?
  明台想到这一点,就有些不安,他在心中自责只顾着发脾气,脚不沾地地跑回了明楼的住处,没有再敲门,他绕过树篱,来到了窗口,这真是客厅的窗户,窗帘被拉上了,但是没有拉严实,明台隐隐约约能看见明楼站在客厅中央,脸色冷峻,几个人围着他,虽然手中没有枪,但各个看起来不像善茬。
  他们在说什么,而明楼始终一言不发,只是摇头,然后,其中一个人抬起脚,重重地踢在了明楼的腿弯处,明台心中一阵怒火,从地上捡起砖头砸上了玻璃,玻璃碎裂的声音引起了屋子里的人的注意力,明台飞快地伸进手打开了窗户,带着一身玻璃渣,他冲进屋子,指着他们喊:“我警告你们,我已经报警了……”
  听到“报警”两个字,明楼眉毛一抖,暗骂这个找麻烦的祖宗,明台的话还没说完,已经有人拎着酒瓶上来招呼他了,明台灵巧地躲开对方的攻击,酒瓶砸在窗台上砸了个粉碎,接着一声巨响,原来是其中一个人被明楼打倒在地,明楼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明台,明台不敢再托大,两个人互相配合,齐心合力地打散了包围,明台跌跌撞撞地向明楼跑过来,明楼一把抓住他的手,打开门,两个人夺路而出。
  终于停下来,明楼已经是气喘吁吁,明台也觉得够呛。
  “那些是什么人?”他问。
  明楼摇了摇头:“入室抢劫犯而已,他们要钱,我没给。”
  “就这样?”明台满脸写着不相信,可是明楼很确定地说:“就这样。”
  明台狐疑地打量着他:“那你报警好了,我先走了。”
  “不准!”明楼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再度揪住了明台的衣袖:“跟我一起走。”
  “那些人真是强盗?”明台反问。
  “你真报警了?”明楼也问。
  “没有,哪有时间?我吓唬他们的。”
  明楼不再说话,默不作声地攥着明台的手腕,他看起来像是在盘算着什么,用明镜的话来说就是“一脸邪气”。
  明台被这阵沉默搅得心底发毛,语气也软下来:“我不问了总行了吧?对了,阿诚哥呢?”
  “他出门了。”明楼随口说,接着停下来,露出警觉的目光。明台懒得去想他们又在打什么主意,明楼的手没有松开,他也不闹,看着手中的面包袋闷闷地说:“现在该怎么办?”
  “去和阿诚会合。”明楼沉稳地说,在他的掌心中,明台的脉搏平稳地跳动着,看样子并没有收到什么惊吓,到底也是明家的孩子。
  下午的阳光越发毒辣,明台一边紧跟着明楼,一边松了松衣扣,他觉得浑身都在冒汗,同时也注意到附近几个探头探脑的身影。
  “大哥……”他有些不安地喊了一声。明楼安慰似地捏了捏他的手。
  明台绷紧了神经,枪响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已经扑向明楼,将他扑倒在地,就地一滚,几发子弹就打在明楼的身侧,明台额头上冒着冷汗,又疼又后怕,接着庆幸自己的反应能力和好运气。他拉起明楼,两个人躲到墙后,明台觉得明楼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惊慌地问:“怎么了,大哥?”
  “没事,抽筋。”明楼说着,拍了拍他的手,明台这才发现自己还死死地攥着那个面包袋,他扶起明楼,想把袋子扔掉,但是明楼阻止了他。
  “毕竟是食物。”明楼说。
  明台毫不意外地看着明楼从口袋里掏出枪,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个噩梦,上午他还懒懒散散地,读着大姐写来的慰问信,和大哥闹着小脾气,一转眼,他站在大哥身边,看着这个原本应该是大学教授的人拿着枪和一帮来路不明的人互相射击,而他的手里只有个油乎乎的面包袋子。
  就算真的是梦,也是个醒来顿觉荒谬的梦。
  明楼的射击很准,也很节省子弹,轻易不肯开枪,开枪必然会击中目标,枪声渐渐止息,对方似乎也有了顾虑,明台昏头昏脑地跟着明楼继续逃,他们总要找个安全的地方。
  黄昏之时,明楼带着明台来到了和阿诚约定的旅馆,打开房间,明楼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房间里空无一人,也没有东西,更没有人进来过的迹象。明台不管不顾地爬上了床,摊开一个大字,一下午逃跑加上心理压力,他累坏了,简直不想再动。明楼没有管他,而是转头要出房间。
  “你去哪?”明台七手八脚地想要爬起来。
  “你躺着,我下去打听一下。”明楼说,用目光制止了明台想要跟上来的行动:“放心,不会把你丢掉的。”
  “最好是这样。”明台重新躺下来,嘀咕着:“我贵着呢,丢了你才赔不起。”
  不一会儿,明楼冷着脸又回来了。
  “怎么样?”
  “阿诚没来。”
  “……他遇到危险了?”
  “不知道。”明楼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晚了,他心事重重地说:“今晚先在这里过夜吧。”
  “我饿了。”明台撒娇地说。
  “喏,那不是有面包吗?”明楼看了看被明台放在床头柜上的面包袋。
  “我累……”明台有气无力地动了动手指,好像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懒病。”明楼虽然这么训他,但还是动手拿出了面包放在明台嘴边。明台慢慢地把面包吃完,恶作剧似地舔了舔明楼的手指,明楼缩回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觉得明台的一些小动作真是和小狗没什么区别。
  “明天我们分头走,你回学校,谁也别说,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明楼平淡地说:“我去找阿诚,剩下的事你别管。”
  他这幅把人当小孩子的模样惹怒了明台:“你把我当小孩子了?”
  “你本来就是小孩子。”明楼不轻不重地说。
  明台瞪着他,呼哧呼哧地喘着,又觉得很悲哀和无力,他没力气再发火,只是简短地说:“我要和大哥一起去。”
  “胡闹!”明楼的脸色阴沉下来。
  “你不答应我就给大姐写信,告你的状。”明台咬定了明楼到底还算有一个弱点。
  “你敢拿大姐威胁我?”明楼的脸色更难看了。
  明台张开手臂,将明楼扑倒在床上,紧紧地搂着,没头没脑地说:“大哥,我不放心……”
  明楼的神情和缓了一些:“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跟着也帮不上忙。”
  明台抬起头,眼泪含在眼眶里,要落不落的,就算是明楼轻易不吃他撒娇耍赖的一套,此时也觉得有些心疼,明台的眼睛如秋水般明亮,一副可怜的模样。
  “我能帮上忙,大哥,我真的不放心……”
  还说不是小孩?这句话在明楼的心里滚了滚,但是没有说出来,他摸了摸明台的后脑勺,他知道明台是真的担心了。
  “放心吧,我没事。”他说,像在安抚,又像在说服。
  明台把他抱得更紧了:“我总要看着你没事。”
  END  
 
  ☆、小日子(完)
 
作者有话要说:  *明镜和明楼
  *看错了就不好了
  明镜像往常一样醒来。
  拉开窗帘,窗外的天空很明亮,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明镜暗自自责起得太晚,又想起今天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昨晚是做了个噩梦,就算是醒了过来,明镜依然觉得疼痛像是形成了一个密密麻麻的网,紧紧地罩在她的脑袋上,明镜不由得按了按太阳穴,怀疑自己该不该看看医生。但她不需要表现出异常,今天应该是很正常的一天,她能把过去的每一天都过得好好的,自然也能把今天过得好好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