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天庭那些事儿 作者:微云烟波(上)

字体:[ ]

 
文案
 
莫名其妙我飞升了,怎么天上跟我想象中的大不一样呢?
 
最近天天都在审读,根本不好修改啊,郁闷!
 
新文发布,传送门:云中谁寄锦书来
内容标签:洪荒 幻想空间 传奇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沐(我) ┃ 配角: ┃ 其它:西游,宝莲灯等等
==================
 
☆、第 1 章
 
  我成仙了,当接引仙光下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老实说,若说修仙的人没有得道成仙的野望,那是假的,但是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自个也有成仙的一天。
  毕竟,修行界不知道多少年的历史,修炼的人如同过江之鲫,而且还都是前仆后继的那种。据说千年前还好,人间多有神仙出没,看你顺眼,顺手点化一番,便有仙缘,说不得就能鸡犬升天了。
  然而封神之后,即便是那些如昆仑蜀山那样的名门大派,还是圣人传下来的道统,拉开谱牒一看,一堆的神仙祖师,这些年来也算是广开门户,招收个成千上万的弟子,能成功飞升的似乎也没多少。各地虽说也都有各种成仙的传说,但是有的根本就是上头那些仙官星君跑到凡间历劫,走个过场再上去而已。
  名门大派那些资质超群的天之骄子尚且如此,何况是我呢!
  我不过是个孤儿,刚隐约有点记事了,父母就接连去世了,也没所谓的家业,不过就是破屋两间,连田地都是租的村头大户的,后来就是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村里富裕的人家也不多,大家都是那样,一年里头除了农忙年节的时候吃点干饭,沾点油星,其他时候,无非就是各种野菜什么的混在一起,煮成一锅粥汤,能混个水饱都能说这家日子过得不错了。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人家自家的孩子都养不活,哪里能让我经常去蹭饭,想要找点营生的手段也不容易,人家就算是想找学徒,也不会找我这样的,最后是死缠硬打,硬是跟村里的一个游方郎中学了点辨认炮制药材的手段,靠着在山野中采药卖给镇上的医馆,换得几个铜板,再去买点粗粮勉强度日。不过采药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差事,要不然,大家都知道山里有药材,为什么愿意娶做的人没几个呢?没办法,山里实在是太危险了,稍不注意,就会送了性命。
  我有的时候真觉得自己运气挺不错,那年跑到山里采药,走岔了道,差点叫狼吃了的时候,便遇到了正好在附近的师尊,师尊大概也就是心血来潮了一回,如同那些神仙话本上说的,觉得我跟他有师徒之缘,然后就把我从狼嘴下拎了出来,不等师尊开口,我就打蛇随棍上,干脆利索地磕了几个头,然后就成为了广大散修中的一员,从此就是与天争命了!
  拜师还没满百年,我那个师尊就因为没能度过化神劫形神俱灭了,想要寻师尊的来世,引渡他重回仙途都不行,最后留下刚刚结成金丹没几年的我,在修行界混日子。
  我本来也没有多大野心,师尊常说什么修道之人要持勇猛精进之心,但是我一向是个得过且过的性子,并没有什么争强好胜之心,常常叫师尊恨铁不成钢,不过也没办法,谁让我与师尊就是有师徒之缘呢!师尊到头来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我道行不高,修炼的法门也不是什么强力的法门,在修行界,虽说不是什么大路货,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最重要的是,法门还有些不全,连杀伐之术都很少。我又是木水双灵根,滋养草木什么的倒是还行,真要对敌就没多少手段了。在吃了几次亏之后,我痛定思痛,觉得自个大概是不怎么适合修行界,再在修行界找什么机缘,那简直是不要命了!也没多想,我就干脆利落地又回到了凡人所居的地界,别的地方我也不怎么熟,因此干脆又回了家乡。老家那边认识我的人都已经过世了,我随便编了个身份,在那边买了点山地,种植一些人间少见的名贵花木,准备拿来跟凡人交换,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修行的物资。
  一个修行之人跟凡人抢饭碗,凡人自然是干不过的。人家那边想要培养一株名贵的花草,怎么着折腾个五六年不嫌多,有的世代搞这个,也未必能搞得出明堂来。我这边直接用灵气催生,不说长得快,沾了灵气之后,就算是一根杂草,看着都有些仙气了,何况是那些本来就颇有些妍丽之色的花草。因此,我很快混出了点名声,竟是成了小有名气的山中高人一流,便是千里之外的人都会闻名而来,找我弄上一本花木,好回去炫耀一番。
  我很少要什么金银,除了可以用来修行还有制作符箓的玉石之外,就是要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倒是叫那些凡人更是觉得我不沾铜臭,又是高看了我一眼。
  其实这些稀罕的东西多半是没什么用的,不过,总有一些漏网的天材地宝,可以用来炼丹炼器什么的,长此以往,收获倒也挺不错,起码比我在修行界做散修的时候过得滋润。除此之外,为了积累外功,我也常常舍衣施药,有的时候也会给人看病什么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悠哉,虽说道行进步非常缓慢。但是,我本来也不是什么资质高绝之人,何况,我修炼的法门到了化神之后,也没有后续的功法了,因此,这辈子大概也就是化神到顶,有个千年的寿数。
  然后,我真的走了狗屎运。
  不,已经不能说是狗屎运了,而是鸿运当头了。
  凡间新换了个皇帝,那个皇帝宠爱一个妃子,那个妃子闺名一个芍字,极为喜爱芍药花,为了讨这个妃子喜欢,皇帝下诏,要天下官员寻觅芍药异种,然后自然有人找到了我那里。
  我那里的芍药被挖了个干净,换来了一大堆的东西,别的倒也罢了,我闲着没事收拾整理的时候就在一个匣子里头看到了一堆首饰,里头一眼就看到了一只八宝璎珞项圈,项圈上头镶嵌着各种珠玉,其中就有一粒紫金色的浑圆的珠子。
  我这人别的没多少爱好,大概是因为小时候饿得多了,因此在口腹之欲上一直是放不下,为此,甚至还曾经混入了御膳房跟御厨学了几年,哪怕早就辟谷了,但是平常依旧三餐不落,还要加上夜宵点心什么的。一个大概就是金石质地的珠子,怎么看都是不能吃的,我又不是有类似啮铁之类灵兽的血统,能将金属当饭吃,偏偏莫名其妙就叫我口舌生津,口水差点没流出三尺长。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是鬼迷心窍了还是怎么回事,竟是顺手就将那粒珠子从项圈上摘了下来,鬼使神差地塞进了嘴里。
  然后我就昏过去了,再然后,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接引仙光下来了,我就这样成仙了。
 
☆、第 2 章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接引仙光弄到了天上,那边的仙官瞧了我一眼,顿时就非常热情地凑了过来,我晕乎乎地将自个的情况一股脑儿都说了出去,那仙官看我的眼光,我至今都不能忘怀。
  后来我才知道,虽说是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但是,这飞升台上也是好些年没开张过了。之前也说过,我在修行界的时候,听说过的那些成仙的人多半原来就是神仙,要么就是在天上犯了天规,要么就是出了什么岔子,下界历劫去的,说不得一辈子就是个普通人,然后要么就是临死,要么就是半途上,就叫人度成仙了。
  这些人成仙自然不会走正规的通道流程,人家直接就被自个所属的部门给接回去了。因此,飞升台这边的仙官都快闲出毛病来了,偏偏还不能随便乱跑,叫人查出个擅离职守来,说不得也得下凡走一趟。他们又没什么后台,下凡之后,若是几世没人接引,只怕就要世代在人间沉沦了。做神仙固然天条戒律极多,但是凡人也没什么好做的,万一不幸沦落到畜生道,那更是要呜呼哀哉了!
  因此,这回难得见到一个生人,还是个刚飞升没搞清楚情况的菜鸟,这些仙官能不激动吗!
  在我说了我居然刚刚结成了元神,拿着凡间的花草跟人家换了一堆东西,在一个项圈上头看到了一粒紫金色的珠子,现在想想大概是一粒丹药,莫名其妙就很想吃,然后就将那珠子塞进了嘴里,醒过来居然就成仙了。
  那仙官也是傻了眼,看着我的眼神简直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奇葩,有几个成仙像我这么容易的,就算是之前下凡历劫的那些,也得有个三灾五难的呢,结果呢,我一粒丹药下去,睡醒就成仙了,这容易程度也就是比那些天生的仙二代差一点了。若不是我分明没什么觉醒宿慧的迹象,也没个人接引,他们都要以为我前世也是什么大人物了
  不是没有那种能让人平地飞升的丹药或者是天材地宝,蟠桃园里的蟠桃便是这样的好东西。蟠桃园里小桃树三千年一熟,人吃了体健身轻,成仙得道;一般的桃树六千年一熟,人吃了白日飞升,长生不老;最好的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寿。
  问题是,这种好东西,凡人是未必消受得起,别说吃了,没准闻一下,就要被灵气撑爆了身体。吃下去之后,一点后遗症都没有的丹药,迄今为止,广为人知的也就是当初后羿为嫦娥求的不死药而已,两粒下去,想停都停不住啊!
  至于后来那些修行者,就再也没听说过还有这种事情了。那仙官很是感慨了一番我的好运气,然后就开始给我录仙籍,又带着我去了化仙池,泡过化仙池,才能真正将凡体转化为仙体。
  化仙池就在飞升台附近,用化仙池用得最多的并不是什么飞升的仙人,相反,是天庭最底层的天兵天将,这些天兵天将看着威风,实际上除了充当门面之外,就是起炮灰的作用,因为他们不是正经飞升上来的,一般来说,却是凡间历朝历代比较出名的军队,死后就被从地府提溜上来,化仙池里面一泡,发点制式的盔甲兵器,再给个大路货的修炼法诀,也就搞定了。
  这些天兵天将真要说起来,应该类似于凡间那种渡劫不成,抛弃了肉身转修的散仙,不过,因为身上装备厉害,体内的法力也是正宗的仙家法力,因此,放到凡间很能够吓唬人,但是,真要对上什么大妖魔头什么的,就很不够看了。
  飞升台的仙官说到那些天兵天将的时候,语气里头颇有鄙薄之意,不过,我在凡间也就是底层的小虾米,那些散仙可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散仙没了肉身,九成九飞升无望,还得千年来一次雷劫,一次比一次厉害,因此,在修行界,这些散仙多半是没人敢惹的,不说别的,他们渡劫的时候破罐破摔,不顾雷劫增强的危险,跑你宗门上头一站,你就得帮他顶缸。
  因此,尽管仙官对守着化仙池的那些天兵颇为轻慢,但是我还是比较客气的。
  刚走进去,我就是一呆,之前仙官还说化仙池这边除了接引地府那些鬼魂上天,就没什么人过来呢,然后我就看到化仙池里头有人,嗯,不,是有条狗泡在里头。
  那仙官看着也是吃了一惊,不由有些踌躇起来,拉了拉我,低声问道:“要不,你先等等?”
  虽说是条狗,但是有句话叫做打狗也得看主人,我虽说不知道天上的情况,不过看这仙官谨慎的样子就知道,这条狗肯定来头很大,我也不是什么喜欢无事生非的人,因此,也是点了点头,说道:“全凭仙官指点!”
  我们这边说话声音很小,结果那条狗耳朵不是一般地灵,它非常灵活地从池子里头跳了出来,直接就向我们走来,这条狗通体全黑,看着有点像是关中那边的细犬,不过,想来能够跟着神仙混的,怎么着也该是一条不同凡响的仙犬才对,我正胡思乱想,结果那条狗就在我身上嗅了嗅,然后竟是打了个喷嚏,最后趾高气扬地走了。
  等到那条狗走远了,仙官才松了口气,说道:“可算是走了,好了,云沐,你可以下去了!”
  嗯,云沐是我的道号,我那师尊这一门虽说是散修,但也传承了好几代,之前也留下了排辈下来,我师尊那一辈是灵,他道号便是灵徽,到了我这一辈,便是云字,我师尊是个不会起名字的人,见我是木水灵根,直接就给我取了个沐字,听起来倒也还不错。
  至于我俗家的名字,那不提也罢,我俗家姓柳,祖上十几代都是地里刨食的,大字不识一个,因为到他们过世,家里都只有我一个孩子,因此,高兴的时候叫我“娃儿”,不高兴的时候叫我“小崽子”,后来他们过世了,我的名字更用不上了,无非就是柳根家的小崽子之类的,因此,真论起来,我压根就没个大名。后来我跑到凡间去种花草,对外只说自个叫做柳沐。
  虽说化仙池刚刚被那条狗给泡过,但是这也没什么好嫌弃的,我很是干脆利落地跳了下去,泡了半天,老实说,真没什么感觉,最后只得又爬了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