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时间盗贼+番外 作者:许维夏

字体:[ ]

 
 
 
写在前面:
1.旧坑重填,此文原本2013年6月发布于贴吧和晋江,写了28章之后没有再往下更,很抱歉一直坑了快要三年。现在起重新填坑,前28章会有很多修改,建议想要追文的妹子辛苦下从头看起吧,我会一章一章重新编辑,鞠躬。
2.本文为架空校园,题材不新颖,构思不巧妙,只是想写一写他们的青春时代。文中校名为虚构,原型学校为中国海洋大学,但只是原型而已,为了文章情节需要并非完全按照实际学校情况来写,特此说明。
3.我写文的习惯一直是等全部完结后还要继续重新修改好多遍的,所以在此文全部完结并重新编辑之前暂时不开放任何转载,也请大家想存文的话等到最后再存,我应该会放出最终版TXT的。
4.再次向之前在坑底的读者朋友们说声道歉,这次一定填完坑,希望你们还能愿意陪伴我直到这篇文的完结,爱你们~@~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王胖子,解雨臣,黑瞎子,王盟,潘子,霍秀秀,云彩,阿宁 ┃ 其它:盗墓笔记,瓶邪
 
 
 
 
  1.
 
  这个城市的道路太有特色了,有特色到让吴邪想揍人。一会儿上沿儿一会儿下坡,走了那么久竟然找不到一条平平坦坦的直路。
  吴邪跟五个人问路,竟然有三个都分不清东西南北;分得清方向的两个人里面,还有一个给指错了路。
  最后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靠谱的老大爷,给他详细地指明了方向,吴邪这才拎着大包小包蠕动到了学校。
  说起来真是倒霉,他的火车到达青岛时已经是深夜了,接站的师兄师姐们早就歇摊子回了学校,他无奈只得找了间旅店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也没再去接站处,自己打听着来到了学校。
  琴海大学建在山上,山下不远处就是海,一路找来虽然挺累,但好在风景漂亮,所以也不算太闷。
  来之前也做过功课,听说这个城市虽然夏天不算太热,可秋老虎着实厉害,但或许是火车站和学校都靠着海边的缘故吧,这会儿虽然是九月,海风吹拂在身上却依旧很凉爽。
  提着箱子到了报到处,这是最后一天,一排长长的桌子边坐着很多学生,看到他过来,有个男生马上站起来接过他的行李,吴邪很感激,赶忙向他道谢。
  办了报到手续后,男生又看了眼他的资料,向他招呼道:“吴邪,建筑系,3号楼211,好嘞,跟我走吧。”
  吴邪便跟着那个师兄往山上爬。校园很大,绿化得相当好,一路都是美景,他心里有着大学新鲜人初来乍到的激动,边看风景边听师兄给他介绍学校的基本情况。
  等到了3号楼宿舍楼底下,师兄把吴邪交给了一个戴墨镜的男生,临走时给他做了介绍:“这是老齐,音乐系的,咱们校学生会副主席,也住这栋宿舍。因为他的名是生僻字,除了公安部系统上能打出来其他地方哪儿也打不出来,又喜欢戴副墨镜装酷,所以我们都喊他黑瞎子。”
  吴邪抬头打量了一下这个听上去如此酷炫狂霸拽的男生,他和自己差不多高,虽然戴着墨镜看不清脸的样子,但从打扮上就能看出是个酷哥。
  于是他赶紧打招呼:“齐师兄好。”
  不愧是学音乐的,男生的声音非常有磁性,笑着示意他不必这么客气。看了看他的录取通知书,说:“吴邪?以后也喊我老齐或者瞎子就行,211寝室是吧,跟我上来吧。”
  走到寝室,一眼看去条件还算好,四人间,带独立卫生间,吴邪挺满意。
  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同学到了,互相介绍了一下,一个叫王盟,比他小近两岁,上学早,竟然和他是老乡,都是杭州的;另一个叫王胖子,名字比较幽默,却又比他大两岁,北京的,因病休学了一年又复读了一年才考来,求学之路还真是坎坷。
  两个室友看上去都很不错,黑瞎子又说了几句让他们彼此照顾之类的话,还说有事可以找他,留下自己的手机号就走了。
  吴邪因为自己睡觉不老实特意选了下铺,王胖子因为体型过胖也睡在下铺,王盟睡他上面,还剩下一个床位在吴邪的上铺,不知道那哥们儿什么时候才能过来。
  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儿天,互相了解了一下彼此的情况,三个人中,吴邪学的是建筑,王胖子和王盟学的是文化产业管理。
  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吴邪上面的那个空床位,吴邪摸着下巴道:“不知道这哥们儿是哪个专业的。”
  王盟搭茬:“我来的时候听师兄说过,这栋楼主要是土建、外语和文新学院男生住的,不过顶层也有一些艺术系的人,胖子你有没有什么一手消息呀。”
  王胖子哈哈大笑:“小盟盟,这就给你胖爷叫上昵称啦?”
  王盟也笑:“我估摸着你的朋友们肯定会给你起和胖相关的外号吧?”
  “没错,哈哈哈哈!不过大部分兄弟都喊我胖爷,以后你也得这么叫,我是咱们宿舍的老大哥,懂不懂?”
  “懂,必须懂!”王盟非常识时务,“你看,你叫我小盟盟,我叫你胖爷,咱们干脆给吴邪也起个外号吧!”
  “吴邪……这名字真顺溜,无邪无邪,我还天真哪我!”胖子张口就来,“就这么定了,以后你的外号就是天真了,反对无效!”
  王盟也点头应和,剩下吴邪哭笑不得:“你们还真是自来熟,我踏进这个门不到二十分钟连外号都搞定了,还反对无效,我冤不冤啊我……”
  “总比小盟盟这种娘们唧唧的好听多了吧?”王盟也喊冤。
  “这倒是……”吴邪幸灾乐祸,开始动手铺床,一边铺一边说,“哎,你们说,咱们最后一个室友万一喜欢住下铺怎么办?”
  “商量一下呗,我觉得大家都挺和气的,你跟他好好说说!”王盟来得早,早就收拾好床铺了,正在上面翘着二郎腿啃苹果,“胖爷,老乡大哥,以后你俩得罩着我啊!我这人胆小,以前老被人欺负。”
  “……出息!”吴邪和胖子都笑了,两个人纷纷表示让王盟放心,跟着哥哥混绝对有肉吃。
  等到吴邪把床收拾好,三个人决定出去溜达溜达,通知上说下午两点在大操场举行开学典礼,已经中午了,填饱肚子是当前大事,至于那个没来的哥们儿嘛,只好先不等他了。
  校园附近有不少小饭店,三个人随便找了个看上去干净点的,要了几个当地的特色海鲜,吃完之后又买了点没带齐的日用品,晃晃悠悠地回了宿舍。
  走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吴邪看到从楼里走出来一个年轻人,正好和他们擦肩而过。
  很帅气,挺惹眼的。
  但吴邪关注的其实是别的地方,他看到那个年轻人穿着一件T恤和一条牛仔裤,都是非常廉价的样子,尤其是那件T恤,几乎快要洗得看不出颜色来了,放在吴邪这里,那是连当抹布都不要当的。
  吴邪倒是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大学里有不少都是从农村上来的学生,吴邪只觉得这个男生一定很不容易,因为他还看到了他脚上的那双鞋,一双很旧的球鞋。
  但最让吴邪惊讶的是,虽然男生的衣服看上去是穿了很久也舍不得扔的那种,可他全身上下却干干净净的,没一点污迹,这让他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子清爽劲。
  回到宿舍,他们发现吴邪的上铺已经收拾好了,简简单单的蓝白格子床单,应该是高中时用过的,床上只放着枕头加一床被子,地上是个旧旧的旅行袋。
  行李都在,但人不在,想必是出去添置东西了,三个人都很好奇这最后一个室友是什么样,正猜测着,就看到刚才的那个男生走了进来。
  三个人愣了一会儿,还是王胖子熟络得快,赶忙打招呼:“这位同学怎么称呼?我是王胖子,北京的,喝水的那个是王盟,杭州的,我们俩都是文化产业管理的;站你旁边那个叫吴邪,学建筑的,也是杭州的。不知道同学你是哪个专业的?”
  吴邪看到那个男生打量了他们一会儿,才淡淡地说:“张起灵,学德语,广西上思人。”
  很冷淡,甚至称得上是冷漠,这之后,不管他们再聊什么,男生也只是淡淡地听着,不再多说一句话,甚至连胖子偶尔问他的话也给无视掉。
  吴邪又转头看了他一眼,从外表看来很帅气的男生,穿着廉价的衣服也依旧英俊,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想必一定会很受欢迎。吴邪能够想象到,张起灵一定会是学校里独来独往的那种人,或许他永远都无法融入到这个寝室里,不过在大学里,什么样的人都有,越怪癖越优秀的更是大有人在,所以谁也不能小觑谁。
  但吴邪知道,他一定有很多故事,从十万大山走出来的少年,背着行囊,走出家乡的山水,走过漫长的华夏土地,一直走到了这座海边的校园,与他们相识。
  吴邪坐在下铺,抬头看了一眼张起灵的床铺。
  他想,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奇妙,命运竟然会从与他前十九年人生毫无瓜葛、相距千山万水的地方,为他送来一位睡在他上铺的兄弟。
 
  2.
 
  开学典礼后就是军训,学校给每个人都发了迷彩服,不过令人郁闷的是料子很厚,穿上跟进了蒸笼似的。几乎每个人都在抱怨,渐渐地就演变成了骂人方言搞笑大比拼,楼道里处处可以听见笑着用家乡话骂人的声音。
  全国各地的骂人方言齐聚一堂也是十分有意思的,比如对门那个天津小伙儿,一个劲地对着那件衣服喊:“这是嘛玩意儿啊!买这个的人脑袋里有哏丘吧?”
  又比如208寝的那个乐山帅哥,骂起人来也是丝毫不含糊的:“格老子,试一哈,把老子rei毛了,看老子咋个收拾他们!”
  吴邪听了乐呵得不行,转头自己寝室里面也有人骂起来了,王胖子那京味儿真逗:“丫挺的就会搞幺蛾子,一板砖嗨上丫就知道什么叫肝颤儿了,德性!”
  他刚想也用杭州话骂那么一段,就听见王盟清了清嗓子,脆亮亮地来上了:“真是个62,怎么撒七撒八的,脑子有块儿的吧?真想一砖头镶到他头高头!”
  吴邪终于忍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他转过头去看了看依旧一脸淡定并且已经迅速换好衣服的张起灵:“哎,小张,你们广西话怎么骂人哪?骂来听听呀!”
  张起灵抬起眼来看了看他,吐出了两个字:“不会。”
  胖子不信了:“说笑呢是吧?难道你活到这么大没骂过人?装什么纯哪!”
  王盟也凑热闹:“是啊张哥,我也不信哪,小的们没听过广西话骂人,想见识见识嘛。”
  张起灵这次连头也没抬,把带来的一本厚厚的词典拿起来,又说了三个字:“真不会。”
  场面一时有些冷,吴邪咳嗽了声,赶紧打圆场:“小张可能是真不会,大家就不要难为他了,有些人就是比较正经,不像咱大老爷们这么糙。”
  这话刚一说完,吴邪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他刚才心里真没多想,可怎么说出来就全变味了呢?听上去就跟讽刺人似的。
  吴邪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忐忑地试图解释:“那啥……我的意思是……”
  张起灵却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生气,他只是停下手中的动作,侧过身盯着吴邪的眼睛,终于,说出了一句挺长的话:“我不仅不会骂人,我连话都不爱说,有问题么?”
  吴邪下意识地说“没问题”,张起灵又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去接着看那本词典,不再理他们。吴邪看到他拿的是本德语词典,很破旧,一看就是用过很多年的那种。
  他微微地叹了口气,屋子里一下子安静得要命,连胖子也不说话了,直到过了好一会儿,门外传来让大家去操场的吆喝声,这才算是化解了尴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