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勇漫]男神,你掉了一只二货 作者:艳小伙

字体:[ ]

 
文案
原名《愿我一直被你温柔以待》
男神男神,你掉了一只温柔的二货!
男神:……
二货:二货掉了不是你想捡,想捡就能捡
O(≧▽≦)O 这其实是披着正剧风的虐狗文
警察荼x心理医生岩
第一次写破案文(′⊥`*)心里超忐忑啊!
内容标签:强强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神荼,安岩 ┃ 配角:温煦,隼 ┃ 其它:1v1,清水向
 
 
  特案组篇之提线木偶(一)
 
  四月清明雨纷纷,这座不算繁华的城市里时不时就会飘起细雨,街道两旁的绿树被洗刷的格外翠亮,树叶上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树下走过一个穿着宽松的灰色针织毛衣外套的年轻人,虽然快到夏季,但这温度也是有些丝丝的凉气渗入身体里,令人发颤。
  一阵凉风吹过,安岩不禁抖了一下,拢了拢身上的针织灰色毛衣外套,面颊微红,那双小动物般湿漉漉的眼睛平添了几分柔弱,眼角带笑,像是初生的太阳般温暖和煦。
  “应该就是这里了。”安岩看着手上推荐信的地址,再望去面前的警局,再次确认是对的,便大步的走了进去,刚走到门口保卫处,就被警员拦了下来。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那个有了些年纪的警员伸出挡住安岩的路,一副严肃刻板的样子。
  安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突然想到自己是找不到地方的,刚好可以让这位警员带他去啊,这才把手中的信递给那个警员,“你知道特案组怎么走吗?”
  那位警员一开始并不怎么重视这封信,和往常一样例行检查,打开后发现竟然是市长亲自写的推荐信,看去那位年轻人的目光也郑重了起来,能得到市长的亲自推荐,这位年轻人也差不到哪去。
  仔仔细细的叠好那封信,双手恭敬的还给安岩,在和同伴打了个招呼后,对安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跟我来。”
  搓了搓鼻子的安岩双手接过信,说了句谢谢就跟着警员朝里面走去,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警察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生面孔,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一点都不像警察吧,法医那种整天和死人打交道的更不可能了。
  那警员把安岩送到了特案组的门口才离开。
  站在特案组门口的安岩手刚放到门把上,正准备推开门进去,猝不及防的打了一个喷嚏,引得路过的人侧目,安岩只好收回手,从裤兜里拿出一张纸巾,在其他人诧异的目光里一路小跑到一边擤了擤鼻涕,顺手把纸巾丢到旁边的垃圾桶,这才发觉感冒有点加重,下班后回家吃点药吧。
  在这之前特案组的办公室里的一间小会议室里坐着五个人,正前方坐着面色冷峻帅气的男人,一双湛蓝透亮的眼睛宛如一把利剑,直直的刺入心脏,身材骨架消瘦匀称,黑色皮衣下是一件白衬衣,一身皮衣皮裤外加一双黑色中筒靴,整个人透露出不容侵犯的威严。
  一个留着微卷长发的女人开口说道:“头儿,要不要等那个新来的再去勘察现场。”
  坐在她旁边,看着要比她小几岁的男生不赞同的摇摇头,“简时姐,时间紧迫,再说他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一个心理医生去了有什么用。”
  简时看了一眼旁边冷静的男生,叹了口气,“扬帆,好歹也是新同事,这样他会不会生气。”
  穆扬帆冷哼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没本事的人有什么资本生气,我们又不是在过家家,还要顾忌到他,连案子都不去查看吗。”
  其他人没有开口反驳,穆扬帆的这种性格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看见,若不是这种性格,穆扬帆大概早被局长推荐到更高更大的地方去,也不至于窝在这个小地方,就像头儿。
  神荼见众人算是默认了穆扬帆的提议,也不再多说话,立刻分配好任务,“夏韶光和简时跟我去现场,林分和穆扬帆去案发周围尽可能的打听关于死者的一切。”
  “是。”众人立刻站起来,异口同声的答道,纷纷收拾手上的东西,急匆匆的离开了会议室,就在他们推门出去的时候,安岩正转过身去擤鼻涕,当安岩转过身去,他们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后,安岩站在原地愣了几秒钟后,才意识到自己被抛下了,无奈的笑笑,只好拿出手机发了个信息给通讯录的第一个人,很快那边就回了信,安岩回了句“谢谢”就离开了特案组。
  案发现场是一处废弃的天台边,死者被发现时被绳子吊起脖子与四肢,挂在楼顶外面,身上穿着廉价的西装,两双无神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对面的楼层,而报案的正是对面楼层的夫妻,他们那天拉开窗帘看见的就是一个死人挂在他们家对面,顿时吓得双腿发软。
  林分和穆扬帆赶去那报案的夫妻家里,询问关于案子的一切。
  神荼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尸体还在原处,就那样挂在那里,而尸体下面是川流不息的马路,这种案子这一个星期就发生了两起,死法一样,全被凶手吊在某个地方,第一个死者是比较偏僻的小路旁的路灯上,第二个是废弃的公园门口的大门上,这两人的信息对比后几乎没有联系,唯一有联系的无非是死亡时间。
  警员戴上白手套,麻利的把尸体放到楼顶的担架上,简时也戴上手套和口罩,检查着死者,“和之前两名死者一样,死亡时间大概半夜凌晨一点,死于钝器锤击脑袋,身上有着些许汗渍,其他地方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神荼看着楼下的街道,回头看去简时,面色凝重的问道:“没有其他发现了吗。”
  简时和一边留着短发的夏韶光互相看了一下对方,然后失望的对着神荼摇摇头,没有说话。
  这时林分和穆扬帆也回来了,报告着刚才调查出的情报:“死者叫徐铭,男,30岁,本地人,是一家企业的推销员,据说业绩还是不错,平时为人很好,没有什么仇家,父母是本本分分的工人,也没有与人结过什么大仇大恨。”
  “那不还是没有什么突破点,除了死法一样,这三起案件的联系根本很难找,凶手应该是随机作案。”夏韶光说道。
  “不全是。”一声明朗的声音从天台的门口响起。
  刚想发表看法的神荼被这声音打断了思绪,皱着眉跟其他人一起看去天台门口,一个穿着灰色针织毛衣,年龄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从门口走来。
  安岩站在天台上继续着自己的话,“我看过之前两起凶案的案情,死者一个是流浪汉,一个是不良少年,这个则是打工的推销员,而案发地点是路灯,公园门口上,再然后是废弃楼顶,死亡时间全在半夜。”
  听到这里的神荼眼神一亮,他似乎已经慢慢抓到这个案子的线头,只要找到这个线团的缠绕规律,就能解开所有的谜团,看去安岩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欣赏。
  并没有注意到神荼眼神的安岩继续说着:“而死法就像是被人cao纵着的木偶,随着主人而做出动作,死者身份和死亡地点随着次数开始向上攀升,表现出凶手极大的控制欲,需要掌控一切的心理,一般强迫症不会太过于偏执,这位凶手应该是最近受到了什么刺激,让他产生了这种近乎于偏执的举动,若不出我所料,凶手下一个目标大概是上夜班的白领类的人群。”
  听完这一大篇分析的穆扬帆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面色不善的看去安岩,“你是谁,没有警方许可,是不准上来的。”
  其他人一听也反应过来,下面警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不是警局的人是不可能放进来的。
  安岩伸手扶了下眼镜,眼镜片下掩去了一切锋芒,伸出左手,微笑着回应:“我叫安岩,是你们的新同事,担任特案组心理医生一职,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神荼走到安岩面前,伸出手握住了安岩的右手,只一瞬间,就松开了手。
  那些人看见头儿做出了表率,也纷纷上前介绍自己。
  一头短发的女警夏韶光最先开口:“我叫夏韶光,擅长各种冷兵器与机械。”
  “穆扬帆,擅长计算机技术。”
  “你好,我是简时,是特案组的法医,扬帆他就那性子,不要在意。”
  “嘿!小家伙,我叫林分,是这里年龄最大的人,我手里可是有着他们所有人的资料,除了头儿的。”林分走到安岩的身边,伸出一只大手□□着安岩的头发。
  “既然都认识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神荼说着:“若是按你这样说,凶手应该是不超过三十岁的人,是那种脾气特别容易激发的阶段,处于社会比较低下的一层,最近应该是受到了工作上的打击,受害者也是有计划的,虽然有强迫症,但是意识还是清晰的。”
  “对。”安岩边说边走到天台的栏杆旁,看着下面的街道,“而且这些死者尸体发现的地点也开始慢慢出现在人们视线里,凶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的人们对于他的恐惧,很快,将会再会发生凶案。但是凶手出入这些地方肯定会被那些经常出入在夜晚的人看到,他带着一具尸体,是怎么做到走到哪里都不会被人起疑呢。”
  突然神荼的手机响了起来,“什么事?”
  那边的人似乎很是着急,语气也提高了几分,“不好了,我们在河边发现一具被抛弃的尸体,四肢和脖子绑着绳子,绳子另外一头还绑着几根木棍。”
  当神荼他们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尸体已经被放到了担架上,安岩没想到作案时间比他预料的还要快,这预兆着凶手内心的不满正在慢慢扩大,这些普通人已经快要满足不了他对控制欲的迷恋。
  而死者的死亡时间就在一个小时前,资料里显示死者正是一名企业的白领,所以最迟在晚上零点还会发生凶案,是谁,在这漆黑的夜里,隐藏着自己,犹如狩猎者一样主宰着猎物的生死。
  “安岩,安岩!”
  “啊?”安岩回过神,一脸茫然的站着,就看见其他人站在一辆出租车前向自己招手,连忙跑到他们跟前。
  简时好笑的揉着安岩的头,也不知道自己那个局长老爸从哪里挖到这么一个治愈的萌物,“头儿请客吃晚饭,算是为你接风洗尘了,真是难为你了,一来就碰上了案子。”
  安岩呆了一会,继而笑着摇摇头,任由着简时□□着他的头发,一点反抗的举动都没有,跟着他们坐进出租车,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出神,突然嘴角显出狡黠的笑容,那个cao纵木偶的狩猎者啊,我已经看到你的隐身斗篷了。
 
  特案组篇之提线木偶(二)
 
  餐馆里,因为快要下班了,大家也就喝了多一点,几轮下来,林分和简时已经微醉,安岩脸颊也开始发烫,加上感冒的原因,意识有些昏沉,跟他们说了一声,就走去了洗手间。
  “哗!——”洗手池里瞬间流满冰凉的水,安岩捧起一捧水拍在脸上,冰凉的水温瞬间让安岩清醒了许多,抬起头,看见面前的镜子映出了两个身影。
  安岩瞥了一眼洗手间的转角处,才对着戴着帽子,穿着宽大风衣的男人低声说道:“有事?”
  那人从宽大的外套里的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型□□,递给安岩,压低了声音,“这是我拜托部长申请下来的,子弹只有三颗,不到危机关头,万万不可用。”
  安岩接过那把□□,左左右右看了几遍,才收了起来,“谢谢。”
  “我答应过师傅和师母要好好照顾你,而且我说过,只要你有任何危险,我会亲自带你回去,哪怕你不喜欢那里。”
  “我知道。”
  “恩,我走了,有事短信联系。”
  那人拉低了帽子,转身快步的离开了这里,很快就消失在转角处,安岩关掉水龙头,看着水流迅速从出水口流去,检查了藏着枪的地方,才带着笑容离开了空荡荡的洗手间。
  几秒钟后,洗手间转角处的监视器才转过来,刚才发生的这一段小插曲就像从未出现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