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漫]治愈向面瘫 作者:禾桃(二)

字体:[ ]

 
    第65章 65
    
    的场静司发现绫川冲过来的时候心里一惊,还没等他有所反应,自己便被一团金黄色的光芒笼罩在内,外面妖兽的攻击也落空打在了金黄色的屏障上。
    这时候绫川才转过头看向的场:“我说过,我能帮上忙的。”
    的场静司深深地看了绫川一眼,没有问这个金黄色的屏障的问题,而是把他拉到身后:“就算你不跑出来,我也能躲过去。”
    是的,刚才妖兽的攻击在的场的预料之中,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更何况他虽然平时都用法术除妖,但是身体的锻炼也没有落下,所以刚才的一幕看似惊险,其实对的场来说并不会造成影响。
    “这个能支撑多久。”的场静司看了眼外面不停撞击屏障的妖兽,询问着绫川。
    “我会尽量多支撑一段时间,所以你要做什么最好尽快。”绫川没有具体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神之盾能支撑多久,因为支撑时间的长短,完全取决于在外面攻击的妖兽用的能力的大小。
    的场静司点点头,抬手一扬数十张白色的纸片扔出手中,落地后便变成了用妖力凝成的式神,向着妖兽的方向攻去。
    不过的场静司并没有用自己的妖力,而是利用了外面妖兽四泄的妖力作为能源,这样不仅能省下自己的妖力还能消灭敌人的力量,简直就是一石二鸟。
    外面的妖兽一开始并没有察觉,直到感觉到自己妖力恢复的速度越来越慢后才发现不对。
    本来踏进这个森林陷阱中的时候妖兽的妖力就被压制住了一部分,而后又受伤,再加上现在又有吸收它妖力的式神,自然是发现了自己的妖力正在缓慢的流逝,并且恢复的极为困难。
    想到原因后妖兽首先停下了攻击屏障的举动,转过头把围在身边用妖力凝聚的式神全部咬死吞入腹中,把流逝的妖力补充回来。而这时候的场静司也准备完毕,念着最后一段咒文,紧接着从四面八方便出现了众多黑红色仿佛粘稠液体一样的绳索,上面有着浓厚的不祥之气。
    妖兽发现这一情况仰头吼叫一声,黑色的能量光束聚集在口中,在那些黑红色液体缠绕在身上的一瞬间对着的场和绫川的方向射来。
    绫川看到这个情形马上调动身体中的全部能力维持神之盾,他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个世界的妖怪有这样的攻击方式。
    巨大的攻击波随之而来狠狠的击打在绫川张开的神之盾上,的场静司没有动,而是趁着这个时间控制着那些黑红色液体绳索一卷卷的缠绕在妖兽的身上把它束缚在地面。
    而这时候妖兽发来的攻击波也逐渐消散,同一时刻金黄色的屏障也随之消失。的场回头看了眼绫川有些发白的脸色,抬脚向前走去:“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你上一边休息。”
    话音刚落便召唤出自己的妖怪式神,每个式神身上都背着弓箭,和的场静司站在五个不同的方向包围住妖兽。妖兽挣扎了一下发现不能行动后,吼叫了两声,用猩红的眼睛注视着站在面前不远处的的场:“别以为你会这么简单的就成功。”
    话音刚落,地面便开始震动,绫川向震动的方向一看便发现有一群妖怪正冲过来,顿时眉头一皱。而的场静司冷静的看了一眼现在的状况,派出影子式神前去阻挡。
    马上便要成功消灭这只困扰他们的场一族许久的妖兽了,不能在最后的关头发生混乱。
    绫川自然也看出了的场正在做最后的准备,想了想便拿着刀冲向妖怪们的方向。
    起码,也要给的场拖延一些时间。
    不过到了跟前绫川才发现,这些妖怪们个个都双目呆滞,动作也也有些僵硬,顿时便明白它们是被cao控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绫川自然没有办法下杀手,好在的是的场之前在刀上刻印了可以让妖怪暂时失去知觉的阵法,这样绫川动气手来也就更加方便。
    的场静司知道绫川在一旁帮他拖延时间,顿时静下心来和四个式神动作一致的抽箭射向妖兽,妖兽身上的几个致命点便被击中,同时穿在箭矢上的符文纸也发出强烈的电光在妖兽的全身游走着,空气中立马泛出一种被电焦烤着的难闻气味。
    这时候的场静司一边控制着他父亲在妖兽身体中留下的刻印,一边指挥着黑红色的液体牢牢抓住妖兽,并且从伤口处穿过,妖兽顿时痛苦的嚎叫出声,大片的血液从身体的各个地方流淌而出。
    而的场叫出来的四个式神则是没有停歇的把手中插满符咒的箭矢射进妖兽身上的各个角落,此时此刻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的场静司虽然妖力浑厚但是经过这么久的时间自然是快要用尽,而这最后一击的场把自身的全部妖力都集中在手中的箭矢上。
    的场手中的箭尖散发出小小一团冰蓝色的光芒,纯净的气息从里四溢而出。的场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持弓的手却没有晃动一下,稳稳地指向妖兽的头部,在妖力凝聚完之后射向妖兽。
    而这个时候的的场并没有看见,早就停止挣扎的妖兽红色兽瞳中一闪而过的暴虐,前肢爪子上尖锐的指甲脱落,急速向着他的方向射去。
    既然今天它已经注定要死在这里,那么也要拉着的场一族的当家一起去死。
    已经处理完其他妖怪的绫川一回头便看到了妖兽的动作,想也不想的用最快的速度冲到的场身边把他扑到在地。几乎就在绫川把的场扑到的同一时间,被箭矢射中的妖兽不甘的吼叫一声,被纯净的妖力净化,化作灰烬四散飘远消失不见。
    的场静司侧头看到妖兽真正的消失不见后松了口气,顿时感觉浑身疲惫,特别是妖力的透支让他眼前阵阵发黑,感觉到身上的重量后马上伸手推了推绫川:“先从我身上……你受伤了?”
    的场摸到绫川后背上黏滑温热的液体后皱皱眉,小心的扶着绫川坐起身,想到刚才绫川扑过来的动作顿时就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把绫川扶正,顺手擦了下绫川嘴角的血:“你还等什么?还不用你的能力治疗下自己?”
    绫川在扑到的场后就感觉到后背传来的疼痛,特别是后心也被妖兽最后的攻击击中,如果他刚才没有扑到的场的话,想必这一击绝对会击中的场的心脏吧。
    这样想着,绫川感觉自己的视线模糊了起来,血液仿佛也有种被冻结的错觉。而这时候的场静司的声音传到了绫川的耳中,他抬头只能模糊的看到对方黑色的头发,有些无奈的扯扯嘴角:“……我的能力对自己不起作用。”
    “……”
    的场静地听到绫川的话一愣,忍住咆哮出声的欲望,大声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吼完的场静司马上把式神召唤到身边,打算带另换赶快去医院处理伤口。感觉到的场的动作,绫川微微动了一下,抬手轻轻放在的场静司的胸口阻止:“已经不需要了。”
    的场静司低头看着绫川已经开始涣散的瞳孔,越过他的脑袋看到了绫川后心处插着的几个泛着黑光的指甲,周围流淌的是发黑的血液,抱着绫川的手抖了一下。
    感受着袭来的熟悉的死亡气息,绫川笑笑叹口气:“看来是时候道别了。”
    “你以为……在做了这样的事情后,我会随便让你离开么!!”的场听着绫川完全诀别似的话抓在他肩膀上的手紧了紧,苍白的手背上爆出了几条清晰可见的青筋。
    “望你……以后再无忧虑……”绫川说着抬手点了一下对方的额头,身上散发出柔和的金黄色光芒包裹住的场静司的全身,而这时候天空覆盖着的乌云也散去,阳光倾泻而下照射在这片空地上。
    绫川缓缓地闭上眼睛,轻声道:“……再见了,静司。”
    被光芒包裹住的的场感觉到身体慢慢恢复,抓着绫川的手越发用力。然而还没有等他在说什么的时候,手中蓦然一空,凝眼看去却发现绫川的身子从下而上化作无数的光泡缓缓升空消失不见,顿时眼睛微微睁大。
    而最后停留在他视线中的是绫川不变的笑脸,还有传进耳中的轻声道别。
    的场静司静静的抬头看着天空没有动作,许久后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有些僵硬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然后慢慢握吐出一口气,站起身环顾了一下周围。
    没有处理绫川放倒的妖怪们,的场静司暗红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最后恢复成以往的样子,站了一会儿后便头也不回的走进森林中。
    单薄的身影缓缓融入树林,紧握的拳头滴下了几滴鲜红色的液体。一阵风吹过,扬起了的场静司身后的长发,同样也把他低声的话语传到空中。
    “……再见了。”
    
    第66章 66【鲁卡番外】
    
    有记忆以来他面对的便是杀戮和掠夺,晦暗无光的天空,还有耳边传来的悲鸣和惨叫。从小开始,每日每夜他眼中映照的便是这样的场景,麻木空洞的重复着挥剑的动作,脚下是用敌人和自己的鲜血所铺就的道路。
    因为祖先背叛了同族把他们的名字交给了人类,自此他们便有了一个重罪血族的称号。
    每一个族人出生时便被刻上了双十字的刻印,而这个刻印便是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们是罪人的证明,是他们一族无法抹消的罪恶。
    只是单纯机械的活着,像是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他们根本不需要自己的思想,只要按照主人的命令行事就可以。
    他们是罪人,他们是奴隶。
    每一个族人从小便被灌输了这样的思想,受尽了苛刻的对待。
    鲁卡并没有认为这有什么错,直到他遇见了那个照亮了他心间,让他感觉自己是真真正正活着的人类。
    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身体,他能感觉到身体中迅速流失的血液,还有抽离的温度。眼前阵阵发黑,最终还是顺从意识他狼狈的倒在湖畔。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到浑身被一种温暖包围,身体中的冰冷和疼痛也随之消失。睁开眼便看到了从此影响他命运的人类————祗王由希。
    就像是对方的名字一样,她身上散发着一种高贵的气质,当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在望着他的时候,他本来抬起来要洞穿对方心脏的手便放了下去。
    他想,这个人类救了他,那么便不杀她。
    在魔界那样的环境中长大的他本就不应该在陌生人面前卸下防备,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对方笑着把手放在他心口的时候,他却生不出丝毫的反抗之心,就算对方手放在了一个极其危险的位置,他也没有想要杀了对方的想法。
    他想,也许是这个人类身边的气息实在是太温暖了的原因吧,温暖到让他这个没有心冷血的恶魔都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鲁卡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明知道自己是恶魔却不怕他,明知道他是恶魔却还会救他。
    真是奇怪的人类,人类都是像眼前这个人一样没有丝毫的防备之心么?
    那时候的他也只是把由希当做了一个奇怪的人类,一个意外的过客而已。却没有想到,之后他们又一次相遇,并且缔结了契约。
    她帮他解除了魔王的束缚,而暂时没有目的的他选择了跟在对方身边。
    他认识了她的同伴,慢慢的了解了他们祗王一族的故事,也是知道了由希能力的代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