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疯狂的宇智波 作者:趁机摸个鱼

字体:[ ]

 
 
文案
彻底黑化的宇智波佐助
 
站在宇智波家立场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智波佐助 ┃ 配角:漩涡鸣人,宇智波鼬 ┃ 其它:旗木卡卡西,春野樱,大蛇丸,团藏等 
==================
 
☆、1
 
  他只看到一片狼藉的房屋。许多宇智波族人倒在血泊中,断手或是断足,一片血腥。漆黑天空有一双巨大的写轮眼。佐助看向父亲母亲的脸,他们死去时的表情异常的平静。
  即使偶尔清醒过来,佐助也不想走出这幻境。他要记住这一切。
  仿佛身处深不可测的海底,挣扎着不愿意得救。只往更深处倔强的推进。
  在幻境里无数次轮回,佐助心里的愤怒慢慢消散了,他平静地回想从小到大接触到的家族事件,查看每一个人死时候的伤势和神态,仔细回想鼬说的每一个字,每一格表情-----高塔上鼬在哭泣啊,为什么……
  直到佐助觉得自己可以面对这一切了。他才愿意从这噩梦中醒来。
  “佐助君,你醒啦!“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护士模样的小姑娘,胸前抱着病例本,脸带红晕的轻声说道:“我马上叫医疗忍者来看你哟。” 
  佐助勉强抬起小小的手。自己的年龄小,有很多事情都做不到,但他已经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查明真相和重振宇智波家。从这一刻开始,什么忍者的高傲和尊严,甚至底线,都没有必要存在了。
  偶尔有些年纪大的护士在病房门口闲聊,并不是很忌讳自己听见。
  “真是可怜啊!自己的亲哥哥居然屠杀了整个种族!“
  “就是,亲人都死了,我要是他真活不下去!”
  佐助沉默着没有说话。一直疼爱自己的哥哥居然杀了整个族的人,只留下自己,然后叛离木叶之前给自己放了一招月读让自己陷入无限的幻境。鼬说是为了测量自己的器?这么愚蠢的理由……如果他不愿意说出真相,就由自己去亲手揭开吧!再丑恶的现实也要去接受!
  不能再当小孩子了啊。
  
 
☆、2
 
  出院后,佐助回到自己的家族。庄严肃穆的宇智波大宅在静悄悄的等待主人归来。一切似乎很熟悉,但是也很陌生。这里都是佐助亲人死亡的地方。
  佐助想到以前父亲的书房,自己因为对父亲的畏惧从不敢踏足,但现在一切都无所谓了。书房里都是一些公文之类的。留下的蛛丝马迹在佐助看来,都是宇智波家这些年被一步步排除出权力中心的证据。宇智波家一直想仰仗自己强大的战力成为木叶权利的中心,但是却越来越沦为战争的兵器。
  这些年来,宇智波一族为了执行木叶村的任务,有很多人战死,但是木叶村的对宇智波家却只是利用。宇智波家没有怨恨吗?不可能的。回想之前的多次集会,佐助虽然因为年纪小不能参与,但是根据偶尔旁听或得到的只言片语都可以推测,宇智波家想造反!结果还未来得及实施,家族的忍者们就被鼬全杀了!
  佐助以前从不需要关注这些。鼬才是家族的嫡子,以后挑大梁的人,自己只要一直依赖信任他就可以了。没想到……
  佐助抬起头,灰蓝的天空就像自己阴郁的心情。这件事情一定有很深的□□。自己一个人是无法接触这么多的,只能依靠别人了。
  每一个势力都会有它依附的另一个势力,和依附于它的许多小势力。宇智波家的主支灭亡了,但是依附于宇智波的几个家系都还在。特别是那些平民的家系,佐助打算从他们下手。自己名义上也是一个忍者了,对平民还是有震慑力的。
  宇智波家以前是保卫木叶的。佐助对木叶的夜间巡逻忍者的部署十分清楚,避开了这些人,佐助潜入到宇智波家的一个附属家系田中家。
  
 
☆、3
 
  眼见田中竹一刚回到家,才喝了一口热茶。佐助轻巧的在房梁上翻了下来。
  “田中,宇智波落难,你的日子倒是过得还不错啊。“佐助特意背对着他冷冷的说,用衣领上的团扇昭示着自己的身份。
  “佐助!你来干什么!”田中竹一马上沉下脸来。
  “以前都是叫我少爷呢,现在改叫佐助了吗……“佐助把玩着手里田中家的族长印鉴。作为附属家系就是这样,族中的事情都必须由主家经手,连印鉴,也是没有资格保留的。
  “你……你……宇智波家已经灭亡了!把印鉴还给我!”田中竹一看见最重要的印鉴居然被佐助随手把玩,失态的吼道。
  “是么,宇智波家只要有一个人在,就没有灭亡!不要说宇智波鼬还没死,就现在而言,我就是宇智波的族长!“佐助转过身来高傲地说。他故意搬出了甚至没见过面的宇智波鼬来增加威慑力。
  田中竹一面色苍白的望着佐助说不出话来。作为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中的附属家系,只要主家还有人在,是必须屈服的,不然就是公然违反整个社会的秩序。虽然佐助还很矮,圆圆的包子脸看上去没什么杀伤力,但是宇智波鼬就不一样了……
  佐助再加一剂猛药:”田中竹二在我住院的时候来看过我,你知道吧?我记得他是个办事不错的人呢,看来,田中家的族长之位也是时候换个人了……”
  佐助眯起眼睛:”竹二说如果我支持他夺得族长之位,以后任凭我差遣呢。“
  田中竹一的面色变得非常难看,额头渗出了细汗:”竹二的话怎么能相信!“
  佐助并不作答,仍是随意把玩着手里的印鉴。
  田中竹二想□□不是一天两天了,大概觉得佐助是个小孩子好拿捏,如果田中竹二得到宇智波家明面上的的支持,即使只是剩下来的一个佐助,再加上几个倾向于他的长老,自己胜算有多少?田中竹一想着,背上已经被汗水浸湿一大片。
  田中竹一颤颤兢兢的跪下:”是我糊涂了!佐助少爷!“
  佐助冷着脸着走到他面前:“知道该怎么做吗?”
  “一切听佐助少爷差遣!“田中竹一大声说,身体却仍微微的颤抖着。
  ”我要木叶近20年来详细的编年表,所有上忍,甚至中忍的详细资料。“
  “这……这怕是……”田中竹一支吾着。这些资料等级虽然很低,但理论上来说都是应该保密的文件。
  “这都办不到么?“佐助故意再给他施加压力。自己是特意挑的田中家,田中家虽然都是平民,但是很多都是在木叶村做文书工作的,弄到这些并不是不可能。
  “半年!我半年之后可以弄到!”他说话震得额头上的汗都滴下来。
  “三个月,我过来拿。这件事要是被别人知道,后果你自己想。”佐助轻松的翻墙出去。 
  
 
☆、4
 
  拿到资料后佐助不停的整理,结合宇智波家的其他文件,他发现很多有疑点的地方。
  近几年来木叶村的忍者们更替太快了。宇智波家的很多老人都被挤了下去。
  最大的疑点,莫过于而宇智波鼬,她是家族的嫡长子,居然亲手毁灭了整个家族-----他以后将是宇智波的族长,得到整个家族的力量,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自断臂膀?
  整件事看来没有一个受益者,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家族都是输家。
  世界上没有双赢,只有两个赢家打败另一个输家。也没有双输,只有两个输家被背后的赢家打败。
  那么背后的赢家又是谁?
  进一步讲,在当晚的灭族事件中,忍者众多的木叶村真的没有一个忍者发觉并阻止吗?
  木叶村在这件事情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是主导,还是帮凶?
  但是一切事情都有它的痕迹,如果真的是人为cao纵整件事,那么必然留下线索。主导这件事情的人必从中得到巨大的利益。
  那么,就从这些年谁晋升的最快开始排除吧!佐助对着面前比自己还要高的资料,拿出一条写着“奋斗”的布条扎在头上。 
  佐助查看完编年表资料后又发现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木叶村的另外一个使用瞳术的家族----日向家的分家,也遭遇过类似的事件。不是灭族,而是日向分家族长无故死亡,然后族人死的死,散的散,现在居然只剩下了几个忍者,大部分都没什么天分,能拿出手的只有分家嫡子日向宁次一个。
  跟自己的境况简直是一模一样!
  佐助绝不认为这是偶然。照着日向分家族长死亡的时间推算,再对比忍者们晋升的履历,一个高度符合的人出现了----志村团藏。这个人曾多次企图争夺火影之位,均因斗不过千手一族和猿飞一族的势力而落败。
  但是,在日向分家灭亡后不久,他就突然有了足够的实力创建木叶暗部的地下组织“根”。而现在宇智波灭族之后,他权势更加如日中天,又重新成为了火影的有力竞争者。
  再者,当晚宇智波家灭族,这么大的动静,身为暗部首脑的他,可怎么能不知道?更不要说那个时候,他是宇智波鼬的上司……
  佐助有了怀疑的对象,便开始暗地里收拢起以前宇智波族不屑一顾的平民势力——他们中虽然没有忍者,但是平民有平民的好处,他们中不少人成为木叶村的文员。
  即使是平民,为了收买他们帮自己做事,佐助还是开始动用了宇智波族的财产。等等,这是不是预示着背后还有人在给宇智波撑腰呢?不然这么多的钱财……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佐助看着日渐减少的数字。其中花钱最多的,就是佐助的目标,团藏的工作室和实验室人员。但是,也得到了非常有用的资料。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赚钱。宇智波家的钱再多,也不够自己这么花的。佐助借助几个小家族的手,开始了一些小动作。
  
 
☆、5
 
  晚上,佐助再次出门。目的地是日向分家。
  日向分家十分冷清,没有看见其他人,只有日向宁次在拼命的练习忍术。他年纪还很小。一双白色的瞳孔令人有些不适。
  观察了一会儿吗,确认不再有其他人,佐助在黑暗中走出来。
  “谁?你是……宇智波家的?“他马上察觉到了,停下练习警惕的看着佐助。佐助对于他能认出自己并不奇怪。木叶村很大,但是忍者不多,几乎就那几个家族,由平民突变成忍者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忍者之间大多认识或有耳闻。
  “我是宇智波的族长,宇智波佐助。”佐助冷漠的说。
  “哼,一个被灭族的小鬼,你来做什么?“宁次很不客气的说,毫不掩饰脸上的高傲。
  世家子弟都是这样,即使衰败,也要维护家族的尊严!
  “来与你做一个交易。”佐助在口袋里掏出一张纸。
  “交易?就凭你吗?“宁次十分不悦,简直浪费时间。要不是以后佐助也是忍者,他才没有时间搭理这种都没高到自己肩膀的小鬼。
  “我要日向分家所有的禁术。“
  “你疯了吗?”宁次在白眼的基础上再翻一个白眼。他随手接过来,只瞟了一眼,就震惊的无法动弹。
  这是一张某份文件的第一页复印件。标题是“论日向分家谋反的必然性与解决办法”。接着便是开始阐述日向分家的历史。
  日向分家虽然地位不高,但作为嫡子的宁次也是接触过不少文件的。这种正规的格式和文件上独特的“绝密”盖章很难模仿。
  “这是什么?!”宁次双手不停的颤抖,失控的朝佐助大吼。然后飞速往前一跃,拎着佐助的衣领将他揪起来。白眼更是已经打开,双目周围遍布血管的印记,随时准备给佐助致命一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