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叛的鲁路修同人)perfect moment(rl) 作者:梅花猫

字体:[ ]

 
文案
《反叛的鲁路修》同人。
旧文存档。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RL ┃ 配角: ┃ 其它:
 
 
  01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我一生中最完美的时光。
  倒计时开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罗洛看上去就像个纤弱无害的少年,和在他这个年纪的大多数孩子一样。这要归因于他过于贴服的卷发和单纯无辜的眼神,一步一步走过来时脸上甚至带着点茫然。
  维蕾塔从上到下审视着这位高层派来的特殊人物,目光流露出极度的不信任。鲁路修虽然记忆全无,他毕竟曾经是Zero。
  罗洛抬起一直半垂着的眼睑,看向旁边一位副官。红光一现,V字型Geass的发动也只在瞬间。他走过去拔出他的枪,对准那个人腹部毫不犹豫地开火。
  维蕾塔反应过来时,几乎忍不住惊叫起来,“那是自己人。”她艰难地对他说。
  “以此证明我的能力。”嘴唇开合,罗洛面无表情地解释。由轻蔑转为惊惧的态度并没有让他得到一丝欣慰,自然也没有将来羁绊甚深的那人那样天生邪魅张扬的气质,他只是在陈述事实,甚至不会微笑。
  暗门打开后,罗洛看到沉睡着的黑发少年。
  “他叫鲁路修,是你今后的哥哥。”罗洛适才的行为让她不得不心生忌惮,无法判断对方是否具有威胁性,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发行动。如此危险的存在,就让那个Zero去解决好了。这样想着,维蕾塔微笑着点点头,却没有按照惯例伸出手。“相信军方已有交代,我便不再赘述。祝以后合作愉快!”
  罗洛把目光从她的脸上转移到鲁路修脸上,他的身形本就消瘦,而脸更瘦,下巴尖得像猫一样。白炽灯光下颜色苍白到透明,仿佛一触即碎,那样的精致美丽。因为药物作用一时还醒不过来,长长密密的睫毛纠结起来,像在梦里极不安稳。
  在别人无法觉察的角度,罗洛的手指轻微痉挛,然后突兀转身。那个瞬间,他想去碰触那个人,想轻轻拨动他的眼睫,想看到那双眼睁开后的样子。他在军部提供的资料上凝视过无数次,那种美丽无与伦比。
  背转身迈出的第一步,罗洛很清楚地听到心底对这次任务的向往。上帝创造了光,于是分开了白天和黑夜,而诞生在黑暗中的人从来没有机会去接触那样耀眼的光芒。
  秘密转移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对军方来说再容易不过。房间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冰箱里甚至有新鲜的食物和牛奶,完全看不出这里因主人被捕曾闲置过一段时间。
  罗洛探查完整栋房屋后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走向鲁路修的卧室,轻轻地转动把手推开房门。那个人的身体渐渐苏醒,躺在床铺间很自然地睁开眼睛,是纯正的紫色。
  “早安罗洛。”鲁路修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温暖柔软,就像一个过分疼爱弟弟的哥哥,一个真正的哥哥。
  罗洛一怔,果然和想象中一模一样呢,失去了Geass的炫目,却温柔得让人沉溺的一双眼睛。恍惚间记起临行前接受的命令,扮演鲁路修的弟弟,替代那个目不能视足不能行的少女,成为他唯一的亲人。
  监视他,找出C.C.,然后杀了他。
  他不懂可惜的心情,但此刻有种明显的违和感,催促他开口,“早安,哥哥。”这个称呼他从来没有对别人使用过,而这次第一回说出来的时候,有一种清脆的亲昵的感觉。似乎很容易叫顺口的,哥哥、哥哥、哥哥……习惯了似乎能一直叫下去。
  鲁路修想坐起身,动了动才发现浑身无力,他不得已又倒在床上,闭着眼睛回想着那些虚假的记忆。
  趁他闭眼的时候罗洛慢慢地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低头看他。是镇静剂用多了?还是之前的逼供上了刑?从他睡衣的领口看进去,皮肤干燥平滑,就算有伤疤也在药效下愈合了,但那些隐忍后的疲惫,身体却还记得。
  “大概是昨天有体测吧?”鲁路修想了半天,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然后笑了笑,弯起唇角,“罗洛拉我起来。”
  有一种微妙的差别,他对娜娜莉不可能有这样的请求,难道就是弟弟和妹妹的不同吗?罗洛在有很高兴为哥哥效劳的这种自觉之前,已经向前倾身,而后顿住。
  “哥、哥哥……”声音一点点放低,变成嚅嗫。
  鲁路修浑然不觉他的尴尬,微笑催促,“手给我。”
  下意识地伸过去,在感觉到手背微冷的碰触以后,罗洛反手握住了那只手,修长完美。只是温度偏低,好像被注视时的那种温暖,一点都没留给他自己。
  “罗洛?”
  鲁路修疑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罗洛用力往后拽。那个人的上半身被手带动而坐直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拧紧眉,似乎扭到肩关节。之前并没有类似的经验,罗洛一慌松开手,眼看着还没有坐稳的鲁路修又仰面倒下。下一刻罗洛的反应体现出之前的良好训练,左手自鲁路修外侧撑在床上,右手从他的手臂下穿过搂住腰,自然而然地抱满怀。
  片刻的诧异后,鲁路修眯着眼睛笑起来,“我的罗洛长大了呢。”他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全然信赖的姿态。
  一瞬间心跳飞快,而本来不应该是这么快的。罗洛在心里不住重复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但是他的Geass对自己完全不起作用。他扶着他坐好,带着耳后突然升起的热度匆忙逃离,“哥哥,我在外面等你。”
  鲁路修觉得这一觉睡了太久,醒过来时竟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周围的一切再熟悉不过,但记忆却鲜明得有些不似真实。幸好第一眼看到罗洛,幸好他一直在身边,这样想的时候,鲁路修是安心的,他开始简单洗漱,然后换好衣服走进客厅。
  “罗洛,想吃什么早餐?”他遵照以前的记忆这样说。
  坐在那里径自发呆的罗洛看着鲁路修套上围裙,眼角眉梢尽是温柔。他觉得Zero不该是这种样子,又觉得鲁路修这个样子也不错,被削去锋芒的野兽就像只适合幸福的猫咪,如果一直是这样,并且一直这样下去。
  他抬起眼,第一次微微地弯了唇角,“什么都好,哥哥。”
 
  02
 
  阿什弗徳学园里阳光明媚,罗洛单手托腮,侧着头把视线投向窗外。这样单纯的校园生活对他来说无异于度假,但是任务还在。
  每一次,都可以准确捕捉到那个人的身影。他走过花园的小路,擦身而过的女生会红着脸偷偷侧目,他在跑道上停停歇歇,毫无例外能看到不远处维蕾塔老师微微挑起的唇角;他偶尔从窗外看过来,对视的刹那已然在微笑。
  哥哥。
  已经不仅仅是任务了。那这是看到他以后罗洛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不是Zero甚至不是鲁路修,是哥哥。
  轻易接受了这个称呼并本能地叫出来,就像是轻易接受了幸福。有时候罗洛会感觉到一种莫大的惶恐,因为太幸福了,他不知道失去了要怎么办才好。
  但是,那是一定会失去的啊。
  罗洛不允许自己再想下去,拿起书本挡住脸。看不到眼前的一切,未来仿佛也就不会出现了,还真是自欺欺人呢。
  下课后学校的走廊总是喧闹异常,罗洛走出教室,隔着人群远远地看到那个人出现在楼梯拐角。因他而学会的微笑,只在这时候才会呈现。
  “哥哥……小心。”
  笑闹追逐着的学生从后面撞上鲁路修的肩膀,他慌忙去抓扶手却因为脚下趔趄扑了个空,身体直向前倒去。
  心跳瞬间停止,而Geass自觉发动。红光闪现的时候其实也是美丽的,罗洛自己看不到,而看到的人无一例外地全部停住动作。鲁路修摔倒的过程还在继续着,被停下来的,并不是绝对的时间。罗洛无暇顾及Geass失控的原因,他飞奔着穿过那些被定住的人群,在最后一刻接住他的哥哥。
  从手臂内侧穿过去,环住后背,稳稳地接在怀中。第二次,已经驾轻就熟。他的脑袋搭在自己肩头,发梢轻轻扫过耳廓,这样细微的触感罗洛都能够察觉。
  怀里是满的,于是心里也满了。
  他慢慢地收回Geass。
  鲁路修紫色的眼睛弯了起来,“罗洛。”完全没有惊讶的表情,那样安心的眼神,好像笃定他会接住他一样。
  “对不起,鲁路修学长。”旁边的冒失鬼抓着脑袋鞠躬道歉,他不会认不出学生会副会长,何况那个人天生便是耀眼的存在。
  “没关系,不是没有真的摔到吗?”鲁路修微笑着对他说。
  罗洛维持着拥抱哥哥的动作,却也没有用力,只等他站稳了自己离开,然后收回双手。他低头微微笑着,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放手,不是已经很清楚的事实吗?他想留在这个人的身边,而现在还没有到必须去面对什么的时候。
  “罗洛,我们回家。”鲁路修一边走着,手很自然地搭上他的肩膀。
  家这个词对罗洛来说太陌生,不曾拥有过的东西得到了才备觉珍贵,如同他的哥哥。“真是太好了。”他语焉不详地低声自语。
  鲁路修楞了一下,而后笑着说,“和罗洛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罗洛讶然睁大眼睛,为什么连自己在想什么都能知道?
  “因为是兄弟啊。”鲁路修说着,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哥哥。”
  “嗯?”
  罗洛忽然握起那只手并把它拉下来,下一刻用更亲昵的姿势抱住鲁路修的手臂,只因为有人真心疼他宠他,自然而然地也就学会了撒娇。
  鲁路修温柔微笑,回望的眼里满是纵容。
  这是他们的家。
  有洁白的窗帘温暖的灯光,还有在厨房忙碌着准备晚餐的鲁路修,美好得不似真实。这一切是属于我的,罗洛对自己说。无论他有多么镇定,每次想到那被Geass掩埋的真相都会不安得不知所措。如果有一天梦醒了,该怎么办?
  如果他想起来,就杀了他。他想起任务中的这一句。
  而这时候鲁路修系着围裙走出来,笑着说,“罗洛,晚餐准备好了。”
  他总是微笑微笑微笑,见到了自己就好像拥有了人生最为珍贵的东西,除此以外别无他求。罗洛从开始的惊愕到习惯这一点,并没有用很久的时间。对于鲁路修来说娜娜莉是唯一重要的,而现在换成了他。罗洛从来没有被别人这样对待过,就好像一个一无所有的流浪者,突然给了他全世界。
  受宠若惊。
  他走过去抱住鲁路修,手环到身后解开围裙的带子,然后惦着脚尖从他脖子上摘下来。仰起头的时候,正对上那双紫色的眼睛。
  鲁路修看着弟弟的时候,从来都是一样的温柔宠溺。
  罗洛的鼻子开始发酸,他把头贴在鲁路修的肩膀上,把湿湿的眼睛藏起来。因为眼前的这个人他体会到属于人类的情绪,所以已经不是那个不知疼痛不懂喜悲的杀人机器了,但此刻的罗洛还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想要掩饰这样的感觉。
  “哥哥,太奇怪了。”他自语般说着。
  “怎么了?”鲁路修用手臂轻轻环住他的后背,凑过去在耳畔低语。
  说话时轻微的呼吸拂过肌肤,罗洛能够感觉到自己耳下升高的温度,他小心翼翼地搭上手边纤细的腰,小声嘟囔,“哥哥真是太瘦了。”
  鲁路修的声音带着笑意,“罗洛才是,要多吃一点哦。”
  放开手,下一刻却抓住衣角,鲁路修低头看到,不禁莞尔,“傻瓜,在担心什么啊?哥哥又不会跑掉。”
  罗洛心头一惊,是他表现得太明显,还是鲁路修太敏锐?他想起维蕾塔的提醒,Zero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但此刻让罗洛难过的是,他已经不想再骗他了,可是只有在骗他的时候,才能得到他这样的温柔。
  “哥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