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对上秦始皇 作者:蓝若轩

字体:[ ]

 
文案
 
靳轲在宿舍打游戏,和人对骂到最关键的时刻,一个激动,自己把凳子绊倒,又被凳子砸在身上,成功把自己搞死了。
好吧,成功把自己整死了的靳轲就这么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著名刺客——荆轲身上。
你以为穿越只是多给靳轲改了一个姓的事吗?绝对不是!这是要靳轲去刺杀他最佩服的始皇大大的事啊!
... ...
嬴政筹谋着自己的江山霸业,不料一个小小的刺客居然敢挑衅他的权威,简直不能忍。
不过,还是要忍!因为,这个刺客略有趣。
靳轲每天都在担心自己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因为历史每天都在被篡改。
直到... ...他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的设定。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历史剧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靳轲,嬴政 ┃ 配角:其他 ┃ 其它:穿越,搅、基
 
==================
 
☆、第1章 作死的穿越
 
第一章、作死的穿越
    靳轲是个典型的理科男。他虽然没有像其他的同学一样泡在题海里搞题海战术,但是也摆脱不了为了高考每天冲刺刷题的命运,练就了他理科生的思维——单纯。
    高考结束后,终于解放了的靳轲发现,电影小说里的高考完之后的撕书大会,根本不会出现在现实中的好么?最起码,是不会出现在他们学校里。
    他们学校也算是个省重点,不过是江河日下的省重点。在h省,像他们这样的学校,是根本没有在高考前放假给学生调整心情的传统的。x中又是全宿制学校。一连四十天呆在学校,好不容易考完了能回家了,谁还有这份闲心去撕书?
    总之,在慌乱的高考结束之后,每个人曾经憧憬的高考结束之后的“报社”行动都没有得以实施。
    在朦朦胧胧中,靳轲离开了自己生活了三年的母校——x中。
    高考之后长达三个月的暑假,靳轲都是宅在家里的。没办法,北方六月份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没几个人会出去瞎转悠。
    你问靳轲一个大小伙子为什么高考完了不出去旅游玩几天?呵呵,靳轲他是个奇葩,生活在新世纪的大好青年一枚,却晕现代社会的一切交通工具,而且还是个路痴。他要是出去了,估计不是晕死就是把自己搞丢了。
    当然了,高考完的那个暑假绝对不是一点儿事都没有的,有一件可以媲美高考甚至比高考还要重要的事,那就是——填报志愿。人们常说:考得好不如报得好好。这句话既然存在了,就必然有它存在的道理,它可是经过了无数人验证过的。
    靳轲在他们这一辈儿里是最小的孩子了,他下边只有两个小一岁两岁的弟弟,剩下的一水儿的哥哥姐姐。所以靳轲报志愿选专业的事,他自己不太用考虑,哥哥姐姐们全给承包了。
    靳轲奇葩,可不只是在他晕车和路痴方面。他是一个理科生,但是他最喜欢的科目却不是理化生中的哪一门,他最喜欢的学科是历史。到了大学选专业的时候,他想的不是机械、建工之类的适合理工科的男孩子的专业,而是想要报人文历史的学科。结果可想而知,靳轲的提议都被无情地驳回。
    最终,靳轲在哥哥姐姐已经家中长辈的压迫之下,悲愤欲绝却又无可奈何地选择了一个比较热门的专业——工商管理类。
    ......
    靳轲的性子,说得好听点儿是爽朗大方,说得不好听了就是犯二。不过在北方这种地方,靳轲的性子还是很吃得开的。这一点从他高中的爆表好人缘就可以看出来。因而在大学,靳轲跟同学舍友的关系也都很好,好到了舍友会无怨言给他带饭,点名帮他喊到,考试借他笔记抄。有了如此好的舍友们,靳轲的宅属性就这样暴露了出来,并且朝着不宅就死的方向上一路前进,绝不回头。
    大学的宅男在做什么?一般都是撸啊撸。哎......可不要太污啊!这个撸啊撸可不是说靳轲在宿舍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是在打撸啊撸这种风靡大学生的游戏。
    撸啊撸这个游戏倒不是说有多么锻炼一个人打游戏的能力,但是绝对能锻炼人的打字的能力和骂人的能力。
    靳轲在上大学之前,虽然不是什么五讲四美的新一代好少年,但好歹也是说不出几句脏话的青涩少年。可是,自从有了撸啊撸,靳轲说话一着急了就会不自觉地蹦出类似于“卧槽”、“滚粗”、“傻x”之类的话。这些可不是他那些学霸舍友传染给他的,完全是靳轲在撸啊撸上被带出来的。由此可见,撸啊撸实在是有它自己的魔性。
    这天是周一,大一的孩子们一般都是在这天满课。靳轲当然也不例外。但是靳轲又一次逃课了,因为他要埋在宿舍打游戏。
    靳轲的双手不怎么协调,所以在游戏刷怪的时候总是会莫名死亡,是有名的猪队友。这不,靳轲又一次死在了游戏里,一大批被靳轲的死连累的人开骂。
    “我屮艸芔茻”
    “去你xx”
    “笨成这样,还敢来玩!”
    “你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半死不活浪费rmb...”
    “.你的人生,总结起来就八个字儿——生的荒唐,死的窝囊!”
    “......”
    按道理来说,靳轲应该被骂的习惯了。但是很遗憾的是,靳轲并没有练就一副“刀枪不入、万骂不闻”的金刚不坏之身。靳轲每次被骂了,都会在一瞬间反击回去。
    “思想有多远,你们就滚多远;光速有多快,你们就滚多快!”
    “我国那么多兵器你不学,学剑。上剑不学学下剑,下剑招式那么多你要学醉剑。剑铁你不学学银剑!终于你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那就是——剑人。妈的,一群贱人!”
    “......”
    靳轲一句一句的骂着,越来越激动,屁股底下坐着的凳子似乎都受到了主人的感染,“刺啦刺啦”地磨着地面,发出不悦的声响。
    “砰——!”突然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额~~~~~~~”接着,又听到一声闷哼。
    原来是靳轲一时激动之下,自己把自己和自己的凳子绊倒了,凳子还后自己一步倒,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靳轲被自己砸晕了,晕过去之前,靳轲还来了一句:“卧槽,这是什么鬼?”
    ......
    再醒来,靳轲发现自己不认识自己的宿舍了。
    靳轲的宿舍明明是上床下桌的四人寝。虽然他也幻想过自己住豪华的单人寝,但显然h大没有那么高级给他单人间。
    但是,怎么一觉醒来,自己住上了单人寝?或者不是一觉醒来而是晕倒之后再醒来。
    靳轲环顾了一下四周,很漂亮很华美的房间,美轮美奂到不真实。咦?怎么有种古色生香的感觉?这木头做的门窗和木质带花纹的柜子。卧槽,这到底是有人整老子还是老子真的穿越了?妈妈呀!你在哪儿?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结果证明,靳轲宅男的直觉绝对没有错!他就是穿——越——了!靳轲之所以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完全是因为在他醒来之后不久,就有一个足饰珠玑,腰金佩玉,衣裘冠履,一身华服的男子走到了他屋子里,弓着身说:“先生可是酒醒了?”
    先生?先生?先生!!!
    听到先生之后,靳轲暴走了:小爷真的是穿越了啊!小爷为什么要穿越呢?小爷明明在现代活得好好的,怎么就穿越了呢?而且,小爷到底是穿越到了什么地方?什么年代?小爷虽然喜欢历史,但是历史真的不好啊!!!!
    靳轲装模作样地干咳了两声,将双手背转在身后,说:“无事了。如今是几时了?”
    那人说:“午时刚过!”
    “我不是问你几点了!哦!不!我不是问你时辰,我是问你年代!”靳轲有些着急地说。
    “看来先生真的是醉糊涂了!如今是大王在位的二十八年!”
    靳轲有些无语,什么叫大王在位二十八年?鬼才知道你家大王是哪一个!话说,那些小说里写的穿越的女主,随便问一个人是什么年份,就知道自己到了那里,历史是要有多好啊?
    靳轲内心的疯狂发问以及吐槽,自然没有被别人看出来。靳轲只是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头,说:“可能真是喝过头了。有些晕!行了,你先下去吧!”
    怕被人看穿了,靳轲支走了那个人。
    待那人走远了,靳轲才说:“看来,还要我自己搞清楚这是哪朝哪代啊!”
    靳轲一向都没个正形儿,直接走到床边,向后一趟。他以为自己会躺在软软的床上,结果是“碰”地一声,撞在了硬邦邦的床榻上,再一次惨烈地晕了过去。为什么古代的床会这么硬?根本不科学好吗?
    好在是撞得不重,靳轲很快地就醒了过来。只是,这一次晕倒再醒来,靳轲可没有好运气地穿回去。
    靳轲不敢碰自己脆弱的脑袋,恹恹地走向了屋子里有镜子的地方。穿越而来的靳轲还没有看过自己呢。
    桌子上放的是铜镜。铜镜可比不上玻璃镜子透亮,只能堪堪照出个人的影子,很模糊。
    镜中人的样子靳轲并不陌生。那人跟他长得很像,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只是眼睛上少了一副厚厚的眼镜框,还续起了胡子,多了几分成熟的感觉。所以,这到底是魂穿还是身穿啊?又或者,这其实是自己的前世?看来自己的前世混得还不错呢!居然还有人叫自己先生呢!靳轲自己在心里窃喜了一小下下,只是一小下下。
    不过看着那一小撮胡子,靳轲是有几分介意的。靳轲从小就生得白净,二十岁的人了,脸上还是很干净。突然长出了这么一小撮胡子,靳轲表示自己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的靳轲,就开始似乎找能把胡子刮掉的刀子。很快,靳轲就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钝的小刀片,用它刮起了胡子。
    很快,一个白白净净的清秀少年就出现在了镜子里。靳轲觉得自己还是这个样子帅一点。
 
☆、第2章 什么?居然是荆轲
 
第二章、什么?居然是荆轲!!!
    靳轲很快就知道了自己穿越到了哪朝哪代。
    事情是这样的:靳轲把脸上的胡子刮完之后,看着自己恢复了白净的脸觉得很满意,就不愿意呆在屋里了。不过也情有可原,靳轲要是像以前一样宅,一直呆在自己的屋子里的话,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到底穿越到了哪里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靳轲出了屋子,才很快地见到了他穿越之后关系十分紧密的人。
    ......
    燕国太子姬丹很是捉急,因为下面的人来报,说是荆轲先生不知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变得不正常了,好好的胡子也给刮干净了。
    太子丹听了,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正常。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果不是受了什么特别大的刺激,荆轲先生是绝对不会做出刮胡子这种自残的事情的。想到这里,太子丹决定去跟貌似不正常了的荆轲先生好好谈谈。
    靳轲在自己的一方院子里走来走去,他在思考自己如何才能不被发现换了个芯子的询问出朝代和年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