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同人)醒来 作者:summersea21

字体:[ ]

 
--这是一个你忘了我,我忘了你,等待过去醒来的故事--
 
--這是一個越過時間,跨過生死,自過去醒來,一起活下去的故事--
(作者原话,原谅皮下写不出更贴切的简介了。)
 
推荐理由:
作者是个奇人,明明是虐得一逼的梗,最后甜得皮下想跪下唱征服;
对于原作梗的一点解读很独特,给人一种新奇的感觉;
 
这篇的人物性格实在是赞哭了,
吴邪失忆中呆萌乖,恢复记忆后狂霸酷炫拽,
兼具小老板和吴总裁的双重风味,
张起灵富有责任感,什么都藏在心里,默默地宠着,
主意正,饱受理性与感性的煎熬但就是什么都不说……
总之非常还原;
 
对于瓶邪的情谊描写令人唏嘘,比爱更深,刻进了命里,
以至于一方死了也始终抱着曾经许下的约定在地底徘徊,
另一方则花了十年去想起那个最重要的人,
纠结过、痛苦过,终于走过漫漫长夜相守下去,
除此之外对除瓶邪以外的其他人对瓶邪两人的羁绊也刻画得令人动容,
尤其是胖子,皮下当初看得哭成傻逼。
 
PS:
研究如何治愈地使用常见虐梗
原著背景,第一人称,不崩
采用了三叔微博“剧透”的某个梗(不过用上就是很久之后了)
 
这东西是比上次的动物文略正经的产物,好歹大家都是人形的了…
要是上次有看过我写的东西,今次的感觉应该会不同………吧?
 
可以接受的话,我们来开始故事吧!
 
标签:同人 盗墓笔记 原著向 瓶邪 藏海花 沙海 HE 长篇
 
==========
 
1、
 
我是被身边邻居起尸的动静吵醒的,当一大群粽子在你身边咯咯咯咯地起尸时,实在是很难保持有质素的睡眠。
 
我睁开眼睛,发现有一队人马正站在墓室的门口,站在前面大汉们已经向我们端起了枪,而我的邻居们已经陆陆续续站了起来,根据他们「热情好客」的性格,绝对会扑上去招呼久未出现的访客。
 
「靠!这是什麼见鬼的乱葬岗?!」
 
「妈的,都起尸了!」
 
他们也不想想自己的造型,有哪一个是不会吓哭小孩的?这样一大堆扑上去,人家不开枪打爆你们的头才有鬼!
 
「快找黑驴蹄子!」
 
「那麼多粽子,黑驴蹄子会够用吗?!」
 
「收声!它们要来了!」
 
熟悉的上膛声在墓室中响起,我一听就知坏了,果然,下一刻枪声便响起来,子弹乱飞,虽然邻居用身体挡了不少,但是有好几发还是射到我附近。
 
我靠!虽然打著不痛,但我一点也不想被打成筲箕,我趁邻居们热烈欢迎客人的空档,连跌带滚地扑去一角的暗门,谁知那里已经有人待著。 
 
那是一个年轻人,正伸出手在墙上摸,明显是在找暗门的机关,其实我一点也不想扑上去,可是到处乱飞的子弹让我不得不闪避,一下姿势不对,我完全收不住脚步就要扑到他身上,还好那小哥反应快,一下就避开了,不对!他身手好倒楣的就是我,只见他转身就抽刀向我劈下来。 
 
「住手!我很乖的--」
 
那小哥的刀顿了一下,我深信他是被老子的英明神武震慑了,我乘机一滚,伸手就按到机关上,可惜我躺太久关节都硬了,完全比不上那身手牛逼的小哥,他一手按住我的后颈,要是我的心没停一定会颤一颤,我直觉他会一手扭断我的脖子,就在我担心颈伤的时候,暗门的机关被触发了,我一下就被转动的石板扫走,很不幸地没能撇下那小哥。
 
石板后的是另一个墓室,我们因为惯性一下就跌倒在地,我还被压在下面,都不知有没有骨折,我知道开门的机关也被转过来,我完全可以重新翻回去对面把他困在这里的,但现在对面子弹横飞,我实在没兴趣在身上加几个通风的洞,再者,只是对著个持刀的小哥,逃走机会总比对著好几个枪口高。
 
可是没等我大显神威,那人已经把我一按在地,他的力气很大,从背上死死地把我压在地上,我的身子被他制住,只能趴在地上,他用另一只手抓住我的脑袋逼我昂头,难道他想用这高难度动作扭断我的脖子? 可是他没有再强逼我这硬骨头向后仰,只是底头看著我。
 
刚才的一连串动作用,他的手电筒也陪我们一起滚进来,就跌在地上,光束照射在墙上,反射的光带来了微弱的亮度,我不知他靠这丁点光亮可以看出什麼,我就什麼也看不清,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人影和强烈地感觉到一个新鲜的大活人骑在我身上,他轻柔的呼吸就打在我脸上,这姿势不是很舒服,要是我还能动我应该像摔角选手一样拍地求饶了。
 
「这位小哥?我没恶意的,你可以放手吗?」
 
我感觉到按著我的手一凝,力度稍为放松了一点,一掀就把我像煎鱼一样翻过来,但还是按手按脚地把我钉在地上,要是我是黄花大闺女,这姿势已经可以要他为我负责下半世,他细细地打量著我,被人审视著的感觉令我很不自在,我扭动身子,但在他的蛮力下根本没有用,他伸手摸上我的颈项,我愈来愈觉得我像被山贼凌辱的村姑。
 
见他看我看得高兴,我想他是能在这环境下看见的,於是我拼命挤出最狗腿的笑容希望降低他的戒心,不是我自夸,比较平日躺在我身旁缺手缺脚面容枯乾的邻居,我可算是保养得宜,只要他没发现我心口上贯通到背后的洞,我想在这乌灯瞎火的地方绝对可以冒认活人。
 
可是我笑啊笑,那闷油瓶似的小哥还是毫无反应地盯著我看,我心想,大侠要剐要剁你好歹表个态,这样看下去,要是老子是自恋的话都以为你是爱上我了,老子可不爱这口。
 
到我的眼睛差不多要适应这里的微光,把他的样子看出七八成时,那闷油瓶终於开口了。
 
「你到底是什麼?」
 
(TBC)
 
==========================================================================
 
大家认为是发生了什麼事呢?XDDD
 
2、
 
我第一反是,这丫终於出声了吗?我都要以为他是哑巴了。 
 
第二反应时,为什麼我要开始看得清,被他那淡然的眼睛盯著压力特大,要不是我被压在地上,我搞不好会跪下来。 
 
难道我天生有奴性,还是闷油瓶的气场太强? 
 
但在这死和死得更透的关头,我只有拼命跟自己洗脑,我是活人,我生龙活虎我生气勃勃。 
 
「是同行,是同行!」闷油瓶审视著我,大概是不信,其实我也他娘的不信,不过唯有先把他忽悠过去我才有活路。 
 
「我**蛋的同伙遗在刚刚那墓室,醒来就发现身边围满了粽子,还好兄弟你们闯进来,要不我就餵粽子了。」我没完全说谎,当初我醒来就已经被粽子围著,只是我一直有好学的跟邻居们学习外语,虽然这外语的词汇太少,还未能问出他们的祖宗十八代,不过要让他们认同我是同类绝无问题。 
 
闷油瓶退开了一点,我立即坐起来,乘机用还不是腐化得太严重的衣服遮了遮胸口的致命伤,反正染在衣服上的血都变黑成一坨,看上去根本不知是什麼污迹,在这里地方打滚谁不是满身污垢?只要不是鲜红色加上四周一片漆黑根本没人会去留意。 
 
正兴幸自己不像邻居一样,衣服都腐烂都差不多要裸奔,可以用衣服来掩饰一下,闷油瓶却一手扯开我的衣服,我心想糟了,原来不是我好这口,而是他好这口?!只是对象是我,不就成了恋尸吗?这也太他妈的重口味吧?! 
 
没等我腹诽完闷油瓶的喜好,放了好些日子,布料已经很脆弱的衣服被他扯开了一个大口子,大幅的胸膛立即露了出来,连带那一眼就看出必死无疑的创伤。 
 
我一惊,心想被发现了!这次绝对要死透了,正想作最后挣扎跪地求饶,却发现那闷油瓶身后冒出一双幽幽亮亮的眼睛。 
 
在我未反应出为什麼要救大概会杀我的人,身体已经早一步作出反应。 
 
「小哥,危险!」 
 
我想扯开闷油瓶,但放硬了的关节曲不过来,无法做出拉扯的动作,没办法之下只好僵直著手脚抓住他,让自己背对著来袭者,跟他一起滚向旁边,险险避过了一击。 
 
也许并没有完全避过,我还是感觉到背后被什麼擦过了,虽然只是擦过,但力度足以把我和闷油瓶扫开,还好我没有痛感,要不可能痛得会晕过去,只是没有痛感也有麻烦,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受伤程度,希望脊椎没被打断,要是之后站不起来只能爬就冤了。 
 
我把闷油瓶压在身下,刚刚被他压住的姿态现在被反转过来,我还未来得及感到尴尬,闷油瓶已经猛然把我推开。 
 
我一下被撞到墙上,差点被撞蒙,我心想真是狗吠吕洞宾,一抬头,就看到闷油瓶挡在我身前,对上了突然出现的长毛怪。 
 
那东西是我在这里最不想见到的东西,它就像一个人浑身长满了头发似的长毛,只有面部是光秃秃的一片露出了大得诡异的眼睛,只有鼻孔空洞和尖牙满布大得离谱的大口。 
 
这长毛怪偶然会荡到我睡的墓室里,拖走我一两个邻居然后嚼得咯吱咯吱,或者是抓住我一个邻居,接著身上的头发都缠到它身上,没多久它就会变成另一只长毛怪,而原本的长毛怪身上的头发会「枯萎」,整个被新的吃掉。 
 
那种诡异的生态我每次也看得毛骨悚然,加上长毛怪力大无穷,我见过他轻松就把已经起尸了的邻居撕成两半,而且我对它身上的头发还有著无法解释的熟悉无比的恐惧,这东西每次出现我都想尽办法躲到尸堆的深处。 
 
眼见长毛怪举手就要向闷油瓶挥过去,我一惊,大叫:「当心!」 
 
(TBC)
 
==========================================================================
 
萌粽的脑补力比应变力更强XDDD
今天大赠送两更(你其实只是更了今天份吧!)
之后就大概无法更那麼多了...
 
3、
 
闷油瓶一个打滚就往旁边闪过,一下子长毛怪的视线就跟我对上了,而我还手脚僵硬地坐在墙边。 
 
不是我被吓倒了,而是你可以要求一只刚起尸,没沾血的粽子有多灵活? 
 
眼看长毛怪已经咧开了嘴吧,向我扑上来,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著,不过也好,看样子它是打算把我吃掉而不是同化,要我拖著那满身的恶心头发实在比被吃掉更叫我难受。 
 
当我以为我没被闷油瓶干掉而是被长毛怪食掉的时候,那闷油瓶竟然闪进我们之间,拿著不知何时被他捡起的刀就往长毛怪身上砍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