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姝 作者:风流书呆(上)

字体:[ ]

 
文案:
从前有一位美人,他不停倒霉,所以急需抱一根金大腿……
感谢好基友羲和清零制作的封面,倒霉相画得太传神了!
 
扫雷:
1、主受,聊斋同人,快穿1v1。
2、一如既往苏、雷、爽、粗。
3、大年三十(2.7)早上九点半发文,首发三章,入V后更肥章。
4、想到再补充。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穿越时空 穿书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有姝 ┃ 配角:各种属性攻、各路配角炮灰、各种魑魅魍魉 ┃ 其它:聊斋同人,单元小故事
 
【作品简评】
来自于末世,脑子里除了吃只有吃的小吃货穿越到聊斋世界艰难求生。好在他不但智商爆表,所有属性点还全点在脸上,让他凭借盛世美颜找到一根粗壮金大腿,抱了一世又一世,终于从被各路魑魅魍魉欺压的小可怜进化为鬼见愁!本文主角性格时而精明时而蠢萌,从开局高能到结尾,一路酸爽甜蜜治愈系。男主属性不定,每一个单元小故事换一种性格,唯独对恋人始终如一。人物刻画有血有肉,生动丰满,在紧凑情节的推动下演绎出各色人生。
 
    
    第1章 四十千
    
    有姝死了,死得猝不及防。
    末世降临那年,他刚满九岁,跟随科学家的父母投靠了盘龙基地。父母的研究方向是医药学,虽然在华国不怎么出名,但对急于研制出抗丧尸病毒疫苗的基地高层来说还有点作用,所以勉为其难的接纳了他们。父母没有异能,学识也不算顶尖,只能给实验室的负责人打下手,一天三餐都难以为继。幸运的是,有姝十岁那年激发了异能,是华国已知的年龄最小的异能者。
    基地高层起初对他很重视,得知他的异能是“超脑”,并不具备任何攻击性后,那热情瞬间就消退了。所谓的“超脑”便是超级脑域开发者,是精神力异能的一种,但除了智商远远高于常人外,几乎没有别的特殊之处,不能用精神力控制丧尸或人类,也不能制造幻象。
    若是在和平年代,聪明绝顶的头脑往往能让一个人取得巨大的成功,但在末世,它还不如满身肌肉来得实用。指望着依靠儿子吃一顿饱饭的父母非常失望,但有姝却一点感觉也没有。末世前,他在学校就是学神级的人物,开发出超脑后思维能力只比往常快了那么两三秒,并无多大变化。他每天最忧心的事是饿肚子,脑子里除了“寻找食物”,真的不能考虑其他。
    他没有放弃学习,常常混进实验室观摩科学家做实验,希望等自己学会了,也能在实验室里工作,如果能成为某个项目的负责人那就更好了,从此就不用为食物发愁了。如此,他一边偷师,一边在实验室当勤杂工,勉强赚个温饱。由于他的大脑构造迥异于常人,学什么都特别快,实验器材说明书看一遍就懂,看两遍能拆卸,看三遍能改进,慢慢竟成为了实验室的专属修理工,偶尔还帮着管理后勤、财务、内务等等,正可谓“盘龙基地一块砖,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搬”。
    好不容易熬到十五岁,有姝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资格成为科研人员,于是向负责人投递了换岗申请书。正当他积极准备入职考试时,丧尸潮来了,盘龙基地全军覆没。作为一个头脑特别发达,四肢特别简单,血薄皮脆,一挠就死的超脑异能者,有姝连叫一声都来不及便死在一只金系丧尸的爪下,临终前唯一的念头是——差一点点就能吃上一顿饱饭了!
    有姝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满是温水的狭窄容器里,容器的材质非常特殊,不是陶瓷也不是金属,倒像是一种生物材料,摸上去软乎乎的,还有温度。他想看一看周围的环境,找到脱困的办法,却无论如何也睁不开眼,嘴巴也不能说话,唯有四肢偶尔能伸缩一下。密闭的空间内有两个心跳声,一个是自己的,一个离得很近,咚咚、咚咚、咚咚,一声一声的响在耳畔。
    不觉得饿,也不觉得渴,全身上下暖洋洋得十分舒服,有姝便听着这极富规律的心跳声进入了梦乡。这是末世以来他睡得最舒服的一觉,也不知过了多久,温热的液体开始流失,容器也拼命收缩,将他往外挤。他并不慌乱,顺着那股压力钻了出去。
    忽然,有一股极为阴寒的气流浸入四肢百骸,流经哪儿,哪儿就失去知觉。洧姝感觉这股寒流很不寻常,像是在与自己争夺身体的掌控权。索性他是个超脑异能者,精神力虽然不具备攻击性,却十分强悍,夺回身体还是轻而易举。当寒流侵入头皮,试图占据大脑时,他cao控精神力狠狠朝寒流撞去。
    一股尖锐的刺痛在大脑内爆开,却又转瞬即逝,很快,有姝便感觉一双大手拽住脚踝,将自己倒提着,啪啪打了两下屁股。他惊了惊,嘴巴甫一张开,发出的却不是少年般清越低沉的声线,而是婴儿的啼哭……
    转世投胎?有姝忽然之间什么都明白了,只不知那股寒流到底是什么东西。
    四个月后,有姝躺在摇篮里,盯着头顶的房梁发呆。他现在能视物,也能听见声音,但声带并未发育,因此还不能说话。他属于智商超高,情商为负的那类人,由于脑袋里思考的东西太多,小到纳米粒子的合成,大到宇宙的爆炸与膨胀,诸多理论占据了绝大部分思维能力,导致他行动迟缓、反应迟钝,看上去不像个超脑异能者,反而像个傻瓜。所以他压根不用伪装,傻呆呆的模样像足了不知事的婴儿。
    有姝很懂得随遇而安、知足常乐的道理,能离开末世,谁不愿意呢?他口舌不怎么伶俐,也没什么大志向,能安安静静的活着便够了,虽然偶尔会思念上辈子的父母,但想到他们可能转世投胎了,不用忍饥挨饿,便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这里不是末世,但也不是现代,从周围人的服饰来推断,应该是古代。有姝对历史颇有研究,但他观察了很多天,硬是无法确定自己身处哪个朝代。这里的人既穿着先秦时的深衣,也着魏晋南北朝时的襦裙,还有唐朝的缺袍,宋朝的燕居服,元朝的质孙服,明朝的直裰、曳撒等等,简直是一锅乱炖。
    有姝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尤其是在没奶喝,肚子饿的情况下,所以思考了几天就放弃了。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睁开眼睛的那一天和今天一样,只看见头顶的房梁。他还没奶喝,负责照顾他的奶娘对他很不上心,要么在院子里唠嗑,要么在隔壁房间赌博,要么跑得不见人影。
    有姝能在末世活那么久,生存能力自然十分强悍,早已把面子、里子,下限、节cao等玩意儿统统丢光了。他饿得头晕眼花,只知道自己要喝奶,不给奶喝就哭,哭得声震九霄、惊天动地。那奶娘想装作听不见都难,一边骂着“催命鬼”一边推门进来,草草解开衣襟,把*头塞进他嘴里。
    有姝忙不迭的叼住*头,用力吸吮,恨不得一口气把鼓鼓涨涨的乳房给吸瘪了,疼得奶娘直抽气,连声道,“小崽子,你轻着点!”
    有姝听而不闻,吸得越发带劲,用肉呼呼的牙床咬死*头,若奶娘强行抽离,怕是会被咬掉一块肉。奶娘试着抽了几次,疼得青筋直冒,这才作罢。身为末世人,有姝为了一口饱饭能豁出性命,哪怕才四个月大,觅食的本领却非常了得。
    “娘的,果然是讨债鬼,吸一口奶恨不能把我的*子咬掉!喝喝喝,咋不呛死你?”等有姝吃饱了,奶娘将他放进摇篮,恶狠狠的咒骂。
    有姝打了个饱嗝,对奶娘的恶语相向不当回事。他虽然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但从周围人的言谈举止中可以猜测,自己的身份理应不低,平日里有两个婆子,两个丫鬟照顾,还曾口称他“少爷”。所以奶娘骂得再凶,见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也不敢不喂。要是他饿出个好歹来,报到上面去,这院子里的人便要倒霉了。
    古代有嫡庶之分,嫡子尊贵,庶子卑贱,有姝觉得自己一定是庶子,所以才会被丢弃在这里没人管,既不举办满月酒,也不举办百日宴,更不见家中亲朋前来探望,甚至连亲生父母也不见踪影。有姝对上辈子的父母感情极深,一时还接受不了新的父母,因此并不为自己受了冷落而感到难过。
    他打了个饱嗝,随即又打了个哈欠,小手捏着被角,准备睡一觉。偏在这时,另一个老婆子带着两个丫鬟进来了,手里端着瓜子、花生、茶盏等物。有姝默默地叹了口气,知道她们要开茶话会,午觉是睡不成了。
    “隔了老远都能听见少爷的哭声,你说这人瘦得跟猴子一样,生下来三斤不到,怎么就那么能嚎呢?”老婆子笑嘻嘻地调侃。
    “我咋知道。”奶娘吊着眉梢道,“许是他命贱吧。命贱的崽子骨头都硬,能折腾。”
    两个小丫鬟像是新来的,并不敢非议主子,扯了扯奶娘衣袖,轻声提醒,“王妈妈,莫说了,到底是王家的嫡出大少爷……”
    想不到我还是嫡出。有姝听见这句话有点意外,但表情依然木呆呆的。他的脑容量太大,外在举止常常跟不上思维的速度,久而久之就成了面瘫,反射弧还特别长,做什么都比别人慢一拍。
    “我呸,什么嫡出,不过一个讨债鬼罢了!”奶娘揉了揉被咬得生疼的*头,撇嘴道,“给你们提个醒儿,有门路的赶紧找门路把自己摘出蓬蒿院,这可不是个久待的地儿。前两天我跟膳房的老赵要了一瓶辣椒油,过会儿涂在*头上,让这小崽子吃一嘴辣。他要是怕了我,不肯喝我的奶,我便报给王大管家,让他把我弄到二少爷的院子里去。二少爷如今才三个月大,正是急着要奶喝的时候。”
    “得了吧,二少爷虽说是庶出,但林姨娘得宠,伺候的人前前后后十几个,光奶娘就四个,如何轮得到你?”老婆子吐出瓜子壳,拊掌道,“不过涂辣椒油倒是个好办法,真能把这要命的差事给辞了。”
    两个小丫鬟好奇的挠心挠肺,四下里看看,确定没有外人,才低声询问,“太太在老爷跟前很得脸,论起宠爱丝毫不逊于林姨娘,老太爷和老夫人还常常赞她是兴家贤妇,这又是头一胎,诞下个嫡长子,怎么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呢?四个月了,恁是问都不问一句,活像没有大少爷这个人。你说大少爷要是有什么隐疾倒也罢了,偏偏看着挺正常。”
    二人道出了有姝的疑问,本打算闭眼睡觉的他立马清醒过来,竖起耳朵偷听。他想安安稳稳地活着,但在此之前,还得搞明白自己的处境。
    
    第2章 四十千
    
    奶娘是主家的家生子,日前得罪了老夫人的陪房,这才被发配到蓬蒿院。她很有些人脉,故此消息十分灵通,见两个小丫鬟用好奇的目光盯着自己,一时间嘴碎的毛病又来了,掩上房门,低声道,“还别说,大少爷真有隐疾!”
    隐疾?我怎么不知道?有姝惊呆了,两只小手在自己身上一阵摸索,视力正常、听力正常、智力正常,更没缺胳膊少腿,怎么就有隐疾了?难道是内腑有病?先天性心脏病还是新生儿肺炎?但是为什么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
    他过分发达的大脑开始以光速进行思考,把所有的先天性疾病一一列举出来,并找出相应的症状和治疗办法。由于脑袋里塞满了庞杂的知识,惊讶的表情在他脸上仅出现了刹那,便又恢复到之前的呆愣憨傻。
    两个小丫鬟瞅了瞅摇篮里的婴儿,拧眉道,“莫非大少爷是个傻子?”
    有姝还在思考先天性心脏病的治疗问题,并未听见她们的话,便是听见了也不会在意。他素来心性淡漠,除了吃饱饭,睡好觉,努力活下去,对其他任何东西都没有执念。旁人对他是好是坏,是喜欢还是讨厌,从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看这样子倒是挺像,”奶娘也凑到摇篮边打量,随即摇头道,“但这个倒没什么妨碍,大少爷是聪明还是痴傻,老爷都不在意。他是命格出了问题。”
    命格?莫非我是天煞孤星?有姝很快将思绪从各种病症中抽离,开始回忆八卦、六爻、命理、阴阳两仪等深奥的神学知识,本就木楞的表情越发显得呆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