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姝 作者:风流书呆(中)

字体:[ ]

 
    第51章 画皮
    
    女子不开腔就已足够惑人,这娇吟软语一出,谁又抵挡得了?
    薛望京等人已经醉了,九皇子却猛然抬头朝她看去,目中满是森寒杀意。有姝比他更为警惕,已飞快抽出匕首,狠狠插在桌上。
    女子仿佛身带异香,闻着十分馥郁芬芳,但其实不然。有姝是超脑异能者,五感胜过常人百倍,过滤掉太过浓重的香味后竟还嗅到一股腐而不死的恶臭。这恶臭于他而言实在太过熟悉,恍惚间竟让他忆起了末世的一切。
    腐而不死,僵而不化,骚臭中夹杂着涩涩霉味儿,毫无疑问,这是丧尸的味道。但这个世界没有t病毒,也没有外星陨石,更没有狂暴的粒子雨,又怎会有丧尸?
    有姝循着气味源头看去,对这同样名唤“有姝”的女子,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戒备。
    九皇子五感也很敏锐,但比起少年却又差上很多。他没发觉不妥,之所以面露不善,只因这风尘女子胆大的很,竟也敢叫有姝。龙有逆鳞,触之即死。而有姝恰恰就是他的逆鳞。他尚且来不及看清女子的面容,就已一个巴掌甩过去,冷笑道,“你也配叫有姝,且还报到本王跟前,好大的胆子。”
    有姝也同一时间开口,“别再近前,否则宰了你!”内心里,他已将这名气味特异的女子视为丧尸,恨不能扑过去用匕首撬开她脑袋,绞烂她脑髓,却又及时想起主子还在一旁,只得放言警告。
    那女子脸颊被打偏,嘴角很快沁出鲜血,脸上还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她这副容貌,拿到外界总是百般受到追捧,便是最清高的圣贤亦不受控制地沉迷,又何曾被人叱骂或责打过?
    这两人,一个威胁要宰了自己,一个竟直接上手,莫不是瞎子吧?
    与她同样想法的还有老鸨和薛望京等人。在九皇子的字典里,“怜香惜玉”这四个字儿,大约只有放在有姝身上才适用,旁人,尤其是心怀不轨的女人,于他而言不过是个物件儿,若不凑过来碍眼,权且无视,若硬要往枪口上撞,或毁了、或焚了,他有千百种办法让她从世界上消失。
    老鸨满以为只要“有姝”一露面,定能得到九殿下的宠爱,改天将她赎走,封个位份,自己也就发大财了,却没料九殿下的反应完全出乎她意料。观九殿下眉目发沉的模样,竟是真怒,若把自个儿的摇钱树给砍了,当真没地儿说理。她心头一慌,就要上前求情,却见九皇子忽然间笑开,反手去搂赵小公子。
    她差点就忘了,这位赵小公子也是个神人,同样不受“有姝”蛊惑,一把将九殿下拉到他身后,又将匕首掏出来,威胁要宰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儿家。他凭什么?“有姝”不过行个礼,招谁惹谁了?
    当老鸨和薛望京等人为绝色女子大呼冤枉时,方才还大发雷霆的九皇子已晴空万里、心怀大尉。他微微倾身,想要附到少年耳边说几句话,少年却也扑到他怀中,双手主动攀在他脖颈上,亦附耳欲言。
    两人像交颈的鸳鸯,你搂着我,我搂着你,你咬着我的耳朵,我咬着你的耳朵,异口同声地低语,“这女子有古怪,离她远点!”话落互相对视,灿然而笑,均为这难得的默契感到喜悦。
    “你怎知她有古怪?”两人笑罢,再次异口同声,复又低低而笑。
    有姝一手掩嘴,一手保护性得搭放在主子腰间,告诫道,“她虽闻着馥郁,实则用浓重香料掩盖了一股尸臭味。一个女人何处沾染的尸臭?所以还是少接触为好。”
    只要经历过末世的人,很快就能分辨出尸体腐烂和丧尸的味道,但这个世界没有丧尸,有姝也就不便明说,只得含糊其辞,希望主子能够相信自己。好在主子是个古人,忌讳别人撞了自己名讳,否则说不得会被这丧尸迷惑。
    他心中松了一口气,搂着主子的手臂却越发收紧,就怕这丧尸忽然发狂,不管不顾地扑过来。灭杀丧尸对于末世人而言不但是责任,还是一种本能,目下,有姝全身的汗毛都是竖的,随时做好割头捅脑髓的准备。
    这解释有点荒谬,盖因旁人闻不见一丝异味,更无法将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与尸体联系到一起。但九皇子却深信不疑。他同样搂紧少年腰肢,低声道,“她来历的确古怪。我从小修习内功,方才动了十成怒气,一巴掌扇过去,仅凭袖风就能将薛望京那般的八尺大汉扇飞数丈,落地后定然内伤深重。你看她,不仅稳稳站着,脸颊还不红不肿,只嘴角裂了一道小伤口,这可不是普通人应有的反应。”
    谈话时,有姝已将精神力逼于双掌,覆盖在主子体表,自己亦镀了一层膜,所以旁人只见他们咬着耳朵又说又笑,待要细听却无一丝响动。
    薛望京等人只当自己耳力不济,那绝色女子却惊骇不已。她耳尖动了又动,功力由一层涨至十层,依旧未能听清二人私语,心中不免忐忑,暗道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纰漏?
    老鸨虽头脑简单,于男女之事却极为敏锐,见那二人打了自家花魁后便搂抱在一处窃窃私语,低笑连连,嘴唇互相碰触着彼此面庞,仿若在绵绵密密地亲吻,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不是自家花魁魅力不够,而是他两个有龙阳之好!
    嗐,既喜欢男人,怎不早说?老鸨暗恨,忽又想到赵小公子仿佛就叫“有姝”,冷汗立刻簌簌直落。一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妓子,竟与九殿下的心肝肉撞了名讳,殿下不发怒才怪!只扇一巴掌已算万幸,要知道,这位主儿还曾当街把人剁碎过!
    老鸨腿脚发软,立时跪下请罪。
    九皇子的确想将绝色女子抹除。她这副长相本已是祸水,又起了同样的名讳,过些时候必定会被上京勋贵争相吹捧。只要一想到他们与女子行云雨时口中唤着“有姝”,他就控制不住内心暴涌的杀念。
    但天下间能挡得住他一击的女子少之又少,且还试图美色勾引,这其中或许有什么阴谋算计。若在往常,他只会觉得有趣,从而放纵,但现在不行,他必须确保有姝的安全,所以这名女子的来历及其背后之人,定要尽快揪出来。
    他要有姝,但在此之前,他必要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势和地位。宗圣帝等不到的人,他等到了;宗圣帝保护不了的人,他来保护;宗圣帝得不到的爱恋,他一定能得到。他绝不会重蹈宗圣帝的覆辙。
    思及此,九皇子搂紧有姝,抬眸朝那女子看去,唇角挂着一抹冰冷的微笑。
    女子做出惊恐的模样,与老鸨一同跪下请罪。
    许是九殿下的巴掌声太过清脆响亮,薛望京和侍卫统领这会儿已回过神来,却并没有注意到女子的异状。他们只当九殿下怜香惜玉,未曾下狠手,又哪里知道他用了十成力?二人踌躇片刻,终是上前求情,连赵玉林也大着胆子劝和,说同名同姓不是什么事儿,叫她改了也就罢了。
    这些人果然眼力有限,不堪大用。九皇子已在心中否定了薛望京和侍卫统领,打算回宫后就把宗圣帝留下的那支暗卫接管过来。不得不承认,这位传说中的霸皇的确有其神异之处,竟在六百年前预料到九皇子的出生,还指明把自己隐藏在暗处的力量传给他。
    这也是仲康帝对儿子来历深信不疑的一大原因。
    九皇子很看不上宗圣帝,自然不稀罕他的遗赠,但现在,他已拥有唯一的软肋,也就只能不断变强,直至无坚不摧;直至整个夏启甚或九州尽在掌握。他绝不承认,他其实也怀揣着与宗圣帝一样的隐忧,唯恐哪天有姝消失不见,再也寻不到。
    而现在的九州战火纷飞,血流成河,他能去哪里找他,又如何确保他的安全?宗圣帝用万世孤独铸就万世伟业,他却要用万世伟业断绝万世孤独。他想永永远远与有姝在一起,哪怕魂飞魄散也不分开。
    心中柔肠百结,深情万千,九皇子却不敢表露,只摆手遣退女子,冷声道,“日后不许再用‘有姝’这个名讳,否则本王扒了你的皮!”非但女子不能用,待他登基后就发下圣旨,全夏启除了自己的心肝,余者都不能用!
    绝色女子颤声应是,内里却恨之欲狂。她最讨厌听的两个字便是“扒皮”,九皇子又怎样?宗圣帝转世又怎样?早晚有一天将你的心脏挖出来!当然,说要宰了自己的赵小公子她也同样不会放过。
    女子掩面告退,脑海中闪过许多血腥念头。
    有姝等她走远才将匕首放回靴筒,继续吃饭。不仅女子不肯放过他,他也不是那种见了丧尸却不去扑杀的没有责任心的末世人,已打定主意晚上再来一趟,偷偷把人灭了。
    两人继续用膳,时而窃窃私语,时而相视浅笑,气氛颇为和乐。坐在一旁的薛望京等人却觉意兴阑珊,目光频频投向女子消失的地方。
    两刻钟后,饭菜已被消灭干净,九皇子牵着有姝往外走,路过荷塘,却被他拽回去。
    “方才说好了,掌柜会将荷塘里的乌龟送给我。”他趴在栏杆上往下看,嘴巴不由自主撅起,原来那乌龟早已经跑掉了。
    “急什么,我让人帮你捞。瞧瞧你这小嘴,都能挂几只油瓶。”九皇子莞尔,宠溺不已的捏了捏少年肉呼呼粉嘟嘟的唇瓣,然后看向老鸨,命令道,“找些人过来捞乌龟,谁捞到重重有赏。”
    老鸨嘴角直抽,心道这两位爷可真会玩儿,来我这绿蜡小筑不寻花问柳,不饮酒作乐,偏偏要跟一只乌龟过不去,还一把一把银票往它身上砸。这年头,做人还不如做乌龟!
    虽腹诽不停,她却也不敢抗命,忙把护院们叫来。
    一群彪形大汉光着膀子在浑水中摸来摸去,有姝趴在栏杆上看得津津有味,却不防主子走过来,用大掌将他眼睛盖住,没好气的命令道,“都把衣服穿上!”
    护院们无法,只得上岸穿衣,复又跳下去。
    薛望京越看九殿下这不可理喻的模样,越觉得他有做暴君的潜质,不由为夏启国祚感到担忧。
    在连续摸到十几条鱼后,终于有人摸上一只乌龟。有姝跑过去看了几眼,摇头,“不是这只。”
    你怎么知道不是这只?世上所有的乌龟都长得一模一样好吗?那护院鼓着眼睛,表情不忿,却也不敢开口,只好将乌龟放在岸边的竹筐内,继续跳下去摸。
    紧接着又有人摸上来七八只,均被有姝一一否定。九皇子非但不觉得厌烦,还撩起衣摆,脱掉靴子,准备亲自下水。
    献殷勤献到这等地步,便是薛望京再心宽,也有些难以忍受。他一面去拉九殿下,一面看向少年,诘问道,“赵小公子,你莫不是在涮着他们玩吧?你想养乌龟,这里已经得了八九条,随便挑一只也就是了,莫再折腾殿下。要知道,他乃天潢贵胄,真龙血脉,伤了哪里你可担待不起。”
    有姝并未觉得主子下水替自己摸乌龟有什么不妥。想当年他们寄住在开元寺时,为了打牙祭也常常跳到湖里捞鱼。及至薛望京阻止,他才意识到,这辈子已经完全不同了,主子的身份又哪里是他能高攀得上的?
    他抿唇,压下心中突如其来的难过,一面脱掉靴子,一面懊悔道,“是我逾矩了,我自己去捞。我不是涮你们,我的乌龟三寸见方,左侧龟壳边缘有三道小划痕,眼睛下面长着两个红色斑块,尾巴尖儿拖着几缕水藻,像是直接长在皮肤上。这些乌龟都不是它,我认得出来。”
    薛望京扶额,心道这位赵小公子真是个神人,认不出粉头,却能认出一只乌龟。
    思忖间,他被九皇子拂开,差点摔进水流浑浊的荷塘,回头去看,却见对方已蹲下身,板着脸将少年的粉色朝靴穿回去,慎重道,“日后别说什么逾矩不逾矩的话。对我,你不用讲规矩,我想当你的朋友,而非殿下,咱们平等相交,不论贵贱。”
    有姝被主子握住脚踝,想挣扎,却被拽得更紧,只得涨红着脸颊点头。他偷眼去看主子,腮边不由自主地挤出两个小酒窝。原来这一世的主子,已经把我当成朋友了吗?心好酸,又很满,眼泪也快掉下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