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高校星歌剧同人)彼此 作者:柏舟绿衣

字体:[ ]

 
 
文案
忽然看到了《高校星歌剧》这部动漫,就忽然想写些什么。很喜欢动漫里的那雪透,感觉是一个很可爱的人物。想写围绕着他所发生的故事。
本人第一次写作,小小新人一枚,不喜勿入,请多多关照。
内容标签:少女漫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那雪透 ┃ 配角:夏川司,夏川律,凤树,柊翼,星谷悠太...... ┃ 其它:绫薙学院,星路,追梦,恋爱
 
 
 
  第一章
 
  高速行驶的路上,一辆高级轿车飞速行驶着。
  封闭的车厢中,那雪透也就是夏川透被困在夏川司和夏川律之间动弹不得,红着脸低着头。
  双胞胎一唱一和的说着话。夏川司在那雪透的耳边低声说道:“小透,你逃了那么多年,总算被我们抓到了。”夏川律难得话多地应和着:“透和我们在一起不好吗?我们小时候不是在一起好好的吗?”“那是不一样的,大哥,二哥,我们是兄弟不是吗?”那雪透抓着书包的手紧紧地攥着,耳朵红得不成样子。“我们本来就兄弟啊!只不过换种方式相处。换种更亲密的方式不好吗?”夏川司温和却又带着蛊惑的声音响起。“大少爷,二少爷,三少爷,绫薙学园到了!”前方司机的声音响起。
  “大哥,二哥,学校到了,我先下车了!”仿佛抓到根救命稻草似的,那雪透急忙出声。看到他这样,夏川司和夏川律看到他这样也知道逼不得,反正都等了那么多年,也不差这些时间。“算了,这次就饶过小透了,小透下次记得回复哦!”夏川司揉了揉那雪透的脑袋,亲了下那雪透的眉心,夏川律点了点头,同样亲了下那雪透的眉心,便起身让那雪透下了车。
  看着载着两个哥哥的车疾驰而去,那雪透松了一口气,充血的脸蛋瞬间惨白了下来,深吸了口气,朝着绫薙学园走去。边走边思考着为什么哥哥们会变成这样,当兄弟不好吗,为什么从两年前就一切都不一样了呢,躲了这么多年都躲不过去吗?但是想起妹妹们的关心,那雪透决定关于哥哥们的事顺其自然吧!
  漫不经心地走着。“嘶!对不起!对不起!”以为撞到了人,那雪透不住的道着歉,抬起头看了一下,结果是学长的人形立牌,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低头捡起了自己掉了的东西。这时,面前有人有一只手,不好意思地将自己的手递过去,被对方拉了起来。对方递了一个东西过来,“你没事吧!呐!”看了一下,发现是自己的学生证。伸手拿了过来,那雪透低着头小声的道着谢:“谢谢你啊!”。
  星谷悠太在逛着这犹如学园祭的开学场景,忽然看到一个奇怪的男生正对着人形立牌道着歉,摔倒在地,便走过去帮忙。
  “你是一年级A班的啊!你叫什么名字?”星谷悠太那带着开朗健气的声音在那雪透的耳边响起。那雪透瞬间觉得有些紧张,“我叫那雪,那雪透!”那雪透听到自己略带结巴的声音回答了对方的问题。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那雪吗?我是星谷悠太。”
  “星谷的姓氏跟我的一样罕见呢!”那雪透想了想,笑出了声。
  “是吗?总之,请多多指教!我也是A班的!”星谷悠太听到对方这样说,也微笑着回答道。
  “啊……嗯嗯……请多多指教!”那雪透略显拘谨地回答。
  忽然,整个校园中,人群嘈杂混乱了起来。那雪透和星谷悠太被混乱的人群挤来挤去,两人都显得很是慌张。
  这时听到有人高喊着:“是音乐歌剧学科,他们到学校了!!!”恰巧在这时听到整齐的脚步声嗒嗒嗒地响起。
  “那雪,这骚动是怎么回事?谁到了学校?”那雪透听到自己身边星谷疑惑的声音问道。
  那雪透紧张而又略显激动地回答着,“你不知道吗?他们是绫薙学园的名门音乐歌剧学科!君临该学科顶尖的三年级生!华樱会!!!!”
  星谷悠太望着校内中央广场上似乎闪耀着光芒的跳着舞唱着歌的几人,困惑地呢喃重复着:“华樱会?”
  让人望尘莫及,压倒性的魅力,这就是绫薙学园的顶级明星。
  “不愧是华樱会!”“好强的魄力!”“好帅的前辈们!”听着周边同学们的窃窃私语,那雪透也显得激动不已。
  此时,他身边的星谷悠太望着高台上闪闪发光的前辈们,注意到了他们的徽章。那雪透看到他望着那个徽章,解释说:“是音乐歌剧学科生的纹章哦!是学园内每一位所憧憬的标志!”
  “音乐歌剧学科!”星谷悠太的双眼似乎放着光。
  两人边走边聊着关于音乐歌剧学科的事,一起相携进入礼堂。因为学号相连,两人坐在了一起。听着校长在上面慷慨激昂地发表着入学演讲,台下众人似乎都满不在乎,各自悄声讨论着各自的事情。
  “选择科目时有音乐歌剧学科来着?唱歌跳舞的不是只有音乐科吗?”星谷悠太很是迷惑的自言自语道。对此,那雪不解又无语地看着星谷:“星谷,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想要进入音乐歌剧学科的话,要在入学之后,再进行一次入科甄选,合格的话才能进的哦!听说华樱会的成员会直接审查。”那雪无奈地解释道。
  “切!”两人听到声音转过头去,看到有人正在盯着自己,立马吓得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说话。
  “也就是说,现在还来得及!?”过了许久,星谷的声音传来。“唉!”
  开学典礼后,两人回到教室里。看到星谷兴致勃勃的样子,那雪有些不确定自己的想法,“难道……难道说星谷……你打算现在报名甄选?”看到对方抽出一张已经填好的报名表那雪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没错。
  “可是……可是甄选会有很多学生参加的啊,能合格的就只有那么几个人。”那雪还想劝解星谷。
  “……我有一个以之为目标的人,因为他是绫薙学园的学生,所以我才决定读这所学校。那场雨中的表演,那个让人无法忘怀的高中生。而且那个人也带着音乐歌剧学科的纹章。那么我的目标肯定就在音乐歌剧学科。所以不管有多少人去甄选,我都要去参加,即使可能性接近0!”看着星谷这副样子,那雪也知道自己无法劝说,只能选择默默支持。
  “那雪,你不参加吗?”
  “唉!我……我肯定是不会通过的……”
  “这种事,不试试怎么知道,而且参加又不需要什么资格。我在考试之前只上过学校的音乐课,像我这样的人也能进来这所学校!”
  “星谷跟其他人优点不一样呢!”那雪低头小声地说着。
  “你在说什么呢?那雪!”
  “啊,没有什么坏意思。如果是星谷,说不定……”那雪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渐渐归于沉默。
 
  第二章
 
  星谷显然是个行动派,那雪还在考虑是否报名时,便被他拉到了报名现场,一起报名。看到报名现场的状况顿时震惊了,也被吓到了,人山人海的,拼命的躲着周边的人。
  星谷惊讶地问道:“这些人都是来参加甄选的吗?”答案不言而喻,显然是的。
  周边的同学都在讨论什么时候开始考试,被星谷拉着跟着人群凑上前去看了一下,发觉不就之后就要开始招考了。
  耳边还有人在讨论着,“虽说会从所有学科招人,但是跟我们一样所有音乐科的学生几乎全都来了,这也太多了吧!”“是啊,是啊!”
  那雪正在听着他人的言论,忽然有人从身边跑过,高喊着:“天花寺翔同学,可以打扰一下吗?”
  听到熟悉的名字,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那雪看到一个穿着传统和服的红发男生,就是自己所认识地那个人,第一眼的感觉是带着一种很凌人的帅气,但下一秒天花寺翔嫌弃地挥开对方想要触碰到自己的手,说话带着不耐和傲慢,“我知道你看到名人时的心情很激动,可是我不是你们庶民可以随便搭话的,等你再次投个好胎再说吧,你这愚民!”
  “原来天花寺也会紧张的!”听到星谷这话,那雪无语地想着:我不这么认为啊!
  “现在开始音乐学科的甄选!参加甄选的同学在提交申请书之后,马上到指定的会场集合。”广播的声音环绕着整个室内。
  “好了,走吧。”星谷说着就把那雪拉着往集合场所走去。看着华樱会的成员近在咫尺,看着周围兴奋不已的同学,两人都紧张不已。那雪紧紧攥着的手里,满是汗水,讨厌着这么不自信的自己,望着正在说话的柊翼学长,很羡慕着能如此自信的面对一切的他和华樱会的学长们。
  “……各位请在此充分展示你们的才华,那么甄选正式开始!”随着柊翼学长的话音落下,音乐歌剧学科的入科考试就此拉开序幕。
  跟随着众人进入了第一个测试,歌唱技能测试的教室中,看到前面的一排评委,那雪心中很是紧张。
  “好!到此为止!下一个!”还没反应过来,那雪自己的前面的星谷已经停止了歌唱。慌忙地应和了声好,随之唱出了声,但是那雪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糟糕了,歌唱晚了……!失落地走出来歌唱测试的教室,那雪默默地给自己鼓劲。
  或许是给自己鼓了鼓劲,又或许是前一个科目搞砸了,觉得自己没希望了,再进行下面的测试时,无论是舞蹈技能测试还是台词技能测试,那雪觉得自己进行得很顺利,虽说里面也有自己基础好的原因。
  但是到了面试的时候,还是很害怕。“下一位!那雪透!”坐在外面等待的那雪听到了声音,攥了攥衣角,抬脚走了进去。
  看到面试的评委大部分都是熟人,那雪的害怕变成了害羞和紧张。“接下来是自我展示时间,有没有什么话要说?呐,小透!”听到凤树学长熟悉地调笑声,那雪的心情瞬间放松了下来。
  “小透!拿出你的拿手好戏吧!”
  “嗯”点了点头,清了清嗓,那雪唱了一小段《歌剧魅影》中的唱段,虽然嗓音没有那么低沉厚重,但是少年独有的清脆嗓音,包含着情感,使得整个唱段拥有独有的魅力,让人深深陶醉。
  少年声音停止了,整个教室内一片寂静,似乎没人反应过来少年唱完了。许久,“Bravo!”一声赞叹伴着轻笑声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响起,接着便是掌声响起。“好了,你的测试已经结束了!透!很不错!”柊翼学长的声音响起,“非常……非常感谢!”那雪红着脸退出了教室,才松了一口气。
  出了教室,那雪慢慢地欣赏着学园的风景,散步回了宿舍。
  “好多东西要整理啊!”在宿舍里,那雪换了套便服,挽了挽袖子,开始了自己的整理活动。
  “吱呀!我回来了!”听到门开的声音,那雪停下来手中的活,转头看向门口,“那雪!?”“星谷!?”“同一个房间啊!”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对了,甄选!虽然中途分开了,怎么样?那雪!”
  那雪和星谷坐了下来,那雪递给了对方一杯温茶,才回答对方的问题。
  “我……大概不行吧!我其实有恐懼症,一到正式场合就怯场,一到重要时候就什么都做不来!”
  “抱歉,都怪我强行邀你去甄选!”星谷挠了挠头,满怀歉意。
  那雪连忙摇了摇头否认道,“没有的事,这不是星谷的错,抱歉,你不用在意的。那星谷呢!?怎么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