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带卡]每天起床都在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作者:茨莼

字体:[ ]

 
文案
土哥的早晨【大雾
每天都在新的世界观里努力适应的带土
和各个世界观之下带卡的无限可能性【不过都是基于官方基础辣
内容标签:火影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 配角: ┃ 其它:
 
 
   ☆、面罩之下……
 
  
  01 面罩之下……
  带土是被刺眼的阳光唤醒的,他花了很长的时间从冗长的梦境中清醒过来。
  又花了很长的时间想起他觉得非常不对劲的地方——
  他应该已经死了。
  但是这种说法显然不成立了,一个已死之人是不会有像现在这样能在清晨醒来的机会。
  可是带土确确实实如同一个正常的活人,在早晨普通地起床了。
  这难道就是死后的另一个世界?
  带土马上否定了这个结论,他已经去到过死后的世界了,那是一个完全空白的世界。
  带土开始环视自己身处的房间,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这是属于他的家,他曾经在宇智波的家。陌生而熟悉。
  带土对自己的死亡记忆犹新,他才在那边见到了琳……
  “带土!”
  琳的声音突然响起,带土一惊,从床上站起来。
  幻听么?
  带土这么想着,眼睛却扫到了桌上的合影。
  不是从前那张被他贴了胶带挡住了某人的脸的那张合影,而是一张他从没见过的,新的合影。带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步冲到桌前拿起了照片。
  照片上,水门老师穿着火影服,在他前面的三个学生,竟然是稍微长大点的水门班。
  琳……
  带土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陷入了一个月读世界,这是一个有琳的世界。在那个死后的世界带土都没能见到长大后的琳,这里……
  “带土!”琳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带土听出来是从楼下传来的。
  手忙脚乱地放下照片,带土忙跑上阳台,一低头,刚刚在照片上看见的美丽女孩正在下面仰着脸冲他微笑。
  “琳!你……”带土的声音有些不稳。
  “带土今天睡过头了吗?”
  “我……”
  “没出事就好,刚刚卡卡西在村子里找你,问了好多老人家都说今天没看见你,他真的非常担心你呢。”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虽然这么说着,带土不自觉地想起了刚刚那张照片上闭着左眼的卡卡西。
  “带土没事就好了,卡卡西估计还在村子里找你,你赶快去跟他说一声吧。他之前来过你这里一次,估计那个时候你还没醒。”
  “诶……恩。”带土挠了挠头,感觉这事相当棘手。
  琳见他应下之后松了口气,“自从带土回来之后,卡卡西也总算不像过去那么孤僻了,看见你们现在关系更好了,我真的很开心。”
  那家伙……
  相当棘手啊。
  带土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他记不清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这样悠闲地走在木叶的街头了。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新鲜,又不失亲切。
  实际上,带土并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卡卡西。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最后和卡卡西告别的时刻,那时的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更遑论现在。
  但是越不想要的越会来,带土在看到卡卡西的身影出现在街角的一瞬间,跳到了旁边的树上藏了起来。完全是身体的自作主张。
  带土开始有些紧张,这个紧张在他看见琳的时候都没有出现,却在他看见卡卡西的时候,突兀地占据了他全部的思维,手心里都冒出了汗。
  还在犹豫该不该跳出去,带土就感到身体被人猛烈地撞了一下,也亏得带土多年的直觉和经验还在,第一时间稳住了身形,转过头就看到了拥有标志性粗眉毛的凯。
  ……
  “哟,带土!你原来在这里啊,卡卡西刚刚好像在找你。”紧接着是标志性的露齿笑,末尾还带着迷之闪光。
  “你在这里干什么?”带土已经非常擅长转移话题了。
  “作为卡卡西一生的对手!我需要随时监测他的行动,找到他的弱点!”凯说着握紧了拳头,带土仿佛看见了他身后自带的波涛汹涌的背景。
  “所以……你是在跟踪卡卡西?”
  “这不是跟踪!这是深入了解对手!”
  “这不是跟踪是……”带土的话被打断了,准确的说是被第二次撞击打断了。亏得凯是体术专家,带土多年的直觉和经验还在,两人都在第一时间稳住了身形,转过头就看到了暗部标志性的面具。
  凯:“哟!”
  暗部面具男:“嗨!”
  带土下意识地举了举手,“哟……不对吧!这不是哟和嗨的问题吧!你又是什么情况?”
  带着面具的人按了按面具,“我正在向卡卡西前辈学习。”
  “明明就是跟踪。”这回是凯和带土同时开口。
  “啊,前辈要转过那个拐角了。”暗部面具男小声地说了一声,身体一纵就跳到了对面的房屋上去了。
  带土和凯对视了一眼,“看来没办法了。”
  才落脚到暗部面具男落脚的地方,就听见他说,“卡卡西前辈果然是来看新书的。”
  “是自来也大人的新书吗?他最近都在看呢。”凯附和道。
  卡卡西果然停在书摊前,视线在一堆书里来回搜寻,看了半天手伸向其中一本。
  “果然是自来也大人的新书!我猜对了!”再一次的,凯的标志性露齿笑闪到了带土的眼睛。
  暗部面具男则不以为意,“这有什么难猜的,卡卡西前辈看自来也大人的书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卡卡西前辈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对手。”
  带土微妙地感到自己根本插入不了这两人的谈话。
  卡卡西这边已经买下了书,一边走一边翻了起来。
  “前辈真是相当厉害,我也试过边走边看书,撞过墙。”
  “啊!卡卡西这家伙!!原来边走边看书也是一种修炼么?!我也要开始这种修炼了!我怎么能在这方面输给他!”
  这根本不是什么能比的技能吧!带土已经失去了语言能力。
  这边还在热闹地讨论着,卡卡西突然停了下来,用一种听起来有些无奈的语气向着空处说了一声,“你们三个一直跟着我干什么?”
  “前辈不愧是前辈,竟然能察觉我们的尾随。”
  “Nice卡卡西!不愧是我一生的对手!”
  话虽如此,但是这两个人好像一点现身的打算都没有。
  我说,你们根本就没好好隐藏自己的踪迹吧,以及卡卡西他发现的并不是我们啊。这些话带土当然只是在心底转了一圈,没有说出来。
  果然鸣人率先出现在了三人组的视野中,“不愧是卡卡西老师,这么快就发觉我们了。”后面跟着的是佐助和小樱,三个人都极力掩藏着怎么都掩藏不住的要做恶作剧的表情。
  “有什么事吗?”卡卡西又将视线移回了亲热系列的书上。
  “那个……那个……”鸣人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另外两人。
  “其实呢,我们是想以第七班的名义请卡卡西老师吃一次拉面!”小樱瞪了鸣人一眼,露出一个天然无害的微笑如是说着。
  卡卡西不由得抬起了头,表情看上去有些疑惑,“你们……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三名下忍同时拼命摇起了头,“有什么阴谋啊!只是想感谢卡卡西老师而已!”
  卡卡西托着下巴沉思了片刻,干脆地应了下来,“嘛,好吧。”
  啪嚓!
  某暗部面具男折断了一根树枝,“只有在后辈中被卡卡西前辈认可的男人才能在吃拉面的时候替他埋单!前辈之前明明说了我才是后辈中他唯一认可的男人!”
  “真是相当天真的家伙啊。”凯和带土又一次统一了认知。
  而卡卡西这边已经被他的三个学生们连拖带推的扯进了一乐拉面店。
  “感觉相当可疑啊,学生请老师吃拉面,怎么看都觉得有什么阴谋。”凯皱起了眉。
  等等……这件事情哪里可疑了?你这个老师当得是有多失败才没有学生请你吃拉面。
  “的确,而且看他们的表情也相当不自然,是想做什么恶作剧么?”暗部面具男继续分析道。
  这句话稍微有点依据,带土也下意识跟着分析了起来,“比如说在拉面里加入什么奇怪的调味料?”
  “或者正打算吃的时候突然头上倒下来什么东西?”凯异常严肃。
  “正打算吃的时候拉面突然爆炸?”
  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很快确定了一件事,卡卡西有麻烦了。
  “怎么样?我们要下去吗?”
  “可是,卡卡西前辈的话应该能轻松应对的吧?”
  “但是卡卡西对自己的学生不会设防吧?”
  三人还没有得出结论来,卡卡西和第七班的三人已经走了出来。
  银发上忍一脸满足地笑着说,“啊,是我之前误会你们了,多谢。”
  而另外三人非常明显的在强颜欢笑,“没……没什么。”
  “没什么事了的话,我就先走了。”卡卡西说完就不见了踪影。
  第七班的成员们对视一眼,长长地叹了口气。
  小樱不满道:“都怪井野,不然我们已经看见卡卡西老师的脸了。”
  鸣人瞥了一眼佐助,“还不是因为这家伙在场。”
  佐助挑眉,“吊车尾的你什么意思?”
  带土以十分微妙的心情看着未来的三忍像小孩子一样吵了起来,啊,应该说他们现在本来就只是孩子。
  “伟大的卡卡西前辈的班上竟然有这样的学生。”暗部面具男再一次表达了他的不满。
  伟……伟大?
  “不,你错了,这三个孩子可是相当了不起的。”凯摇摇头。
  带土还没来得及赞同凯的说法,就听见凯继续说:“要知道以前卡卡西可是能吓哭村里所有孩子的邪恶上忍,在他的手底下从来没学生能够顺利毕业呢。”
  请不要再讲这种玄幻的木叶奇谈了。
  暗部面具男又一次按了按面具,“不过可以确定了,他们不是想恶作剧,是想看到卡卡西前辈面罩下的脸。这么说起来,我也没见过,突然有点在意。”
  “其实,我……”
  “对啊对啊,就连我这个卡卡西一生的对手都没见过他的真容呢!”凯相当自然地打断了带土的话,“那家伙真是什么时候都戴着面具,在家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哦,还有洗澡的时候也是戴着面巾的呢!”
  “睡觉的时候?!”
  “洗澡的时候?!”
  头一次,带土和暗部面具男异口同声了。
  但是比起暗部面具男小小的惊讶,带土的表情看上去相当可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