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圣斗士双子同人—日光之下 作者:明夜央

字体:[ ]

 
文案
在加隆混沌多舛的命途中,在所有光灿的时刻所有阴郁的瞬间,在所有的所有之中,最为明晰的,始终明晰的,就是我爱你,撒加。
 
我爱你,撒加。可惜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没有机会。
 
我仅仅来得及说一声,永别了,哥哥。
 
撒加感受到加隆的小宇宙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极致力量,随后渐渐湮散......
 
加隆,原谅我的怯懦和无奈,假如一切重新开始,我多么希望能以哥哥与爱人的双重身份来爱你。
 
双子的相爱相杀,无尽遗憾。复活之后,是否真的可以重新开始?
内容标签: 圣斗士
 
搜索关键字:主角:撒加,加隆 ┃ 配角:十二黄金圣斗士,冥界三巨头 ┃ 其它:圣斗士,撒隆,双子,米妙
 
 
 
  一 神与人
 
  光本是佳美的,眼见日光也是可悦的。人活多年,就当快乐多年。也当想到黑暗的日子,因为这日子必多,所要来的都是虚空。
  一神与人
  本次圣战结束于半年前,冥王战败,真身毁灭,灵魂被封印。大战中坍塌毁损的圣域宫殿已重建完好,仿佛一切从未发生。
  世界各地的人们渐渐淡忘了日蚀引发的疑虑和恐慌,如同淡忘先前那昼夜不止的暴雨一样顺利。他们不知道那场暴雨会带来什么,也不知道那次日蚀会带来什么。不需知道,只需遗忘。然后在日光之下,一如既往的活着,或平凡,或跌宕,或幸福,或悲苦。凡人的善忘,是残忍,亦是幸运。
  每隔二百四十三年爆发一次的所谓圣战 —— 智慧战争女神雅典娜与冥王哈迪斯的战争。神之间的战争,牺牲品却永远是人。赤红的曼珠沙华盛放在黄泉彼岸,化为孤寂而诡艳的火照之路,每一瓣,每一朵,每一株,俱以人类的鲜血浇灌而成。
  即使是作为守护神祇的具有最强力量的战士,黄金圣斗士抑或冥界三巨头,无论他们怀着怎样坚定的信仰和不屈的意志,依旧是有血有肉的人。而神,是永生的。人间的战争,于诸神而言,不过是有惊无险的游戏,以此消磨漫长无尽的生。败又如何,无非被封印,在沉睡中静待下一次必然的苏醒,继续下一次必然的游戏,胜利或者失败,无休止的循环。
  某种意义上,神亦如棋子,遵循着难以更改的命定轨迹,最终也将在时光的灰烬中归于虚无。然而神终究是神,可以凭借神力复活他们择选的牺牲品,不论出于何种目的,不论彼此间是否存在博弈般的考量与妥协。
 
  二 奥林匹斯诸神的家长里短
 
  圣战结束后不久,众神之主宙斯就单独召见了爱女帕拉斯.雅典娜,声称诸神愿意复活所有战死的圣斗士,而雅典娜也需要为此作出退让:协同奥林匹斯山的神灵重塑哈迪斯的肉身,一并复活全体冥斗士与海斗士。
  起初雅典娜相当不满。每次圣战都源起于冥王海皇对地上世界的觊觎和侵略,海皇且先不论,此次成功毁灭哈迪斯的真身,可谓千载难逢的重大胜利,至少可将下次战争向后延迟多年。然其付出的代价也太过惨重,十二位黄金战士的灵魂共同湮灭于叹息墙前,前所未有的壮烈,他们本不必如此牺牲。
  雅典娜是具有永恒生命的主神之一,只能看着一代又一代的圣斗士为其而生为其而死,上天注定的命运。她历经多次转生,每世俱将记忆清空,竭力平静的面对生死离别与危难灾厄,可是这一次,无法克制的心痛不舍,为了众多誓死守护女神不惜抛弃名誉乃至灵魂的伟大战士。最终雅典娜决定接受父神的提议。
  奇怪的是,哈迪斯的灵魂仍被封印、波塞冬的灵魂仍在沉睡。依据宙斯的说法,他这两位总是挑起战端又屡战屡败的兄长理应接受惩戒,之所以复活其麾下的战士,是为了维持海界与冥界的日常运作。
  其实宙斯毫不关心哈迪斯的死活,反正神的灵魂恒久不灭。无奈他的长兄在人类眼中是恶神,在奥林匹斯山却一向声誉甚佳,况且还比他那两个风流的弟弟专情百倍。诸神纷纷表示难以接受本次圣战的结局。老谋深算的宙斯略作思索,立刻表明立场,同意重塑冥王的肉身,与此同时,冥王也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
  天后赫拉对此不置可否,她从来都不喜欢守护雅典进而决意守护大地的雅典娜,挑起针对人类的战争游戏也没什么大不了。赫拉怀疑宙斯分明是一时念及旧情,心疼他和腓尼基公主欧罗巴、河神之女埃基娜所生的三个“孽种 ”—— 米诺斯、拉达曼迪斯和艾亚哥斯,爱屋及乌的复活了冥斗士,虽然那三人由于不断的转世,早已遗失作为宙斯之子的记忆,反而矢志效忠于冥府之主哈迪斯。
  至于海斗士,据说其中一个是海皇之子,大概是宙斯送了个顺水推舟的人情。波塞冬和宙斯并不是亲厚友爱的兄弟,在好色和私生子数量方面倒是具有惊人的相似性。
  丈夫花心滥情,对于女人而言,纵然贵为天后,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不过赫拉立志成为贤良的妻子,当然在她的标准中,善妒与贤良绝不矛盾。长长的一声叹息,天后大人打定主意置身事外。毕竟欧罗巴和埃基娜属于过去式,她乐于装大度。既然诸神心血来潮,突然对复活人类产生兴趣,那就复活吧。
  于是乎,自神话时代以降,唯一一次圣海冥三界战士全部重生的奇迹就这样诞生了。
 
  三 复活
 
  黎明女神厄俄斯以曙光卷起黯沉的天幕,日神赫利俄斯驾着火马所拉的太阳车驶过云海。煦暖的明橙光芒映亮苍穹,朝阳燃烧着薄雾,漫天金晖,云霞绚烂如火。晨光笼罩下的希腊圣域,宁静而神圣。
  “好久没看过日出了……加隆,你呢?你还好么……”男子默默的想着,脸上现出怅惘又似痛苦的复杂神情,但那全然无损于他的美,天赐杰作般无可挑剔的美。
  男子的身后,是位于圣域最高点的星楼,作为禁地的星楼,隐藏了十三年秘密的星楼。深秋时节的圣域已有寒意,风扬起了那溟海色泽的长发,蓝丝飞舞,他遥望着远方延绵起伏的山峦,海蓝双眸中透出深窅的幽光。
  “撒加,复活不久就感冒的滋味,绝不会太好。”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戏谑,打断了男子的沉思。
  “史昂大人!”撒加闻声立刻转身,便要行礼,却被对方抬手阻止,“你知道的,除非必须,我向来不喜欢你们这些小家伙行跪礼。”
  撒加微微一笑,多年前的记忆又如潮水般翻涌上来。史昂在人前是威严睿智的教皇,私下里却是随和风趣的长辈。他始终记得幼年初见史昂时,纯然发自内心的敬仰之情。只是,再多的敬爱和仰慕,也敌不过灼热的野心和欲望。如果一切重新来过,恐怕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
  撒加不愿将所有罪恶归咎于阴邪的另一个人格,毕竟那曾是他灵魂、躯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不屑推卸责任,对于当年的谋逆篡位,从未后悔,他相信自己具备足够的能力胜任教皇之位。双子座的黄金战士,就是这样的骄傲自信。然而不后悔不等于不愧疚。初生柔弱的女神、如师如父的长辈、亲如兄弟的战友、无辜死伤的低阶圣斗士和杂兵……还有,血脉相连的弟弟,他对不起他们。
  冥界叹息墙前的最后相聚,本已一笑泯恩仇,尽在不言中。不想竟获重生。撒加不惧自戕谢罪,不惧背负叛徒之名,不惧为雅典娜而死,但此时此刻,他发现内心的愧疚根本未曾消失,反而愈发强烈。他的笑,不自觉的渗入一丝苦涩。
  撒加细微的神色变化并没逃过史昂的双眼。先后历经两次圣战、早已洞悉尘事的男子,从未恨过撒加。命运皆有定数,何况是担负星命、注定成为女神战士的圣斗士。自己的劫,唯有自己承受;自己的罪,唯有自己救赎。无论对于他,对于撒加,抑或对于其他人,莫不如此。所幸黑暗与苦痛全已过去,大家都将幸福的活在日光之下。
  史昂露出笃定的笑容,忽道:“那十三年,辛苦你了。”
  撒加一震,没想到史昂毫无预兆的提及那段几可称为圣域禁忌的岁月,一时间不知如何应答。
  前教皇不禁小小的得意了一把。眼前这个深沉冷静的孩子,不,如今已应称之为男人,个性完全迥异于他那桀骜不驯的孪生弟弟。自从撒加年满十二岁,也正是那一年,本代的十二位黄金圣斗士,除了情况特殊、留守于中国庐山的童虎,终于齐集圣域,史昂几乎再未见过他表露出激烈的情绪变化,面上贯是淡定得体的温和笑容,令人心安。他是那群孩子共同的兄长和榜样,他不可以任性不可以顽劣不可以出错不可以失控。不过刚才那句话,哈,惊到他了吧?!
  撒加确信史昂绝无恶意,可也猜不透他的言外之意。
  史昂敛去笑容,奇异的粉紫色眼眸显出难得的严肃:“撒加,难道你还不明白?那十三年间,圣域在你的统辖下不断发展,年轻一辈的黄金圣斗士得到你的教导照顾,成长为出色的战士,这是任何罪戾也无法抹煞的功绩。而你的血泪牺牲,业已洗清了你的罪!女神早已宽恕你,我相信所有人都已原谅你。撒加,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没有人需要你的道歉!”说着玩味一笑,“你要是悄悄钻进牛角尖儿不肯出来,小心我揍你!嗯……搞不好连女神都要揍你!”
  撒加的表情有点发僵,难以想象女神挥拳揍人会是什么形象,心中块垒却渐有消融。
  “好了走吧,估计小鬼们都到齐了,但愿教皇厅不至一片狼藉。”史昂耸耸肩,又小声嘀咕,“童虎那家伙居然瞒着我学会众神假死大法,上次时间紧迫,来不及多谈,今天可得问个清楚。”
  撒加听着史昂自言自语的碎碎念,淡淡的暖意充盈心间。记忆中的史昂大人,不曾这么多话呢,是心情非常愉悦的缘故吧。自己又何尝不是满心期待,即将见到重生的伙伴们,以及,加隆……我的弟弟。
 
  四 与神无关的宿命
 
  两人沿着星楼盘旋高陡的阶梯缓步而下。沉重的往事记忆如附骨之疽,再次侵入撒加,残忍咬啮着他的灵魂。
  史昂似乎猜到撒加的想法,双眸忽而闪过一抹诡异的笑:“撒加啊,你这孩子太容易过分苛责自己,简单一番话决计没法消除你的自责感。我来之前已经和女神商量过了,决定再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去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你不会拒绝吧?”
  撒加一愣,旋即答道:“当然不会。请问是什么任务?”
  “不可说,时机未到,不可说啊。”史昂一本正经。
  撒加敏锐的捕捉到一本正经背后所隐藏的狡黠,笑了笑并未追问。他尚未完全适应如此年轻的史昂,更不适应如此年轻的史昂总是以一派老气横秋的口吻调侃他们这些“后辈小子”,真是满满的违和感,却又无比亲切。一同诈降冥界的短暂复活期间,史昂就是十八岁时的模样。现今真正重获新生,他看起来还是十八岁左右。
  撒加发现自己好像也比原来年轻了数岁,不过小宇宙的力量未变。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情况,特别是艾俄洛斯,逝去时年仅十四岁……撒加的心中又是一痛,史昂之外,他最怕面对的朋友,假如艾俄洛斯还愿当他是朋友。
  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矫健的身影随之跃入撒加的眼帘。与他相同的海蓝长发随风卷舞,那样的张扬不羁,就像那个人。
  撒加蓦地止步,视线定格在那人的面孔上,再也无法移转。一股热流激荡的冲顶而上,他不得不轻轻的闭上眼睛以掩饰情绪,又立即睁开。他害怕,害怕下一瞬那人就此消失,如同在那些纷乱晦暗的梦魇中,一次又一次莫名的消失,自己却无能为力。
  那人却仿佛根本没瞧见撒加,爽朗的大声笑道:“哎呀,尊敬的史昂大人,我是专门来迎接您的。恭喜您青春美貌依旧,哦不对,英俊潇洒依旧。童虎老师和小穆肯定开心的不得了!”
  “哼!臭小子,你应该先乖乖的向长辈行个礼吧?”史昂决定直接无视“青春美貌”那个欠扁的形容词。
  “晚辈不会记错的,史昂前辈不喜欢晚辈向您行大礼。”那人笑的无辜又纯良……你见过无辜又纯良的小狐狸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