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生娃笔记+番外 作者:宁魂

字体:[ ]

 
文案
性别未明的颜小厨怒了!
 
那谁,别老是在小爷面前晃悠,当小爷是死的啊?
 
别这样对小爷笑,你妈没教过你:防鼠防狼防小厨吗?
 
当扑就扑,错过是猪!
 
于是,愤怒的颜小厨扑过去了……
 
然而,
 
事情走向却出乎意料
 
激情退却后,颜小厨暴怒大吼:
 
“谁让你XX小爷的!大混蛋——”
 
发现包子时:
 
“唔……小爷是男人,不可能会有包子!你走——小爷不信!”
 
迎接包子时:
 
“他娘的好疼……小爷再也不要生了……呜呜呜……妈……”
 
一个小厨子的穿越的小故事。
 
有肉吃 有汤喝
 
看小厨子如何被冰山腹黑美男攻吃掉吃掉~~
 
保证不坑 不断更~~~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灵魂转换 性别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之,云渊 ┃ 配角:锦夜,敖月,柳暗。楮墨, ┃ 其它:快穿,玄幻,爱情,腹黑,仙侠,蛇,生子,冰山攻,男穿女
 
 
 
 
  第 1 章
 
  颜之认识金翅大鹏王家的小鹏君锦夜是个万里有云的好日子。
  那日,颜之在小院里正挖着坑准备种一株紫兰仙草,忽的被阵阵惊雷唬了一跳。只见天上墨云云云压到头顶,天边雷声声声不绝于耳。一只金翅大鹏鸟金光灿灿威风凛凛,双翅展开足有百尺有余,声震九重天,后尾随千万只彩锦凤相随,华丽丽地从云幽殿上空掠过,冲开墨云几十重直上云霄,端的是睥睨天下之态。正当某只金灿灿的飞行物甚是得意之时,天空忽的一道闪电将其劈中,那金灿灿的飞行物在空中顿了顿,便直挺挺坠了下来,刚好砸在天君的青池里。
  我仙慈悲!
  颜之见清莲池内金灿灿的飞行物似在溺水,本想着叫人去捞上一捞,却是天君他老人家最是慈悲,直接把金灿灿的飞行物送去天河中继续扑腾,我仙慈悲!
  事后金翅小鹏君锦夜却在偷偷拔了颜之的三株药草、四株月藤后,咬牙切齿道:“一派胡言!整个过程就本鹏君身后尾随着千万只彩锦凤为真,其余的都是一派胡言!”
  颜之自是不服,与他你来我往的报复挑衅耍尽阴谋诡计,最后两人却成了莫逆,也是奇了。
  小鹏君锦夜仙模仙样的来颜之的小院中找他喝茶,喝完大半壶茶后那一双桃花金瞳瞅着他,念叨:“哎呀颜之,你在这破地方一呆就是一百多年,既不修仙也不问道,整日闷在这里倒腾药草花株,难道就不闷?本鹏君可做不到像你这般。”
  他经常问颜之这个问题,颜之的回答也从未变过。默默地为他斟茶,淡淡道:“自然是闷得紧,天君却还未说我能出去。”
  小鹏君端着茶水瞥着他,一副看傻子的表情道:“难不成他不说你就一辈子都不出云幽殿的殿门了?一辈子就窝在这么个小破地儿方?本鹏君二婶的表弟的夫人据说生了四只蛋。要不,本鹏君去讨一只来您老帮帮忙?孵蛋一枚胜造七级浮屠么!”
  颜之一皱眉,“挺能生的么!”
  锦夜一口茶水猛然咽下,一拍桌子道:“可不是么!本鹏君还偷偷去瞧了,个儿头都不小,啧啧……看不出那只瘦鹏鸟竟是个奇迹!我们鹏鸟这支神族已有三百多年未曾有过小家伙诞生了,希望二婶的表弟能陪瘦鹏鸟一起孵……”
  颜之赶忙在一旁点头,小鹏君恍然,又是一拍桌子,怒道:“别想转移话题!说!今年本鹏君生辰到底来不来?再敢说不来本鹏君就生气了!”金瞳甚是威严,连满头金发都带着满满的威胁有一搭没一搭地挠着他。
  颜之抬头看了看四四方方的小院子,手中晃着小紫砂茶壶,幽幽叹气。奈何手劲儿一时没控制好,一把将小紫砂茶壶扔到小鹏君锦夜身上。锦夜嗷呜一声立时跳起,扯着嗓子喊:“颜之,你个卑鄙小仙!”
  颜之一缩脖子,手一指小院门口,“冤枉啊英雄!快去青池里泡泡!”
  小鹏君锦夜嗷嗷叫,一溜烟儿蹿到青池边儿,纵身一跃,身姿优美划出一道金色抛物线准确无误地投进天君心爱了无尽岁月的青池里,优雅的薄唇刚刚轻呼口气,突然就感觉脊背一凉,整个人化作一道金色的抛物线准准的去与天河里的鸳鸯戏水去了。
  众仙家抬头:“唔……金翅小鹏君!”
  众仙家低头:“唔……又掉河里了。”
  颜之听到一阵熟悉的巨大落水声,连忙收起脾性,低头道:“见过天君!”
  未闻其声但闻其香。
  幽幽莲香随风而来,隐约瞥见一道紫影。颜之微微抬头,却见一道紫衣正坐在自己刚刚坐过的石凳上,手里拿着着一只茶具随意把玩,微微歪着头,懒散而随意。
  颜之连忙过去收拾用过的茶具,天君放下手中的那只任他拿走。重新取出一套玉色茶具,烫茶具、放茶叶、添水、闷一闷,倒掉。再一次添水,茶香已然随着蒸汽散开,浓浓的香香的。
  活了一百一十岁,泡了一百一十年的茶,虽说不上对茶有多深的见解,却也自有一套功夫在手,好在眼前这人爱喝,他也就渐渐爱泡了。
  颜之低头斟茶,修长干净的手指执着淡绿色茶水放在天君面前。束手低头站在一边,视线落在紫衣云纹长袍之上,不知怎的,看着若隐若现的云纹他总有种想踩上一脚的冲动,他总觉得天君这件衣服上的云是可以驾的。轻轻叹气,他忍住想要抬起的脚。心思流转,视线又落在随意用发带束着垂在地上的银发上,顿了顿,他脱下外袍甚是狗腿的把天君的头发放在上面。天君是应该要好生养着的,连头发都满满的仙气实在不应该染上世俗尘埃。
  恍惚感到天君似乎看了他一眼,颜之赶紧立正站好。
  云渊天君,人称天帝之子。生于天地孕于灵母。据说当年灵母孕育天君足足三千六百年方才降世,他生来便拥有上古神的仙魂精魄,自两百岁以后就战无不胜,在仙界是个传奇。虽说云渊天君现下年岁只有三千一百岁,不及玉帝他老人家的一半,但,玉帝见到却也恭恭敬敬地尊称一声“小叔。”
  一直未语的天君喝完茶水,桃色薄唇轻轻张合,声如清泉清润流进颜之耳中:“今日凌初星君设茶宴,你随本天君一道去。”
  颜之一愣,不由抬眼,漆黑的眸子看向云渊天君,却见天君扬了扬干净如玉的下巴,墨紫色的眸子轻轻转动,勾着唇,似笑非笑看他。
  颜之心中蓦然一突,连忙低头回道:“是。”奶奶的……都三千多岁的老神仙了,皮相真真好看的紧。
  紫衣缓缓走动,衣袂云纹翻滚,长及脚踝的银发懒懒垂着,丝丝缕缕清雅莲香幽幽沁入心扉,引起心乱声声。
  头顶似有轻笑。颜之努力平复心中杂乱,将头垂得更低,似有仇怨般死死盯着紫衣云纹不敢作声。
  “带些青凛。”
  “是。”
  紫衣远去,余留莲香。
  凌初星君的茶宴设在月竹涧。那是一处极好的地方,据说驾着云自上往下看月竹如一条溪涧曲折流淌。走在竹林间,诗情画意曲径通幽。若是躺着向上瞧,就能看到宛若银河的粼粼玉带蜿蜒妖娆,风过竹叶沙沙声声缠绵,一个人,一壶茶,没有比这更美妙的去处了。
  凌初星君请了好些仙人,颜之脸熟的却只有凌初星君和东海龙王的玄孙小龙君敖月。
  颜之和凌初星君脸熟是因为他与云渊天君是好仙友。云渊天君这仙平日里不爱出门,性子也冷,人缘也就不怎么样。凌初星君这仙就是个异类,千百年来从未见他放下唇角,跟云渊天君见面不说几句话不觉无聊,依旧笑眯眯自己说得痛快,他真心觉得凌初星君是个前途无量的仙家,于是也就跟他混了个脸熟。
  颜之跟小龙君敖月其实不算脸熟,起先只听锦夜在他面前黑化人家,后来在他百般好奇下锦夜就与他说了缘由。
  原来小鹏君锦夜与小龙君敖月还在蛋里的时候二仙就有着不一般的衰运。那时金翅大鹏王在当值六十年间从未休假被其夫人埋怨了,于是求了佛祖得了十日假期,全家准备去天山游玩。当时还在蛋里的金翅小鹏君锦夜却成了难题,难得的假期不能不出去游玩,蛋孵了一半也不能不孵。于是金翅大鹏王想了个主意:把蛋一道儿带去。
  大鹏王带着一个夫人一个儿子一只蛋欢欢喜喜地出门了。半道儿上遇到东海龙王的四子敖晨驾着云带着一颗西瓜大的蛋顿在那里,自然要去寒暄一通。细问之下,原来这位敖晨龙君正带着自家儿子晒太阳观沧海呢!金翅大鹏王一听觉得此中蕴含大道玄机,于是,把自家的蛋也摆上去,弄了朵大云驾着,一起晒蛋。
  几位大仙正探讨怎样孵出一个乖巧的孩子一事,却闻远处马声嘶鸣蹄声阵阵,一大群天马似疯魔般疾疾奔来,一个金色人影上蹿下跳游走在马群之中好不潇洒!
  金翅大鹏王一见此人脸色一变,道这人是弼马温,还是躲着点儿好。龙君甚是痛快,立刻与金翅大鹏王一道施法驾云企图躲开这个瘟神,奈何热情好客的弼马温大人已经瞅见两颗蛋了,想着下酒菜有着落了,自动忽略其他,当下摩拳擦掌两眼放光疾驰而来。
  于是在弼马温大人鬼神莫测的速度下,几位仙人就这么撞上了,然后是马群也撞过来了,金翅大鹏王和敖晨龙君没来得及把儿子带走,两颗蛋同时自云端坠落。弼马温大人企图去追下酒菜,却被大鹏王和龙君牵制住,锦夜兄长锦风与母亲追下去却寻不到任何踪迹。后来双方势力倾巢出动,足足寻了二十七日才在一个母鸡窝里寻到两个已经破壳的小家伙。
  锦夜在说此事时表情甚是诡异,脾气甚是烦躁。
  啧啧二十七年啊!颜之甚是开心。
  后来有几次二仙竟在颜之的小院儿遇着了,于是开打了……
  于是双双被天君扔进天河戏水去了……
  后来他在云幽殿见过小龙君敖月几面,也算点头之交。
 
  第 2 章
 
  颜之是第一次出云幽殿,跟在天君身后看着一切都挺好奇。刚刚到地方天君就被一袭白衣春心芳动的仙子拦住去路,那仙子容貌不错,气质也娴雅,轻声细语羞涩道:“见过云渊天君。不知天君可还记得小仙?五百年前小仙与天君曾一同下过界……”
  云渊天君冷着脸不做声。
  那仙子又道:“一百一十年前,小仙曾在凌霄宝殿上有幸再见天君一面,天君还领走一名混沌天奴……”她百忙之中瞥到看戏看得认真的颜之,愣了愣,指着他道:“这就是那个混沌天奴吧?天君□□的果真不同……”
  不同?没见过只会种花泡茶的混沌天奴吗?
  云渊天君皱了皱眉,冷声道:“不记得。”绕过那还用手指着颜之的仙子,走了。
  颜之冲呆愣的仙子一笑,也绕过她跟上天君。
  所谓混沌天奴,是自混沌虚的混沌之气孕育而出的天地灵奴。每千年只孕育出十位。混沌天奴有着强大的修仙潜力,且它们的灵识未开,可用作傀儡或工具;也可点化它们的灵识,成为一切你想让它成为的角色,如同一张白纸一般可任意挥墨。
  混沌天奴可以是工具是宠物,也可以是傀儡是徒弟。大多混沌天奴都会是徒弟或者工具,不是有句话么:物尽其用。
  颜之就是混沌天奴,这是他有意识以来天君就已经告诉过他。犹然记得,天君抱着还是奶娃时期的颜之一脸严肃说道:“你须知道你曾经是混沌天奴,你要记住从此后你唤作颜之,是云幽殿的灵童,无须修得一身惊天仙法,只须活得自在。记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