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林家养子 作者:赵四大爷(上)

字体:[ ]

 
文案
 
穿越成了林黛玉的哥哥,林泽表示很淡定。
孝顺父母,温和待下,疼爱小妹,关怀幼弟。顺便斗垮那不上规矩的一窝子。
结果却斗来了一棵桃花树,甩也甩不掉。
咳咳!那谁,关于压倒和被压倒的问题……喂,达成一致再滚床单啊!
 
★~各种狗血天雷基情依旧无限美好,
善良又口耐的妹纸们,请不要大意地戳吧~戳~★
 
内容标签:四大名著 情有独钟 不伦之恋 天之骄子
主角:林泽,水湛
配角:林如海,林黛玉,林澜,贾府一家子
其它:拽着林爹一家子幸福生活,顺便看戏的甜宠文
 
 
 
 
    第1章 林大人认下林哥哥
    
    金殿内空间旷达,装饰简单大气,却处处透着奢华。金色的阳光从敞开的殿门进来,直直照在正坐在殿中主位上的一抹明黄色身影上。初春上午的暖阳虽不刺目,但在明黄色朝服的反射下却有些刺眼。
    殿下正站着的人只看了一眼就立即低下了头,耳边听着上座那人低低地嗽了两声,缓缓道:“朕如今年事已愈加高了,朝堂政事多有些力不从心之处……”话没说完,又嗽了嗽。
    殿下那人忙伏下身去,“父皇正是春秋鼎盛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是要折煞儿臣的!”一面说着,又一面恭谨地磕了一个头,态度是说不出的恭谦孝顺,半点也挑不出个错处儿来。
    上座的人眯了眯眼,眼中透出几分满意。瞥见案上的奏折,想到朝堂上的动荡正剧,若他还对朝堂上的那些谏官之言熟视无睹,恐怕百年身后落不下贤德的名声。这样一想,又打量了一下殿下伏倒在地,恭敬有加的四子。
    “老四,你也毋须妄自菲薄,你最是恭谨谦和又深肖朕躬,以朕看来,禅位于你再合适不过的。”说罢,又皱起眉头,有些担忧地低叹道:“只是你初登大宝,怕朝中老臣恃宠生娇,你处事多有为难不好决断的时候。”
    殿下那人连忙道:“儿臣愚驽,能登帝位已是父皇看重,只朝中大事恐还要父皇劳心劳力,实在深感惶恐。”
    听了这话,上座的人更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到底是他儿子里最孝顺忠厚的,禅位于他,对自己而言也是最好不过的选择。这四子一向是个待下谦和又恭谨有礼的,从来对他这个父皇也最听话。如今即便把皇位传给了他,自己虽成了太上皇却仍可以在宫中处理前朝大事。如此看来,一来避了前朝谏官的锋芒,二来也博得一个贤德名声,倒是最好不过,一举两得的好事了。
    “你能有这份孝心也是难得,朕若是有那精神便为你解一二难题也可,只是朝中诸事你还是要尽快自己着手。”上座的人心里已是满意至极,只嘴上却还是做着门面功夫。
    第二日,圣旨颁布,倒也没叫朝堂上的人有多少惊讶。所有官员皆跪地拜倒,山呼万岁,口中尊昔日帝王为太上皇,昔日的四皇子为皇帝。水涨船高,当初的皇子们也都由当今亲封了郡王,差事虽没有领,可总也比当初总挂着个皇子的名头好听许多。
    待得下朝,太上皇又召了皇帝来宁寿宫,宫中一切摆设皆为当初的四皇妃,即如今的皇后亲自带人照看,每一件东西都按太上皇的喜好安排了,如今太上皇进了这宫里,心中也是极熨贴的,连着今早朝堂上被尊称为“太上皇”的些许不虞都散去了不少。只是,他捡着这个时候把皇帝召来宫里,却另有一事要问。
    “皇帝啊,朕年岁大了,日后在宫中颐养天年也是最好不过。只心里记挂儿孙,若皇帝得空,还是时时来朕宫里坐坐的好。”这话明面上是说着父子之情,可实际上到底为何却只有太上皇自个儿心里头清楚。
    太上皇这话才一说出口,皇上便已了悟了太上皇的心意。想要叙父子天伦之情是假,倒是探听他儿子行踪是真。“父皇正是春秋鼎盛的时候,禅位儿臣,儿臣已是惶恐。朝中多少人都睁着眼要等父皇英明裁决才能安心,儿臣年纪到底轻些又不知轻重,恐日后诸事都要时时来烦扰父皇了。”
    “皇帝就是太谦逊了些,要知道,既朕看重你当了皇帝,你必有过人之处。”
    只怕他当上皇帝,别的都全不重要,只“孝顺”才是头一条吧。皇帝恭敬地低下头,掩住了唇角的讽意。
    “朕倒有一事问你,半月前,小九儿溺水身亡,你也着人调查了,如今可有结果?”
    “回父皇的话,侍卫查了许久,也未有结果。先是,湛儿也劝儿臣说,这也是小九儿命薄,与儿臣无缘父子。如今早早地去了,投胎个好去处,儿臣听了湛儿这话,心里虽有不舍,却也是释怀了不少。”
    “喔?湛儿当真这样说?”太上皇的语气有些不信,湛儿一向疼惜小九儿的紧,如今最疼爱的弟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去了,他就没有一点的不甘?竟还能冷静地劝服自己的父皇?“湛儿如今却在何处?宫中已有许久不见他来了。”
    “湛儿向来少年老成,小九儿去了,他最是心里难过的。只是可怜这孩子,却还要一力劝儿臣看开。儿臣怕他心里郁结闷出病来不好,前些日子执意打发他出去散心了。如今,怕是在外头还没回来呢。”
    太上皇听了皇上这般解释,心里这时才信了。疲惫地挥了挥手,“你退下吧,朕也乏了。”
    “儿臣告退。”
    宁寿宫的朱门缓缓合上,行走在人前的皇上从头至尾未曾回头,一贯温和的眼睛里却透出点点寒意来。若太上皇知道湛儿到底去做何事,只怕不会这样善了。目光一闪,又想到那个命苦的小九儿,心里也是一痛。他和皇后少年结发,夫妻情深,从未奢望过帝位,却不想太上皇中意了他。只是,牺牲小九儿终非他之所愿。
    唉,只愿那孩子,日后不在皇家,也能少些苦楚。
    “林大人,这是我们家主子派人送来的急信。”一个身着普通侍从衣服的男人半跪在地,手上捧着从怀中仔细拿出的信函递给了上首的林如海。
    林如海接过信来,一见信上暗刻的纹路,心里已有了一些想法。再打开信件看了内容后,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只是,如果他当真这样做了,还得要一个别人都说不出话来的法子。
    “你等等,我换身衣服就随你去。”说着,站起身来,又唤来管家林福。只交代说,一会儿去善堂,不许多说话,只看着行事即可。林如海心里琢磨着今日的事情,来人虽只是寻常的样子也不打眼,但一举一动间却都是那人身边的作态。林如海虽想着,手上动作却不慢,叫了林福来在外候着,旁的小厮侍从却一概都不惊动的。林如海披上披风,和那男人在林福的指引下,便从府内的小门出去了。
    一时到了善堂,林如海被请入一间小耳房内。只见炕上坐着一个身穿梭布袍子,腰间绑着一根靓蓝色鸟纹革带的少年。虽穿着不显,但那双深沉睿智的俊目衬着他身形修长,当真是贵胄天成。
    林如海躬身道:“见过三皇子。”今上登基,原本子嗣就单,在成活下来的儿子里,最是身份贵重的便是眼前这位中宫嫡子——三皇子了!今日在此,恐怕此事的关系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呢!
    水湛眯着眼扶了一把林如海,寒暄了两句,才沉声道:“今日来见林大人,却是有一件事情要烦劳林大人了。”说着,转过身去小心地抱起炕上的包裹,在灯光下一看,俨然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周岁婴孩。
    林如海心头一惊,正要开口时,水湛已经把婴孩珍而重之地放入林如海的臂弯,随即在林如海反应不及的时候,连拜了三拜。再开口时,已带了几分泪意,“我在家时,总听父皇说起林大人最是清高的士子,当年也并不是看重父皇的身份才同父皇相交的。如今父皇登基,天下大势看似都在他手中,可其中苦楚却不能对人言。林大人并不是外人,水湛只在这里求林大人一事。”
    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婴孩,又抬头道,“林大人,不如我们借一步说话。”
    林如海也看了一眼双眼正闭着的婴孩,心里讶异,三皇子和他说话竟还避着这不足周岁大的婴孩不成。但见水湛目光灼灼,林如海也得点头,把怀中的婴孩小心地安置在暖和的炕上。二人才刚踏出门口,林如海余光便瞥见一个劲装男子走入了室内,想必是三皇子的侍卫无疑了。
    只是二人不知,在他们堪堪才踏出门后,原本似在酣睡的婴孩睁开了眼睛,一双漆黑清亮的眼睛说不出的好看。可看着闭上的房门,却染着点点悲凉的寒意。
    屋外,林如海面沉如水,对面却是躬身作揖的水湛态度谦卑。
    林如海沉默不语,水湛只躬身不起。过了半晌,才听得林如海低低一叹,“罢,我只应了你这事,这孩子日后便记在拙荆名下。三皇子也请回吧,往后这孩子便与……再不相干的。”
    “如此,水湛多谢林大人了!”得了林如海确实的承诺,水湛又行了一个大礼,临走时,俊目含泪,定定地凝视了林如海怀抱中的婴孩一会儿,才终于扭过头大步踏了出去。
    林如海低叹着摸了摸婴孩的脸颊,讶异地看着怀中婴孩圆睁的眼睛。那双眼睛清澈漆黑,一点月光落入这婴孩纯净的眼底,竟透出几分薄薄的凉意。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哟呵!还有,今天可是重阳节哟,大家要敬老爱老啊哈哈哈。
    根据以往我的习惯,存稿神马的,嗯哼,当然是齐备的。大家要乖乖地到我碗里来哟!
    
    第2章 三年后林父思往事
    
    金秋送爽,十里桂香。一轮明月正悬在中天之上,扬州巡盐御史林家的院子里一处小亭内,只见一个身穿石青色玉锦袄子的小男孩坐在石凳上,对面正是时任巡盐御史的林如海。管家林福站在一侧,远远地便见着林府当家的夫人贾敏往这边走来。
    未等贾敏走近,坐在石凳上的小男孩已经恭然往小亭下面迎去,等站在亭下的台阶边了,便弯腰请安道:“请太太安,太太安好。”
    “泽哥儿如今越发的恭谦有礼了。”贾敏嘴角含了一抹温婉的笑容,携了林泽一同往小亭里走去。见石桌上摆放的几盘瓜果并一壶琼浆,贾敏掩唇笑道。“老爷今晚兴致怎地这样好,竟好些时候未曾在这个时间饮过酒了,不知今日为的什么事才这么有兴致呢?”
    这边林如海闻言,也是朗声一笑,看了一眼如今越发出落得谦恭有礼又进退得宜的儿子,转念又想到虽两岁多,却已能看出日后必容貌不俗的女儿,心里越发得意起来。亲自执起酒壶也为贾敏斟了一杯。唇角含笑,却不说话。
    “晚上夜凉风大的,老爷兴致高,却免不了泽哥儿在这里受风。倘或一时着了凉,那可不是玩的。”因叫身后跟来的丫鬟里,一个名叫绿柔的把手中特特带来的毛氅为林泽披上,又嘱咐道:“老爷看着还要在这里多待,泽哥儿明日还有课,可不能误了。绿柔,你便先送了泽哥儿回去罢。”
    绿柔忙把手里灰色的大氅罩在了林泽身上,又细细地把领口的绳子系好了,才行了礼告辞了林如海夫妇,送林泽往他的院落去了。
    林如海同贾敏一处坐着,二人都含笑看着林泽远去的背影,才多大点的小人,身上披着一件毛氅,领口一圈银白色的风毛,越发衬得林泽一张小脸粉雕玉砌,实在是好看得紧。
    “我先还说,这泽哥儿小时候便长得好。老爷带他回来才多大,小袄子裹着丁点大的小身子,模样已经生得那般好了。如今,才不过两三年功夫,竟越发的好看。”贾敏笑着赞道,话语间都是一片慈母心肠。想着,这林泽虽不是从她肚子里托生的,却也是记在自己名下,抱回来的时候又那样小小的一个人,哪里记得什么事情,自打来了府里,还不是一心只把她和老爷当亲生爹娘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