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林家养子 作者:赵四大爷(下)

字体:[ ]

 
    第91章 深宫内太妃谋子嗣 公侯府二女争一夫
    
    四月初六日,王夫人进宫探望贤德太妃。才进长春宫,就见抱琴红着眼睛站在门口,近前一瞧,惊见抱琴脖子上淤痕片片。王夫人眉头一紧,忙加快了脚步,在小宫女的带领下进了内殿。
    “臣妇给太妃娘娘请安。”王夫人才屈膝下去,旁边就横出一只手来扶住了她的胳膊,再抬头看时,只是一个有些面生的宫女罢了。
    贾元春因在内殿,身上便只穿了一件米白色暗纹刻丝白底印花素软缎,脸色丰润端庄,斜斜地倚在榻上,竟是说不出的端庄秀美。王夫人打眼瞧见了,便也笑道:“经日不见,娘娘越发的脸色好了。”
    这话才说罢,元春脸上已经露了笑意,忙下榻来扶了王夫人近前坐着说话,又一径儿地命那宫女奉茶倒水,等那宫女上了点心茶水,才挥手让服侍的人都下去了。元春见内殿并无旁人,这才拉住王夫人的手道:“宜人怎么好一段时间不曾来了,可要本宫惦记得很。”
    王夫人听见这话,脸上神色变了几变,终究还是没忍耐的住,拿起帕子捂嘴哭道:“娘娘哪里知道我在家里的艰难。”
    元春见王夫人说哭就哭,也是慌了一慌,又是安慰又是劝解,好容易止住了王夫人的哭声,才听得王夫人缓缓地把宝玉的亲事道来。
    闻听得史家不依不饶时,元春也怒上心头,狠狠地拍了茶几一下,恨道:“原以为史家好歹也是侯府门第,怎么竟这样的不讲道理起来。说到底,也是老太太的娘家,这些年来,彼此疏远了些,咱们家却也不曾亏待他们半点儿,如今可怎么说的?”说到这里,不免连贾母也一起怨怼上了,只道:“老太太也是糊涂了,宝玉衔玉而诞,必是有大造化的,云丫头虽也是本宫看着长大的,奈何命硬克亲,若当真娶进了门,只怕于咱们家的根基有碍。”
    这话正是王夫人的心里话,此刻听得元春说了出来,也不觉出了一口气。又见元春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耐,忙附和道:“娘娘的话正是了,我也是这么个意思。那云丫头虽好,如今却是个破了相的,在外头名声也不好听。娶了进来,于宝玉的前途也无助呀!”
    一推二五六是王夫人惯用的伎俩。贬斥着史湘云名声不好听的时候,王夫人全然忘记了,史湘云之所以坏了名声又破了相,这种种,正是拜贾家所赐。
    可这话也得看分什么人说。到了王夫人和贾元春这里,自然是贾家半点儿责任也没有,错就错在史湘云自己不检点,命硬又克父克母,与人无尤。
    说到贾宝玉的婚事,贾元春的秀眉微微一蹙,叹道:“宜人不知道,本宫这宫里的日子也并不比宜人好上多少。”
    王夫人一惊,忙问何故,元春便又叹了一声,才道:“这宫里惯来见高踩低,从前本宫得了圣宠,那些个瞧人脸色的便上赶着巴结。可如今,恨只恨承乾宫的那一位,手里使着银钱,又勾着老圣人在她那里,一个月倒有大半的日子都安置在了承乾宫。那些个见风使舵的,如何不上赶着去承乾宫里讨好卖乖?”
    “本宫还想着,她到底年纪小些,纵有手段,也是有限的。谁想,如今她越发的逞强好胜起来,竟连慎太妃也要避其锋芒!”
    贾元春说得咬牙切齿,一双美眸中不时流露出几分妒恨。
    她当然要恨!
    在这后宫里,最不乏的就是新鲜的女子承宠。她初初进宫的时候,也是打着想要侍奉圣上的心思,可后来却被无情的冷藏。好容易,天可怜见,让老圣人发现了她。明珠蒙尘不过过眼云烟,得了老圣人的欢心,于她来说,当真是一棵救命的稻草。
    她位分升得快,得的恩宠也多,风头正盛时,却又遇上慎太妃趾高气昂。
    等到她熬出了头,终于能凭着和慎太妃平起平坐的太妃之位省亲归宁时,谁承想,原先看好的弟媳妇儿人选,竟进了宫,还勾着老圣人一番云雨,得了宠爱,与她平分秋色!
    如果说,宝钗刚进宫的时候,不过是和贾元春平分秋色。那么,自打老圣人封了宝钗做贵人,还钦赐了“端”这个封号时,她和薛宝钗之间的差距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
    “贤德”二字,曾经她也引以为豪过。
    放眼史书,再没有哪一位皇妃,能够得到两个字的封号。这可谓是天大的恩宠,于贾元春如此,在慎太妃眼中也是如此。故而在贾元春得了封号之后,慎太妃没少挖苦。那时候贾元春风头正劲,薛宝钗虽然在背后捅了她一刀,可却也没影响她的地位。
    然而,皇上竟封了那贱人“端”!
    “正直为端,和静秀丽为端,端为尊号,意为值得尊重,为人品性和善持重。”
    太上皇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明摆着是把那贱人放在了心头上!
    为这个,贾元春恨过气过骂过,却都于事无补。她费尽了心思,好不容易在这深宫之中熬出了头,然而薛宝钗一进宫,就平步青云,获得圣宠。这一切的一切,无异于一记狠狠的耳光,重重地打在了她的脸上。简直像是嘲笑她在这宫里,曾经熬油似的熬着的那些年。
    她用了自己最美丽的年华作陪葬,才得到的一点点恩宠。在薛宝钗进宫之后,就像阳光下的尘埃一样,低到不能再低的地步。
    最让她奇怪的是,慎太妃竟然没有对薛宝钗出手。
    不说现在薛宝钗已经是端太妃,就是薛宝钗才封为端贵人的时候,慎太妃也没有找过她半点的麻烦。想到自己才一晋封贵人,慎太妃就带了嬷嬷来,满口说着教导自己规矩,却明里暗里都在讥讽她折磨她……这么想来,薛宝钗的青云路,平坦得简直不真实!
    “什么?竟连慎太妃也不敢动她?”
    第一次听见这个消息的王夫人也惊怔了一下。薛宝钗在宫里怎么得宠,对于宫外的王夫人来说,唯一能知道的渠道,不过是看看老圣人又赏了什么给薛家罢了,对比一下自家得到的赏赐,王夫人偶尔也会在心里羡慕嫉妒恨一番,偶尔也会在心里嗤笑讥讽一下。大多时候,老圣人赏下的东西还是很公平的,毕竟都是位分极高的太妃娘娘,再差能差到哪里去呢!
    可现在听到元春说起这话,王夫人是真正的惊怔了!
    慎太妃何许人?
    她是忠顺王爷的生母,是当年角逐皇位时,最有机会当上皇太后的人!是在先皇后在世时,把持后宫牢牢不放的人!也是在当年宠冠后宫时,心狠手辣,对貌美的宫妃不遗余力下手的女人!
    这样的一个女人,王夫人自然不会傻得以为她如今深居太妃之位,对后宫就会放松了。这样的女人,注定不会坐以待毙,看着自己的地位被动摇还不出手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当年几乎可以说是一手遮天的女人,如今,竟然对薛宝钗避其锋芒。简直匪夷所思!如果这不是慎太妃在打其他的主意,那就意味着,现在这后宫的权利已经发生了实际上的变更,薛宝钗,很可能成为第二个慎太妃,甚至……是比慎太妃还要厉害的女人。
    贾元春每每想到这一点,心里就像是烧了一把火。灼热非常,见着烫得她整个人都生不如死。她可不会笨得相信,一旦薛宝钗成了后宫里的指向标,这个名义上是她姨姊妹的女人,会对她这个表姐有多好。
    在成为太上皇女人的那一刻,元春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后宫里的女人,说得好听,那是进宫来挣面子挣恩宠的。说得难听一点,不过是家族的一颗棋子,只有能获利的棋子,那才有存在的价值。贾家如花似玉的女儿不少,贾元春不过是从小被寄予厚望大力培养的那一个。而且,还是为了能够得到当今圣上的青睐培养的。
    可是,贾元春却没有能入得了皇上的眼睛。
    尽管她也得了圣宠,老圣人大小也算是个君王,可比起坐在金銮殿上俯瞰天下的皇上来,差得可不是一般的远。
    在这后宫里,没有钱就使不动人,没有人就得不到消息,得不到消息就注定了圣宠会被分薄。久而久之,就会被人抛之脑后。后宫里,再不缺少充满野心想要往上爬的女人。面对荣华富贵,哪一个人敢拍着胸脯说自己不动心?
    贾元春伸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如果她能有一个孩子,也许就能固宠了。
    老圣人已经越来越年迈,比起年富力强的皇上来,老圣人的子息很可能将不再有了。也正因为如此,贾元春更想要怀上一个孩子。老来得子,没有比这更让一个男人兴奋的了。自古就有“母凭子贵”这一说法,自己怀着老圣人的孩子,纵然孩子没法儿坐上那金銮殿,至少也是个板上钉钉儿的王爷。
    有圣宠却没有子嗣的太妃,和有子嗣也有圣宠的太妃,这二者之间的差别,岂是笔墨可以描绘得尽的呢!
    “宜人,先前本宫让你找的药,可有了?”
    王夫人一听,便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四处无人,才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拿出几包药包来。见元春伸手接过,才低声道:“娘娘福泽,这药来得着实不易。大夫也说了,此药药性甚猛,老圣人终究上了年纪,这药可得小心着份量。”
    元春接过这几包药,耳边听着王夫人的嘱咐,便笑道:“再没有比宜人还cao心的,本宫自然省的。多亏了宜人,否则再带不进来。”说着,又道:“只是宜人别声张出去,就是老太太问起了,也断不能说。”
    王夫人因笑道:“自然如此,臣妇是万事都为娘娘着想的,怎么会与别人说道呢。”
    母女二人又在内殿絮絮地说了许多话,元春因得了这药,想到日后用途便心里舒畅,脸上笑意更浓。因对王夫人道:“宜人如今和夏家太太可还来往?”
    王夫人听了,便笑道:“自然来往的。娘娘有所不知,这药,还是托了夏太太的关系才得的。若要咱们家的人去,又要生出许多事来,你姨妈那里就先瞒不过去。”说着,还不忘指了指那几包药。
    元春听见王夫人这么说,心里也甚感激,忙道:“本宫这里新近得了赏赐,那一对玉如意是极好的,便赏了宜人。宜人带回去,私下给夏家太太送去,终是要结秦晋之好的,如今可不能少了走动。”
    说罢,便命外间的抱琴进来取了钥匙去开锁柜。
    王夫人见抱琴手里捧着一对洁白细腻的玉如意进来,喜得合不拢嘴,只连声赞道:“真是好精巧的玩意儿,咱们家里从前也有一对,只是质地不如娘娘所赐。想来这一对玉如意,暗合了娘娘的心意,夏家太太见了,心里也是明白的。”
    元春听了,只抿唇笑了笑。
    王夫人临走时,又递给元春一只锦盒,里面放了五万两的银票,只连声嘱咐说:“家里越发的艰难,钱银终究有限。这些个银票,也是因着夏家太太的帮衬才得的,好歹不叫娘娘在宫里失了体面。”
    一番话,说得元春湿了眼眶,连声应下。
    待得宫女来引王夫人出宫,贾元春这才打开床头的锁柜,把王夫人带来的药包和银钱都锁进了锁柜里。这才回身看向抱琴道:“好丫头,你给我跪下。”
    “娘娘!”
    “本宫原不知道,你和承乾宫的那一位,关系这样的亲密。到底说了什么样儿的话,也说来与本宫听一听!”
    “娘娘明鉴,奴婢从小服侍娘娘,再没有异心。奴婢不过路上偶遇了端太妃,闲聊数句,当真没有别的。”
    虽是春天,可内殿地上却还是阴冷得很。抱琴身上本就穿得单薄,双膝跪地,膝盖杵得生疼。但最让她寒心的,却是内殿里还留了先前扶着王夫人的宫女——燕儿。贾元春是她的主子,她是断不敢违背一二的,主子打骂责罚都好,只是这燕儿才来几日,就哄得元春将她视为心腹,竟当着燕儿的面儿要罚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