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路(重生之名流巨星同人) 作者:墨夜亦沉

字体:[ ]

 
文案
你是素性爽侠、不拘细事的柳湘莲;
你是玉树临风、真诚善良的沙悟净;
你是欢乐逗逼、人见人爱的徐委婉;
你是胆识过人、精忠报国的徐世业;
你是执笔为戈、慷慨就义的瞿秋白;
你是天真无邪、不畏强权的秦子阙;
你是至情至性、袖手天下的孟玄朗。
你是演员,你是个性软萌、温润如玉的徐海乔。
他是战无不胜,勇往直前决不后退的封景。
他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比徐海乔更让我觉得惊喜。之前的数十年我没能够发现他,可是之后,他将在这世界之巅,成为真正的名流巨星。”
他说:“在这个世界上,我最要感谢的是封景先生,不仅仅因为,他将我推上了现在这个位置,更因为,他给了我最温暖的生活。”
我们彼此都经历过人生的寒苦严冬,我们都曾为爱失控。若非彼此救赎,又如何渡过泥沼深渊。
这一路走来,虽荆棘遍布,但庆幸有你相伴。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景,徐海乔 ┃ 配角:厉睿,秦楚 ┃ 其它:
==================
 
☆、突如其来的潜规则
 
  对于封景来说,身处在这个错综复杂、黑暗交集的名利场、娱乐圈,遇到潜规则这样的事情,是每天必经的流程。身为ESE的艺人总监,以及在这个圈子里拥有着极大的话语权的封景,除了会有自家公司的艺人明里暗里的求潜,更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经纪公司艺人前仆后继。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在圈子里沉郁了许久依然默默不得志的,也有刚刚踏进圈子尝到走红滋味的为了更近一步的。这些将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的人,封景连看一眼都不想。
  年少时一炮而红,却在人气如日中天时放弃了当红偶像的身份,为那个人甘愿隐于幕后。封景以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可是,直到那人将要结婚的消息传来,封景才隐约有些明白,牺牲自己的所有,成全另一人的丰功伟业,换来的未必是并肩前行笑看山河。
  封景独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俯瞰着这窗外的车如流水,人灯影织,忽然觉着有些冷,甚至有些寂寞。就连以往觉着最为浓烈的威士忌,也失去了味道,平淡如凉水。
  早已过了下班的时候,无论是宣传组还是策划部,抑或是别的部门的人员,此刻恐怕都回到了自己温馨温暖的小家。也许有争吵,也许有埋怨,可那一切,都充满了烟火气。
  已至深夜,封景那套位于市中心的,距离ESE不到十分钟的高级公寓,此刻却依然空无一人。封景甚至自虐的想着,那个人现在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和那个女人一起吃了浪漫的晚餐,品尝了他特地从法国的精品庄园为他挑选的红酒,然后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封景将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用力的将杯子掷于桌上,不甘的想:凭什么?我可是封景啊!
  陪他走过了那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和折磨,最后竟然,就这样被丢下了吗?
  顿时,辛酸和苦涩的情绪一齐涌上心头,不知不觉,泪水竟噙满了眼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封景,竟失去了往日的警惕,全然没有听见屋外的走廊里,传来的蹑手蹑脚的脚步声。
  徐海乔轻轻的推开门,屋子里一片漆黑。他见状正高兴,立马放松了下来,心想,王哥肯定是匡他,还说什么说不定这个时候封景还没回家,让他小心点儿。这都十二点了,再怎么工作狂,也该回去睡觉了吧!
  徐海乔这么想着,就伸手去开门边上的灯,结果灯刚亮,他就看到高背椅转动的声音。徐海乔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可不就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总是高高在上看着他们这些小艺人的ESE总监,封景么。
  “妈呀!吓死我了!”海乔抚摸着自己狂跳的小心脏,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偷偷摸摸的猥琐行为是不对的,反而埋怨是抱怨封景不出一声的在这个房间里,吓到了他。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封景的脸上因为连喝了太多的酒,已显现出了醉态,就连平时一向清冷的声音,此刻也带上了撩人的魅惑。这种和平时有着巨大反差的萌感,让徐海乔童鞋刚刚缓下来的小心脏又瞬间激烈的跳动起来。仿佛又重新回到了昔日在片场上,棋逢对手时,所拥有的快感。
  可是,两者,却又有着轻微的差距。
  “怎么,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封景见海乔伫立在那里不动,不满的嘟囔着:“都自己送上门来了,还害怕什么?不就是求潜规则的么?来,陪我一夜,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一直恍恍惚惚的沉浸在封景的媚态里的徐海乔,听到“潜规则”三个字,仿佛炸弹般响起在他的耳边,整个人立马懵了:“啥、啥、啥潜规则!宝宝是靠实力的好吗!”说着插起了双臂,抬头翻了个白眼,数着天花板上的花式水晶灯究竟有多少个灯泡。
  看到他这般作态的封景“噗嗤”一声笑了,颇为嘲讽的说:“靠实力?那么,靠实力的你在这么晚了来找我做什么呢?”随后,封景拿起桌上的酒瓶高高抬起,清脆的水流声落于杯中,封景轻轻摇晃,看着琥珀色的酒水敲击着透明的杯壁,“若是说不出我认可的理由,明天你就等着吃官司吧!”
  徐海乔睁着懵懂的双眼,满是不解:“为什么要吃官司?”
  “深更半夜来到公司高层的办公室,我完全可以理解为,你是来窃取公司机密!”
  “完全没有好吗!”徐海乔从他那松松垮垮有好几个大口袋的迷彩裤里拿出了一张光碟:“哝,这是证明我清白的东西!”他走上前,将光碟放在封景面前晃了晃,然后轻轻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这是什么?”封景的眼睛依然盯着自己手上的酒杯,看似连目光都没有甩给徐海乔,可是余光却看向了那未着一字,没有任何标签的光碟。
  “我的作品混剪。”徐海乔说着,“我被雪藏了。”
  “你被雪藏了,为什么找我?”封景嗤笑,手指轻轻摩挲着杯口,“我又为什么要帮你?”
  徐海乔也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在听到前经纪人王哥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顺从的听取了。
  “大概是因为,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吧!”
  而徐海乔,完全误解了王哥的意思。圈内盛传封景是个GAY,而王哥的意思,完全是让海乔自己“□□”封景,来帮他啊!而耿直的小乔童鞋,只听取了自己想听的,所以毅然无谓的来到了封景的办公室,希望他能看看自己的作品,能够看中他的天赋和才能,能够,帮帮他。
  只是——
  “在你们的眼里,我竟有这么闲?”封景的食指摩挲着嘴唇,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眉清目秀,眼神依然清澈的青年。很奇怪,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人,居然还有如此澄澈的眼眸。
  “反正你现在也没事,不如看一下打发时间咯!”徐海乔将手插入裤兜,用无谓的话掩饰着自己的紧张。一步一步的退到了门口,就在门快要关上的那一刹,徐海乔又瞬间迅速打开门:“还有,少喝点酒,伤身!”
  门合上的声响在这个空荡静谧的夜晚留下了沉重的回声。封景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拿起了徐海乔留下的光碟,愣怔的看了几秒,随后,打开了电脑。
  
 
☆、我要做他的经纪人
 
  “我是不会说吗?我是不会说吗?我说的可好咧!我是不稀的说!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封景瞧着显示屏上徐海乔生动的表情,和他那一口济普话,也是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可若是站在他封景的面前,徐海乔也是这番样子对他说话,又使不得给他一个白眼,实力吐槽他:“你说的普通话,我一句也听不懂!”
  因为是作品混剪,所以光碟上真正有的,只是每部剧里少少的剧情。却也让封景,见识到了一个真正的演员。
  他可以是风情万种却又孤芳自赏的柳湘莲;也是欢乐逗逼被所有人疼爱却在关键时刻扛起自己责任的富二代大学生士兵徐帅;他是不畏强权却甘愿为心爱之人俯首称臣居于人下的秦子阙,也是经历苦难饱受折磨伤害别人的康凯……
  十年是多久呢?十年可以经历什么呢?
  封景也有些模糊了记忆。十年之前啊!他为了一个人,抛弃了所有,居于幕后,帮助ESE度过了多少劫难,培养了多少艺人,可最终,这个娱乐帝国里,却好像失去了他的位置。
  这支小小的影片,却让他想起了从前,想起了曾经,想起了那时他肆无忌惮的拍着自己钟爱的戏剧,周身都是汗水,可是那里面,都充满了喜悦。而不是如现在这般,有些人惧畏他,有些人厌恶他,而他一心一意对待的人,却遗弃了他。
  这个藏污纳垢的圈子里,究竟有多少黑暗,没有人比封景更清楚。电视上报导的,杂志报纸上编写着的,究竟几分真几分假,封景更是不想去提。这些东西,可以捧红一个人,也可以抹黑一个人。可是真正能在这个圈子里,长长久久的存在的原因,是人的本身。
  封景从来没有说穿过这一点。
  所有人都认为他封景是一个不择手段、玩弄掌权的人。对于得罪了他的人,更是不打到不罢休,非要将对方狠狠的踩死在脚底才甘心。可归根究底,是那些人给了他可趁之机。
  若真是羽翼干净,没有让他封景抓到把柄,她又怎么可能打击的了那些人呢?
  画面暂停的地方,柳湘莲穿着花旦的衣服,脸上画着浓厚的妆容,眉目间满是风情,开口唱着曲儿。这一幕,不知曾勾了多少人的魂儿。可是封景,却仿佛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封景“唰”的一下离开了高背椅,踱步走到了窗前。满目,尽是荒凉。
  “你说什么?你要带那个不知名的小艺人?”厉睿狠狠的将封景拿过来的徐海乔的资料摔在了办公桌上,完全不理解封景的想法。
  封景摩挲着自己刚刚修剪好的手指,坐在了厉睿的办公桌上,可有可无的轻轻点了下头,应了声:“嗯。”
  对于封景这番姿态,厉睿更生气了:“他已经出道十年了,已经33岁了,黄金时期都过了,到现在还没有红,不就已经说明一切了吗?更何况,他还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出道十年,还没有红,所缺的,不过是一个优秀的经纪人,和优秀的剧本,而这些,我都能给他。”封景微微昂了头,傲然又不可一世。
  “你能?你所能倚仗的,不依然是ESE吗?”厉睿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略带嘲讽。
  封景跳下了厉睿的办公桌,拉过椅子,缓缓坐下,姿态依然高贵优雅:“怎么,ESE,我不能倚仗吗?”曾经,是你说,ESE,是我们共同建立的!
  “不跟你说这个。”厉睿摆摆手,“你有没有想过,他得罪的那个人怎么办?啊?”
  “不是还有你吗?一顿饭的事情。”封景毫不在意的往椅子后面一躺,神色颇为惬意。
  厉睿不敢置信。他们一向会在事业上有过分歧,可那只是观点理论上的不同,却从来没有过,封景这般固执己见,全然不顾基本原则。“你如今要为了一个与公司合约即将到期,十年依然在跑龙套的小演员,让我赔上人情去和人家吃饭?”
  “对你来说,不过一顿饭的事情,可是对他而言,说不定,就是一辈子了。”
  “那与我有什么干系!”厉睿狠狠捶了下桌面,厉声问道。
  “是没什么干系,可我铁了心要保他!”封景突然凑近了厉睿,对着厉睿道。语气里却说不出的坚决。说完,就将手上把玩着的摆件往厉睿的办公桌上随意一放,将左手插在了裤兜中离去。
  “封景!”厉睿被封景的这般姿态一惊,在他快要离去的时候,陡然叫到。封景回过头对他轻轻一笑,落在了厉睿的眼里,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