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有拆CP的特殊技巧[综] 作者:蝴蝶法师(下)

字体:[ ]

 
  ☆、第84章 霸道帝王爱上我-01
 
此乃最恢弘的时代,亦是最卑微的时代。
    兼并与分裂,智慧与愚昧,信仰与怀疑,光明与黑暗,希望与失望,有人扶摇直上,有人坠入深渊。
    ***
    自周平王东迁洛邑之后,本已式微的周王室愈发不振,众诸侯见机而起,争霸天下。
    数百年间,风雷激荡,狼烟四起,战火连天,顺者存,逆者亡?。
    及至韩、赵、魏三家分晋,始成七雄鼎立之势。
    而七雄之中,又以秦国国力最是昌盛。
    秦庄襄王三年五月,庄襄王薨,其子政继位。
    秦王政九年,平嫪毐之乱,灭其三族,始亲政。
    秦王政十一年,燕赵相争,秦以助燕之名遣王翦攻赵,占漳水。
    秦王政十三年,又大举攻赵,以所取之赵地建雁门、云中两郡。
    秦王政十六年,魏、韩两国迫于秦王威势,献地于秦。
    秦王政十七年,遣内史腾攻韩,韩王安被俘,韩国亡。
    秦王政十八年,王翦大破赵军,赵王迁被俘,赵公子嘉率宗族百人逃至代郡,自立为代王。
    赵与燕毗邻,赵既亡,燕则危。
    为阻秦王兼并之势,燕太子丹煎熬心血,苦心经营,暗寻名士,意欲刺秦。
    当各国具因秦国无休止的侵略而深感危殆之时,唯有距秦国最远的齐国仍是一派祥和气象。
    齐国之所以能免遭战祸,一则确是因天遥地远,秦国鞭长莫及,二则却是因齐相后胜贪婪,受秦厚贿,屡劝齐王建朝秦,不修攻战之备,亦不助五国御秦,这才换来齐国的偏安一隅。
    齐国滨于海,常闻海中有仙山,名曰蓬莱,山中金玉珠玕俯拾皆是。
    又闻蓬莱之巅有仙树,仙树之上结仙果,食之可长生不老。
    为此,后胜常遣船队出海,以期寻得蓬莱仙山,既可得敌国之财富,又可享无边之寿数。
    巨船常年于海上劈波斩浪,不免便坏了海中宁静。
    海底鲛人不胜其扰,鲛王大怒,特命组建军队,专司袭船之事。
    十数年间,鲛人军队击沉齐国寻山之船数十艘,船上财富尽献于鲛王,船上之人或被鲛人性-虐而死,或葬身鲛人之腹,绝无生还。
    可这世上并没有万无一失之事。
    一名年轻的鲛人在抓获了一位青年人类男子后,面对男子的苦苦哀求,动了恻隐之心,放了他一条生路。
    男子抱着一根浮木,在海上漂流多日之后,被渔船所救。
    回到齐国之后,男子将海中所见尽皆报于后胜。
    得知多年辛苦悉数葬送于鲛人之手,后胜既惊且怒,遂集结齐国水师,出兵海上,誓与鲛人决一死战。
    在那位侥幸逃生的青年男子指引之下,齐国战船航行至鲛人生存之海域,先于海中投毒,又用刀、箭击杀,鲛人虽凶恶,但却不敌人类狡诈,于此役中死伤无数。
    鲛王震怒,下令彻查此事,终是查到了那名年轻鲛人的头上。
    这名年轻的鲛人,名叫九生,是鲛人国中身份最低下的贱奴。
    虽是贱奴,九生身体里却流着现任鲛王的血液。
    三十六年前,现任鲛王切云还未继位,于游历四海之时,不甚被巨浪卷入冥海,幸得一位鲛人所救,才捡回一条命来。
    此鲛人名曰浔阳,虽是男鲛,却有绝色,这在鲛人之中是十分不寻常的事情。
    鲛人国中,男鲛往往相貌丑陋,而女鲛则美丽非常。
    但凡是总有例外。
    若有男鲛生得貌美或有女鲛生得丑陋,俱被视为不祥,会给鲛人国带来灾难。
    这些被烙上不详之印的鲛人是很难在鲛人国中生存下去的。
    若是遇上心狠的父母,甫一出生便会被杀死。
    若是父母仁慈,则会花重金请来鲛医,为鲛婴行裂尾割翼之术,化作人婴模样,送到岸上,被渔民收养。裂尾割翼之痛,就连成年鲛人都难以承受,更遑论一个刚出生不久的鲛婴。而且,化作人婴之后,将不能享鲛人百年之寿,甚至还不及人类活得长久。
    若是父母心慈,却又请不起鲛医,便只有一个选择:将鲛婴投入冥海。
    冥海环绕蓬莱,水色黑,无风而起巨浪百丈,海中了无生迹,是鲛人的禁地。
    将鲛婴投入冥海,便等同于献祭,数百年间,未见有生还者。
    所以,当切云将浔阳从冥海之中带回鲛人国时,举国震惊,既惊于他能够在冥海中存活下来,又惊于他令举国女鲛黯然失色的绝美容颜,只消看上一眼,便沉醉不知归路。
    切云是鲛王最宠爱的儿子,也是鲛人国的太子,但当切云向鲛王提出要迎娶浔阳做太子妃时,遭到了鲛王的严词拒绝。
    切云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太子之位,携浔阳离开了鲛人国。
    二人寻了一片荒芜的海域居住下来。
    不久,浔阳有孕,切云喜不自胜,寻来三十六头白鲸,围着浔阳唱了三天三夜的歌。
    浔阳即将临盆之际,从前与切云交好的国相来寻他。
    原来,鲛王突然驾崩,鲛人国暴发王位之争,国相特来请他回国平定乱局。
    切云夺位心切,又不愿让浔阳陷入危险,便让浔阳留守,并承诺登上王位之后立即来接他回国,并立他为后。
    在国相的助力之下,切云果然拨乱反正,如愿登上了王位。
    登基大典之后,切云立即派人去接浔阳回国。
    当切云见到浔阳及他怀中新生的儿子时,竟喜极而泣,不顾众臣反对,执意立浔阳为后,并为儿子取名观澜,当即立为太子。
    当观澜长到一岁时,浔阳却忽然从鲛人国消失,不知所踪。
    切云发了疯,几乎发动举国之力去寻,终究一无所获。
    伤心欲绝之际,有侍者上禀,曾亲见王后与一人族男子在海上私会,又因王后得鲛王独宠,不敢说与人知,如今眼见鲛王为了寻找王后日渐消瘦,心中不忍,这才敢道出实情。
    闻言,切云当场口吐鲜血,昏死过去。
    醒来之后,切云亲手斩杀了那名侍者,又下旨废除观澜的太子之位,褫夺“观澜”之名,贬为贱奴,永世不得翻身。
    幼小的观澜便在鲛人国飘荡,没有人敢收留他,但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关于他的身世,全鲛人国没有不知道的,观澜也从别人的议论中了解了大概,但他心中没有怨恨,依旧孤独而自在的活着。
    因为生在九月,观澜便为自己取名九生,结束无名生涯。
    随着年岁渐长,九生渐有天人之姿。
    曾有幸目睹过浔阳容颜的鲛国旧民暗自对比,只觉九生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再长几岁,只怕便是鲛人国第一美人了。
    以贱奴之身,负美人之名,这绝不是恩赐,而是灾祸。
    鲛人天性喜- yín -,加上九生的脸又是最强烈的催-情-药,凡是见过他的人,无一不渴望与他交-媾。
    九生地位轻贱,人人都可毫无忌惮的欺侮于他,言语上的诋毁他可以忽视,但身体上的凌-辱却绝不能容忍。
    但他天生体弱,不似其他男鲛那般强壮有力,硬碰硬是不可能的,只得另辟蹊径。
    他寻来?草,捣出汁液,冒着被毒死的风险,抹在尾部的每一枚鳞片上,身上立时发出刺鼻恶臭,令人难以忍受。
    自此之后,再没有男鲛敢碰他。
    可是,鼻腔经年累月被?草汁的强烈气味刺激,九生渐渐发现,他失去了嗅觉,什么气味都闻不到了。
    就这样活到三十六岁,九生成年了。
    刚刚成年,九生却因为一念之仁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他曾让那名人族男子立誓,绝不能把所闻所见透露半字,这才将他放了。
    不成想,那人族男子却背信弃义,恩将仇报,为鲛人国带来了巨大灾难。
 
  ☆、第85章 霸道帝王爱上我-02
 
九生跪在大殿之上,面对千夫所指,却只静静听着,没有一句辩白。
    他也确实没有什么辩白的立场,错了就是错了。
    定定望着王座之上高冠华服的男子,九生心中滋味难明。
    这个男人,便是将他贬为贱奴的父亲吗?
    挺拔,冷冽,威武,令人望而生畏,却又莫名让他觉得心安。
    若是当年母亲没有离开父亲,若是能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他的人生便不是如今这幅惨淡模样。
    天虽不遂人愿,九生却从未怨怪过父母中的任何一人。
    母亲有权决定爱谁,和谁在一起;父亲由爱生恨,迁怒于他,亦无可厚非。
    谁都没有错,只能说是造化弄人。
    父亲朝他看过来了。
    他的目光冷硬如刀,九生却没有低下头去,壮着胆子与他对视。
    切云望向这个从小便被自己遗弃的儿子,埋葬在心底多年的感情猝然翻涌而上。
    他的脸和浔阳长得那般像,昔日种种霎时在眼前浮现。
    原来并没有忘,原来还在恨,原来还在爱。
    双拳在袍袖中紧握,指甲嵌进肉里,钻心的疼。
    切云微微垂眸,遮挡住诸般情绪,拉回心神,只听国相激昂道:“……上千鲛人因他而死,不诛之不足以平民愤啊大王!”
    便有群臣附议,纷纷请求诛杀九生。
    切云抬手示意群臣安静,沉声向九生问道:“你可有什么话说?”
    九生立时跪伏于地,恭声回道:“贱奴有罪,请大王赐死。”
    切云俯视着九生瘦弱的脊背,久久没有说话。
    不管有多恨,他终究是自己的亲骨肉,切云自问还没有狠绝到可以杀子的程度。
    可是,若不让他为上千鲛人之死付出代价,必定民怨沸腾。
    切云沉吟半晌,才道:“本王念你也是无心之失,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即令鲛医裂尾割翼,逐去大陆,永世不得入海。你既然对人族心生怜悯,便去人世中看看,人族是何等狡诈残暴的存在。”
    说罢,切云不顾大殿之中纷杂的反对之声,拂袖而去。
    九生以头触地,依旧恭声道:“谢大王!”
    ***
    当利刃刺进身体时,九生终是忍不住痛呼出声。
    刀尖一寸一寸没进腹下三寸,然后缓缓向下切割,欲将鲛尾一分为二。
    九生将拳头塞进嘴里,堵住自己的叫声。
    疼,锥心蚀骨的疼。
    九生痉挛般的颤抖着,脸色苍白如纸,汗如雨下,拳头被咬破,鲜血染红了煞白的双唇。
    鲛医轻蔑的瞧他一眼,冷哼一声,转动刀柄,刀尖在九生绽开的血肉里恶意的转了几圈,才又蜿蜒向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