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下第一招[陆花] 作者:ai笔妖(上)

字体:[ ]

 
文案
天下第一招,由心而起,天上人间,无人可逃。
“花满楼,谎言说一千遍,说着说着自己就信了,更何况是对自己说谎。心,是可以骗自己一辈子的。”寇梓汀郑重地告诉他。
花满楼斟满了酒杯,一口饮下,手却不自觉地握紧了——对自己说谎啊……
 
陆小凤已经躲了花满楼一个月了。
他倒了满满一杯百果饮,仰头喝下。
在他对面,寇梓汀摇头大呼,“陆小凤,你惨了,你中招了,天下第一招。”
陆小凤一愣,这对话有些耳熟,当初寇梓汀也对花满楼说过。
“什么招?”
寇梓汀露出促狭的笑,“情。”
 
本文有一女,自备CP,与陆花二人无不良纠葛,超神助攻!
 
 
内容标签: 武侠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满楼,陆小凤 ┃ 配角:寇梓汀,周昱轩 ┃ 其它:陆小凤传奇,相互扶持,神之助攻
 
 
 
  001
 
  江南三月,和风绕叶,碧波荡漾。
  此河名涤清,春自来去,水自涤心,清明不灭。春来之际,驾一叶扁舟漂游其上,乘风远眺,一城风光在水色中也显得迷蒙。
  泛舟过桥,往北看去,千屋万厦间立着一座小楼,远远看着,之间楼间百花盛开,哪怕是指远隔,花香盈盈,沁人心脾。
  心里不由地想,住在这小楼中的人是何等的风雅,日日花香陪伴,抬目便是涤清之水。
  路过此处的人只是心中一想,念头一过又摇头自嘲思绪过多,低头走过不再细想。而小楼中人只是伴随日出日落起息,旁人所想,都与他无关。
  今日,又是阳光和煦。
  家僮推开窗户,让屋外的空气涌入封闭了一晚的房间,又着手去小柜里准备拿出香料盒子。
  “今天就不用焚香了。”花满楼坐在桌边饮茶,忽然出声阻止家僮,“有点熏。花林,你自己出去走走,这里不用伺候了。”
  花林跟着花满楼已经很久了,知道少爷的脾气,顺从地退出了房间。百花楼里本就只有花满楼和花林两人,现在花林走了,百花楼更是安静了。
  花满楼静坐了一会儿,本想低头饮茶,盏中香茗却失去了吸引力。今日没什么饮茶的兴致。
  又是一阵风吹过,屋外花香传来。花满楼对自己亲手打理的几盆花心疼至极,一闻到花香,就走上小台照料起屋中花草。
  翩翩佳公子于屋上照料花草,唇角的笑意比这春日的日光还要温暖,有多少人于街头驻足,仰头屏息望着这迷人的一幕,热闹的街道竟因他的出现安静得像入眠的婴孩。
  只可惜白日安眠注定短暂,一声马嘶打破了安宁。路人往声音来源一看,只看见一匹马被绑在树下,枣色的大马因众人的视线羞涩地甩甩尾巴。只是骏马的主人不见踪迹。
  花满楼先是听到了一声马鸣,接着他就听到衣衫带起的风声。花满楼修长双指夹起盆边一块小石子,就打在了那人的落脚点上。
  “哇!花满楼你干嘛!”那人发出惊慌的声音,连忙转换身形飞转,落在了一旁。刚站稳,那人就开始抱怨了,“花满楼,我大老远来找你,你就这么欢迎我?”
  “司空摘星,百花楼随时为你敞开,你又何必非得这样翻上来?”纸扇轻摇,花满楼勾起笑容,指着司空摘星原来的落脚点,“你要是落在这里,是要撞倒我那盆丁香吗?”
  走过去将那盆丁香花往里放,花满楼低头嗅了嗅花香,觉得心里平静了不少。
  “唉,我就知道比不过你这些花花草草。”司空摘星对花满楼爱花的热情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相信,如果自己刚才真的撞倒了那盆花,就算花满楼脾气好,自己也逃不了一顿说,“要是陆小鸡,他就算被你警告了也敢就这么掉下来。”
  话一说出口,司空摘星立刻捂嘴,担忧地看向花满楼。果然,花满楼摆弄枝叶的手顿了一下,嘴角的笑意凝结。
  惨了,说错话了。司空摘星一拍脑门,懊恼自己怎么说起话来嘴那么快。寻思着要道歉,司空摘星又想到,自己要是再说话,又得扯到陆小凤的身上,花满楼的情绪又要更低落了。
  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一句可以安慰人的好话,司空摘星烦躁得上蹿下跳。
  “司空摘星,这才一会儿你怎么变成猴了?”花满楼是被司空摘星弄出来的落地声给拉回来的,他无奈地笑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给我表演猴戏的?”
  见花满楼面色恢复,司空摘星总算是不再上蹿下跳了,“得了吧花满楼,我大老远来这里当然是为了你的那些美酒。上次我帮了你,你说过要请我喝的。”
  花满楼的百花酿远近闻名,司空摘星一向是垂涎三尺。可惜的是花满楼每次酿得都不算多,司空摘星半年前帮了花满楼一个忙,这才让花满楼答应拿出百花酿。
  就算看不到,花满楼也能想象司空摘星在自己的屋子里上蹿下跳的模样,谁叫司空摘星爱偷东西,偏偏花满楼这屋里奇珍异宝,司空摘星心痒得很,偏偏以前就被警告过不准碰,否则酒没得喝。
  算了,东西可以再偷别人家的,这百花酿别人家就没有了。司空摘星只好砸吧嘴坐在一边等着花满楼去拿百花酿。
  “司空兄,酒来了。”花满楼拿了一小坛,酒酿怡人。
  司空摘星早就忍不住了,拿过酒盏就饮了一杯,大赞:“痛快!”目光四瞟,司空摘星嗅了嗅房间的味道,好奇地问,“咦花满楼,你平日里点的宁神香怎么不点了?”
  这宁神香是花满楼近日来一直点着的,终日不灭,司空摘星此前也来过百花楼几次,见过这宁神香终日不灭的模样。
  这宁神香一日日点了下来,今天忽然断了,难怪司空摘星好奇。
  花满楼饮下一杯酒,摇头:“这香点得够多了,今天早上感觉很熏,不如屋外的花香来得自然,就不让点了。”
  “哦。”司空摘星捧着脸,双眼滴溜溜地盯着装着百花酿的小酒坛,“花满楼,这坛酒你说好了要给我的。”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说好了给我的,你可不能多喝。
  花满楼好笑地放下了酒盏,示意司空摘星可以随意拿。司空摘星可不客气,拿着酒坛就一杯杯地喝起来,“这酒真是极品。”
  抹了抹嘴,司空摘星望向正在喝茶的花满楼,“不是我说,这三年来你大部分时间都留在这百花楼里,不是种花就是抚琴,要么就是酿酒,都没有怎么往外走,这么一个小屋子呆的久了,是个人都觉得闷了。”
  花满楼一愣,垂着头想,原来已经三年了。
  司空摘星这才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干脆就当个缩头乌龟淹死在酒里好了。两个人分坐在桌子两边,一人捧着茶盅沉思,另一个人一杯杯饮酒,谁都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酒坛子也空了。司空摘星一抹嘴站起来对花满楼道别说:“好了花满楼,我只是路过,酒也喝完了,我就先走了。”
  这算是逃跑。因为司空摘星觉得自己要是再呆久一点肯定又会说错一堆话。好在花满楼也不在意,反而道谢,“今天谢谢司空兄相陪。不知司空兄这是要去哪里?”当然花满楼并不在乎答案,司空摘星会不会说还是个问题。
  “我嘛,要去风雅一回。”司空摘星摸摸鼻子,这次吸取教训不从花草上翻过,而是选择了翻窗离开。
  短短一个时辰,百花楼里来了两人,去了两人,到最后不变的就是花满楼。
  因为开了窗,屋子中宁神香的气味渐渐散去,慢慢地,花香充盈在房间的每个角落。
  茶盅中的茶水已经泛凉了,茶香也不如之前怡人,似有若无,却能恰好地将人带入沉思。算来算去,陆小凤带着沙曼隐居,也已经有三年了。
  陆小凤携美隐居,这事流传在江湖上,跟谁说,谁都不信。
  笑话,那是陆小凤啊,那是唯恐天下不乱,风流恣肆的陆小凤啊,他怎么可能舍得下这热闹的江湖,舍得下这美玉如云,美酒享尽的生活?
  不管问谁,对陆小凤的隐居都是将信将疑的。哪怕是西门吹雪,哪怕是司空摘星,当初陆小凤携手沙曼归隐,两人都是摇头,仿佛料定了不出一年陆小凤就会带着没人偷偷摸摸地回来,或者是被美人赶回来?
  总之,任谁对陆小凤的隐居都是怀疑的。
  而花满楼,不在这中。
  他和陆小凤从小就认识了,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他们一起经历了许多,花满楼太了解陆小凤了,有时他甚至觉得,他了解陆小凤的程度甚至超过他对自己的了解。
  只是听陆小凤的声音,判断陆小凤的动作,他能感受到陆小凤的所思,所想。
  因此,当陆小凤那晚来找他喝酒的时候,花满楼就知道了,陆小凤是认真的。
  那一夜,陆小凤搜刮了花满楼所有的百花酿。花满楼也不劝陆小凤,反而任由陆小凤喝,自己也是难得放纵。
  两人从凳子上喝到了桌上,又从桌子上喝到了地上,最后两人歪歪斜斜地靠在床脚,谁也不说话,虽然累,但是谁都没想睡。
  两人就一直这么沉默着,在沉默中夜色被晨曦冲淡,旭日冉冉升起。
  “花满楼,我要走了。”陆小凤说出了来了百花楼之后的第二句话。
  花满楼扶着额摇头,将酒意晃去,“走吧,沙曼姑娘在等着你。一路保重。”他没有问陆小凤要去哪里,也没有问陆小凤会不会回来,他只知道,陆小凤要走,那么自己就送他走。
  酒意涌了上来,花满楼好像听到了轻微的叹息和笑声,再然后,身边就空了。
  一直都觉得不大的房间,忽然在沉寂中空旷得吓人。花满楼打了个寒颤,身体也歪斜了一下。连忙伸手撑住自己,他才注意到,之前陆小凤一直都和他紧密相靠。
  只是他们都靠得太自然,谁都没有在意。直到其中一方消失,才注意到之前是有多么依靠对方。
  陆小凤走了,真的走了。直到那是,花满楼才真真切切地认识到。但他也只是躺到床上,和衣而卧,连被子都没有盖,闭上眼睛在黑暗中迎接天明。
  他知道,第二天起就没有陆小凤了。
  大概就是从陆小凤走后吧,花满楼睡觉变得不安稳了起来。白天,他依旧是那温润如玉,惹人艳羡的花家七公子,他做着以前的事情,活得像以前一样安静。
  但是晚上,花满楼却一次次经历着不安稳的睡眠。他不是睡不着,他睡着了。一整夜,他都能睡着。
  只是在梦中,是他不习惯的另一种黑暗。还有在梦中那四处奔跑的感觉,梦里的他是焦急的,惊慌的,四周一片漆黑,而他试图在这一片漆黑中寻找着什么。
  只是他每次都找不到。每次醒来,感觉比没睡觉还要累。几乎每次睡觉都是这样,花满楼怎么都想不出原因,只好点宁神香。
  可惜的是宁神香一日日地点下来,花满楼的睡眠却没有得到丝毫的改善,只有点香成为了习惯,只为了心安。
  直到昨夜。昨夜花满楼的梦终于不再是黑暗,他梦到了百花楼,是在自己的房间。这依稀是陆小凤隐居之前常有的画面。
  他还睡着,陆小凤翻入了他的房间,就这么坐在他的床边,或者站在一旁,撩开床帘。
  昨晚的梦里,陆小凤是坐在床边的。花满楼听到陆小凤那充满期待的声音,“花满楼,快起来,花都开了,我们喝酒吧。”
  惊醒。
  靠在床头,花满楼扶着额头笑出了声,原来,三年来梦里慌乱却不解的寻觅,只是为了寻找这只飞入林间消失不见的凤凰。
  知道陆小凤已经走了的人是他,可是偏偏,最希望陆小凤回来的人也是他。
  自从陆小凤离开了,花满楼几乎每一日都宿在百花楼,只是偶尔出门办事,到处走走,大多数的时间只是抚琴烹茶,酿酒养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